第4683章 随时爆炸

发布时间: 2020-05-20 12:35:41
A+ A- 关灯 听书

听到常卫宝的话,陈六合身躯笔挺,站姿如松,一脸的肃穆凛然,目不斜视。

        常卫宝缓了缓气场,道:“还有什么事情吗?”

        “有!”陈六合扬声说道。

        “来,一并说了。”常卫宝道。

        “世界十大用兵队中的第一与第二,这次都会插足我国峰会盛事当中,可直到现在,他们还没出现。”

        陈六合直言不讳的说道:“说实话,常老,我心里非常担心,他们的加入,会带来巨大的危险与不定因素。”

        “这件事情我知道,但我想说的是,我们堂堂炎夏,还会怕了两支杂牌用兵吗?”

        常卫宝无比霸气的说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把心放进肚子里,做好你自己应该做的事情!他们不来也就罢了,要是真敢踏足炎夏大地,安分守己是他们唯一的出路,敢兴风作浪,那就一起干掉!”

        闻言,陈六合都是愣住了,惊愕的看了眼常卫宝,常卫宝却是一脸的威严。

        “还有什么问题吗?”常卫宝说道。

        “没有了。”陈六合摇了摇头,不得不承认,饶是他,都被眼前这个老人的霸气给折服了。

        世界第一第二的用兵队,说干掉就干掉?似乎太过轻描淡写了一些。

        当然,陈六合也深知,这只是一种表现自信的方式罢了,除非这两大用兵队在峰会期间作出了什么太出格的事情,否则的话,炎夏方面,是不可能大动干戈的,毕竟,一切都要以大局为重,能不扩大影响,就尽量不会扩大影响。

        而在这种时刻,他陈六合肩负的作用,可就太大了,就看他能不能够以一己之力,把所有蠢蠢*的潜在威胁,统统的给缜压住了。

        不多时,三人一起走出了办公室,常卫宝走在前面,陈六合跟杨顶贤两人跟在后头。

        常卫宝问道:“目前来了多少宾客,还有多少没有抵达?”

        “常老,这次峰会,一共邀请了一百零一名宾客,应邀人数一百零一,目前已经来了九十名宾客,还有十一名宾客会在今晚零点之前,尽数抵达。”杨顶贤如实汇报到。

        在说出这个数据的时候,就连杨顶贤,都有着难以掩饰的骄傲。

        共发出了一百零一份邀请函,应邀人数一百零一,其中没有一个是拒绝的。

        这个数据,难道还不能证明什么吗?只能说,炎夏太过强盛了,没人敢不给这个面子。

        这是强大的象征,试问整个世界上,有几个国度能做到这样呢?凤毛麟角。

        常卫宝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今晚会有几个大人物相继到场吧?”

        杨顶贤点了点头,说道:“是的常老,这次峰会中,地位最高的几个人,都会在今晚莅临。”

        “古印国的王子,沙埃国的国王,以及几个小国度的统领,都会莅临。”杨顶贤恭敬的说道。

        常卫宝轻轻的点了点头:“安保工作做好,类似于今天傍晚所发生的事情,千万不能再发生了,否则的话,责任谁都无法担待。”

        陈六合沉声说道:“这点还请常老放心,类似的事情,绝不可能再发生,这一点,我可以百分百的保证。”

        “嗯,那就好。”常卫宝走到了电梯门口,几名警卫,已经在那里等候。

        走进电梯前,常卫宝回头对陈六合说道:“这一次,你们辛苦了,肩上的担子很重啊,内忧外患之下,不容易,但是,这个担子,既然你已经挑在了肩上,就要给我好好挑着,我们得让所有人都看看咱们炎夏的威势。”

        “放心吧常老,在我的字典里,没有失败这个字眼!保证完成任务。”陈六合中气十足的说道。

        “嗯,峰会落幕,我亲自给你庆功,更给你请功。”常卫宝重重的拍了拍陈六合的肩膀,转身走进了电梯。

        电梯门缓缓关上,常卫宝跟陈六合挥了挥手告别。

        电梯内,站姿笔挺的老人,脑中浮现出了陈六合的形象,非常*,一身的浩然正气,他暗自点了点头,这个时代能出一个这样的青年,是国之幸事。

        才跟陈六合接触了不到几次,他对陈六合的印象,已经好到了极致,非常非常的看重!

        他现在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那些个辈分比他还要年长的老人,会对陈六合那般青睐与器重了,看得就像是一块宝一样。

        他现在也终于明白了,炎京为何会流传着那么一句话:生孙当如陈六合!

        的确如此!没有参杂半点水分的评价啊!!!

        送别常卫宝之后,陈六合跟杨顶贤两人没有在这里停留,转身快步向指挥大厅走去。

        途中,杨顶贤的神情一直都很沉冷,脑子里闪过了很多事情,他低声开口:“六子,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如果你的猜测是正确的,真的是诸葛家在跟天裔家族的人勾结,那对我们来说,可就太危险了,内忧外患,会像是一枚定时炸弹一般,时刻安放在身旁,随时都可能爆炸。”

        陈六合目光凝起,冷芒毕露,道:“其实这一点,我早就做好心里准备了,杨叔,我记得我也跟你说过,诸葛家这次一定不会安分的,他们会想方设法的做一些什么。”

        “现在这个情况,并不在我的预料之外,如果,我的猜测是正确的,那么,我只能说,诸葛家这是在自掘坟墓,他们在自寻死路。”陈六合杀机凛凛。

        “话是这样说没错,可这个过程……”杨顶贤忧心忡忡的说道,他能明白这其中的巨大危机。

        陈六合说道:“事已至此,担心那些都没有什么用处,大家都在一个牌桌上,谁的手中都有一副不算太差的牌,就看谁的本事更大了,想赢下这局,可没那么简单。”

        说到这里,陈六合顿了顿,才接着道:“不过有一点,我跟他们不一样,那就是,这个桌台,是属于我们的,我们才是主人,他们,只能算得上是赌客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