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77章 玩火的凯帝

发布时间: 2020-05-19 08:59:35
A+ A- 关灯 听书

遭遇枪击,近在咫尺,凯帝。天裔的反应实在是太平淡太镇定了!

        他是没感觉到有人开枪射击吗?当然不可能,刚才那一幕,他看得很清楚,连子弹他都看到了。

        只不过,他有一颗强大到极点的心脏,也可以说,他自信自大自负到了一种无法理喻的程度。

        这一刻,陈六合身上的汗毛都炸开来了,在这里发生了狙击事件?发生了暗杀事件?这还得了?这简直就是一件不可原谅的事情。

        第一时间,陈六合就从低频通讯器中得到了汇报,的确有杀手潜伏,在用狙击枪射杀。

        “头,左侧九点钟方位的三十五层商业楼的第三十二层中间靠左的第三个窗户。”低频通讯器中,传来龙眼的声音,作为一名世界上最顶级的狙击手,他在最短的时间内,最精准的找出了狙击手的位置。

        还不等陈六合开口说话。

        “砰”的一声再次炸响,清晰可见,一枚狙击弹,击打在凯帝。天裔眼前的防弹玻璃上,而凯帝。天裔的脸面,离窗户玻璃不足五公分的距离,就像是子弹射在他面前一般,可他仍旧没有动弹分毫,泰然的令人发指。

        “用最短的时间,把狙击手给我处理掉,决不能引起大的影响。”陈六合思维非常冷静,下达了命令。

        “收到,给我五分钟时间!”龙眼那冷厉的声音传出。

        同时之间,杨顶贤也接通了这个频道,他疾声说道:“六子,狙击手的准确位置已经被我们锁定了,我已经让人封住了商业楼的所有出口,你在现场,让天字号小队配合行动。”

        “不必那么兴师动众,天字号的队员会处理的,处理问题的同时,越简单越好,不能引起骚乱。”陈六合声音无比沉冷的说道。

        “这点我知道的,会安排妥当。”杨顶贤语速极快:“怎么会突然出现这样的变故?哪个部门的人敢如此马虎大意,竟然放进了一个这么大的威胁。”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也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先处理危险。”陈六合说道。

        枪声没再响起,车队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般,还在平稳行驶,而早在陈六合跟杨顶贤通话之前,跟在陈六合身后的那辆轿车内,行驶中门被推开,一道人影飞快蹿出,以最快的速度冲向了左侧的商业大楼方位。

        他是龙眼!

        所有的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街道上围观的人群,似乎也没发现什么不妥,因为人太多,声音杂闹,没几个人听到了那两声枪响,就算听到了也不会认为那是枪声,顶多以为,是谁家的小孩在玩鞭炮罢了。

        车内,陈六合的脸色沉着,如一潭死水,非常难看。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让他心中的怒火都冲天而起!

        首当其冲的凯帝。天裔,就像是个没事人一般,歪头看着陈六合,道:“你们炎夏人可真热情,我刚来,就用这种方式来迎接我吗?”听着无恙,实际上,满是嘲讽。

        “放心,我不会让你少一根头发。”陈六合脸色难看的说道。

        凯帝。天裔淡淡的说道:“我当然知道我不可能有事,只不过,你的能力有点让人堪忧啊,作为这次峰会的安全总负责人,竟然让行程出现了这样的差池,你像是一只小丑。”

        陈六合的脸色更加黑了几分,冷冷的没有说话。

        “炎夏难不成无人可用了吗?这样的纰漏都能出,你啊,真是一个笑话啊……”凯帝。天裔笑容灿烂的说道,那话语,刺耳无比,就像是一根根尖针一般扎在陈六合的心脏之上。

        这对陈六合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耻辱,让他的脸上都火辣辣的,为此蒙羞。

        但陈六合依旧没有说话,因为在这种情况下,说再多的话,都显得苍白无力。

        在层层严密防护之下,还出现了如此严重的纰漏,的确是他的失职,这没什么好狡辩的!

        只不过,他实在是想不通,这个杀手,是怎么混进来的,如果按照他事先的布置与安排,是绝不可能出现这么大的漏洞,别说一个人了,就算是一只苍蝇,也不可能在天罗地网的监视之下,寻找到狙击位置。

        车队依旧在缓慢行驶,车内沉寂到了让人呼吸都有些困难的程度。

        凯帝。天裔的脸上,始终挂着一抹蕴含着讥讽的淡淡笑容,这比杀了陈六合还要陈六合难受。

        在这种大事上,他的眼里是揉不得沙子的。

        就这样,经过了一分多钟的沉寂之后,不到两分钟的时间,低频通讯器中,传来了龙眼的声音。

        “头,狙击手已经找到了,不过,他已经死了。”

        听到龙眼的话,陈六合的脸色猛然一变,双目都凝了起来,道:“什么?死了?”

        “没错,已经咽气了,从现场的情况来看,死者伤口与种种细节都表明,杀手应该是再开出了两枪之后,饮弹自尽身亡。”龙眼判断到,虽然加了“应该”这样的字眼,但他的口气,却是异常的肯定。

        对龙眼的话,陈六合是深信不疑的,因为他很清楚,判断一个死者的死亡时间和死亡原因,是每一个天字号队员最基本的功底,这一点绝对不会判断错误。

        陈六合眯起了眼睛,脑子里猛然闪过了一个念头,赫然,他转过头,目光死死的盯在了凯帝。天裔的身上。

        恰巧,凯帝。天裔也看向了他,凯帝。天裔的脸上,浮现着一抹戏谑的神采。

        陈六合眼中厉芒闪闪,如两把刀锋一般无比凌厉,他声音凛凛,布满了森寒:“有意思吗?”

        面对这突如其来且没头没脑的一问,凯帝。天裔的脸上并没有出现什么疑惑的表情,反而,他就像是洞悉了陈六合的心思,深知陈六合的深意一般。

        他笑了笑,说道:“挺有意思的,难道你不这样觉得吗?”

        陈六合的眼中都快喷出了火光,道:“凯帝,你这是在玩火!是在挑战我的底线,更是在挑战炎夏的底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