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72章 下马威

发布时间: 2020-05-19 08:59:19
A+ A- 关灯 听书

陈六合的话,太过突然与惊人!

        陈六合,这是已经敲定了主意,并不是在虚张声势啊,他已经把自己的坚定态度,给彻底的展露了出来。

        明摆着,你奥克。古丁想在我们炎夏摆谱,绝无可能,你若不退步,那就滚回去吧,这不是在吓唬你,而是玩真的!

        “不必了。”陈六合话音刚落,奥克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陈六合故作迷惑的看着奥克,道:“怎么奥克先生?您又改变主意了吗?”

        奥克深深凝视了陈六合一眼,毫不掩饰眼中的戾气,他冷笑了起来,道:“陈六合,你真是不简单啊,初次见面,你表现得很好,让我刮目相看。”

        顿了顿,他道:“我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奥维拓那个蠢货会在你的面前接连受挫了,你很好。”

        陈六合展颜一笑,说道:“谢谢奥克先生的夸赞,但这样的说,我听过太多太多了,所以并不感兴趣,我唯一感兴趣的是,奥克先生做出了决定吗?”

        “陈六合,你相信我,你一定会因为今天的无知,而感到后悔的。”奥克嘴角勾起了一抹充满了深意的笑容,旋即,他迈步,从陈六合的身旁走过,向机场通道走去。

        这意思,已经相当明显了!

        这一局,陈六合赢了!奥克输了,输得非常彻底!输得颜面全无,输得自取其辱!

        说实话,这也就是只有陈六合才有这么大的胆子了,若是换做旁人,绝不敢这样挑衅一名贵宾,并且还是贵宾中份量很重的一员。

        当然,这除了是因为陈六合有着过人的傲气与胆魄之外,更是因为,陈六合心中已经吃定了奥克。古丁!

        陈六合是什么人?做什么事情的时候,岂会真的那般鲁莽无脑?

        他之所以敢这般强硬强势,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他断定,奥克。古丁一定不可能就这样轻易离开炎夏。

        这样离开,虽然是驳了炎夏的面子,但更丢面的,一定是古丁家族,更何况,用这种方式跟炎夏交恶,对古丁家族来说,绝不可能会得到半点好处。

        除此之外,还有最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奥克。古丁这次来炎夏的目的,是相对很明确的,来都来了,哪里会甘心就这样无功而返?那也太愚蠢了一些。

        如果奥克。古丁是这样一个冲动无脑且没有城府的人,就绝不可能成为古丁家族的第一顺位继承人了。

        基于以上种种,所以陈六合敢肆无忌弹,敢跟奥克毫不退让的硬磕到底。

        当然,如果没有以上几个原因的话,以陈六合的脾气来说,基本上也不可能会做出退步的。

        炎夏的颜面大于一切,任何人都不得挑衅!

        天字号的队员们看到这个情况,皆是暗自舒了口气,不由的对陈六合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跟着头在一起,就是提气,做什么事情,都是这般的强势。

        陈六合没有给予什么回应,紧跟在奥克。古丁的身后走进了机场通道。

        值得一提的是,奥克。古丁这次带来了一支八人小队的护卫力量,这些人,陈六合都已经审视过了,除了其中一名中年男子给他一种很强大的感觉之外,其余人,应该都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也并没有给陈六合带来什么威胁与危险的气息,所以他断定,这八人,不是天堂用兵队或耀世用兵队,否则的话,看起来绝对不可能如此的平平无奇。

        若真是那两大神话级的用兵队现身的话,第一时间,陈六合一定就能察觉到不一样的气息。

        因为那种存在,一定是与众不同的,一定会让陈六合的神经,瞬间就紧绷到极致。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走出了机场大厅,在陈六合的指引下,奥克。古丁上了最中间的那辆黑色轿车,这个过程中,奥克。古丁倒是没有玩出什么花样来,显得非常配合。

        陈六合跟奥克。古丁上了同一辆车。

        车队缓缓驶离,车内,非常沉闷,陈六合跟奥克古丁两人各坐一边,各自看着车窗外的光景,谁也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

        对陈六合来说,本就是仇人,没有那么多好客套的,奥克沉默,倒是正中他的下怀,让他省去了不少心思。

        “炎京,的确是个美丽的城市,我想在这几天里,这里会变得更加精彩……”奥克打破了沉默,说了句意味深长的话语,脸上,挂着一股令人极不舒服的笑容。

        陈六合皱了皱眉头,淡淡的说道:“我们炎夏有句古谚语,奥克先生想不想听听?”

        “说说看。”奥克歪头斜睨了陈六合一眼,较有兴趣的说道。

        “朋友来了有美酒,敌人来了有猎枪。你是想要美酒,还是想要猎枪?”陈六合慢悠悠的问道,同样的满含深意,意味深长。

        闻言,奥克。古丁脸上的笑容更加浓烈了几分:“你这是在警告我吗?你们炎夏号称礼仪之邦,这似乎不是一种合格的待客之道。”

        “你如果想当一个合格的客人,我们当然会用最高的礼仪标准来敬待你,可你若是想做一些让大家不愉快的事情,那就说不准了。”陈六合看着奥克说道。

        “你这一次还想风平浪静?那是多么大的一种奢望啊……”奥克。古丁笑吟吟的说着。

        陈六合皱了皱眉头,道:“在这一点上,你们古丁家族的人应该很有经验才对,奥维拓不安分,所以他受到了应有的教训,所以,我不希望奥克先生会犯下跟他同样的错误。”

        听到这句话,奥克并没动怒,此刻的他,与在机场的他,判若两人,很显然,他也绝不是一个容易动怒的粗人,他的城府,只会比想象中的还要深了不少。

        “不不不,不要拿我跟那个愚蠢的废物做比较,他不配合我相提并论。”奥克摆了摆手掌说道,眼中尽是嘲弄与不屑,就像是根本就不把那位家族内的最强竞争者放在眼里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