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70章 来自古丁的下马威

发布时间: 2020-05-17 08:54:08
A+ A- 关灯 听书

桑切诺。柴斯德罗坐在真皮沙发上,拿出了一根雪茄,捏在指缝间玩把着,那双褐色的眸子中,闪烁着令人难以琢磨的光芒。

        主人,您这次真的要选择站位了吗?这似乎跟家族战略,有着一定的出入。守候在桑切诺身后的中年男子忽然开口询问,恭敬有加。

        桑切诺回神,露出了一个耐人寻味的笑容,道:这就要看这一次谁的表现更好了,陈是一个有意思的人,但仅仅是这些,还是不够的!作为一个足够聪明的人,要擅长把主动权掌控在自己手中,如我们这样,就非常好,进退都可以。

        从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能够看出来,桑切诺绝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建单人,他的诚恳和真挚,大多都是装出来的,他的城府和心机,绝对极深

        离开了酒店后,陈六合也没想太多,桑切诺的表现对他来说,终究是好事不是坏事,不管桑切诺心里打着什么鬼主意,至少暂时还没让他感觉到敌意,这就是陈六合想要的,这对陈六合来说就足够了。

        回到了指挥部之后,陈六合继续在这里操控起了全局,跟杨顶贤把情况简单的说了一些,让杨顶贤的心理也稍微放松了几分。

        或许,这个柴斯德罗家族,还真是对你有兴趣呢。杨顶贤说道。

        呵呵,世界八大家族中走出来的人,哪一个会是省油的灯?都是一头头披着羊皮的恶狼啊,轻信他们?什么时候被吃得骨头都不剩也不知道。陈六合露出了一个不以为然的笑容。

        在智斗这方面,你小子什么时候又逊色过别人了?杨顶贤说道,在这一点上,他丝毫不担心什么。

        砸吧了几下嘴唇,陈六合道:诸葛家有没有什么后续态度和动作了?

        没有,自从上次主动请缨未果后,就沉默了下去,诸葛家现在还在为诸葛啸远办着丧事,不可能有什么大的动作。杨顶贤轻描淡写的说道。

        陈六合轻轻点头,略微思忖了一会儿,便把这事抛在了一旁。

        不一会儿,杨顶贤就离开了,明天就是峰会的开幕仪式,他要去会场监督一下事宜安排,看看开幕式的演出彩排的怎么样了,这是关乎到国体颜面的大事,不能大意马虎。

        所有的一切,都进入了一个轨道,事情都在按照原计划顺利进行着。

        中午饭,陈六合也是在指挥大厅吃的,简单的盒饭,三菜一汤,二十块一份的规格。

        一转眼,时间就来到了中午十二点整,陈六合把吃完的盒饭丢进了垃圾桶,吩咐了几句之后,就快步离开了指挥大厅。

        十二点四十分,陈六合带着天字号小队,准点来到了机场。

        在二十分钟之后,古丁家族的代表,会落地炎京国际机场,古丁家族的人,正是由陈六合亲自接待。

        把地面的安全保障都确认了一遍之后,陈六合跟天字号小队的成员来到了飞机落地点。

        时间很准,一点钟的时候,陈六合就收到了来自机场工作人员的汇报,古丁家族的转机,已经准备降落。

        十分钟之后,飞机平稳的停在了陈六合等人的不远处。

        机舱门打开,有保镖出面,随后,便是一名穿着华贵的青年男子,他在前呼后拥之下,走下了升降梯。

        站在地面,陈六合微微仰头,审视着对方,同时,对方也在低睨打量着他。

        这是一个年纪不到三十岁的青年,身材高挑面容英俊,一头褐色的头发整齐的梳向后脑,整个人看起来气质出众,很有风度,属于那种丢在人群中都能吸引眼球的角色。

        奥克。古丁,古丁家族的第一顺位继承人,在古丁家族内的地位,比奥维拓。古丁还要高出了一截,也是那个一直压在奥维拓。古丁头上的巨石。

        您好,尊敬的奥克先生,欢迎来到美丽的炎夏。陈六合上前,态度非常客套。

        而奥克,表现的并不算多么友好,他的目光在陈六合身上停留了片刻,便说道:你是谁?

        他不可能不认识陈六合这个强大的对手,但他问出这句话,很显然,就是故意在蔑视陈六合。

        刚一见面,第一句话,似乎就显得极不友好。

        陈六合面不改色,脸上依旧挂着和煦笑容,道:请容许我做个自我介绍,我是这次的安全总负责人,也是专门来接待你的专员,陈六合,对奥克先生的到来,我代表炎夏

        陈六合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奥克摆了摆手掌,极不耐烦的打断,道:看来炎夏方面并不重视我们古丁家族啊,如此重要的行程,竟然只派了你这样一个小人物来接机,实在有些让人失望。

        奥克的眸子中,盛着一股讥讽:我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

        这话,已经算是充满了火药味了,陈六合能感觉到奥克身上传来的嘲讽与戏谑,这是奥克在故意给他难看,这算得上是第一个下马威。

        尊敬的奥克先生,您是炎夏邀请来的贵宾,这一点毋庸置疑,也请不用怀疑炎夏方面对你的尊重与重视。陈六合表现得很识大体,没有丝毫动气的意思。

        是吗?可我并没有感觉到。奥克淡漠的说道:你是什么级别?你有衔阶在身吗?你的身份跟我对等吗?你来接我,这是对古丁家族的轻视与羞辱。

        对此,我感到很不满意。奥克及不客气的说道。

        陈六合的眉头不易察觉的皱了一下,但很快就舒展了开来,道:那奥克先生的意思呢?

        那就要看你们炎夏方面怎么处理这件事情了。奥克冷嘲热讽的说道,眼中满是戏谑,对陈六合,他自然了解透彻,他就是要给陈六合难堪,就是要给陈六合一个下马威。

        陈六合轻轻点了点头,道:奥克先生,要不您看这样如何,现在,您先跟我返回酒店,到了酒店之后,我会把您的要求禀告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