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回到现实

发布时间: 2020-07-08 13:12:54
字体大小 + - 关灯

陆母欲言又止,“你老实跟妈妈说,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啊?”陆时今没料到他妈会突然问他这个问题,有些懵逼。

陆母:“你和那个裴先生……不是你妈我多疑啊,而是……就算是好朋友,也用不着天天来医院看你,还有他看你的眼神……我和你爸都看在眼里了……儿子,你和他是不是?”

陆时今:“……”他差点忘了他爸妈两个人思想保守的很,恐怕一时难以接受自己是同性恋的事,裴温这么天天来,鬼才看不出两人之间有问题。

难道刚醒过来就要和家里公开出柜吗?这也太难为人了吧!

他怕自己这边刚出院,老两口又给气住院了,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陆母的问题。

“儿子,你跟妈说实话,不要骗我们。”陆母语气严肃了起来,陆时今知道这件事已经瞒不住了,只好硬着头皮点头承认。

本以为母亲会失望难过,谁知陆母只是叹了口气,“我和你爸早就猜到了。”

陆时今不安地看着母亲:“妈,我……”

陆母笑了下,“你放心,我们不会拆散你们的,一开始我和你爸还觉得难接受,不过看到裴先生风雨无阻坚持每天都来看你,我们就知道他是真心对你好。从那以后我和你爸爸就决定了,只要你能醒过来,任何事都不重要,你想做什么,我们都会支持你,祝福你。”

再一次感觉到真真切切的来自亲人的温暖,陆时今心里无比感动,看着母亲说不出话来。

陆母俯身给了病床上的儿子一个充满母爱的拥抱,哽咽着说:“没有什么比你好好活着重要,比我们一家人在一起重要,万幸你醒了……”

在母亲的怀抱里,陆时今再也不用压抑自己的情绪,任眼泪放肆流淌。

真好。他回来了。

母子俩相拥着哭了很久,直到听到病房外面响起敲门声才分开。

陆父走进来,看到妻子和儿子的眼睛都红肿着,冷硬的脸上也不禁流露出心疼,不过现在不是他们一家人哭哭啼啼的时候。

陆父看向陆时今,咳嗽了声,说:“裴温来了。”

陆时今心头狂喜:“快让他进来!哦不等一下!”

他终于明白了“近乡情怯”是什么感受,既想见到裴温又有点怕见到裴温。

在床上躺久了,形象肯定好不到哪里去,陆时今不想以一个邋遢憔悴的形象去和裴温重逢。

他慌里慌张地把脸上眼泪擦干,又揉了揉乱糟糟的头发,“妈,有镜子吗?我头发乱不乱?我脸上有没有东西?”

陆母无奈地笑着说:“不乱,没有,别紧张,儿子你是最帅的!”

父母还在呢,陆时今也后知后觉有些不好意思,在床上端正坐好,“让他进来吧。”

陆父反身开了门,男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和曾经无数次陆时今在新闻里、报纸上见到的人一样,裴温应该是从公司过来的,他穿着一身高级定制的烟灰色西服,从领带到裤脚,每一处都十分熨帖,显得仪表不凡;男人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细框眼镜,镜片后的眼眸深邃狭长,薄唇微抿,气质内敛而沉稳。

从裴温一脚踏进病房开始,陆时今的心跳就没下过一百,他直勾勾地看着裴温,生怕这是一场梦,一眨眼梦就醒了。

但等裴温和他对上视线时,陆时今又不由自主地垂下了眸。

一低头他就后悔了,可已经晚了,只好在心里暗暗唾弃自己,陆时今你干嘛这么怂,紧张个屁啊!

陆父陆母很知趣地离开了病房,把空间留给他们两个人。

陆时今垂着头,不知道裴温脸上现在是什么表情,只感觉到男人的皮鞋踩在地上的声音在向他靠近。

陆时今不明白,明明才分开不过几个小时,可裴温却能比他早醒这么久,搞得他现在觉得和人家很有距离感。

“醒了?饿不饿?”裴温把一个饭盒放在柜子上,柔声问陆时今,“要不要喝点粥?”

陆时今正愁不知道要说什么好,连忙点头说好。

裴温给他盛了碗粥,放到他手上,陆时今闻到粥的香气,也确实是饿了,于是一人埋头喝粥,一人在旁边看着,一时无话。

等碗底空了,陆时今才意犹未尽地放下了勺子,抬头看裴温,问:“这粥……你自己做的?”

裴温点了下头,陆时今又问:“你怎么知道我今天会醒,还带粥过来?”

裴温淡淡地说:“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会醒,所以每天都做了带过来,让你醒了就能吃到。”

陆时今心里一热,“那多麻烦啊,我要是一直不醒,你难道还等我一辈子?”

“等。”裴温语气笃定,“为什么不等?”

陆时今忍不住翘起嘴角,他果然没爱错人。

裴温收拾完饭盒,忽然说:“今天怎么话这么少?”

陆时今:“……”

裴温侧头看他,似笑非笑,“这可不像以前的你。”

陆时今:“……你都记起来了?”

“嗯。”裴温轻描淡写地强调,“所有。”

所有……也包括他是怎么放飞自我,抛弃节操,两人一起做的那些没羞没躁的事吗?

往事一幕幕生动地在脑海里浮现,想忘也忘不掉。

天呐!他都干了什么啊!

陆时今直挺挺躺下,捞起被子蒙在脸上,羞愤欲绝!

裴温没想到陆时今的反应这么大,哭笑不得地去拽他的被子,“放下来,也不怕把自己给闷坏。”

陆时今死死抓着被子不放,“不放!不放!”

裴温:“害羞了?”

陆时今嘴硬:“没有!”

裴温拍着被子哄他:“不用觉得不好意思,我那时候其实也不比你好多少,而且不管你什么样子,我都喜欢,那些回忆对我来说,珍贵无比,你难道不也这么认为吗?”

陆时今将信将疑地把被子放下来,只露出一双眼睛,“真的?你不会取笑我吧?”

“真的。不会。”

陆时今一想也是,他什么样子裴温没见过,也用不着在他面前装模作样,裴温肯定是爱他的,这点自信还是得有。

陆时今拉下被子,感慨道:“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前后就差了不超过两小时回来的,居然中间隔了几个月。”

裴温说:“可能那里的时间,和现实世界的不一样。”

页面: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