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终极挑战(完)

发布时间: 2020-07-08 13:12:52
字体大小 + - 关灯

来找管家之前,陆时今怕管家狗急跳墙,所以先让许琛把船长请了过来。

船长听说凶手抓到了,很快就带着船员赶过来,看到房间里的惨状倒吸一口凉气。

“我的老天爷!”管辖的船上接二连三发生了命案,船长忍不住怒吼,“这到底是谁干的!”

“是我。”管家站出来,平静地承认。

“是你?!”听到管家认罪比发现死人了更让船长震惊,显然他也是没想过凶手居然会是管家。

陆时今:“船长先生,管家已经对他所犯得罪供认不讳,船上发生的所有命案都是他所为,而且,陆先生是自杀,并非死于他杀。请你将真正的杀人凶手控制起来,等明天交给警方处理。”

船长忙不迭地点头:“好,我知道怎么做。”

船长立即吩咐船员们把管家押走,管家没让船员碰自己,理了理衣服,昂首挺胸地走了出去,在最后一刻都没忘了要保持体面。

经过陆时今身旁的时候,陆时今忽然叫住了他:“等一下,我还有一个问题。”

管家停下脚步看他,轻点了下头示意他可以问。

“陆先生死的那天,对他来说,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吗?”陆时今问。

管家垂眸略想了一会儿,抬眼看了看陆时今和容致缓缓说:“三十年前的那天……是他第一次见到你们母亲的时候,先生和我说过,他以前从不信什么一见钟情,后来他才明白,有些人只看一眼,就能记一辈子。”

怪不得他这个角色会一定要选在那天杀死陆先生,对于他来说,三十年前的那天,就是一切悲剧的开始吧。

“我明白了,谢谢。”陆时今心里微微有些动容,对方只是一个NPC,他本没必要真情实感说那么多,但发生了这么多事,此刻他真的有些融入进了剧情里,感觉到了角色的悲欢喜怒,他望着管家真诚地说,“陆先生让你不要怨恨,那是因为他心里无怨无恨,死亡对他来说,可能是种解脱,但你却没有听他的话,把自己逼上了绝路。”

管家看着陆时今微笑了一下,没说什么,转头走出了房间。

陆时今看着管家的背影消失,心里沉闷,直到容致搭了一下他的肩膀,陆时今茫然地抬头对上容致的眼睛,容致俯首在他耳边轻声说:“你入戏太深了。”

犹如醍醐灌顶,陆时今瞬间释然,是了,不过是一场戏,是他魔怔了。

船长本也想转身走人,不经意瞥了一眼躺在血泊里的李太太,发现李太太胸膛还在起伏,惊讶地大叫一声:“李太太还活着!快来人把她抬出去!”

“已经晚了,”许琛打断了船长,“流了这么多血,凶器已经割断了她的心脉,现在移动她,只会加速她的死亡。”

船长犹豫地说:“难道要见死不救吗?”

许琛不带感情地说:“必死的人,你是救不了的,好了,我们走吧,李太太的时间不多了,他们一家人最后或许还有话要说。”

许琛朝陆时今使了个眼色,推着船长出去了,顺便还帮忙带上了门。

房间里就剩下了三个活到最后的玩家,以及地上已经僵硬冷却的高小姐的尸体,还有只剩一口气的李太太。

浓重的血腥气提醒着活下来的三个人,这场游戏并不仅仅是一场虚拟的游戏,死亡是真的,会疼会恐惧。

“凶手找到了……”冯太太不敢看地上的惨状,躲到两个男人身后,苍白着脸色,惴惴不安地问,“我们是不是赢了?”

“嗯。”陆时今淡淡地说,“其实从一开始,抽到角色卡的那一刻,谁赢谁输就都是注定了的,即使我们再怎么努力,也改变不了。”

冯太太茫然地“啊”了一声。

“这个游戏没有赢家,”容致轻叹了一声,“我们每个人,都不过是别人手里的玩物。”

躺在地上的李太太瞪大了眼睛,表情痛苦,喉咙里不时发出嘶哑的呼吸声。

生命在她体内一点点流逝,但她不甘心就这么死去,嘴唇努力翕合着,从嘴型能看出,她是在说“救”这个字。

陆时今于心不忍,走近了对她说:“不是我们不想救你,而是救不了你。其实你伪装的已经很好了,但只能说你运气不好,一开始就是下的一盘没有赢面的死棋,你是输给了命运。”

李太太似乎听明白了陆时今的话,暴突的眼睛死死盯了陆时今一会儿,最后缓缓移开了目光,双眼失神地往上看。也不知道她看到了什么,眼里的光一点点涣散,最后溢出鲜血的嘴角动了一下,似乎是在嘲笑命运的无常,随即盍然闭上了双眼。

与此同时,三人口袋里的手机都震动了一下。

APP给他们发出了最后一条指示。

“恭喜各位在限定时间内成功找出真凶,完成最终挑战,天亮后,你们将会被传送出出游戏。请记住,强者游戏,只有强者才能赢得胜利!”

一切都结束了。

陆时今和容致离开了房间,已经是夜里凌晨两点钟,距离天亮,也只有三个小时了。

再过三个小时,他们就能离开这艘名为“命运”的巨轮,就可以回去现实世界了。

陆时今微笑看他,“终于结束了,只是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赢。”

容致:“我也没想到,就好像该是我们赢一样。”

陆时今暗暗庆幸,还好他们两个人都抽中了赢家的身份。

虽然“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这句话现在说出来有装逼的嫌疑,但事实如此,他们两个运气都算不错。

“你明白什么了?”容致被陆时今的一惊一乍弄得有些摸不着头脑,疑惑地问。

“我终于明白了这个游戏的规则,”陆时今面露讽意,自嘲一笑,“原来,一开始,这个游戏就告诉我们谁会赢了,你忘了游戏简介了的那句话了吗?只有强者才能赢,这个游戏的输赢,其实早就根据玩家们实力决定好了,实力最强的三个人才能赢。而实力的划分标准,我想,应该是在之前任务中的表现。”

容致明白了陆时今的意思,心中也豁然开朗了起来,接着说:“我想,一定同时有很多像我们这样的任务者在做任务,激励他们矜矜业业做任务的,也就是所谓的到最后主神可以满足他们的一个心愿。而这个心愿并不是那么好达成的,明显主神并不想榜帮所有人完成冤枉,所以在许愿之前,任务者们还有最后一道难关要过,而这道名为‘终极挑战’的难关就可以帮主神名正言顺地淘汰掉大多数人。”

“原来我们不是足够幸运,而是实力得到了认可,足够强。”陆时今一时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难过,虽然赢了,但一想到一场十人的游戏,只活下来三个玩家,心里就沉重的很,忽然又想到什么,一手撑着下巴沉思道,“对了,我俩赢我能理解,那个冯太太能赢,也是因为实力强?”

容致笑了笑,“看人不能只看表象,尤其是女人。”

陆时今耸了耸肩膀,不管真相怎样,都无所谓了。。

“天快亮了,我们马上就能回去了。”陆时今趴在栏杆上,眺望着依旧被黑夜笼罩的东方,低声说,“回去了以后,你还会记得我吗?”

“为什么不会?”容致反问。

陆时今斜头看他,“以前的事你就不记得了,谁知道你会不会忘了现在?”

陆时今装蒜,“什么……话啊?”

“如果我的记忆没问题,”容致似笑非笑,“他好像说过,他亲眼见过我们做过一些,比搂在一起还要亲热一百倍的事?你作为当事人,难道就没印象?”

陆时今:“……”便利店坑爹!

“就……那什么……呗!”陆时今有些脸热,在不知道容致就是裴温以前,他怎么放飞自我都不会觉得不好意思,但知道容致就是裴温以后,在熟人面前他就有些拘谨放不开了。

回去之后,万一裴温不喜欢现在的他怎么办?

陆时今鸵鸟心态开始作祟,忽然不想回现实世界了,好几把烦啊!

“虽然……我不记得过去做任务过程中,发生了那些事。”裴温看出来陆时今的担忧,眼神变得温柔,“但我记得感觉,感觉不会骗人。”

陆时今微微愣怔,“什么感觉?”

“心动的感觉。”

陆时今的心开始狂跳,是他理解的那个意思吗?

“所以,即使回去之后我把你忘了,你也可以来找我,”容致抬手放在陆时今的额头上揉了揉,“一见到你,我就会回忆起心动的感觉,不管重来多少次,不管过去多久,都不会变。”

陆时今的脑子里开始晕晕乎乎的,劫后余生加上突如其来的深情告白,双重惊喜让他高兴得都有些找不着北了,只知道傻傻盯着容致的俊颜,喃喃地说:“裴总……我……”

容致的食指点在陆时今嘴唇上,眸光深邃,“嘘,别说话,我现在想亲你。”

陆时今看着容致的脸一点点在眼前放大,两人的嘴唇相距不过分寸时,他忽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手连忙抵在容致胸膛上不让他再靠近,“不可以!”

容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