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终极挑战

发布时间: 2020-07-08 13:12:46
字体大小 + - 关灯

“哈?”许琛惊讶地瞪大眼,声音陡然拔高了一下,反应过来怕人发现,连忙捂嘴把声音降下去再开口,“不会吧?!这么倒霉?他是凶手?你确定?”

“还不能确定,我就是问问你,如果是,”陆时今望着许琛的眼里涌出几分期盼之色,“你有什么办法吗?”

陆时今眼里光一点点暗淡下去,叹了口气,“我知道了。”

许琛作为系统陪了陆时今这么久,还是头一次见到陆时今脸上出现这般好像天要塌下来一般的黯然:“你也别灰心嘛,你刚不都说了嘛,还不确定,再找找线索,万一是你猜错了呢?”

“嗯,”陆时今勉强打起精神,抹了把脸,“你知道管家在哪里吗?”

许琛拍了拍胸脯,“这你算问对人了,我知道,跟我来!”

许琛带着陆时今去了一楼,所有佣人和船上工作人员的房间都在这里。

找到管家所住的房间,陆时今敲了敲门,里面却没人回应,管家应该不在房间里。

不在房间里,他一个NPC又会去哪儿呢?

陆时今决定守在管家的房间外面,等他回来。

反正也是无事可做,陆时今一边等一边拿出照片和许琛讨论,现在除了他相信的便利店,也找不到其他人可以讨论了。

“我在陆先生书房的抽屉里找到一张照片。”

许琛瞄了眼,“上面的人谁啊?”

“我猜小孩是我和容致,女人的话,应该是母亲的角色。”陆时今言简意赅。

许琛:“你怎么知道?”

陆时今:“你甭管我怎么知道的,我现在觉得老爷子的死应该不仅仅只是有人要谋财害命这么简单单,可能还有别的隐情,只要解开这层隐情,也许就能解开真相。”

许琛双臂环胸,皱起眉头,“这个游戏居然这么复杂,你看,我没骗你吧?终极挑战没那么容易的。”

“我现在担心的是,问管家,管家未必愿意把实情告诉我,毕竟我也是嫌疑人之一。”陆时今苦恼地说。

许琛眼前一亮,打了个响指,“简单,你把照片给我,我帮你去问不就好了。”

“凭我是法医啊,”许琛拍掌,“我是船长请过来帮忙查案的,找有关人员询问一下线索,这不是很正常吗?”

听上去有点道理,暂时也想不出其他更好的办法,也只能让许琛试试了。

为了避免管家看到自己,引起他的怀疑,两人商量后决定,陆时今先躲起来,许琛一个人和管家聊。

可奇怪的是,两人在管家房间外面足足等了有一个小时,外面的暴风雨都停了,还没等到管家人回来。

陆时今越发觉得管家这个NPC不简单。

等了快一个半小时,终于听到走廊外面响起脚步声,都快等到打瞌睡的两个人立即精神了起来,陆时今连忙闪到角落里躲起来,由许琛出面应对管家。

“许医生,你怎么在这里?”管家奇怪地问。

许琛:“是这样的管家先生,船长关心陆先生死亡的案件进展,让我来问你几个问题,不知道你方便吗?”

管家友好地说:“当然方便,那就进我房间喝杯茶慢慢聊吧。”

陆时今听到一阵开门的声音,随后响起脚步声,门又轻轻关上了,确定走廊上没了动静,然后他才从角落里探身出来。

房间的隔音效果很好,里面的人说话声音又小,在门外压根听不清里面说了什么,陆时今只能在外面干瞪眼。

不过许琛进去了这么久没出来,那就说明和管家还是有的聊的。

陆时今稍稍放心了些。

他离开了走廊,到了一楼的阳台上,船舱外面的暴风雨已经停了,天空像是被水洗过一样蓝,飘着几缕云彩。

已经到了傍晚,夜色渐渐从西边弥漫了过来,海面上风平浪静,但陆时今知道,平静只是表象,海

平面下面隐藏的是能够摧毁万物的力量。

手机忽然又震动了下,陆时今打开看,是容致发信息问他去了哪里。

陆时今:【我在一楼,有点事,你们结束了吗?有什么发现?】

陆时今:【我要是凶手,当然也不会承认。对了,陆仲泽和高小姐他们是计划怎么杀人的?】

容致:【和之前说的又改了说辞,他们倒是承认了给陆先生服用了曼陀罗花粉,但却也不承认拿刀杀人。】

陆时今看到信息对着手机冷笑了一下,他就知道,陆仲泽这孙子从一开始就没说实话。

一会儿下毒一会儿换药的,要不是他现在确认自己不是凶手,恐怕他永远也不可能说出自己的杀人方式。

愣了下神没回容致信息,手机又震了两下。

容致:【你事情还没办完?】

陆时今:【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容致:【天要黑了,外面比较危险。】

陆时今忍不住对着手机微笑,容致说话的语气像极了一个催出去玩的孩子天黑前赶紧回家的家长。

陆时今起了逗他的心思。

陆时今:【外面危险,那哪里安全?你房间里吗?】

容致:【你要是害怕一个人待着,我可以把我的房间和你分享。】

陆时今莞尔地敲字:【好啊,那你等我,我马上就回来。】

容致:【嗯。】

陆时今:【不过,你就不怕我是凶手,你引狼入室了?】

容致那边过了一会儿才回复:【那我也只能认了。】

陆时今:【认什么了?】

容致:【你演技太好,我只能认栽。】

许琛问完了管家的话,从管家房里出来找到陆时今的时候,看见的就是陆时今抱着手机,笑得乐不可支的模样。

“跟谁聊天呢,笑得跟朵向日葵似的。”许琛从陆时今身后冒出来,凉凉地问。

陆时今收起手机,脸上恢复一本正经,“要你管,你脸上才长向日葵呢。”

“哦,不要我管啊,那我走了。”

许琛作势要走,陆时今连忙把人拉住,陪笑道:“哎呀好便利店,我开玩笑的,快说,管家都和你说了些什么?”

大约是三十多年前,陆先生的父亲病重,要当时在海外留学的陆先生回来继承家业。

陆先生回来后,在其父的安排下,和另外一个豪门联姻,但他其实并不爱自己的妻子,全身心地把精力都投入到了事业上,经常全球到处跑。

一次在国外谈生意,国外的黑-帮要对陆先生不利,幸好有个男人救了陆先生,陆先生为了表达谢意,承诺今后男人有任何困难都可以来找他。

没多久,那个男人就因为经济犯罪被抓,判了三十年有期徒刑。

男人的妻子是个温婉美丽的女人,并且还知书达理,和陆先生曾经在一个学校留过学,两人理所当然有许多共同语言。

渐渐地,陆先生在照顾男□□子的过程中,和许多小说里发生的故事桥段一样,他爱上了自己救命恩人的妻子,两人产生了不该有的感情,甚至女人后来还给陆先生生下了一个孩子。

但纸包不住火,最后两人的事情还是被陆先生的原配发现,原配找上门,女人自己也觉得羞愧不已,就带着孩子离开了陆先生,去了其他的城市生活,并且不让陆先生来找她。

直到数年以后,陆先生突然知道女人已经染病身亡,他赶到女人所在的城市想接回两个孩子照顾,但两个孩子已经进了福利院,其中陆先生亲生的孩子前不久刚被人领养走,陆先生只能把剩下的那个对外宣称是养子带了回去,但也一直没有中断寻找亲生骨肉……

“你猜的没错,”许琛讲完了那个故事,同情地看着陆时今,“你俩真是同母异父的亲兄弟,嗨呀,真是天意弄人啊。”

陆时今虽然心里早就有了预感,但也不免觉得遗憾。

看来今晚两人独处,他想要干点什么的计划泡汤了。

页面: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