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终极挑战

发布时间: 2020-07-08 13:12:46
A+ A- 关灯 听书

“还有最后一天,”陆时今声音幽幽,“游戏就结束了。你想过如果赢了,回去之后要干什么吗?”

容致直言不讳:“想过,很多次。”

“我想你也是心有不甘,不甘心就这么无声无息地死去,”陆时今了然地笑了下,侧头看他,突然问,“裴总,你在现实世界里,有喜欢的人吗?”

陆时今这一声“裴总”让容致楞了一下,冷峻的面容有一瞬间的松动,仿佛陷入进了某段回忆里。

“没有,”容致回过神来否认,淡淡地说,“以前都在忙着工作,没有时间喜欢一个人。”

陆时今挑眉一笑,表示意料之中。

容致漆黑的深瞳望着他,嘴角微微动了一下,“你呢?你有喜欢的人吗?”

陆时今摇摇头,“我是gay。”

容致眸光深了些。

陆时今耸耸肩:“但我不敢出柜,我爸妈当了一辈子的人民教师,思想顽固守旧,他们肯定接受不了自己的儿子喜欢男人,所以也没喜欢的人。”

容致眉心敛起,“是吗?”口吻听起来莫名感觉遗憾。

陆时今漫不经心扯动了下嘴角:“不过经历了这一次我算是明白了,人这辈子只活这么一次,管那么多干嘛,自己快活是最重要的,所以——”

“所以什么?”容致问。

陆时今的视线顺着男人的脸自然地往下移,低头轻声说:“所以这次要是能顺利回去,如果遇上合适的,就不会再有这么多顾虑了,不想给自己的人生留下遗憾。”

容致的鞋尖朝陆时今伸过来,犹豫了一下,抬手落在陆时今的肩膀上拍了拍,“我们会回去的,一定可以。”

陆时今低着头没抬起来,在心里问自己:会吗?真的会吗?

可是为什么,越临近真相,他却越来越恐慌了?

——

恐慌的不仅只有陆时今,其他玩家也同样紧张。

最紧张的莫过于冯太太,因为如果按照上一轮凶手杀人的规律,合谋作案的人都会死的话,下一个会死的人很可能就是她!

她希望能找到一个人陪她度过这个夜晚,可性命攸关,人人都选择明哲保身,不愿意被一个很可能已经被凶手盯上的猎物连累,没有人愿意帮助这个可怜的女人,冷漠地离开了202房间,,准备去三楼案发现场继续搜证。

被绝望和恐惧包围的冯太太觉得外面危机四伏,不敢出门,等人走了之后立即将房门反锁了起来,把沙发拉到门后堵住门。

她还觉得不够安全,拿了把水果刀钻进了床上的被子里,一边低声咒骂所有人,一边瑟瑟发抖等待着迎接未知的命运……

终于等到案发现场开放,其他人争先恐后去了三楼陆先生的卧室搜寻线索。

陆时今跟在众人后面进去一看,除了床上的被褥上有一滩已经凝结成暗红色的血渍以外,房间里的所有东西都按照原样没有移动过,包括昨晚他亲手给老爷子倒的那杯红酒,也好端端地放在茶几上,一点都没少,看来他走了之后,老爷子并没有喝。

陆时今虽然已经确定自己不会是凶手,但也没声张,其他人在房间里跟土匪进村似的翻箱倒柜找线索,陆时今也不好闲着,在老爷子卧室对面的书房里随意地翻找着。

拉开抽屉,里面是一叠厚厚的文件,陆时今拿起文件随意翻了翻,都是关于公司的报告,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正想关上抽屉的时候,陆时今注意到文件下面似乎压了张什么东西,趁现在还没有人到书房来,陆时今赶紧将那张纸抽了出来,低头一看,原来是张照片。

照片上是一个女人和两个不超过四岁的小男孩。

照片的颜色微微泛黄,边角也有些皱,应该是时常被人拿出来看,照片的右下角有几个小字,“1995年摄于H城”。

陆时今把照片翻过去,空白的背面用钢笔也写了一行字。

“我和孩子过得很好,勿念,也别来找我。”

这是什么意思?

照片上的女人和孩子是谁?这张照片又是寄给谁的?

一堆疑团还没解开,又来了新的疑团,陆时今感觉头大。

忽然听到书房门口传来脚步声,陆时今连忙将照片对折藏进了自己的口袋里,看到进来的陆仲泽,若无其事地问:“你们搜到了什么线索吗?”

“没有,”陆仲泽在书房里四处溜达了一圈,“你呢?找到线索了吗?”

“没,我才刚进来没多久。”陆时今说。

陆仲泽狐疑地看着他:“我好心提醒你一句,都这时候了,隐瞒线索对你毫无好处,如果你发现了什么,还还是说出来的比较好。”

陆时今装糊涂,笑着问:“为什么呢?”

陆仲泽走到他旁边,压低了声音说:“现在情况这么明了,你还问为什么?凶手就在你、保姆还有那个私生子三个人中间,你得证明你自己不是凶手!当然啦,我是相信你不是的,但是别人不信啊。”

“你相信我不是,那你觉得谁是?”陆时今故意问。

“你说的对,”陆时今从善如流,拍了拍西装袖口笑了笑,“但是猜测终归只是猜测,凡事还是得拿证据,如果没有确凿证据,也不能凭猜测就投凶手吧?最后一次机会了,好好把握。”

“看来你还是想维护他,”陆仲泽也不装好人了,撕开伪善的面具,嘲讽地说,“还真是兄弟情深,感人地很啊,那我就等着看,要是最后找到证据证明你们其中之一是凶手,到时候另一个人是会选择一起死呢,还是急着卖友求生呢哈哈哈!”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陆时今听到陆仲泽嘴里冒出来“兄弟情深”四个字时,莫名心头重重跳了一下,就好像快要抓住了什么关键的线索一样,却一时想不出来所以然。

陆时今不想再听陆仲泽废话,走出了书房,在外面搜证的容致见他从书房出来,走过来低声问了句,“发现了什么吗?”

书房里的照片绝对不会无缘无故出现在那里,肯定是重要线索。

而照片上的女人和孩子,一定和陆先生有着莫大的关系,很可能陆先生的死别有隐情!

虽然照片上的女人,陆时今不认识,但是两个孩子,很可能现在也在船上,就在他们当中!

照片摄于1995年,差不多是二十五年前,那么这两个孩子到现在应该是三十岁左右的年纪。

船上的十个人里,有六个男人,排除掉年龄不符的李先生、李外甥、冯先生,就剩了他、陆仲泽和容致三个人。

而陆仲泽是陆先生的亲侄子,人物介绍他是独生子,没有兄弟姐妹,老爷子就算再风流,也不可能和自己的弟媳有什么吧?所以陆仲泽也能排除。

那么剩下的就是容致和他了……难道说?

陆时今眼神复杂地看着容致,欲言又止,该怎么和容致解释,其实他俩是失散多年的“亲兄弟”?

这也太扯了吧!

他现在有点头晕,如果说他和容致的这两个角色是“亲兄弟”,可怎么解释,他们一个是陆先生的养子,一个却是陆先生的私生子呢?

老头儿没理由两个儿子只认一个啊。

会不会是……同母异父?这样一来,就能解释得通了。

陆时今想起他至今还没破解自己的杀人动机,会不会就和这条线索有关?

陆时今脑中灵光乍现,除了老爷子,还有一个人可能会知道内幕!

管家!管家跟在老爷子旁边几十年,老爷子十分信任他,所以老爷子的事管家应该都知道!

该死,怎么会把这么重要的NPC给忘了呢?

陆时今正打算要拿着照片去找管家问清楚情况,忽然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已经是下午四点,所有人的手机上同时收到了一条提示,是陆先生的验尸结果。

“经过检查,陆先生的死亡时间是2号晚上凌晨一点到两点之间,死亡原因是由于心脉被锐器切断,心脏大出血而死。同时,在尸体上,法医检测出了过敏症状以及在血液中检测出了麻醉剂的成分。”

和之前便利店跟他说的丝毫不差。

陆时今心头紧揪了起来,他好像距离真相越来越近了,就快摸到蒙在真相上的那层纱了。

可越是接近真相,他就越害怕,怕真相是他所不能承受的。

他深吸了一口气,算了,不管真相到底是什么,先把事情弄明白再说,没理由都走到这一步了退缩。

他正要下楼,忽然听到旁边角落里有个“噗呲噗呲”的声音,循声看过去,许琛猫腰躲在拐角处,露出半个脑袋,神神秘秘地朝陆时今招了招手。。

许琛:“过来过来。”

陆时今走过去,“你怎么来了?”

许琛翻白眼:“这不是担心你嘛。找到什么线索没?”

“怎么了?找到线索还不高兴?”许琛见他一副情绪低落的样子,奇怪地问。

陆时今怔怔看着他,“便利店,你说,要是容致是凶手我该怎么办?”

页面: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