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终极挑战

发布时间: 2020-07-08 13:12:44
字体大小 + - 关灯

APP很快给所有人发送了船长对冯先生审讯的结果。

“经过审讯,确定冯先生不是真凶。据冯先生交代,他的作案动机是因为他买通了陆先生的保姆,保姆长期帮他窃取陆氏集团商业机密的事被陆先生发现,陆先生勒令他与冯太太离婚,所以才会对陆先生起了杀心。船长已经将冯先生扣押,船靠岸后会把人交给警方处理。现开放冯先生所居住的202房间,各位玩家可前往搜集证据,查找更多有关作案细节。请注意,真凶还隐匿在你们其中,很可能还会再次杀人,请各位注意自身安全!”

余下的玩家,一窝蜂似的涌进了冯先生、冯太太住的202房间。

最后在冯先生的房间里翻到了一部手机,上面分别有他和冯太太,以及保姆两个人的聊天记录。

原来,陆先生识破了冯先生窃取商业机密的伎俩后,动了让冯先生和冯太太两个人离婚的念头。

他怕自己身故后,冯太太被冯先生欺骗,有损陆氏集团的发展利益。

结束和冯家的联姻不是小事,陆先生本打算借这次宣布遗嘱的机会,让保姆站出来向所有人揭发冯先生的罪行,但冯先生为了将来能把控陆氏,比陆先生先一步采取了行动。

他骗冯太太说,陆先生将来想把集团交给容致这个私生子,担心冯太太有冯家的支持会影响到容致的地位,所以才会诬蔑他,想让两人离婚。

冯太太信了丈夫的话,在冯先生的怂恿下,她调换了自己父亲每天都要服用的药物。

冯先生告诉她,服错药并不会致死,只会让陆先生昏迷,这样他们夫妻俩就可以趁老爷子不省人事的这段时间,把集团高层管理都换成自己人,接管陆氏。

“怪不得你说他不可能会是凶手,”高小姐看完了聊天记录,轻蔑地瞟了眼冯太太,哂笑了一声,“原来你才是动手的那个人啊。”

冯太太脸色白了又白,跌坐在椅子上,冯先生一死,等于她也暴露了。

“诶,”高小姐抬起涂着鲜红指甲油的食指指着冯太太,故作诧异地说,“你该不会就是真凶吧?”

“当然不是!”冯太太梗梗着脖子,“我已经说过了,就算服错了药,也不会致死。”

陆仲泽接高小姐的腔,对着冯太太咄咄逼人:“那也不一定,老爷子已经病入膏肓,身子弱,万一就是因为服错了药死的呢?”

“呵,你们两个一唱一和的是打算按头让我认罪吗??”冯太太也不是吃素的,虽然心里紧张,但面上犹自镇定,冷笑一声,“验尸结果还没公布呢,要是真是死于药物,再定我的罪也不迟!”

陆仲泽耸耸肩,“我也就是随便猜测猜测,也不知道凶手为啥要投冯先生,一个压根就没动手的人,却成了其他人的替死鬼,也真够可怜的。”

“所以我就更不可能是凶手了!”冯太太忽然想明白了一些事,找到了底气,蹭地站起来,激动地说,“我要是凶手,怎么可能投他?这不是把嫌疑往自己身上揽吗?所以我的嫌疑应该能排除!”

李太太在一旁思索,颇为赞同地点点头,“你说的也有点道理。”

高小姐一手扶着水蛇腰,捂嘴轻笑道:“那也不一定啊,万一她就是故意这么做,把冯先生推出去好转移我们其他人的视线,洗白自己呢?你们可别被人骗了。”

冯太太咬牙恶狠狠瞪着高小姐,指着高小姐高声骂道:“你这贱人在这里乱带什么节奏?你他妈说我是凶手有证据吗?我还说你是呢!”

高小姐心不在焉地拨弄了下自己的指甲,并不介意冯太太对她的言语辱骂,“啧啧啧,说不过就搞人身攻击,真是没意思。行了,反正验尸结果马上就出来了,老爷子的死因到底是什么,我们很快就能知道。你要是凶手呢,我劝你早点认,要是不是呢,”她顿了顿,挑起细长的眉毛笑盈盈地看着冯太太,“那我同情你。”

冯太太莫名其妙:“同情我什么?”

“你忘了上一轮死的李家父子了?”高小姐抿嘴一笑,拖长了声音一字一顿地问,“你觉得下一个死的人会是谁呢?”

冯太太脸霎时雪白,血色从嘴唇上一丝丝抽离,额头上滚下冷汗。

高小姐说的没错,这也是她最担心的,不管她是不是凶手,都好像逃不掉一死了。

“谁!你们谁投的票!害人不浅!”冯太太像疯了一样尖叫了起来,眼睛好像要从眼眶里暴出来,怨毒地依次扫过其他三个没投过票的人,“为什么要害人?害死别人你良心过得去吗?!”

三个女人一台戏,

表演的相当精彩。

可陆时今现在心里乱的很,没兴趣继续听她们叽叽喳喳聒噪,无视掉冯太太想杀人的目光,从202房间走了出去。

玻璃窗外面,已经下起了瓢泼大雨,明明才刚过中午,天色却阴沉得如同傍晚一般。

海面上狂风呼啸,浪潮汹涌,像一头愤怒嘶吼的猛兽要将整艘邮轮吞没一样。

许琛已经告诉了陆时今关于陆先生的死因,并不是死于调换的药物。

所以如果冯先生、冯太太夫妻俩之间没别的隐情,这两人都不可能是凶手。

而排除了冯家夫妻俩,剩下的凶手人选就剩陆时今他自己、容致,还有那个保姆。

不可能是他自己啊……

所以只能是容致和保姆二选一。

而保姆,她在冯先生的故事里,角色似乎只是一个传递消息的工具人,这次叫她过来,也只是为了揭发冯先生的罪行。

她会对老爷子有杀机吗?

凶手投的这一票,彻底推翻了之前陆时今以为凶手是冯先生和陆仲泽其中之一的推测。

也动摇了,他认为容致不会是凶手的心。

如果凶手真的是容致会怎么样?陆时今真的不敢想象。

窗外忽然涌起一阵巨浪,浪花溅起十几米高,看上去十分惊心动魄。

“你说,凶手为什么不投别人却偏偏投了冯先生?”陆时今心头突突跳了两下,试探地问身后的容致。

容致的身影倒映在落地窗上,被拍打在窗户上的浪花模糊了表情。

他低声说:“可能是因为冯先生发现了关于真凶的线索,凶手急着除掉他来保全自己。”

“是吗?”陆时今的声音微不可闻。

两人的眼神在玻璃窗上汇聚,容致面色如常,问:“难道你有别的想法?”

陆时今看了他数秒,弯起嘴角唇边绽开一个灿烂的笑容,“没有,我只是在想,凶手就在剩下的我们三人之间,如果我俩都不是凶手,那么凶手就只可能是保姆了,对不对?这场游戏,我们是不是赢了?”

陆时今挑眉:“哦?怎么说?”

容致走到与陆时今并肩的位置,投映在他倒影上的惊涛骇浪,让男人的眉眼倏地凌厉起来。

“还有一种可能性,法医骗了你。”

“法医为什么要骗我?”陆时今故意问。

陆时今的眸光渐渐幽深。

容致并不知道许琛就是他的系统,所以才会怀疑许琛。

可容致对许琛的怀疑,却更加深了陆时今对他的怀疑。

许琛对于容致来说,就是一个NPC,NPC是不具备说谎的功能的,可容致却连NPC说的话都不信。

一般人不会多疑至此。

除非,是容致不想让他以为保姆是凶手。

陆时今脑子一激灵,这么一想,凶手为什么会投冯先生也说得通了!

第二轮投票,凶手本没必要冒险出来投票,缩小嫌疑人范围。

但凶手这么做了,等于是在给所有玩家排除了几个错误选项。

这其中,就有陆时今曾经怀疑过的陆仲泽和冯先生!

凶手这么做,其实是在指引着他找凶手……

陆时今身形晃了一下,像被劈头盖脸浇了一盆冰水,心也一寸一寸地凉了下来,降至冰点。

他不敢回头看容致的脸,怕一对视就暴露了自己的情绪,他垂眸盯着窗玻璃上男人挺拔的身形,暗暗发问:会是你吗?

如果是,他要怎么办?

他们要怎么办?

命运,不会这么捉弄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