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终极挑战

发布时间: 2020-07-08 13:12:41
字体大小 + - 关灯

时间很快就到了中午,许久没动静的app给所有人发布了指令,要剩下的玩家们去宴会厅集合用餐。

和昨天一样,应该在午餐时间船长就会宣布进行第二轮投票。

宴会厅里的古董钟响过十二声,所有人都已经坐在了宴会厅里。

桌上摆满了美味佳肴,但显然每个人都没什么心情享用美食,脸上都是一副凝重的表情,有些人的额头上甚至都冒起了冷汗。

已经是第二天的游戏了,胜利的曙光就快要看得见,谁也不想在这时候半途而废。

饭已经吃得差不多了,船长还没来,渐渐地,有人开始沉不住气了,频繁地左顾右看,小动作不断,仿佛坐立难安。

尤其是陆时今旁边的陆仲泽,一会儿站起来挪椅子,一会儿坐下来晃大腿,想让人忽视他那边的动静都难。

在陆仲泽第n次抬屁股挪椅子,椅子脚和地面发出刺耳突兀的摩擦声时,陆时今终于忍不住扭头看了他一眼。

陆仲泽立即捕捉到了陆时今的眼神,终于有个能说话的人,陆仲泽迫不及待地朝陆时今凑过去,“你也很紧张对不对?”

陆时今敷衍地勾勾嘴角:“还好吧。”

陆仲泽紧张兮兮地看着他:“你投了吗?”

陆时今神色自若地摇摇头。

陆仲泽往对面的容致身上瞟了眼,“他呢?”

陆时今:“也没有。”顿了顿,说,“都第二轮了,应该不会有人在不确定凶手是谁的情况下投票吧?”

“那也未必,”陆仲泽脸上浮现出一个诡异的微笑,“其他人可能不会投,但你忘了吗?还有一个人,他想投谁就能投谁。”

陆时今脑子里灵光一闪,微微睁大眼,“你是说?”

“没错,”陆仲泽冷笑,“就是真凶,他和我们的任务不一样,只要藏匿住身份不暴露,他就赢了,所以,他并不受投票限制。”

陆时今敛起眉心,陆仲泽说的没错,他居然忘了这一点。

本来以为第二轮应该会风平浪静,但现在经陆仲泽一提醒,恐怕事情不会这么简单了。

假使第一轮的时候凶手没投票票,那么第二轮,凶手一定会把对自己威胁最大的那个人投出去!

本来这一轮还挺淡定的陆时今,也不禁紧张了起来。

默默祈祷,都到这一步了,凶手可千万别投他和容致啊!

陆仲泽像是猜到了陆时今的心思,压低了声音继续说:“我跟你说,如果这一轮有人被投出去,那么凶手一定就在第一轮没投票的五个人里,你明白吗?”

陆时今当然明白,故意不露声色地说:“但也有可能,凶手在第一轮的时候就已经投过票了。而且我觉得凶手要是够聪明,第二轮就不会投票,缩小了嫌疑人的范围,对他没好处。”

“你说的也有道理,”陆仲泽笑笑,“那咱们就等结果吧。”

话刚说完,船长就走进了宴会厅,众人都屏息凝神,目光追随着船长,等着他宣布开始投票。

船长:“诸位中午好,许医生已经对陆先生的遗体进行了检查,死因下午晚些时候就可以得出结果。在这之前,我担心凶手还会对其他人下手,相信大家经过了一天的观察,又掌握了些新线索,如果有哪位觉得自己已经确认了凶手是谁,想要指认,我十分欢迎。”

船长说完,餐桌上接二连三地响起了手机的震动声,手机屏幕上出现了和上次一样的投票界面,有所不同的是,这一次界面顶端有一行鲜红的提示。

“注意,这将会是你最后一次指认凶手的机会,请谨慎投票!!!”

宴会厅里鸦雀无声,所有人都低着头盯在自己的手机屏幕上,不管是投过票还是没投过票的人,脸上的表情都不轻松。

这不是游戏,而是场豪赌,赌注就是自己的命。

这场赌博,注定了没有人会是赢家,因为即使赢了,也是以牺牲了别人的命为前提。

只要是赌,庄家必胜。

“投票结束。”

船长并没有给大家多少考虑的时间,时间一到,就关闭了投票界面。

“投票的结果将会在三分钟内公布,请大家在这里稍等片刻。”

船长走了出去,留下其余人在宴会厅里等结果。

所有人都应该是同一种感觉,从没觉得三分钟这么漫长过,每一秒对于他们来讲都是煎熬。

“还会有人死的,肯定会有人死的……”陆仲泽已经满头冷汗,嘴里碎碎念叨,“凶手一定会投票,我们赢不了的!”

“你吵死了!能不能安静点!胡说八道什么呢!”坐在他旁边的高小姐听不下去了,拍桌低喝,“票都投完了,你现在讲这些有什么用!这么怕死,你进来干嘛?留下来继续做任务啊!”

陆仲泽幽幽地看她,语调有种怪异的沙哑:“你以为你能活着走出这里吗?设置这个终极挑战的人,压根就不想我们活着离开,看着吧,凶手会把我们团灭的,不过在此之前,嘿嘿嘿……还会有人先死……”

虽然已经努力保持镇定,但是他们心里都清楚,陆仲泽说的是事实。

他们这些人,一路顺风顺水地进入到了终极挑战,以为终极挑战的难度会和以前做过的任务差不多,但他们忽略了,在任务里,他们面对的角色只是数据做成的npc,更别说还有系统的帮助。

而在这里,他们是单兵作战,对手是心怀各异的真实玩家。

很多人都在心里懊悔不该冲动地进入最终挑战,应该留在异世界继续做任务,至少他们还能在异世界活下去。

“结果出来了!”

船长声如洪钟的声音突然从外面飘进来,如同一声惊雷将沉浸在各自情绪里的众人惊醒。

陆仲泽反应过来,急切地问船长:“有人被投出去吗?”

船长讳莫如深地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昂首走到了餐桌前面。

紧张的气氛蔓延开来,空气仿佛都凝结了起来,安静得连呼吸声都听不见。

陆时今也忐忑不已,双手紧紧抓着扶手,从刚才船长的眼神来看,这一轮一定有人出局了。

会是谁呢?

船长对众人的紧张熟视无睹,公事公办地宣布:“诸位,投票结果已经出来,本轮投票,一共只有一人投票……”

陆仲泽站起来失声叫道:“我就说!凶手一定会投票的!”手往第一轮没投票的几个人身上指了指,“凶手就在你们几个人中间!”

“安静一下陆先生,听我说完好吗?”船长语气不悦,敲了两下桌子示意大家安静。

陆仲泽悻悻闭上嘴坐回去,嘴里嘀嘀咕咕不知道在咒骂些什么。

“……也就是说,只有一个人获得了票数,这个人就是——”

船长先往右手边看了眼,右手边还坐了三个人,李太太、保姆和容致。

当陆时今看到船长往右边看的时候,深怕下一秒船长就会喊出容致的名字,心脏都快跳到了喉咙口。

还好船长很快收回了视线,又看向了左边。

船长看向他们的目光如同一把锋利的尖刀,五个人都冷汗直流,憋着一口气,等待着审判的利刃最终会插向谁的胸口。

船长抬起手,直直朝冯先生指了过去:“不好意思冯先生,你获得了这唯一的一票,请跟我们去审讯室,我们有些问题想问你。”

冯先生的脸刷的一下惨白如纸,不敢置信地指着自己,“什么?是我?怎么可能是我?!为什么!”

他蹭的站了起来,激动得面部肌肉都在抽搐,反应和当初李先生知道自己被投出局时的一模一样,大吼道:“你们谁投我!谁想害我!谁!站出来!”

投票的人当然不会站出来,可怜的冯先生也没能折腾太久,很快就被船上的水手架走,拖去了审讯室。

留下的人看着冯先生像一条死鱼一样被拖走,心里都明白,他应该是再也回不来了。

一时间,众人脸上的神情各异,有的人是劫后余生的庆幸,有些人则是兔死狐悲的心有戚戚。

“接下来,我们会对冯先生进行审问,结果很快就会公布给大家。另外,现在除了一楼和二楼,三楼的区域也向大家开放。”

船长说完又离开了宴会厅,第三轮开放了凶案现场,陆先生的房间里,一定藏了许多秘密。

陆仲泽逃过一劫,脸上立即挂起了得意的微笑,和刚才一脸灰败的他简直判若两人。

“好了,我已经确定凶手是在那几个人中间了,别以为躲在暗处就安全了,这次你逃不掉了!”

一旁的高小姐轻嗤道:“话别说这么满,万一冯先生就是凶手呢?要是这样,那就好玩了,gameover。”

李太太笑了下,“那照你这么说,岂不是我们这些有血缘关系的人的嫌疑都可以排除了?那可就剩下——”

李太太挨个往高小姐、陆时今和保姆身上瞟了下,话虽然没说全,但她想说什么,已经不言而喻。

陆时今暗暗冷笑,这才刚出局一个人,有些人就这么迫不及待要带节奏了。

陆时今镇定自若地喝了口水,声音不大,但却掷地有声:“这时候还想混淆视线的,不是脑残就是凶手。都第三轮了,再不齐心协力把凶手找出来,非要等到凶手赢了所有人才满意吗?”

“好了好了,咱们别内讧了,”陆仲泽站出来充当和事佬,“时今说得对,咱们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齐心协力把凶手找出来,如果不确定真凶是谁,就别乱带节奏,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了。现在三楼开放了,下午也要公布老爷子的死因,我们的胜算还是很大的,大家团结起来把罪魁祸首揪出来!”

可惜,陆仲泽一通慷慨激昂的发言,并没有得到多少人的响应,其他人脸上都面无表情。

陆仲泽见没人理自己,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忽然手机震了下,才让他给自己的窘境解了围。

“审讯结果公布了!冯先生果然不是凶手!”

“别高兴得太早,”李太太不阴不阳地说,“别忘了,既然凶手还没找到,那就意味着,今晚还会再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