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终极挑战

发布时间: 2020-07-08 13:12:34
字体大小 + - 关灯

陆时今也没看那些人是什么脸色,径直出了宴会厅,出去之后,手机上恰好收到app的指令,通知所有人,一楼会客厅再次开放,还是最多三名玩家可以前往会客厅参与讨论。

这一次,见识到了这些人虚伪面孔的陆时今可不打算掺和了,容致倒是给他发了信息,说自己去探探口风。

陆时今没异议,不过他不认为靠讨论能讨论出什么子丑寅卯出来。

已经是第二轮游戏,到现在陆时今要是还不能看清这个最终挑战任务的目的,那他之前的任务就都白做了。

看起来像是一群玩家抓凶手的游戏,但是又不让他们上三楼搜证,连陆先生的死因都不告诉他们,就算是福尔摩斯亲临,也判断不出凶手是谁。

这个最终挑战的设计者,明显是故意为之,它明白,要是开放搜证,凭这些一路闯关下来的人精玩家,齐心协力抓个凶手是易如反掌的事。

之所以不给出线索,就是想看他们在这种全员都有可能是凶手,但又没确凿证据指认出真凶的情境之下,是怎么勾心斗角、自相残杀的。

线索一步步公开,如果玩家们够团结,就应该等到第三轮的时候再总结线索进行投票。

但是十个人互不相识,人心隔肚皮,谁也不确定自己如果不投别人,但是别人会不会投自己,所以才会出现第一轮互相攀咬的惨剧。

即使到了谁也不敢轻易投票的第二轮,有些人还妄图转移视线,排除异己。

游戏的设计者,不管出于什么目的,显然并不想让所有人轻松通关。

真是玩弄人心的好手。

陆时今去了走到了二楼甲板上,今天是个阴天,海面上气压很低,天空低垂,乌云密布遮住了阳光,虽然是阴天,风却不大,海面上也没起什么波澜,像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有种压得人喘不过气的沉闷感。

陆时今在甲板上绕了一圈,四周都看不到岸,这艘巨大的邮轮,被茫茫大海包围,就像是海上的一座孤岛,将船上的所有人都困在了海上,上天无路下地无门。

他现在有些理解,为什么711会说终极挑战很难,让他再考虑考虑。

难难的不是任务本身,而是人心险恶。

只差最后一步就能赢,这时候,为了赢,这些人是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的。

但比起这场游戏的输赢,陆时今更关心的事是,容致为什么会失忆?

这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陆时今一边思索,一边漫不经心地在船上绕了一圈,不经意间看到栏杆旁边摆放着一盆开花的植物,根茎粗壮,一枝上盛开着数朵白色的花朵,花朵硕大花心向下,形状像是喇叭。

陆时今以为只是简单的喇叭花,正想摘一朵研究研究,忽然听到身后响起一个语气微冷的男声。

“你要是不怕手烂掉,就尽管摘吧。”

陆时今扭头一看,竟然是那个姓许的法医。

陆时今听到会烂手,瞬间打消了好奇心把手收了回来,讪讪笑道:“原来是许医生啊,好巧啊,你验完尸体了?”

这个法医npc一出现就好像和他不太对付,刚才在宴会厅里又出言讽刺所有人,看起来不是个好相处的角色。

陆时今做好了许琛不会搭理自己的准备,只是礼貌地打了个招呼。

许琛面无表情地走过来,垂眸瞥了眼那盆形状奇特的花,冷淡地说:“这花是曼陀罗,全株有毒,尤其以种子的毒性最强,只要一点点,就能在短时间内轻松毒死几个成年人。”

陆时今惊讶地说:“这么厉害?我差点就着了道了,谢谢许医生提醒。不过既然有毒,为什么会出现在船上?万一有和我一样不知道它有毒的人,采摘了怎么办?”

“我在陆先生的尸体里,检验到了曼陀罗花粉,曼陀罗花晒干研磨成粉,可以充当蒙汗药,把人迷晕。”许琛说。

陆时今:“……”这是遇到npc给自己透题了?他这么幸运的嘛!

“那陆先生的死因,又是什么?”陆时今观察着许琛的脸色,试探地问。

许琛视线斜过来,凉凉瞟了陆时今一眼,“怎么,现在又有求于我了?”

陆时今:“……”有求于他?这从何说起?而且他为什么要说“又”?

许琛见陆时今沉默不语,认定了他是心虚,扶了下眼镜,冷笑说:“刚才在里面不还说系统坑爹吗?你有本事,就自己找陆先生的死因啊。”

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陆时今被许琛搞得一头雾水,说许琛针对他吧,又在对方身上感受不到敌意,刚刚还好心提醒他曼陀罗花有毒;可说没敌意吧,许琛干嘛看见他就臭着一张脸?跟自己欠了他八百万似的。

不,比欠了八百万更严重,许琛的表情,一度让陆时今产生了自己好像那种抛妻弃子的负心汉的错觉。

“那个……许医生,我先确认一下,咱俩之前不认识吧?”陆时今很有不能惹毛关键npc的觉悟,还指望从许琛嘴里打探到更多关于老爷子死因的线索呢,于是堆起笑脸陪笑说,“你别误会了,刚才是那些人觉得系统坑爹,我不过是顺嘴跟着他们一说,心里可一点都不觉得他们说得对。我是一个很懂得感恩的人,我能走到今天,可多亏了以前和我绑定在一起的系统小可爱,可以说,没有它,就没有现在的我,我怎么可能忘恩负义觉得它没用呢!”

许琛脸色缓和了些,鼻子里哼了声,不相信地问:“真的?”

陆时今咬咬牙,诚恳点头:“真的!”

感觉这个npc有些傲娇是怎么回事?再说了,他们吐槽的是系统,又不是他,他一个活人,至于给系统打抱不平?

等一下!

陆时今忽然脑中灵光一闪,他好像搞错重点了!

重点不是许琛为什么会帮系统说话,而是许琛一个npc,怎么会知道系统呢?!

在npc的眼里,他们这些玩家都应该是剧情里的角色才对啊!

陆时今看许琛的眼神惊疑不定,这个突然上船的法医究竟是什么来头?

“现在才发觉不对劲,是不是太晚了?”许琛从陆时今的眼神里读出了他内心的疑问,撩了下头发,表情酷酷地说,“还以为你多厉害,最终挑战也难不住你,结果还不是离不开我。”

陆时今:“……”离不开他?

一个大胆又可笑的念头,在陆时今的脑海里浮现了出来,他摇了摇头,怔怔盯着许琛的脸,模样陌生,陆时今确信自己之前从没见过这个人。

而他穿越越那么多次,也只有爱人和711从始至终陪在他身旁,这个许琛,难不成会是他们其中之一?!

可是这怎么可能呢?

“你该不会是——?”陆时今拧着眉心,睫毛因为不敢置信不停地扇动着,暴露了他内心的激动。

许琛拖长了声音卖关子:“猜,大胆地猜。”

这副臭屁样,应该不会是他,陆时今几乎已经可以百分之九十九地确认眼前这个人是谁。

“你该不会是,”陆时今不想让许琛太得意,眸子里闪过一丝戏谑,逗他,“猴子派来的救兵吧?”

许琛嘴角还来不及扬起的弧度,僵硬在脸上,一副吃瘪的表情,让陆时今忍俊不禁。

“行啊,”许琛恼羞成怒,把手插回白大褂里,转身欲离开,“看来你并不需要我,那我还是走好了。”

“别啊,来都来了,还走干嘛?”陆时今几步把人拽回来,笑吟吟地看着许琛,“我刚才猜错了,给个机会,我再重新猜一次。”

许琛抬起下巴,“这次再猜错,别怪我翻脸。”

“不能够,不能够,”陆时今摸着下巴,装作仔细端详许琛的脸,“你该不会,就是我绑定的那个善解人意、无所不能、所向披靡、机智过人的系统吧?!”

许琛听着陆时今的赞美之词,再也绷不住淡漠的表情,嘴角向上越拉越大,斜睨着陆时今,“还算你有眼光。”

陆时今为难地皱眉:“可是……”

许琛挑眉:“可是什么?”

“我怕你是假的,”陆时今撇撇嘴,“我还是不敢确信,万一你是其他人假扮成我的系统,要骗我怎么办?这样吧,你证明一下自己,我就相信你!”

“麻烦,”许琛翻了个白眼,不情不愿地说,“我是711。”

“你光说代号不行,系统代号又不算什么秘密,你得说一些只有我俩知道的私密事。”陆时今凑到许琛旁边,神神叨叨地压低了声音,“比如说,我给你的爱称是什么?”

“爱称?”许琛又翻了个白眼,“那算什么爱称?难听死了。”

陆时今啧了声,催促道:“你说啊,说对了才能证明你真是711。”

许琛看了他一眼,无可奈何地深吸了口气,侧过脸干巴巴地说:“便、利、店。”

“真的是你!便利店!”陆时今直接熊抱住了许琛,高兴得都有些语无伦次,“我靠,你怎么会来的?不是说最终挑战系统不能跟宿主进来吗?我靠,太惊喜了,我太高兴了哈哈哈!你的拟人形态跟我想象的差不多嘛,傲娇毒舌眼镜男哈哈哈!”

页面: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