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终极挑战

发布时间: 2020-07-08 13:12:31
字体大小 + - 关灯

为什么会不记得穿越的事情?

陆时今觉得难以理解,不过他现在脑子晕成了一团浆糊,也思考不出所以然来,容致又是一问三不知。

陆时今只得朝容致挥了挥手,摇摇晃晃回了自己房间休息,躺下来不消十秒钟就睡着了。

竟是一夜无梦。

第二天早上,陆时今早早地醒了过来,手机上没收到APP下达的新指令,他先去浴室冲了个澡醒神。

洗澡的时候,忽然又回想起昨晚容致跟他说的失去了记忆的事,不免觉得疑惑。

他是真的失忆还是只是不想回答自己的问题?

如果是在骗他,陆时今觉得容致大可不必直接说自己失忆了,哪怕随便编编,也比失忆这个理由更让人信服。

如果是真的……那就更奇怪了,为什么其他人都记得所有的事,偏偏容致失忆了?

等等,其他人知道吗?

陆时今抹了把脸上的水珠,想起上船之后,好像也从没听人提起过他们做任务的事情,看来还得找机会再摸摸其他人的底细。

洗完了澡,陆时今穿戴完毕,一看时间已经早上八点。

手机一直没动静,看来所有人都应该安然度过了一晚,没有发生什么意外。

陆时今感觉肚子有些饿,宿醉一晚上后急于找些食物补充体能,于是出了房间下楼去吃早餐。

一开门,就看到陆仲泽站在走廊里,看到陆时今出房间就热情洋溢地黏了上来,让陆时今不禁怀疑陆仲泽是不是在外面守株待兔蹲他。

对方的热情,令陆时今有些招架不住,但也理解,陆仲泽现在处境最危险,当然想为自己争取更多的盟友。

陆仲泽上来想勾陆时今的肩膀,陆时今不着痕迹地微微侧身避开,让陆仲泽抬起来的手扑了个空,陆仲泽倒也不觉得尴尬,依然神色自若地和陆时今打招呼:“昨晚睡的怎么样?”

“还行。”陆时今笑了笑,不过看陆仲泽脸上的黑眼圈,恐怕他是担心地一晚上都没睡得着。

“去吃早餐吗?一起吧?”陆仲泽小心翼翼地观察着陆时今的脸色,提议道。

正好好陆时今也想找个人问问有没有失忆的事,于是点头同意,两人一起下楼,到了宴会厅,有几个人已经坐在里面用餐,分别是冯先生夫妇俩和李太太,还有保姆。

他们已经吃的差不多了,不过看见陆时今和陆仲泽进来,也没立即离开,在座位上悄悄竖起耳朵听别人交谈了什么。

马上就要进行第二轮投票,谁也不想这时候半途而废被投出去。

侍者给陆时今和陆仲泽端上来了早餐,是标准的中式早餐,豆浆鸡蛋包子油条,很简单,无甚特别。

陆时今喝了口豆浆,装作闲聊般低声问陆仲泽:“对了,你是完成了几个任务后,接到最终挑战任务的?”

陆仲泽边剥茶叶蛋边不当一回事地回:“我运气不好,做了十五个任务才接到最终挑战,有人运气好的,完成五次任务就触发了。”

“那你绑定的是什么系统?”陆时今又问。

陆仲泽三两口咽下一个茶叶蛋,含糊不清地说:“什么反派攻略系统,每次都要我去攻略丧心病狂的反派大BOSS,每次都是我被虐,真是坑死爹了!”

“好歹熬过来了,”陆时今呵呵干笑了两声表示同情,陆仲泽喝了口水,双眼迸发出愤怒的火花,握拳说,“所以我绝不能在这里倒下,不然我之前受的那些苦都白受了!”

“攻略反派算什么啊,”一旁的冯先生听到了两人说的,忍不住搭腔,“我才惨好不好,我绑定的是收集反派悔意值的系统,拜托那是反派诶!有那么容易后悔吗?系统每次都要我攻略完反派,然后当着反派的面死掉才能勉强收集满悔意值!就没一次是善终的。”

冯太太连忙说:“我也好不到哪里去,穿过来后给我分配的是一个女配黑化逆袭的系统,得打败那些有主角光环的白富美女主才能完成任务,每次都跟宫斗似地耍心眼耍心机,可把我累死了。”

“这么说,你们都记得自己做过的那些任务和绑定的系统?”陆时今笑眯眯地问。

陆仲泽:“当然啊,难道有谁不记得?”

陆时今:“没有,我就随便问问。”

“对了你呢,你绑定的是什么系统?”陆仲泽好奇地问问。

陆时今想起了711,这两天没了711在他耳边聒噪,生活就跟缺少了些什么一样,心底忽然生出一些惆怅。

陆时今低声说:“深情男配系统。”

“一听名字就能猜到了,肯定也是个坑爹系统。”陆仲泽撇撇嘴,十分嫌弃地说,“为了什么破爽度值,才不管我们宿主愿不愿意做那些破任务,简直就是逼良为娼,我就没听说过有哪个系统是不坑爹的。”吐槽完还不忘从陆时今那里找认同,“你说对吧?”

陆时今看众人脸上都是同一种义愤填膺的表情,不好意思有异议,只好敷衍地点点头,“对。”

话音刚落,陆时今背后冷不防冒出来一声冷哼。

陆仲泽比陆时今先扭头,不知道什么时候,陆时今身后站了个挺拔高大的英俊男子,是他在船上从没见过的,奇怪地问:“你谁啊?”

陆时今也回头,站他身后的男人穿了一身白色的大褂,大褂里面是白衬衫,纽扣一直扣到最上面一颗,领带结也打的工工整整,戴了副金丝眼镜,神色疏离,眸色冷淡,有种性冷淡风的禁欲感。

这谁?

玩家们你看我我看你,显然都不认识。

男人抬着下巴,倨傲地垂下视线瞥陆时今一眼,又冷哼了一声移开视线。

莫名遭了白眼的陆时今很是无语:……莫名其妙,我得罪你了?

不过男人虽然一副看不惯他的模样,陆时今也并没有从他身上感觉到真正的敌意。

就在众人好奇的时候,船长及时冒出来,给大家介绍:“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们请来的法医,许琛,许医生。许医生本来是来度假的,听说我们船上发生了命案,才过来帮忙,有他的帮助,相信在警察到来前,我们就能把凶手揪出来了!”

原来他就是法医!

众人立即改了态度,脸上陪起笑容。

开玩笑,法医可是马上就要去验尸,第一个知道老爷子死因的人,要是能从他嘴里打探出一丝半点,可比他们在这里没头苍蝇似的乱猜强多了!

“许医生好!真是辛苦你了!”陆仲泽离许琛最近,站起来想和许琛握手寒寒暄套近乎,但许琛好像并不打算给陆仲泽这个面子,插在白大褂口袋里的手都没拿出来的意思,陆仲泽尴尬地收回了手,知道许琛不吃他这一套,悻悻地坐了回去。

“你们能走到今天这一步,都是靠自己?难道就没一点依靠系统的帮助?”许琛冷笑,“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一个个多有能耐,不过都是端起碗叫爹,放下碗骂娘而已,反眼无情。”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是哪里惹这位许医生不快,第一次见面,话说这么难听。

许琛说完,还刻意又扫了一眼陆时今,神情不豫。

陆时今:“???”

现在当NPC的都能这么豪横的吗?

船长浑然不觉宴会厅里气氛尴尬,一板一眼地说:“你们也见过许医生了,验尸结果应该下午晚些时候就能出来,但是验尸结果出来,也不能立即确定真凶是谁。经过昨天下午的搜证,我相信各位应该又发现了些新的线索,所以中午的时候依然有一轮投票,请各位把怀疑对象告诉我,我们将会对得票最多者进行审问。”

船长带着许琛离开了宴会厅,去了三楼,他们一离开,宴会厅里顿时又陷入了唉声叹气里。

“妈的,这个凶手到底是谁啊!能不能自己出来认啊!他究竟还想害死多少人?想拿他一个人的命换九个人的命?!”冯先生先沉不住气,用力地将手里的筷子拍到桌上,“不会良心不安嘛!”

“你着什么急啊,”冯太太低声劝他,“验尸结果没出来,谁也不确定自己到底是不是凶手,就算知道了,怎么可能轻易出来认罪,你少说两句,让别人看笑话。”

冯先生生气地说:“我让别人看什么笑话?我说的不是实话吗?非得等那个凶手赢了,我们所有人都输了,才高兴是吧?我就要说,说的那个凶手无地自容,因为他已经死了两个人了,接下来很可能还要死人,就算让他赢了,他也不怕以后晚上做噩梦这些人来找他索命嘛!”

冯先生越说越没边际,冯太太好心好意提醒他别说了,冯先生却不领情,冯太太脸一扭,气呼呼地也不理他了。

经历了李家父子的死,和将要面对的第二轮投票,所有人的神经都紧绷着,受不了任何一点刺激。

这时候,宴会厅里又走进来一个人,众人视线望过去,是姗姗来迟的容致。

页面: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