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终极挑战

发布时间: 2020-07-08 13:12:17
A+ A- 关灯 听书

回到了自己房间,陆时今拿出手机仔细研究了一下,APP右下角有个社交栏,点开来只有容致一个头像躺在里面,他到处找了一下,还真的没有添加其他好友的选项。

那容致是怎么加上他的?真的是太奇怪了。

陆时今想了想,试探地给容致发了条信息过去。

陆时今:【你是怎么加上我好友的?】

容致很快就回了个【?】过来。

陆时今:【我刚才想加其他人好友,可他们的手机上,好像没有这个添加好友的功能,所以想问问你是怎么回事。】

容致:【其他人不能加好友吗?我不太清楚,等我看一下。】

陆时今抱着手机等容致的回复,他并不相信容致有这个本事,能在APP的监视下在手机上动手脚,所以,容致能添加他为好友,一定是APP默许的,是在游戏规则范围以内的。

问题就在于,这个游戏为什么会允许容致和他私下联系?其他人的手机却都没这个功能。

这简直是明晃晃地帮忙作弊了。

手机震了下,将陆时今的思绪拉回来。

容致:【我看了下,我的确可以添加好友,但是添加不了别人,只能添加你一个人。】

陆时今:【……这是为什么?】

容致:【BUG?】

陆时今:【你觉得以这个破APP的鸡贼性,可能出现这么大的BUG不修复吗?】

容致:【我想,既然它允许我们联系,一定有它的用意,既来之则安之,与其疑神疑鬼,倒不如坦然接受。】

陆时今想想也是,所有人如今都身在迷雾里,除了遵循APP发布的指令以外,也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

容致:【对了,讨论出什么结果没?】

陆时今正想将刚才在会客厅里得到的一些线索,分享给容致,APP页面忽然跳转,一条指令发布了下来。

“现在是午餐时间,请各位前往一楼宴会厅。”

呵,没想到破APP挺人性的,还会提醒他们吃午饭。

陆时今只来得及匆匆发了个【别投票】给容致,然后就打开房房门走了出去。

一开房门,隔壁的容致和隔了一个过道的陆仲泽恰好都走了出来,陆时今只犹豫了半秒,就自然而然地朝看向陆仲泽微笑了下,站在房门前没动,似在等陆仲泽走过来一起走。

容致则目不斜视地从陆时今身边经过,好像两人根本不认识一样,径直下楼去了。

陆时今等陆仲泽走到身边,和他一起往前走,状似随意地问他:“你觉得真是喊我们去吃饭吗?”

陆仲泽嘴唇微微勾了一下,眼里却没笑意,“就怕是鸿门宴,不是每个人去了都能回来的。”

所有人陆续到了宴会厅,还是按原来的位置坐好。

本来属于陆先生的主座此刻空空如也,但座位前仍然放了碟子和刀叉,不知道是给谁用的,看起来有些瘆得慌。

船长最后走进了宴会厅,站在餐桌前面,面容严肃地看着每个人,说:“经过一上午的考虑,想必大家心里应该对真凶也有一些猜测,接下来进行不记名投票,请各位把你们觉得是凶手的那个人的名字写下来交给我,得票数最多的那个人,我们将会对他进行拷问。”

船长说完,餐桌上就此起彼伏地响起手机震动的声音,所有人不约而同地把各自的手机拿起来,果然APP界面已经变成了投票页面。

然而投票却并没有选项,只有一个很小的输入框,得自己在里面打出怀疑对象的名字进行提交。

众人抬起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脸上表情都很复杂。

当着其他人的面投票,这也太他妈刺激了。

众人互相观察着表情,期望能从对方表情的变化中获取一丝线索,不过APP上很快就出现了倒计时的提醒,如果在倒计时结束之前还不提交答案,将视为弃权。

众人这才低头继续摆弄手机,即使不是所有人都想投票,也要装装样子,给其他人造成一些心理压迫。

“投票结束,”船长面无表情地说,“稍后我将会告诉大家投票结果,请大家先享用午餐吧。”

侍者们依次把午餐端上来,鱼子酱沙拉、奶油蘑菇汤、法式焗蜗牛、黑松露黑椒牛排……一道道经典的法式大餐端到每个人面前,色香味俱全,引人食指大动。

但结果公布前,所有人看起来好像都没什么心情享用美食,刀叉在盘子里心不在焉地划拉着。

就像是颈后悬了一把刀,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落下来,等待的过程尤其煎熬。

“你瞧这些人紧张的,”陆仲泽往陆时今那边侧头,低声哂笑道,“我们要不要赌一下,第一个出局的会是谁?”

陆时今不答反问:“你觉得会是谁?”

陆仲泽抬起眼睛,往李先生一家三口的位置看过去,这时候恰巧李外甥也抬起了头,不小心和陆仲泽对上视线,立即匆匆移开。

陆仲泽微笑起来,“有时候三角形也不一定是最稳定的结构,尤其是对于人心来说。”

陆时今切了一块牛排送入嘴里慢慢咀嚼,“你觉得会是他们三个中的一个?”

陆仲泽笑而不语,看向他:“你呢?”

陆时今往陆仲泽右手边瞄了眼,就这么一会儿工夫,高小姐又换了件和早上不一样的白色连衣裙,端着酒杯优雅地品尝着美酒。

陆时今沉吟了一下,刻意压低声音说:“高小姐。”

陆仲泽挑眉:“为什么?”

陆时今耸了下肩膀,“女人都会嫉妒长得比自己漂亮的女人,李太太和冯太太显然对高小姐有敌意,很有可能会联手把高小姐投出去。”

“有道理,”陆仲泽端起酒杯朝陆时今敬了一下,“那就等结果,看看到底谁猜对了。”

答案没让他们等太久,一顿饭还没吃完,船长又从外面回到了宴会厅。

“各位,我已经统计出了投票结果,票数最多的嫌疑人并不一定会是真凶,但也请你配合我们的调查,”船长打开一个信封,念道,“参与投票的一共十人,五人投票,五人弃权,一共有两人获得票数,其中,得到两票的是——”

船长拖长了声音卖了下关子,陆时今听到第一轮居然有一半的人参与了投票已经感到很惊讶,可等他从船长口中听到得到两票的那个人是陆仲泽后,更是震惊不已。

居然有两个人投了陆仲泽?

可陆仲泽目前看起来,动机并不明显,嫌疑也不是是最大的那人,为什么会得了两票?

投这两票的人要么就是掌握了凶手指向陆仲泽的证据,要么就是陆仲泽的存在对他们造成了威胁。

看来,陆仲泽此人,绝对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

“还有一位,获得了三票,他就是——”船长往众人身上分别扫了一眼,船长的视线移到哪里,哪里就充斥着紧张的氛围,最后他将视线落在了坐在他右手旁的李先生身上,“很遗憾李先生,你获得了三票,现在请跟我去到审讯室参加审讯。”

李先生的脸刷地白了,颤抖着声音说:“审讯室?不!我不去!我不是凶手!”他站起来激动地指着其他人,“谁?你们谁投的我?!”他好像想到了什么,低头看向离他最近的李太太,表情狰狞,“是不是你?!”

“不是我!”李太太捂着胸口摇头否认,“绝对不是我!”

“那是你?”李先生眼神阴鸷地瞪向李外甥,李外甥也连忙摇头否认,于是李先生又指向了对面的陆仲泽,大吼道,“还是你!你们谁要害我!”

船长并没有给李先生发飙的机会,招手叫了两个人高马大的水手,把李先生直接架了出去。

船长:“各位,我们会对李先生进行审讯,审讯的结果稍后会公布给大家。大家如果用完午餐,可以回房间休息,也可以在船上娱乐,目前一楼和二楼的区域开放,但三楼禁止出入。”

这是开始逐步给他们开放公共区域,让他们来找寻线索,游戏还在继续。

首先陆时今自己没投票,如果容致听了他的话也没投票,那么就是说剩下的八个人里,差不多有一半的人把票投给了李先生,这占比可不小。

李先生要是真凶,那么游戏早该结束了,可游戏还没结束,也就是说真凶还没找到,可怜的李先生成了替罪羔羊。

陆时今不禁揣测,李先生到底是影响到了谁的利益,要这么被人集体针对?

一听到可以去搜证,其余人便坐不住了,纷纷起身离开了宴会厅。

陆时今见容致离开,过了一会儿,也自然地走了出去,远远跟在容致后面,见他进了洗手间,陆时今在外面徘徊了一会儿,确认周围没人,才走了进去,顺手反锁上卫生间的门。

“你有没有投票?”一见面,陆时今就开门见山地问容致。

容致摇头:“没有,你不是让我别投?”

陆时今垂眸:“那就是说,除了我们俩,其余八个人里有两个人里投了陆仲泽,有三个人投了李先生,他们身上一定有问题……”

“会客室里你们到底讨论出了什么?”容致问。

陆时今抬起眼睛看着容致,一五一十地把会客厅里,陆仲泽和李外甥说的那些话告诉了他。

容致听完,沉默了数秒,沉声说:“很明显,陆仲泽和李先生一家,是在互咬。至于什么原因,只有他们知道。”

“可游戏还没结束,李先生并不是真凶,”陆时今眼珠儿转了转,“凶手会不会是陆仲泽?”

容致:“有可能,但不能确定。好消息是,下一轮投票,投错的那五个人,都不能参加,我们相对来说,安全一点。”

陆时今扯唇:“安全?那也得我们把自己摘干净了才能安全。”

感觉手机忽然震了下,容致拿出手机打开来看消息,陆时今见状心下忽然一动,默默地走到容致旁边,装作很自然地和他一起看。

容致面色坦然,倒是没有半点遮掩的打算,让陆时今服下了一颗定心丸。

“经过审讯,李先生并不是杀害陆先生的真凶。”容致盯着APP上显示出来的字念道,“据李先生交代,他因为投资失败,擅自挪用了公司的公款被陆先生发现,陆先生要他一个月内补上漏洞,否则就让李先生离开公司,所以李先生才对陆先生起了杀心,但并没有直接动手。很不幸,在审讯过程中,李先生突发心脏病,经抢救无效死亡,还未来得及交代更多信息,现在开放李先生所住的201房间,大家可以前往搜索证据。请注意,真凶还隐匿在你们其中,很可能还会再次杀人,请各位小心。”

“心脏病?”陆时今有些不敢置信,刚才李先生还好端端地跟他们坐一起吃饭呢,一个大活人,“就这么死了?”

容致收起手机,看着面前的镜子,扣上了领口最上面的纽扣,冷静地说:“现在这个游戏,才算正式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