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终极挑战

发布时间: 2020-07-08 13:12:06
A+ A- 关灯 听书

陆时今合上剧本,将手机装进口袋,站到房间里的穿衣镜前面理了理衣服,然后走出了房间。

外面是一条很长的走廊,一排都是房间,陆时今留心回头看了眼自己的房间号,上面写的是204,所以猜想他现在应该在邮轮的二层。

至于其他房间,房门都紧闭着,看不出来有没有住人,反正等会儿都会见面,陆时今便没留下等其他房间的人出来,径直走下了楼。

这是一艘装修非常豪华的邮轮,光餐厅就有好几个,还有酒吧和歌舞厅,通过指示标,陆时今找到了宴会厅的位置,走进去的时候,里面长长的餐桌旁已经坐了有五个人。

一看见陆时今进来,那五个人就齐刷刷地把视线投向他,这些视线里有探究、有冷漠、也有敌意。

陆时今看了一下五人的年纪、穿着以及坐的位置,心里对他们的身份便有了大概的了解。

坐在左边的三人,应该是陆先生的妹妹和她的丈夫、儿子一家三口,陆先生的妹夫姓李,虽然都有名字,但陆时今嫌难记,就叫他们李先生、李太太和李外甥。

李太太已过半百,但保养的不错,看上去也就四十出头,穿了一件手工刺绣的旗袍,披着真丝披肩,齐肩发烫成了时下很流行的发型,一看就是个懂得享受的人;李太太的手腕上佩戴了一只镶嵌了宝石的古董手表,右手无名指上有一枚鸽子蛋大的钻石戒指,这都不算什么,最惹人注目的是她脖子上戴的那串帝王绿翡翠珠项链,每一颗翡翠珠都一样大小,色泽通透,圆润饱满,水色俱佳。

陆时今虽然不懂珠宝,但也知道黄金有价玉无价的说法,这串翡翠项链一定价值不菲。

李太太的丈夫李先生,是入赘到陆家的,目前只是在陆氏旗下的公司当个副总,以他的收入,当然负担不起李太太穷奢极欲的生活开销,可想而知,陆先生一定对他这个妹妹,私下里补贴了不少。

至于李先生,比李太太大不了几岁,但看上去要老不少,头发已经灰白,头顶处头发甚至已经稀疏,平时压力应该不小;他是入赘进的陆家,这么多年靠着陆先生的扶持,也没在事业上获得多大成功,所以李太太并不太瞧得起她这个丈夫。

李外甥二十出头的年纪,一副吊儿郎当花花大少的派头,坐在椅子上也没个坐相,李太太提醒了他好几次让他坐坐好,但他并不当一回事,一看就是被被父母宠坏了的孩子。

对面的两个人,一男一女,从互动来看,应该是一对夫妻,十个人里除了李先生、李太太,就只有一对夫妻,想也不用想,应该就是陆先生的女儿女婿了。

陆先生的女婿姓冯,姑且称他们为冯先生、冯太太。

冯先生和冯太太都是三十多岁的年纪,他们是家族联姻,两人到现在还没有子女,陆先生一死,这段婚姻还能不能维持下去也很难说。

这五个人已经自成了阵营,见到陆时今进来,只是打量了他几眼,随后就收回视线,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继续和身边的人交谈。

陆时今一个和陆家没有血缘关系的养子,显然跟他们也融不进去。

于是陆时今掂量了一下,自觉地选择在冯先生、冯太太那一侧的最后一个座位上坐下,等着其余四个人的到来。

没一会儿,陆续就有人进来了,第一个进来的是一个三十多岁,打扮得娇艳明丽,风姿绰约的少妇,她穿着一条深V领连衣裙,紧身的面料将女人曲线完美地包裹住,浑身透露出一种气息,是令女人见了眼红,男人见了眼直的妩媚性-感。

果然,李太太和冯太太两个女人见到少妇进了,不约而同地从鼻子里哼了一声。

剩下没来的四个人里就剩两个女人,一个是情妇一个是保姆,所以这个女人肯定就是陆先生的情妇,高小姐了。

高小姐进来,美目打量了一下餐桌前坐的几个人,接着目光落到了冯太太和冯先生身上,冯太太显然很看不惯这个和她年纪差不多,勾-引她父亲的女人,对着高小姐翻了个白眼表示不屑。

高小姐挑衅地红唇翘了一下,拎着小香包,扭着水蛇腰,踩着高跟鞋“哒哒哒”地直接往冯先生旁边的位置上一坐,冯先生忍不住往高小姐那边多看了两眼,气得冯太太暗中掐了一下冯先生的大腿提醒他眼珠子别乱转。

高小姐经过陆时今身后的时候,陆时今闻到了一股很浓的香水味,是一款味道不错的木质香水,很衬高小姐的气质。

跟随高小姐后面进来的,是一个高大英俊的男子,穿着一件深棕色的休闲西服,没打领带,衬衫领口的扣子解开了两颗,一手插在裤子口袋里脚步随意地走进来,看起来是个风流不羁的公子哥,而且是很容易虏获女人芳心的那种雅痞帅哥。

还有陆先生的私生子和侄侄子没到,所以陆时今一时判断不了男人是这两个人中的谁。

不过男人很聪明,进来后扫了一眼在座各人坐的位置便明白了现在场上的人物关系,大大方方地对着李太太喊了声“姑妈”,又朝冯太太叫了声“堂姐”,那么就很明显了,他是陆先生的侄子,陆仲泽。

陆仲泽选择在陆时今和高小姐中间的位置上坐下来,先和高小姐打了个招呼,然后扭头朝陆时今伸出了手:“你好,陆仲泽,幸会。”

看起来吊儿郎当的,倒挺会左右逢源。

陆时今明白,陆仲泽其实是在问他身份,于是微笑地递出了自己的手,“陆时今,幸会。”

陆时今自报家门后,其余人再次向他投来了视线,陆时今坦然地对他们露出微笑表示友好,但很显然,大多数人并不领情,还是一副冷漠表情。

陆仲泽朝陆时今这边微微侧过身,用只有他们两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说:“不用理他们,他们是紧张过度了,这就是场游戏,放轻松啦。”

陆时今笑了笑,没说什么,正好最后的两人也一起到了,所有人的目光往宴会厅门口聚集。

进来的是一男一女,女人个子不高穿着朴素,大约四十岁的年纪,想必就是陆先生的保姆。

而这最后一个进来的男人,就是陆先生的私生子容致无疑了。

陆时今本来对男人长什么样并没什么兴趣,可看抬头见到男人的一刹那,心中的震惊无以复加!

男人一身黑色正装,身材高大挺拔,长了一张非常英俊的脸,剑眉凌厉,凤目狭长,五官深邃有点想混血儿,很具有辨识度。

为什么?为什么这个容致长得会那么像那个人?!

陆时今一下子坐直了,眼睛一眨不眨地盯在容致脸上,放在桌子下面的手也不由自主地紧紧抓着桌布,才不至于让他因为过于震惊而叫出声来。

餐桌上就剩两个位置了,容致绅士地帮保姆拉开椅子,让她坐到李外甥旁边的座位上,自己则在最后一个位置,也就是陆时今的对面坐下来。

坐下来后,他并没有四处张望,而是双手交叉放在腹部,背靠在椅子上,开始闭目养神,就好像对什么事都漠不关心一样。

虽然隔了一张餐桌的距离,但陆时今还是清楚地看见了闭着眼的容致,左眼皮上有一粒浅浅的小痣,那粒小痣无论是形状还是位置,都和陆时今记忆中的那个人一样,陆时今几乎可以百分百地确定,容致就是他认识的那个人!

陆仲泽注意到了陆时今的不正常,以拳抵唇,假装不经意地侧过身含着关心的语气问他:“你怎么了?”

陆时今回过神,意识到自己失态,绷直的脊背松下来往后靠在椅背上,“没什么,谢谢关心。”

陆仲泽看了眼在对面坐下来的容致,试探性地问:“你们认识?”

陆时今恢复了镇定,转头看着陆仲泽,装作莫名其妙,“第一次见,当然不认识啊。”

“好吧,是我误会了。”陆时今不愿意多说,陆仲泽也不多问了,身体坐正回去。

十个人都已经来齐了,就等这场宴会的主人陆先生到场了。

一张长长的餐桌上,坐满了十个人,这些人表面上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其实互不认识,一场游戏将他们困在了这艘孤岛一般的邮轮上,接下来即将要面临的是什么,谁也不知道,每个人的脸上都紧绷着不太轻松。

忽然,宴会厅外面传来了几声沉闷的钟声,打破了宴会厅里的安静,钟声响过六下,已经是晚上六点。

宴会厅门口,终于出现了众人翘首以盼的身影。

一个拄着拐杖,行动不便,走路还需要人搀扶的老者进入了宴会厅,他就是这艘邮轮的主人,陆先生。

众人都站起来相迎表示对老人家的恭敬,陆先生摆摆手示意他们不要客气,都坐下来,在管家的搀扶下坐上主位。

页面: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