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老公是个柠檬精(番外)

发布时间: 2020-07-08 13:11:08
A+ A- 关灯 听书

方家祖上发迹以前,是西北山区里某个小村庄里走街串巷卖货的货郎。

后来赶上天灾,粮食绝收,全村的人都出去讨饭维持生计,方家先祖一边讨饭一边流浪到了沿海地区,靠着勤劳肯干,逐渐打拼出了一番事业。

方家发迹后,方家先祖也没忘了生他养他的家乡,他家所在的那个村子本来是当地有名的贫困村,在他的扶持下,村里修路盖房,帮助村民脱贫。

村民们为了感谢方家,众筹给方家修了祠堂,还帮忙修缮了方家的老宅。

虽然方家先祖早就去世了,但一代一代都没忘了要支援家乡建设,每隔两年,方家家主都会抽空回老家祠堂里祭拜先祖,博了个不忘本的美名。

方家在当地的威望很高,几乎所有村民都受过方家的恩惠,对方家感激不已。

方家祠堂请了专人打理,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香火供奉不断,三个月前,方家送了个人回来,说是来回来养病。

送回来的,自然是许美如,养病是借口,让她对着方家老祖宗的牌位反省忏悔才是真的。

方熙然把搜集整理的证据给了方卓尔,方卓尔看到证据震惊不已,不敢相信自己温柔和蔼的母亲竟然会做出这么阴毒的事。

方卓尔从小就在父母的庇护下长大,因为出身好,周围的人都是众星拱月地捧着他,他也没机会见识什么是人心险恶和社会黑暗。

一个内心充满光明正义的人,得知了自己最亲的人做下了十恶不赦的事,方卓尔一时难以接受。

他拿着证据去找许美如大吵了一架,他对母亲还残存着一丝希望,希望许美如能够知错,可在铁证面前,许美如仍百般抵赖,说是方熙然冤枉她。

方卓尔对许美如彻底失望了,扬言要把证据交给父亲,这时候许美如才慌了,恳求方卓尔不要这么做,要是方臣知道了她就完了!

方卓尔长大后第一次流泪,失望地看着许美如说:“妈,我知道我来找你之前是怎么想的吗?只要你肯认错,我就去找大哥求情,哪怕大哥要我跪下、给他磕头,哪怕他想要我的命,我都可以答应他!因为你是我妈,我不能眼睁睁看你坐牢!可你不仅毫无悔过之心,还害了大哥一次又一次,你怎么会变得这么可怕?”

许美如气急交加,失控扇了方卓尔一巴掌,“我不许你向方方熙然低头!也不许你去求他!你要是去了,你就永远低他一等,在他面前永远抬不起头!他是想拿这些东西离间我们母子你不明白吗?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他得意!”

方卓尔捂着脸,不敢置信许美如会打他,她已经变得,利益蒙蔽了她的双眼,让她变成一个贪婪心狠手辣的女人。

“太可怕了,你真的太可怕了……”方卓尔一米八几的个子踉跄了一下,夺门而出,留许美如一个人在他身后撕心裂肺地呼喊,“卓尔!”

最后方臣到底还是知道了这件事,震怒无比,不敢相信自己与之同床共枕了二十多年的妻子,竟然会是想杀他儿子的凶手。

他和方卓尔一样,看许美如的眼神,陌生疑惑,就好像从来没看清楚这是个什么样的人。

愤怒过后,是要决定怎么处理许美如。

对于方家这种豪门来说,当家主母竟然想杀害继子,这种丑闻绝对不可以外传,否则方家就成了笑话,方氏集团的股票也说不定会受影响大跌,方臣不好和股东交代。

而且方卓尔才二十多岁,往后还有很长一段的人生要走,许美如固然死不足惜,但方卓尔不能活在杀人犯母亲的阴影下。

方臣慎重考虑后,决定不报警,但也不能就这么原谅许美如的所作所为。

他打算以许美如生了病,需要静养为名,送许美如去老家养病。

名为养病,实则是让许美如每天都在方家祠堂里忏悔她的罪行,并且不能离开祠堂半步。

他和老家的村长打了招呼,村长会派村民二十四小时轮流盯着许美如,方家对村民们有恩,村民们当然对方臣的话奉如圣旨。

方臣把对许美如的处罚决定告诉了方熙然,问他能不能接受。

豪门生活,看似光鲜亮丽,却有诸多身不由己,为了家族的利益、也为了方卓尔,方熙然接受了这个结果。

在那种通信交通闭塞的山村里,许美如和外界没了联系,就和一个失去自由的犯人没什么两样,对于享受过富贵生活的许美如来说,恐怕这种日子比让她死还痛苦。

方臣连夜派车把许美如送到了老家,并且下令不许任何人去探望。

三个月后,方卓尔求了方臣好几次,方臣才勉强答应让他回老家看一次许美如。

这是方卓尔长这么大大,第一次回方家祖宅,从小生活在大城市的小少爷,第一次知道原来还有条件这么落后的地方,不敢想象养尊处优惯了的许美如在这里过的是什么日子。

村长亲自领方卓尔去了方家祠堂,然而许美如却把自己关在祠堂里,不肯见方卓尔。

任由方卓尔在祠堂外怎么拍门,怎么恳求,许美如都不肯出来相见。

那天晚上,方卓尔在祠堂外面跪了一夜,一直到天亮,他站起来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祠堂。

方卓尔走了,祠堂门才缓缓打开,有个纤瘦的身影站在阴影里,看着方卓尔离去的方向,一直看了许久。

方卓尔回去后,就跟方臣提出,自己以后不会进方氏工作,他想出国留学,不想靠家里,想将来靠自己的努力打拼。

儿子有这种觉悟,证明他是真的长大了,虽然肯定是受了他母亲的影响,但也让方臣很是欣慰。

方臣答应了让方卓尔出国留学,也相信他这么优秀的儿子,即使摘掉了首富之子的光环,也能打拼出一番事业。

在方卓尔出国之前,方家为方熙然和陆时今举办了婚礼,方卓尔是伴郎。

首富长子的婚礼,当然是隆重无比,贵客云集,不过方家不打算对外公开婚礼过程,保密性做得很好,狗仔都拍不到。

陆家当然也来了人参加婚礼,陆家通过和方家的联姻一下子也跻身上流家族了,令陆丰兴笑得合不拢嘴。

而陆母对陆时今的态度也发生了改变,在陆时今旁边小心翼翼地陪笑恭维,再也不敢小看她这个继子,以后她儿子的前途还得依仗陆时今呢。

说来也真是令她百思不得其解,她养了陆时今快二十年,知道陆时今一向都不声不响是个木讷的性子,没心机没手段,怎么去了方家那种吃人的豪门,居然能混的如鱼得水?

方家一家都很喜欢陆时今,尤其是方熙然,从前高冷不近人情的方家大少爷,在陆时今面前就快成老婆奴了,难道真的是她看走了眼看错了她这个继子?

可惜陆母永远也不会知道真相。

婚礼宣誓完,陆时今和方熙然互相交换了戒指,在宾客们的热烈掌声中,方熙然搂着陆时今的腰,两人来了个甜蜜的法式深吻。

陆时今穿的是白色的礼服,方熙然是黑色的礼服,一对大帅哥看起来赏心悦目,宾客们都在心里默默感叹十分般配。

方熙然的脚经过手术,走起路来如果不细看,已经和常人无异,脸上的疤痕虽然不能完全祛除,但整容医生给他做了一小块以假乱真的假皮肤,贴在上面,完全看不出痕迹。

方熙然又变成了以前那个意气风发的方家大少。

同一个人的人生,不同选择,不同结局。

如果原剧情里的那个方熙然,不是因为一点挫折就自暴自弃,迁怒方卓尔,甚至也和许美如一样下手害人,最后也不会是那个凄凉的下场。

放别人一条生路,就是放自己一条生路。

仪式完成,方熙然和陆时今回到休息室准备换身礼服然后去参加婚宴。

方卓尔作为伴郎,陪着他们一起去换衣服。

方卓尔比几个月前瘦了很多,个子更显高大,五官也变得更加英挺,天真无邪的男孩一下子就成长为了顶天立地的男人。

不过方卓尔自觉因为许美如的事,对不起方熙然,兄弟之间的关系也不向从前那般亲密,疏远了许多。

这次要不是陆时今盛情邀请,方卓尔也不会答应来当伴郎。

“什么时候去Y国?”方熙然脱下西服,看出方卓尔的不自在,温和地和方卓尔闲聊,“一切都准备好了吗?”

方卓尔:“下星期一的飞机,都准备好了。”

方熙然突然伸手拍了拍方卓尔的肩膀,“听说,你去看她了?”

“她”指的是谁,不言而喻,方卓尔不自然地低下头,声音颓然:“嗯,走之前想见她一面,但是她不愿意见我,应该是恨我吧。”

“没有母亲会恨自己的儿子。”方熙然说,“她是不想你因为她感到顾虑。卓尔,其实我一直很羡慕你。”

方卓尔诧异抬眸,“羡慕我?”

方熙然微笑着点点头,“对,你有爱你父母,自己又年轻优秀,而且你不是方家的长子,不用负担那么多责任,可以随心所欲做你想做的事,我真的很羡慕你。所以千万不要因为以前的事自怨自艾,大哥相信,你以后一定会有大作为。”

方卓尔听了方熙然的劝解,鼻子有些发酸,闷闷地说:“哥,你不怪我吗,毕竟我妈也是因为我……”

“我不怪你,”方熙然打断他,放在方卓尔肩膀上的手加重了力道道,“因为我们是兄弟。”

方卓尔抬头和方熙然对视了许久,忽然露出一个和从前一样的灿烂笑容,“对,我们是兄弟,一辈子的兄弟!”

陆时今在旁边默不作声地看这对兄弟解开心结,重归于好,悄悄让711打开了实况直播。

屏幕上的弹幕很多,大多都是感动于方熙然和方卓尔的兄弟情,还有对方卓尔的喜爱。

【看哭惹,本来是想来看豪门宅斗的,结果居然被兄弟情感动到,编剧赔我眼泪!】

【卓尔太棒了,三观好正,大哥人也好nice,呜呜呜我居然有点想嗑骨科CP!】

【骨科CP?前面的姐妹在想peach?没看到出品方是绿晋江?】

【实不相瞒,我想嫁豪门!这样的兄弟请给我来一打!】

711:“目前剧情完成度百分之九十,观众爽度值百分之六十五。”

陆时今欣然看着成长起来的方卓尔,“给他时间历练成真正的主角,”他又看了看自己英俊帅气的老公,在心里默默地说,“也给我时间与他相守余生。”

然而现在的方熙然样样都无可挑剔,唯有一样,令陆时今想到头大。

方卓尔换好衣服,先离开了,把休息室的空间让给新人。

等方卓尔一走,方熙然就卸下了好哥哥的伪装,不满地看着陆时今,酸溜溜地说;“你刚才干嘛一直看着他?是不是舍不得他出国?”

陆时今:“???”

方熙然霸道地抓住陆时今的双肩,逼他看自己:“我们已经结婚了,你要时时刻刻记得自己方熙然夫人的身份,以后不准看别的男人一眼,只准看我!知道吗?”

对,就是这个柠檬精系统,令陆时今烦不胜烦。

“便利店,柠檬值多少了?”

711:“九十九。”

陆时今:“……沃日。”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还需努力啊!

“听到没有啊?”方熙然得不到陆时今的回答,挑起他的下巴,“男人,你是属于我的。”

狗男人就是不能惯着,一天不打,上房揭瓦。

“方熙然,你今晚是想跪键盘还是遥控器还是榴莲?”

方熙然挑眉,理直气壮:“新婚之夜,我就算要跪,也只跪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