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老公是个柠檬精(over)

发布时间: 2020-07-08 13:11:06
A+ A- 关灯 听书

等许美如走了,陆时今回了他和方熙然的房间。

方熙然看见陆时今回来,合上看的书站起来,关心地问:“怎么出去这么久,见到许美如了?和她说了些什么?”

“放心,这次她肯定会相信我们感情不和。”陆时今信誓旦旦地说。

方熙然:“这么肯定?你是怎么说的?”

陆时今看了他一眼,有些犹豫,“你确定要知道?”

陆时今这副表情,让方熙然确定他肯定没说自己什么好话。

然而好奇心还是压倒了一切,方熙然果断点头:“要。”

“其实也没什么,”陆时今揉了揉脖子,轻描淡写地说,“我就告诉她,你因为车祸伤到了要害,不能人道而已。”

方熙然:“…………”

“你别这么看我啊,”陆时今注意到方熙然杀气腾腾的眼神,解释道,“我这么说不也是为了帮你骗你继母吗?不能人道这种理由,肯定能让她深信不疑,而且这还是个不可调和的矛盾,你想啊,无性婚姻谁能接受得了?”

“你告诉了她我不能人道,啊呸,你骗她我不能人道,就是等同于告诉了全世界,你觉得以后我出去别人会怎么看我?”方熙然气得脸色铁青,“难不成以后见到个人我就得和他解释我可以人道?我现在终于知道了什么叫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

陆时今无辜地撇撇嘴,往床上一躺,有恃无恐道:“我可都是为了你好,你不领情就算了,居然还反过来怪我。你要想辟谣,明天去医院做个检查,然后把检查结果发朋友圈,大家不就都知道你没病了?”

“陆时今!”方熙然咬牙切齿,这个人真的是上天派下来折磨他的,让他又爱又恨。

陆时今觉得方熙然现在可能想掐死自己,捞起被子蒙住头,挡住了自己绷不住的嘴角,憋着笑闷声说:“那个我睡觉了,有什么话明天再说,晚安晚安!”

气死他了!

方熙然捂着胸口感觉有一支箭射在了他的心上,又闷又疼。

不行,他非得给昨晚的“意外”找回场场子不可!

方熙然脱了睡衣恶狠狠摔在地上,正想扑向躲在被子里的陆时今,往前走了一步又犹豫地停下。

万一这次又当了快枪手,那屈辱岂不是永远都洗涮不掉了?

保险起见,还是先自己试一下吧。

方熙然蹑手蹑脚进了浴室,把浴室门反锁,在里面捣鼓了半天,确认自己依然是哪个金枪不倒的霸王后,拉上裤子,信心满满地从浴室出来。

陆时今已经躺在床上快要睡过去,忽然感觉到方熙然压在他身上,眼睛勉强睁开一条缝,“你干嘛?都几点了不睡觉?”

“不许睡。”方熙然掀开被子,去解陆时今的睡衣扣子,“我得先和你证明我的清白。”

陆时今迷迷糊糊:“清什么白?”

方熙然掐住他的腰,咬牙说:“证明我没病!今晚决战到天亮,谁都不许睡!”

男人泄愤般地堵住了陆时今的嘴,将他拒绝的话都吃到了肚子里。

这一晚,陆时今为自己的轻敌付出了代价,方熙然为了证明自己没问题,将陆时今翻来覆去狠狠折腾了一遍,陆时今一度以为他之前去浴室是偷偷嗑药了。

总之,这一晚过后,陆时今就再也没提过让方熙然去医院做检查的话,他怕一提,自己的腰就得受罪。

到那时候,去医院检查肾亏的就是他了。

——

许美如知道了方熙然的“秘密”后,果然积极热心地帮陆时今介绍起一些专治男科的专家。

但陆时今却告诉她,方熙然讳疾忌医,不肯去医院做检查,所以这些专家一个都派不上用场。

许美如便帮忙出主意,她认识一个老中医,人家治Y痿X泄治了四十多年,对这方面很有心得,要不从老中医那儿偷偷开些药回来,不说是治什么病的,骗方熙然服下看看有没有疗效。

陆时今有些犹豫,毕竟人都没去给医生看过,怎么能乱吃药呢?

许美如却语重心长地劝他,中药不同于西药,大多都是补药,绝对不会有什么副作用,哪怕没病,吃了强身健体体都行。

陆时今将信将疑地答应了下来,他本想让许美如帮忙找那个老中医拿药,但许美如借口自己不清楚方熙然的病情轻重给拒绝了,给了陆时今老中医的地址,让他自己找过去。

方熙然知道后,冷笑不已。

他这个继母做事还真的可谓滴水不漏,她只是热心地给陆时今介绍了一个医生,其他的事情她都没参与,万一要是他吃了这个老中医开的药,出了什么意外,她也可以把自己撇的干干净净。

所以,方熙然猜测,许美如肯定是要在药上做文章。

“药上能做什么文章?又不经她的手,难不成她还能买通老中医给你下毒?”陆时今不解,“那个老中医我调查过,确实很厉害,人家行医几十年了,德高望重,不可能帮着许美如害人吧?”

“老中医开的药自然是没问题的,”方熙然指了指陆时今,“因为有问题的是你。”

“我?”陆时今也反手指自己,忽然反应过来,“你是说,那女人是想借刀杀人?”

“她还能玩的出别的花样吗?”方熙然已经对许美如的手段了如指掌,嗤笑道,“总之,药拿回来后盯紧了她,只要她想动手,就一定能抓到她的把柄。”

挑了个时间,陆时今去找老中医开了一个疗程的中药回来煎。

老中医叮嘱了,这药得煎两个小时,四碗水煮成一碗,每天晚上睡觉之前服下效果最好。

所以,把药拿回来后,陆时今不放心把药交给别人,每晚都会亲自给方熙然煎药。

其实是他知道许美如要借他的手来害方熙然,当然要给她这个机会。

那天他照例在厨房煎中药,许美如路过厨房进来看了一眼。

中药的味道不好闻,许美如站得远远地瞄了眼,“哎呀,你这是用的什么锅煎的药啊?”

陆时今这两天都要被中药味给熏得失去嗅觉了,捏着鼻子说:“就普通的锅啊。”

许美如笑起来,“到底年纪轻没有生活经验,煎药得用砂锅啊。”

“哪里有砂锅?”陆时今问。

许美如随手一指,“应该在哪个柜子里吧,以前佣人给我炖汤的时候用过,不知道她放哪儿了,你自己找找,我走了啊,这味儿太难闻了。”

许美如说完就走了,没有一点要进来接触药物的意思。

陆时今猜想会不会是因为他在这里,所以许美如不好下手,于是故意在煎药的时候离开了厨房。

不过他早就在厨房里放了针孔摄像头对着煎药的锅拍,要是许美如真的敢投毒,就会被拍进去。

可惜结果令他大失所望,连续一周,都没拍到许美如接触过药物的证据。

他和方熙然都怀疑,难不成,是他们想错了?许美如压根没想在药上面做文章?

可她真有那么好心,只是介绍中医给方熙然治病吗?

“要不然就是她沉得住气,想以后再动手。”陆时今端着煎好的中药回房,被难闻的中药味刺激得反胃,“可这一个疗程的药都快煎完了,她就不怕再不下手没机会了?”

方熙然也疑惑,照理说,许美如知道了他在调查车祸的事,应该迫不及待地朝他下手才对,怎么会这么久了都没动静?

陆时今没好气地把药碗重重放到桌上,“反正剩下的药用完以后,我再也不会去拿药了,都快被这味道给熏死了,我现在不管闻什么都是一股中药味。”

方熙然给陆时今揉手,“辛苦你了宝贝。”

“知道我辛苦,那你就把药喝了。”陆时今冷哼,“我花了两个小时煎的药,不能就这么白白浪费了。”

方熙然哭笑不得,“我又没病,药怎么能乱吃?”

陆时今:“老中医说了,这药补肾壮-阳,是补药,有没有病都可以吃。”

之前每次陆时今煎的药拿回来方熙然都不肯喝,只能倒进抽水马桶里,陆时今可心疼了。

反正确定这药许美如没动过手脚,喝了也没事,陆时今便逼着方熙然把他的“心血”给喝下去。

“好,我喝,我喝还不行吗?”方熙然受不了陆时今的喋喋不休,妥协地端起药碗,嘴唇都靠在碗边上了,忽忽然福至心灵想到一件事。

“如果说药没问题,那会不会是她在其他环节上动手脚了?可是药拿回来后没经过第二个人的手……”方熙然自言自语了一会儿,举起药碗问陆时今,“你是用什么器具煎药的?”

“本来是用的厨房里普通的锅,后来……”陆时今想起什么,眼前一亮,“是那个女人说煎药要用砂锅,还告诉我厨房里有砂锅,会不会是那个砂锅有问题?!”

方熙然放下药碗,凝视着里面漆黑浓稠的药汁,冷肃道:“有可能,不过这只是我们的猜测,等明天你把这碗药拿去检验一下,看看有没有问题再说。”

第二天,陆时今把药带到了某个研究院的化验室,找人检验了一下。

检验结果出来,真相令人心惊肉跳。

药汁里面含有水银,浓度虽然不会一下子致命,但如果长久服用,会让人精神恍惚,身体器官受损,最后死亡。

陆时今立即回方家,把他用来煎药的那个砂锅送到了化验室继续检验,结果证明,药里面的水银就是来自于这口锅里。

怪不得许美如从来不接触药,因为她早就在锅上动了手脚。

水银浓度并不高,如果方熙然真的喝下了那些药,也不会立即有生命危险,但中毒总会有被发现的时候,可那时候就算方熙然被救回来,身体也彻底垮了,对许美如就再也造成不了威胁。

而东窗事发,许美如大可偷偷把锅换了,再把下-毒的罪名都推到陆时今头上,因为她从来都没有碰过药材,不存在下-毒的机会,她只不过就是和陆时今随口一提了下用砂锅煎药比较好,其他的,又能怪她什么呢?

这招还真是阴毒。

陆时今把检查结果告诉了方熙然,仍后怕不已,气愤道:“还好昨晚你警觉性高,没喝那碗药,要不然,真的就中了那个女人的毒计了!”

方熙然冷笑,“她也是机关算尽了,为了对付我竟然能想出这么个阴招,也不枉我费心设计。”

“这应该算是铁证了吧?你准备怎么办?直接和方先生告发她吗?”陆时今问。。

方熙然:“其实她要害我的证据我早就有了,赵泽已经帮我逼问出了肇事司机的口供,只不过我让他先别声张,就是看看许美如有没有悔过之意。看在卓尔的面子上,但凡她有点悔过之意,不再害人,我还能放她一条生路,但是看来,她非但不思悔过,还变本加厉地害人。”

陆时今:“那就给她致命一击,让她再也害不了人!”

方熙然低头看着手里捏着的那两张薄薄的检测报告,额前垂下的发丝,在男人高挺的鼻梁上扫下一片阴影。

“这些证据,我不想给我父亲。”

陆时今纳闷地问:“你想给谁?”

方熙然抬眸,慢条斯理地说:“方卓尔。许美如想害我,不过就是怕我挡了卓尔的道。如果我去揭发许美如的阴谋,说不定卓尔会因此恨上我,导致我们兄弟阋墙,我现在把选择权交给他,看他怎么处理,看他是选择包庇他的母亲,还是选择站在法理这一边。”

方熙然的决定,令陆时今意想不到,但却合情合理。

这是逼方卓尔去指认他的母亲?听起来有些残忍,可是却是最好的办法。

方卓尔是一切矛盾的根源,也是这个剧情的主角,他不应该永远当一个躲在父母背后,无忧无虑的男孩。

他应该学会成长,学会承担,学会明辨是非。

如若不然,怎么能让观众们认同他的主角地位呢?

同样,方熙然应该也是在乎方卓尔这个弟弟的,不管是原剧情还是现在,如果没有许美如的干预,方熙然和方卓尔这对兄弟应该会和睦相处,互相扶持。

豪门里不应该仅仅只有利益,也应该有亲情和信任。

“便利店,”陆时今默默呼叫711,“报告一下剧情完成度和观众爽度值的进度。”

711:“剧情完成度百分之七十五,观众爽度值百分之三十。”

是时候了,该把这个世界的主场还给方卓尔了。

陆时今看着方熙然的眼睛,十分果决地说:“卓尔是个好孩子,我相信他会做出正确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