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老公是个柠檬精

发布时间: 2020-07-08 13:10:57
A+ A- 关灯 听书

“你不记得我是谁,那你还记得自己是谁吗?”陆时今一眼看出方熙然这家伙在演戏,决定按兵不动,看看狗男人到底能玩出什么花样。

方熙然从床上坐起来,打量着陆时今,“当然,我能连自己都不记得?我是方熙然,方氏集团董事长方臣的儿子。”

陆时今挑了下眉,嗬,换招了,这次不是玩失忆,是假装想起来以前的事了?

“我记得我在开车,然后有辆大卡车朝我撞过来,之后我就失去了意识,”方熙然环顾了一下四周,“这里是医院,是你送我来医院的吗?”

陆时今冷笑,演技不错,装的还挺像那么回事的。

“你出车祸已经是好几个月以前的事了。”陆时今淡淡地说,“之后你醒过来失去了记忆,今天因为一些意外摔到了脑子,所以又昏迷了,但是看来这次摔倒让你恢复了记忆。”

方熙然装模作样地微微睁了下眼睛,“我失忆过?怎么可能呢?我完全没有隐形。”

陆时今:“不信你自己拿手机看时间,看看今天是几号。”

方熙然从枕头下面找到手机,解锁一看,装作惊讶地说:“已经七月份了?!”他抬头将信将疑地望向陆时今,“所以我是真的失忆了?”

陆时今点点头。

“那你又是谁?我之前从没见过你,但是觉得你很面善。”方熙然犹豫地问。

“我啊?”陆时今微笑了一下,“我是你未婚夫。”

陆时今没隐瞒,直接把真相告诉了方熙然,想看看他还能做什么妖。

“未婚夫?”方熙然因为诧异咳嗽起来,看上去就好像真的被自己只是睡了个觉的功夫,醒过来就突然多了个未婚夫给吓到了。

方熙然重新看向陆时今的眼神里加进了探究,好像在判断陆时今说的话是真是假。

“不过你不用担心,这桩婚约马上就会解除。”陆时今轻描淡写地说。

方熙然下意识地问:“为什么?”

陆时今懒洋洋地撩起眼皮,“因为你不喜欢我,强扭的瓜不甜,就是这样。”

方熙然:“……我能问下,我们是因为什么订婚的吗?如果我不喜欢你,我为什么要和你订婚?”

“因为你出车祸后一直昏迷不醒,医生说你有可能会变成植物人,方先生听信了一个大师的话,说找人和你结婚冲喜,可能会让你醒过来。”陆时今翘着着二郎腿,漫不经心地说,“而我,就是给你冲喜的那个人。你觉得我是为了你家的钱才和你结婚的,所以你并不愿意接受这桩婚事。”

方熙然沉默了很久,久到陆时今以为他是又昏过去了,然后才突然开口。

“对不起。”

陆时今以为自己听岔了,不由得坐直身子,正眼瞧上方熙然,“你说什么?我没听错吧?”

方熙然又沉声重复了一遍:“对不起。”

陆时今轻嗤道:“能从你方大少爷嘴里听到这三个字,着实让我惊讶。”

方熙然并不介意陆时今的冷嘲热讽,放在被子上的手握成了拳,垂下眸说:“那个失忆的我,应该对你很过分吧?我替那时候失忆的我对你造成的伤害给你道歉。我那时候可能因为失忆所以脾气不好,所以想法有些极端,和一个植物人结婚想必你也承受了压力,我不该把你想得那么功利。”

陆时今听着方熙然的道歉,有一瞬间的恍惚。

他心里清楚明白地知道方熙然并没有失忆,所以方熙然现在是真的在和他道歉?

这个骄傲自负、不可一世的男人在和他低头认错?

就在陆时今心里涌出一个想要原谅方熙然的念头时,711的声音突然幽幽冒出来:“宿主你不要被他骗了。”

陆时今:“此话怎讲?”

711:“划重点,方熙然说的是替‘失忆的我’道歉,而他根本没有失忆,所以这个‘失忆的我’压根儿不存在,他在偷换概念,撇清自己犯的错误,根本不是真心悔过!”

陆时今:“!!!卧槽!还好便利店你看的明白及时提醒我,要不然老子差点又被这狗儿子骗了!丫的方熙然,不愧是奸商,太狡猾了!”

711:“千万不能被敌人的苦肉计迷惑!”

那是自然。

“方大少爷您言重了,”陆时今皮笑肉不笑地说,“既然您都恢复记忆了,那我们之间就都是过去的事了。不过呢,虽然你恢复记忆了,可咱们还是没有感情基础,结了婚也未必会幸福,所以这个婚事还是取消为好,我不喜欢勉强别人。”

“不勉强!”方熙然急急地反驳,陆时今闻言仅仅是挑了下眉梢,斜睨他,没说话等着方熙然的下文,方熙然抿了下唇,注视着陆时今的眼睛,“我虽然想不起来失忆那段时间发生的事,但我的心告诉我,那时候‘失忆的我’,他应该也是喜欢你的,也不想和你解除婚约,所以不勉强。”

“噢,”陆时今做出一副了然的样子,点点头拍了下掌,“我明白了。”

方熙然以为陆时今是相信了自己的说辞,准备原谅他了,眼里不禁露出一丝喜色,然而陆时今接下来说的话却像一盆凉水浇熄了他的希望。

陆时今指了指自己的头,又指了指自己的心口,含笑地说:“看来刚才那一跤不仅仅摔到了你的头,还把你摔出心脏病来了,我还是叫医生来给你看看吧。”

方熙然:“……”

陆时今没管方熙然是什么表情,双手插袋起身去找医生了,留方熙然一个人在病房里是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怎么事情的发展好像又和他想象的不太一样?他都道歉了怎么陆时今还不肯原谅他?

难道陆时今真的对他没有一点喜欢一点留恋了?

方熙然的心凉了半截,这男人也太难搞了。

不过他是不会放弃的,他方熙然的人生信条里就没“放弃”两个字。

陆时今很快就带着医生来了,医生给方熙然一通检查,宣布:“只要醒了就没什么大碍了,回去之后注意观察,如果发现有头疼头晕的症状,再及时到医院来就医。”

陆时今在一旁凉凉道:“医生,他伤的好像不仅仅是头,他说他心脏也有毛病。”

医生:“是吗?我检查一下看看。”说着就戴上了听诊器,要帮方熙然检查心跳。

方熙然连忙摆手拒绝,“我没事医生,我心脏很好。”

医生狐疑地收回手,“既然没事,那就收拾一下赶紧出院吧。”

陆时今:“已经晚上11点了,还要出院?”

医生理所当然地说:“都没病了还住着干嘛?后面的病人还等着住院呢,既然没事就别占用资源。”

两人收拾了一下,结掉了费用后离开了医院,走到医院门口,陆时今拦了辆出租车,然后对方熙然说:“好了,我要回去了,你也回你自己住的酒店吧。”

他说完正准备上车,未防后背衣服下摆被人抓住,陆时今扭头顺着方熙然的手臂往他脸上看,生硬地问:“干嘛?”

“我不记得自己住哪家酒店。”方熙然语气里莫名透着一股委屈。

陆时今无动于衷,从他手里抽回了自己的衣服,“那就重新再找一家。”

方熙然再次握住他的手臂,“可是我没有证件,住不了酒店。”

“可是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呢?”陆时今礼貌微笑,“你不是还有电话?你打电话找你H市的朋友就是了。”

方熙然把陆时今的手臂握紧了些,好像生怕陆时今把他抛下,“我不认识别人,我就认识你。”

“你还讹上我了?”陆时今甩了甩手,“不好意思,我们没那么熟,你要是没其他办法,那就流落街头好了。”

陆时今猫腰钻上车,想关车门可方熙然挡住了不让他关,还无赖一样地跟着挤上了车。

陆时今横眉竖目瞪他:“你干嘛?狗皮膏药似的还甩不掉了是吧?”

“我只想有个过夜的地方,不会打扰你的。”方熙然扶住了额头,“我现在头还是有些晕,万一我晕倒在大街上没人管我发生什么意外,你也不想承担责任吧?”

陆时今冷笑了一声,没来得及开口赶人,司机大叔拍了拍方向盘,从后视镜里看陆时今:“喂,你们两个到底走不走啊?情侣间闹别扭说两句得了,小伙子,我看你男朋友也知道自己错了,你就原谅人家好了。”

“是啊,我知道错了。”方熙然忙跟着司机后面接上,司机乐呵呵地说,“态度不错啊帅哥,谈个恋爱小打小闹很正常,知错就改就行了,好了,你俩住哪个酒店?都这么晚了,赶紧回去休息吧。”

陆时今:“……”这位司机大叔是方熙然请的托吧?装什么路人呢!

行吧,就先带方熙然回酒店,看看他接下来还能玩什么手段。

陆时今报了酒店名字,司机很快就把他们送到了目的地,从车上下来,方熙然亦步亦趋地跟在陆时今身后,生怕陆时今甩下他。

页面: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