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老公是个柠檬精

发布时间: 2020-07-08 13:10:48
A+ A- 关灯 听书

视线对上,在空气中胶着在一起,“噼里啪啦”擦起暧昧的火花。

陆时今一眨不眨地盯着方熙然,慢慢起身脚踩在温泉池底,从水里一步步朝方熙然走过去。

水位线还不到他的腰部,修长的大腿随着迈出去的步伐不时露出水面,黑色的泳裤已经都湿了,勾勒出来的曲线,性-感得让人血脉贲张。

再往上是结实的小腹,轮廓清晰的胸-肌,身材比例完美,无一丝赘肉。

黑发湿哒哒地往下滴着水珠,滑过陆时今俊美的脸庞,沿着下巴顺着喉结往下,再往下,整个人就是一个大写的“欲”字。

方熙然本来是泡在温泉里的,看着陆时今朝自己过来,忽然就有些待不住了。

温泉水的温度烫得好像能把人煮熟。

陆时今终于站到了方熙然面前,居高临下地望着他。

休息室里的声音还在继续,鼓噪着两人的耳膜,搅乱了他们紧绷的神经。

方熙然变得口干舌燥,手撑着池边想站起来,却猝不及防被陆时今按住了肩膀。

“……你……”方熙然舔了下干燥的嘴唇,不知道要说什么,但心里隐隐有丝期待。

“要不要做精油按摩?”陆时今低哑地问。

方熙然楞了一下:“按摩?”

楞完他就反应过来了,他说的“按摩”应该代表着某种暗示吧?

毕竟在他看过的那种小电影里,一般按着按着按到最后,就真刀真枪地干起来了……

所以,是这个意思吗?

精油、按摩、润-滑的液体和亲密的肢体接触,方熙然把这些联想成了画面,小腹下的邪火顿时不可抑制地烧了起来。

“做不做?我帮你。”陆时今眼眸幽邃,舌头舔了下嘴角,挑-逗意味明显。

方熙然内心一下陷入天人交战,不过只犹豫了一会儿他就做出了选择。

反正是他邀请的,又不是我主动的,都是男人,有需求很正常,要怪就怪该死的赵泽,不知道存的什么心,让他俩听他的限制级表演。

方熙然喉结动了动,沙哑地憋出一个字:“好。”

陆时今指了指岸上的一张沙滩椅,“去躺那儿。”

方熙然难得的没和陆时今斗嘴,乖乖地上岸,往沙滩椅上一趟,头撇向一边,不想让陆时今看到他眼睛里的期待,却又忍不不住老往陆时今身上瞟。

光是想,下面就激动的不行,方熙然若无其事地捞起一条毛巾盖在腰上,遮挡自己起的反应。

陆时今拿了精油过来,看到方熙然腰上搭着的毛巾,无声冷笑了一下,狗男人,明明就想得不行了还欲盖弥彰。

方熙然迟迟没等来陆时今下一步的动作,忍不住催促问:“要怎么按?”

再不抓紧点时间,休息室里那对都快结束了,你不可能让我十分钟就完事吧?

“转身,趴过去。”陆时今面无表情地说。

方熙然脑门上缓缓冒出一个问号,为什么要我趴过去?不该是你坐上来吗?

不过也许人家想玩新花样,方熙然没多说,顺从地翻身趴在了沙滩椅上。

陆时今打开精油盖子,坐到了方熙然的腿上,把一整瓶精油都淋到了方熙然的背上,随后扔掉了瓶子。

“可能会有点疼,你忍着点。”陆时今不带感情地说。

为什么会疼?方熙然还没来得及问出口,陆时今就抓住了他两条手臂,反手别在身后,然后一条手臂横伸到方熙然的脖子前面,把他整个上身使劲往后拉。

方熙然瞬间懵掉:???!!!

陆时今一边压制方熙然两条试图反抗的大腿,一边气喘吁吁地说:“帮你身体做做拉伸,对你的肌肉和关节都有好处。”

方熙然气得想骂娘。

不过很快他就变成疼得想骂娘。

肌肉拉伸有多痛,只有被拉的那个人知道,

陆时今死死压着方熙然,一会儿掰他胳膊,一会儿掰他大腿,方熙然疼得受不了,一边叫喊一边骂骂咧咧。

“你他妈放开我听到没有?!”

“别别别别碰那儿!疼疼疼疼!我草!”

“你给我松开,再不松开,我要你好——好疼!嘶——”

声音大得都盖过了休息室里的赵泽他小情儿叫-床的声音,不,应该说是休息室里的那对狗男男,在听到方熙然惨烈的叫声后,就没了声响,好像在好奇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过了大概有十几分钟,陆时今终于大发慈悲地放开了方熙然,经历了一番非人折磨的方熙然双眼失神地瘫在沙滩椅上,在陆时今的“调-教”下,人已经彻底萎了。

又过了一会儿,休息室的门打开了,赵泽和他的小情儿披着浴浴巾从里面走出来,表情复杂地看着沙滩椅上的方熙然,欲言又止。

“温泉泡够了,时间也不早了,回去吧。”陆时今抬脚碰了碰方熙然的腿,示意他别装死,然后也不管赵泽是怎么看他的,转身潇洒离开了温泉池去了更衣室。

方熙然瞥到赵泽要笑不笑的表情,狠狠剜了他一眼,也懒得多待,扭了扭脖子胳膊,挣扎着爬起来往外走。

赵泽哪里肯就这么放他走,赶紧追上去,贼笑着说:“哥们儿,真看不出来啊。”

方熙然冷冰冰地问:“看不出来什么?”

赵泽大大咧咧搭上方熙然的肩膀,“当然看不出来你居然是个0啊,诶奇了怪了,你不是跟我说过你不喜欢当下面那个吗?害得我还以为咱俩同性相斥,你早说你是0,说不定我就追你了!”

方熙然一阵恶寒:“滚蛋,放什么屁。”

“我怎么是放屁了?”赵泽不服气地反驳,“你刚才在外面叫的那么大声,你当我是聋的?我可都听见了!啧啧啧,看不出来,你那秘书看上去文文弱弱一副受样,居然深藏不露能把你给压了,你原来好这一口啊?”

方熙然面色铁青,骨节捏的咯吱作响,深呼吸了一下,决定对赵泽的调侃充耳不闻,否则,他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杀-人灭口。

赵泽看到方熙然这副表情,怕真惹恼了他兄弟都没得做,也不敢再和方熙然开玩笑了,叫了车把人送回了酒店。

方熙然一路阴沉着脸回到了酒店,整个人看上去都煞气腾腾的,好像一座行走的火山,随时都在爆发的边缘。

陆时今换上睡衣,躺到床上,方熙然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也不知道他究竟想看哪个节目,不停地按动手里的遥控器,屏幕上眼花缭乱地换着频道。

陆时今陪着看了一会儿电视,再看一眼手机上的时间,都快凌晨一点了,而方熙然好像没有要回床上睡的意思,慢悠悠地开口问:“还生气呢?”

方熙然没回头,挺直的背影孤高倨傲,是拒绝和陆时今交流的意思。

陆时今:“我承认我刚才对你是下手狠了,但是你看不出来吗?你那朋友明显是在下套给我们钻,他故意让他小情人叫给我们听,要是我们把持不住真做了什么,他正好看咱们的笑话,所以我才想到这么个办法来反击。你看,听到你的叫声之后,他们不就停了吗?”

听到陆时今还敢提这茬,方熙然把背挺得更直,周围气压骤降到零度以下。

陆时今感觉自己如果再多说一个字,方熙然很有可能会扑过来把他掐死。

所以他选择闭嘴,躺下来抱着被子闭眼睡觉。

反正该解释的都已经解释了,他都还没和方熙然算去gay吧的账,方熙然居然还反过来生他的气?

真是岂有此理,由他气去吧,谁爱伺候谁伺候。

陆时今眯了一会儿,忽然又想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立即睁开了眼。

“喂,方熙然,刚才在温泉会所,你该不会以为我是真的要和你干什么吧?你那时候看起来好像特别期待啊?”

方熙然没回应,陆时今就当他默认,嘴角不自觉地向上翘起,得意地说:“你不是说过你不会碰我一根手指头的话吗?那时候你怎么不拒绝我了?啧啧,口是心非的男人。”

“你闭嘴,”方熙然的声音绷得很紧,“再说话我就把你扔出去。”

陆时今睡意全消,鲤鱼打挺坐起来,精神奕奕地说:“就不闭嘴,我就要说,方熙然,你是不是馋我身子?”

方熙然肩膀抖了一下,死死攥紧了手里的遥控器,似乎在极力忍耐。

陆时今见他不动,不怕死地朝他背上扔了个枕头,“说啊,是不是?嘿嘿,你就承认吧,我都看见你石更了。”

“是!你满意了?”方熙然似乎忍无可忍,砸了手里的遥控器,站起来转过身,神色凝霜,一步步带有压迫感地朝陆时今走过去,“你今天很得意啊?在酒吧里和男人谈笑风生,让我在我兄弟面前丢尽了脸,你怎么这么能耐呢?”

“你别恶人先告状啊,”陆时今抬起下巴不服气,“是你先瞒着我去gay吧的,我要是今晚不跟你去,你是不是准备彻夜不归,和哪个野男人来一场艳遇?”

页面: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