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老公是个柠檬精

发布时间: 2020-07-08 13:10:41
A+ A- 关灯 听书

方、陆两家把方熙然和陆时今的婚事定在三个月后,将近年底,届时方家会对外宣布方熙然结婚的消息。

而从床上醒来之后已经快过去了两个月,方熙然的记忆却一直没有恢复,好在除了他的脾气和以前比变得古怪了些,其他方面倒是没受影响。

方臣试着让他开始处理一些公司的事物,方熙然都办的不错,这让方臣放心了许多。

方臣是放心了,但心里有鬼的许美如却夜夜难眠。

她一直怀疑方熙然到底有没有失忆,如果是真失忆那还好,如果是假失忆,那么方熙然绝对是知道了什么,故意在演戏。

于是她找借口骗方卓尔帮他去旁敲侧击试探了方熙然几次,然而什么都没试探出来,方熙然的表现滴水不漏。

可有时候,越像真的,反而就是假的。

许美如也明白,让她夜不能寐的并不是方熙然失没失忆,而是方熙然这个人。

只要方熙然还好好活着,她就不可能高枕无忧。

许美如暗中计划,找机会再次对方熙然下手,而这次,绝对不会给他第二次死里逃生的机会。

方熙然的身体状况已经可以去公司上班,方臣有些不放心方熙然一个人,便安排陆时今当方熙然的助理陪他每天上下班,给陆时今开的薪水比照公司副总。

方熙然听说后,看着陆时今鄙夷地说:“你有什么本事能拿副总的薪水,平时连端茶送水这种小事都做不好,怕是我公司的保洁阿姨都比你能干。”

陆时今已经习惯了方熙然的毒舌,要治这种人,就得拿出不要脸的本事,让他哑口无言。

陆时今面对面帮男人打完领带,拍了拍男人的西服,看着他微笑着说:“放心,我不会白拿你薪水的,我有什么本事,以后就知道了。而且,你干都没干过,怎么知道我没你公司的保洁阿姨能干?”

方熙然:“……”

“要不要试试?”陆时今用食指在方熙然胸口上画了个圈,含着某种暗示。

方熙然往后退了一步,好像被冒犯到一样瞪了陆时今一眼,“你想得美,我绝对不可能碰你一根手指头,你死心吧。”

陆时今眉梢动了一下,呵,这么无情。

很好,男人,你成功激起了我的征服欲。

陆时今收起笑容,委屈巴巴地嗔怪道:“那等我们结婚了,你难道道还能连夫妻义务都不履行?老公,我哪里做的让你不满意,你就这么看不上我?”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陆时今对方熙然的称呼就从“方大少爷”变成了“老公”。

方熙然纠正过他几次,可陆时今屡教不改,久而久之,方熙然也懒得再提,随他去了。

就是每次听到陆时今喊他“老公”,方熙然心里总会产生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悸感。

方熙然不自然地撇过脸,紧了紧领带,干巴巴地说:“去了公司要叫方总,不许叫老公。”

“好的老公,”陆时今得意地笑,“知道了老公。”

方熙然又瞪了陆时今一眼,只不过,这次的眼神,充满了无奈。

两人一起坐车去了公司,方熙然办公的地方,是方氏集团下面的一家子公司。

公司里的员工早就得到了方熙然要回来的消息,而且据说是带着他那个冲喜的未婚夫一起过来,所有人一大早就在翘首以盼,都想看看陆时今长什么样。

终于等到老板到了公司,方熙然以前的秘书组织了欢迎仪式,员工们整齐地列队站在大厦一楼的大厅里,等方熙然一进门,就齐刷刷开始热烈鼓掌。

“小方总,欢迎您回来!看到您平安,大家伙儿真是太高兴了!”秘书陪着笑脸殷勤地走过来,希望自己的安排能让老板满意。

方熙然却并不买账,脸色阴沉地扫了眼秘书,问:“你们在干什么?”

秘书看到方熙然的脸色,心凉了一半,老板怎么看上去有些不太高兴?难道是他哪里做错了?

没等秘书解释,方熙然就冷冷地继续说:“这是我的公司,我回我自己的地盘,需要你们欢迎?公司给你们发薪水,就是让你们浪费时间搞这些形式主义的吗?”

说完,他目光冷冽地往员工队伍里环视了一圈,每个被他眼神扫到的员工都害怕地垂下了头,担心枪-口对准自己。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上司,秘书简直羞愧地无地自容,支支吾吾地说:“对不起小方总……”

方熙然面无表情地问:“你在公司里是什么职务?”

秘书有些错愕地抬起头,他给方熙然当了三年秘书,方熙然现在居然问他职务?

哦,对了,秘书想起来,有消息传方熙然醒过来后失忆了,难怪不认识他。

秘书小心翼翼地说:“我是是您的秘书,给您当了三……”

方熙然不耐烦地打断他:“以后就不是了。”

秘书表情僵住:“……?”

方熙然指了指站他旁边的陆时今:“以后你的工作就由这位陆先生接手,明白了吗?”

秘书不敢置信自己就这么被炒了鱿鱼,眨了眨眼指着自己:“……那我呢?”

“你?”方熙然瞟了他一眼,冷酷地收回视线,“你要还想留下,那就去基层锻炼锻炼,改改身上的毛病,要是不想干了,去财务那里领两个月薪水走人。其他人,”方熙然顿了下,“要是被我发现还敢搞这些有的没的,下场就和他一样,明白了吗?”

其他员工的头一个比一个垂的低,战战兢兢地齐声喊:“明白!”

陆时今跟着方熙然去乘电梯上楼,进了电梯,往大厅方向看了眼,那个秘书还一脸懵逼地站在原地。

估计是还以为方熙然是从前的那个方熙然,本想借机讨好,没想到偷鸡不成蚀把米,没讨到好处就算了,这下连饭碗都保不住。

电梯门关上的瞬间,陆时今嘴角勾了勾,无声冷笑。

方熙然并不是毫无理由要拿秘书开刀,而是因为这个秘书,明面上帮方熙然做事,其实私下里早就被许美如给收买了,他会将方熙然平时的一举一动都报给给许美如。

许美如能准确地掌握方熙然的行程,制造车祸,想必和这个秘书脱不了干系。

这样的人留在身边,就是祸患,所以方熙然才会借题发挥把他打发掉。

从方熙然回到方氏工作开始,他和许美如之间这场无声的战争就打响了。

而这,才只是刚刚开始。

方熙然回公司的头一天,以办事不利为由,大刀阔斧地开除了不少员工,这让公司其余员工人人自危。

所有人都在奇怪,他们从前那个待人宽厚温和的方总出了次车祸后,脾气怎么会变化这么大?

就好像变了个人一样。

几天之后,公司上下都领教过了方熙然喜怒无常的脾气,一听到“方总来了”四个字,就都作鸟兽散,避之不及。

然而当遇上有些文件必须要方熙然签字时,就怎么都避不过去了。

往往在一个部门里你推我我推你,甚至还有猜拳决定由谁去找方熙然签字的。

公司上下,唯一一个不怕被方熙熙然责骂的,就是陆时今。

他也是公司里最悠闲的那个。

每天上班的任务,就是倒一杯茶,坐在老板椅上慢慢喝,从上班开始喝,然后陪着方熙然一起下班,工作就算完成了。

这天他照例去茶水室倒水,一开门就碰到一个小姑娘躲在茶水室里哭,小姑娘一看到陆时今进来,慌里慌张地抹掉眼泪,跟他鞠躬问好。

本着同事间互助互爱的原则,陆时今倒完水后,友好地询问了一下小姑娘为什么哭。

小姑娘听陆时今问她,眼睛又红了,抽抽噎噎地说明了情况,原来她是财务部新来的实习生,财务上有份文件需要方总签名,其他人都不敢去找方总,于是推了她一个实习生出来。

方熙然第一天回公司的那天,小姑娘也在,见识过方熙然发怒的样子,现在还心有余悸。

她担心自己见到方熙然表现不好,被方熙然开除。

小姑娘说,她好不容易才通过面试进了方氏,很珍惜这份工作,因为要去见方总太紧张了,所以才会躲在茶水间哭一会儿发泄一下。

陆时今听完,心里叹了口气,看看,谈“方”色变,不过如此。

陆时今绅士对小姑娘说:“是什么文件?拿过来给我吧,我帮你去找方总签。”

小姑娘闻言止住了抽泣,惊喜万分地看着陆时今,忙不迭把手里的文件夹给了陆时今,“真的吗?谢谢陆总助!太感谢您了!”

陆时今:“不客气,小事一桩。不过,你们就真的这么怕方总吗?他又不会吃人。”

小姑娘抿了下唇,轻声细语地说:“我怕方总他会问我文件上的数字是哪儿得来的,之前我们部门好几个女孩子就是因为答不出来都被他凶哭过,所以我就怕……”

陆时今哑然失笑,摇了摇头,“好了,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等会就把签好字的文件给你送过来。”

页面: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