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老公是个柠檬精

发布时间: 2020-07-08 13:10:36
A+ A- 关灯 听书

一看方熙然阴鸷的表情,就知道他肯定是误会了什么。

陆时今三两下咽下嘴里的饺子,正想解释,方卓尔似没察觉到气氛的紧张,若无其事地和方熙然打招呼:“哥你醒了啊,刚好大嫂特意给你包的饺子出锅了,他手艺真不错,饺子很香。”

“他给我包饺子,”方熙然扫了一眼桌上的两盘热气腾腾的水饺,冷冷地问,“那你又在这里干什么?”

“我?”方卓尔放下筷子,神色坦荡地微笑着说,“我本来是想帮忙的,可惜我笨手笨脚帮不上,沾了哥你的光,大嫂也给我也下了一盘饺子,正好你下来了,咱们拿到外面去吃吧?”

“免了,这么好吃的饺子我恐怕是无福消受。”方熙然像是不屑于看见这两人,转过身往外走,讥讽地说,“大晚上小叔子和嫂子一起躲厨房包饺子,真是新鲜,说出去有谁会信,呵呵。”

方卓尔见方熙然走了,有些尴尬,挠了挠头,无辜地看向陆时今,“我哥……他,不会是误会了什么吧?”

陆时今笑了笑,摇摇头说:“没事,他脑子坏了,思考方式和我们普通人不一样,不用理他。”

方卓尔听出来陆时今是故意在损方熙然,虽然方熙然的脾气确实变得和以前大为不同,但他心里还是和以前一样尊敬方熙然这个大哥的。

方卓尔说:“我还是去看看他吧,要是他生气了,我给他赔个不是。”

“别去。”陆时今拉住他,轻描淡写地说,“你去了只会火上浇油。”

方卓尔莫名其妙,“为什么?”

陆时今笑笑,避重就轻地说:“没什么,他现在情绪不稳定,只有我能哄得好,你去了说不定只会给自己找不痛快。没事的,我来搞定他。”

方卓尔找不到反驳的理由,眉头皱了皱,说:“好吧,那……辛苦你了。”

陆时今端着一盘饺子出去了,方熙然早已不在楼下,于是他去到二楼卧房找人。

方熙然果然又躺回了床上,侧身背对着着房门口,一副生人勿近的架势。

陆时今可不惯着他喜怒无常的坏脾气,把饺子放在茶几上,淡淡地说:“饿了吗?饿了就起来吃饺子。”

方熙然没说话,也没动。

陆时今:“再不吃就冷了。”

方熙然还是不吭声。

“真不吃?”陆时今提高音量又问了遍。

方熙然沉默,背影很倔强。

陆时今:“行吧,不吃算了。”他顿了顿,开始自言自语,“包都包好了,也不能浪费,拿下去和卓尔一起吃好了。”

陆时今端起盘子,作势要走,余光一瞥床上的人,方熙然腿动了一下,躺不住了。

陆时今的手刚摸到门把手还没来得及把门打开,就听到背后响起方熙然的冷哼。

“站住。”

“怎么?你又想吃了?”陆时今明知故问。

方熙然窸窸窣窣地从床上坐起来,“卓尔?你叫的够亲热的啊。”

陆时今转身,若无其事地说:“他是你弟弟,也就是我弟弟,不叫‘卓尔’叫什么?”

方熙然挑眉:“你弟弟?你还真把自己当他大嫂了?谁承认的?”

“除了你,”陆时今礼貌微笑,“你们家其他人都承认。”

方熙然脸色难看:“……”

陆时今重新把盘子放回茶几上,往沙发上一坐,二郎腿翘起来,“皮薄馅大,鲜嫩多汁,手工现包的饺子,你确定不吃?”

方熙然不为所动,“谁知道里面有没有下毒。”

陆时今冷笑了声,拿筷子夹了个饺子扔嘴里,边嚼边说:“这下你放心了?大郎?”

方熙然:“你叫我什么?”

“大郎啊,”陆时今笑得促狭,“你不是怀疑我给你下毒吗?”

方熙然垂眸略想了下,原来陆时今是拿他当武大郎打趣。

“所以你承认自己是潘金莲?”方熙然反唇相讥,“水性杨花,勾三搭四。”

陆时今啧了声:“我可没承认,我一没给你下毒,二又没奸夫,凭什么说我是潘金莲?”

方熙然嘲讽道:“没奸夫?你和方卓尔刚刚在厨房里干嘛?你可以啊,是我小瞧你的手段了,今天不过是你们第一次见面,关系就好到了他喂你吃东西的地步了?你们是当我死了是吧?”

陆时今:“这件事的确是我不对,对不起。”

方熙然像是没听清,楞了一下,“什么?”

陆时今诚恳地说:“我说,是我不对,我忘了自己有夫之夫的身份,即使方卓尔他喂我,我也不应该吃。”

方熙然本来都做好了陆时今和他吵架的准备,可陆时今出乎意料地道歉,让他满腔的愤怒就像是漏气的气球,迅速瘪了下去。

“你这算什么?马后炮?”方熙然哂笑,“别以为你道歉了我就会当这件事没发生过。在我面前讨好我,背着我又去勾搭方卓尔,陆时今,你想把我们方家两个男人都玩弄于股掌,野心是不是大了点?”

“我哪里勾搭你弟弟了?”陆时今义正辞严地反问,“有证据吗?”

“还需要证据?”方熙然回想起方卓尔的模样,心里又像恰了柠檬一样酸了起来,“你不就是觉得方卓尔样样都好,所以才一看见人家,就急不可耐地贴上去?”

他有个好弟弟,青春阳光,高大英俊,而他自己,容貌毁了不说,一只脚还有些不灵便,要是在他们两个钟选一个,只要是长了眼睛的人,都知道怎么选。

陆时今看着方熙然头顶上不停冒出的“0、0、0……”,就知道男人心里有多酸方卓尔了。

陆时今忍着笑,一本正经地说:“方卓尔样样都好?我怎么不觉得?”

“少给我装蒜。”方熙然当然不信陆时今说的,冷哼道。

陆时今:“我真没装蒜,我真不觉得他样样都好,要不你给我说说?”

方熙然双手环胸,撇过脸,看上去就像个气呼呼的河豚。

“他年轻。””

陆时今换了条腿翘,慢悠悠地说:“年纪轻有什么好?一闹矛盾还得我去哄他,我就喜欢年纪大一点的,知道心疼人。”

方熙然侧目看了他一眼,冷凝的脸色好像有点和缓下来的意思,头顶上终于除了“0”以外,也出现了别的数字——“-1”。

陆时今:……

才减1这么少?这得降到何年何月去?

小肚鸡肠的男人。

方熙然继续说:“他长得也好看。”

“你长得也不错啊。”陆时今诚恳地说。

方熙然敛了下眉心,对于陆时今的吹捧并不买账,“你是不是眼神有毛病?”

“……”陆时今嘴角扯起笑容,“我是认真的,你是不是很介意自己脸上的疤?其实我觉得这根本不算什么,不是所有人都喜欢小白脸的,我就觉得有伤疤的男人才更man更有内涵。”

方熙然头顶上缓缓冒出来“-5”,陆时今便知道自己这番拍马屁拍到了点上。

方熙然纠结的眉心舒展了些,虽然他知道陆时今是故意捡好听的话说哄他,但只要是人,谁不喜欢听人奉承自己呢?

“他还很优秀,基本上只要是和他接触过的人,无论男女老少,都会很喜欢他。”方熙然不动声色地继续指出方卓尔的优点,希望能从陆时今嘴里听到更多好话。

“可你也很优秀啊,”陆时今从记忆里搜索他之前在网上查过的方熙然的简历,把方熙然获得过的荣耀一一历数,“毕业于斯坦福,本市成功年轻企业家、入选了《财富》40岁以下商界精英排行榜的前三甲、XX年商界十大风云人物、XX年时尚男士年度成功人物……这些还不足够证明吗?”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还是不能否认,听到这些话,心里真TM舒坦。

方熙然的脸色彻底由阴转晴,他眼风凉凉扫过陆时今,眼角眉梢却是掩饰不住的得意,“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会说话了?”

陆时今真诚地望着他:“我这这个人其实不善言辞,但是就喜欢说实话。”

方熙然头顶上又冒出来个“-5”。

陆时今趁热打铁:“所以啊,我已经和这么优秀的男人结婚了,别的男人怎么会在我眼里呢?你弟弟就算再好,也和我无关,你放心,下次我绝对不和他一起包饺子了!”

“-5”后面紧跟着冒出来个“-3”。

方熙然心里暗爽,面上却装出不屑,“你不用在这里跟我装模作样地保证,你想勾搭谁其实都和我无关,我就是提醒你一下,方卓尔是我父亲和后妈的心头肉,只要你不怕被赶出方家,尽管可以试试和他走得再近些。”

陆时今笑了笑,方熙然这么说,说明已经不计较刚才的事了,便没再说话。

他算了算,柠檬值现在应该已经降到86了。

真不容易啊。

“饿了,把水饺拿过来。”方熙然气消了,一下午都没吃东西,胃里早就空空入也,饥饿感涌了上来。

陆时今把盘子端过去,方熙然自然而然地接过筷子,陆时今装作诧异地问:“不要我喂你了吗?”

方熙然抬眸瞟了他一眼,把盘子从陆时今手里拿过来,“不要了,鉴于你今天认错态度诚恳,放你假。”

陆时今:“谢谢老板。”

方熙然夹了个饺子放进嘴里,饺子虽然已经有些凉了,不过和陆时今说的差不多。

的确皮薄馅大,味道也不错。

算了,看在陆时今给他包饺子,还拍他马屁的份上,方熙然决定以后在相处的过程中,偶尔可以给点好脸色给他。

“醋呢?怎么没带醋上来?”想是这么想,但方熙然又忍不住吹毛求疵,使唤陆时今道,“不蘸醋的饺子,根本没有灵魂,快给我拿点醋过来!”

“还要醋吗?”陆时今奇怪地问,“我还以为,你醋已经喝饱了呢。”

“……”方熙然噎了一下,嘴里的饺子还没咽下去就急着反驳,“鬼才吃你的醋!你少自作多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