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老公是个柠檬精

发布时间: 2020-07-08 13:10:18
A+ A- 关灯 听书

修仙之人寿数长久,因此陆时今在上个世界待了很多年,直到任务完成后,陆时今再次穿越了。

陆时今感觉到自己的意识正在汇集进一个陌生的身体内,他想睁开眼,但眼皮格外沉重,后脑勺处也一阵阵传来钝痛,就好像后脑撞到了什么东西,把他撞昏了过去。

迷迷糊糊中,他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

“他自己摔晕了也好,待会直接派车把他送到方家,怎么处理,由方先生决定。”

又有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他说:“妈,这样行吗?要是爸爸回来知道了我们把他送到方家,爸爸肯定会生气的。”

女人不屑冷笑:“给他知道了又怎么样,那时候说不定已经生米煮成熟饭了,你爸爸这个人我最了解,死要面子活受罪,他难不成还能为了个不中用的儿子,敢去得罪方家?”

男人说:“可我还是怕……”

“怕什么怕?”女人打断他,“老娘怎么养了你这个胆小怕事,遇事畏首畏尾的废物?你要是怕你爸,那你去方家给那个植物人冲喜好了,你去不去?”

男人:“妈!我才不要去!”

女人:“那你就给我闭嘴!赶紧安排车,趁他还没醒,把人送过去!”

“家里也有车啊,为什么我们不自己开车去?”男人奇怪地问。

女人气得骂道:“难道你想让所有人都知道,陆家把儿子送到方家,卖子求荣吗?!让你叫车就叫车,哪那么多废话!”

男人吓得不敢吱声,出去打电话叫车了,房间里就剩了昏迷的陆时今和女人两个人。

陆时今虽然昏着,但也能感受到女人射在他身上两道冰冷怨毒的视线。

“你可别怪我,要怪就怪你自己命不好。等进了方家那个吃人的地方,你自求多福吧。”

陆时今听这母子俩说的一头雾水,这时候711终于上线,把关于本世界的剧情线传输到了他的大脑里。

这是一部现代商战剧,主要剧情相关的地点和人物,就是刚才女人口中的方家。

方家是剧里最有权势、最有地位的顶级豪门,方家的先祖白手起家,先是靠海外贸易积累了第一笔财富,接着有远见地在房地产业还没兴起时投身于房地产行业,短短十几年就迅速积累起了惊人的财富,又靠着两代人的努力,奠定了方家在商业上的地位。

这一代方家家主,方臣,其身价在亚洲富豪排行榜上十年稳稳居于前三没变动过,方家在他的手上发展得最为兴旺。

豪门外表看着光鲜,其实内里却肮脏不堪,争斗也是最为厉害,在利益面前,亲情爱情友情等等都显得无足轻重,可以抛在一边。

方臣膝下有两个儿子,大儿子方熙然,今年二十六岁,小儿子方卓尔,今年二十岁,大二在读。

方熙然和方卓尔是同父异母所生,方臣的原配生下方熙然后得病早逝,方臣后来又娶了一任妻子,生下了方卓尔。

方卓尔便是本剧的男主,还是个大学生的方卓尔,英俊帅气,阳光开朗,身上一点都没有豪门大少的纨绔气,反而拥有一切年轻人优秀的品质,像一个闪耀夺目的小太阳,任谁见了都会喜欢。

可惜的是,他却拥有一个利欲熏心的母亲。

方臣的长子方熙然,大方卓尔六岁,大学毕业后就进入了方氏工作,年纪轻轻就表现出来不俗的领导能力。

方臣十分看重长子,平时与妻子的交谈中,偶尔也会流露出以后想把方氏交给方熙然的想法。

这让方太太危机感重重,方氏就是个巨大的赚钱机器,掌握在手里,就拥有了一辈子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

而方熙然到底不是从她肚子里爬出来的,和她隔了个肚皮,他们继子继母之间的关系又一向冷淡,她担心方熙然继承方氏后,会影响到他们母子的利益。

方卓尔还是个学生,平时灌输的思想都是真善美,根本想不到还有和哥哥争家产这回事。

可方太太却一门心思地想为儿子的将来铺路,她不想玷污了她最骄傲的儿子,所以这个恶人就由她来做。

在方家一次家族聚会中,方臣明确表示将来方家会交给方熙然后,方太太终于按捺不住对方熙然动手了。

没过多久,方熙然就出了一场车祸,被从车里救出来时,方熙然全身多处骨折,更惨的是,有块碎玻璃扎在了他的脸上,剌了道口子,这张脸算是毁了。

最后方熙然人虽然抢救活了下来,但却躺在ICU里昏迷不醒了数月,医生宣布很可能会成为植物人,永远醒不过来。

方臣听到这个噩耗,当即就晕了过去,后来有人给方臣出主意,有些现代医学解决不了的难题,靠一些旁门左道说不定能解决。

通过介绍,方臣认识了一个大师,大师说,要找个人和方熙然结婚,给方熙然冲喜,说不定还能救醒他。

听上去荒诞不羁,但方臣爱子心切,只要是有希望救醒他儿子的办法,他都愿意尝试。

于是,大师给方熙然算了生辰八字,让方臣按照与方熙然配对的生辰八字去找合适的冲喜人选。

方臣在B市找了一圈,终于给他找到了两个生辰八字和他儿子完美匹配的人,而且好巧不巧这两人还是兄弟。

陆时今就是这兄弟俩的其中之一,他是哥哥,而刚才那个说话的男声,就是他弟弟,陆亦平。

和方家的情况类似,陆家两兄弟也是同父异母所生。

刚才说话的陆太太,就是陆时今的后妈,方家派人先找到陆太太说明来意,一通威逼利诱,暗示要陆家出个儿子和方熙然结婚。

陆家的生意和方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两家之间实力悬殊,方家想要整垮陆家,就像碾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陆太太当然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丈夫破产,也不可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儿子去和一个植物人结婚。

所以,陆太太决定瞒着陆父,私下里把陆时今送到方家。

陆时今穿过来之前,原主不知道从哪里听到了这个消息,本来想偷偷逃走,跳窗户的时候却不小心摔了一跤,撞到了后脑摔晕了过去。

按照原剧情,原主就是这么被送到了方家,在方熙然躺的ICU病房里里,方家给两人举办了婚礼,定下了名分。

令人惊讶的是,两人结婚的第二天,方熙然居然真的醒了过来,这让方臣大喜过望。

可方熙然醒来之后,发现自己脸毁了,一只脚的脚腕受伤从此不良于行后,心性大变,从此变得疑神疑鬼,喜怒无常。

方臣一开始还对方熙然抱有希望,觉得长子能恢复成从前那个优秀的青年,但方熙然言行举止却越来越乖戾。

久而久之,希望也会慢慢演变成失望。

对方熙然失望后,方臣便把心思花在了培养小儿子上,那时候方卓尔也大学毕业了,进入了方氏实习,表现得很优秀,让方臣很是欣慰。

方熙然开始觉得父亲偏心,那个完美的,被所有人都喜欢的弟弟,更是让他嫉妒不已。

更让方熙然愤怒的是,他发现自己的丈夫,陆时今也喜欢方卓尔,并且私下里经常会和方太太联系,将他的情况都报告给他的继母。

方熙然彻底黑化了,他开始不断针对弟弟方卓尔,给方卓尔使绊子,设计害他。

方卓尔作为主角,自然遇到什么危险都能化险为夷,当他发现是自己的亲哥哥害自己后,还大方地原谅了方熙然对他的所作所为。

在光彩耀眼的方卓尔衬托下,方熙然沦为了一个跳梁小丑一样的角色,他被父亲方臣赶出国,最后在一个国外的小镇上,以吞枪自-杀的方式,孤独地结束了自己还很年轻的生命。

陆时今回顾一遍剧情后,听到711说:“211绑定角色,方熙然,此次绑定系统,柠檬精系统。”

陆时今:“……柠檬精?这是个什么样的系统?”

711:“就是无论什么都喜欢和人比较,攀比心理极强,此系统初始设定柠檬值为100,在与酸的对象比较中胜出则可相应减少柠檬值,柠檬值为0时,任务完成。”

“听上去很amazing的系统。”陆时今叹了口气,“我老公这次的角色真是一个大写的惨字,不过没事,幸好还有我来拯救他,他人现在还躺在医院对吗?”711:“是的,目前还是植物人状态,按照剧情,你们结婚后他才能醒。”

陆时今:“那还等什么,赶紧去吧!”

陆亦平叫的车还没到,陆时今就醒了过来。

陆太太发现陆时今醒了,换上了一副关心的表情,过来询问:“时今,你觉得怎么样?还好吗?”

陆时今从沙发上坐起来,面无表情地看着演戏的陆太太。

陆太太被陆时今直愣愣的眼神盯得心里发毛,别过脸不自然地笑了笑,说:“时今,好好的你为什么会跳窗啊?看到你摔晕过去,你差点吓死我了知道吗?”

“我为什么会跳窗,你不清楚吗?”陆时今平静地问。

陆太太脸色一僵:“……你是不是,听到了什么?”

陆时今:“你要把我送到方家,和他们家那个植物人儿子结婚,对吗?”

“时今,你别激动,先听我说,我也不想的,可是……”陆太太眼圈一红,抽泣了起来,“可是方家财大势大,我们家得罪不起啊,你父亲说得好听也算个公司老板,可跟人家方家比,他就是小虾米,要是我们不按照方先生的话做,方家随便打个喷嚏都能把我们家整垮。我也是为了我们全家着想,你要理解我啊,而且你去方家,不会吃亏的,方熙然是个植物人,还不知道能不能醒,他如果死了,他名下的遗产就都是你的了!”

陆时今冷笑了起来,“这么好的事,你怎么不送你自己儿子去?”

陆太太眼珠儿心虚地转了转,没想到陆时今居然连这个都知道。

“我……”她还想找借口搪塞,陆时今却已经站起来打断了他,“钥匙三块钱一把,十块钱三把,你们配吗?”

陆太太抬起头茫然地看着陆时今“啊”了声,没理解陆时今说的是什么意思。

陆时今居高临下轻蔑地扫了她一眼,讥讽道:“你们当然不配。记住了,不是陆亦平不想和方熙然结婚,而是他不配。不是要送我去方家吗?车呢?赶紧的,我赶时间。”

陆太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