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3 章 龙傲天与冷仙君

发布时间: 2020-07-08 13:09:59
A+ A- 关灯 听书

周雪渊死而复生的事过于匪夷所思,掌门和长老们还有许多事要问他,便打发陆时今先出去。

陆时今虽担心周雪渊会不会把他卖了,但他一个小辈在一群大佬们面前也说不上话,只得悻悻离去。

出了正殿,他垂头丧气地往回走,没走两步,余光注意到殿前台阶下面的栏杆外有几个脑袋在那里鬼鬼祟祟地探头探脑,一看到他出来,有只手举起来朝他招了招,示意他过去。

陆时今莫名其妙地走下台阶,绕到台阶后面一看,原来是他几个师弟在这儿候着他。

“大师兄好!”

“陆师兄好!”

“怎么不见林师弟出来?”

一群人围着陆时今叽叽喳喳问好,吵得陆时今晕头转向,深感纳闷:“你们特意守在这里是为了等我?”

席思源:“是啊,昨天陆师兄和林师弟回来,我们本来该去问候,可惜掌门下令任何人不得去探视你们,所以我们就在这里等你们出来。”

陆时今和煦笑道:“众位师弟的好意,我心领了,谢谢各位。”

“大师兄无须和我们客气,师兄这次受苦了,放心,掌门和诸位长老一定会为你讨回公道!”

“没错,咱们天清宗上下同气连枝,等讨伐大魔头暮苍那厮时,我一定请战打头阵帮大师兄还有林师弟出这口恶气!”

“暮苍确实可恶,所作所为实在令人发指!不过好在大师兄已经回来了,大师兄,你切万别把这些事放心上,我们一定会帮你保密的!”

陆时今眼角抽了抽,“保密?保什么密?”

“好了,你们都别说这些了。”席思源挥了挥手,把那些围着陆时今的弟子们赶到一旁,郑重其事地看着陆时今道,“陆师兄,总而言之,回来就好,天清宗永远是你的家,我们这些师兄弟,永远都是挺你的!”

陆时今:“……你们到底想说什么?”

席思源只当他是不好意思,笑笑道:“师兄,我们没别的意思,就是想来送些东西给你。”

“送东西给我?”陆时今一听有礼可收,想到修真之人送的礼肯定都是什么法宝啊灵丹妙药什么的,心里一喜喜,面上却假意推辞道,“这怎么好意思?”

席思源:“都是些小东西,师兄可千万不要和我们客气。”

席思源先把自己的礼从袖子里掏出来递给陆时今,陆时今接过来一看,看样子是个药瓶,就是不知道是什么用。

“这是什么?”陆时今好奇地问。

席思源神神秘秘地靠近陆时今,压低声音说:“这是上好的灵药,不仅可以舒缓肌肉酸疼,缓解疲累,还有其他妙用。”

陆时今差异不解:“其他妙用?是什么?”

席思源微微一笑,“是什么,等师兄用了以后便知。”

陆时今:“……”这货的笑容里为什么透露着一股猥琐劲儿?

“大师兄,

我也有礼物要送你!这是养颜丹,服用后可保容姿焕发,驻颜美容!”

陆时今心想我又不是女的,要这玩意儿有什么用,但人家一番好意,他也不好拒绝,只好收起来。

“陆师兄,这是我的!这是师弟我这些年从凡间搜罗到的好东西,样样都是孤品,现在想来大师兄应该会比我更需要这些,大师兄你可要帮我好好善待它们。”

陆时今接过那名师弟递过来的包袱,分量沉甸甸的,又听他说是什么孤品,总不可能还是什么丹药了吧?

便猜想肯定会是什么不俗的宝贝,美滋滋地拆开包袱一看,才匆匆看了一眼,吓得他连忙又系上。

大庭广众的,送他一包袱春宫图,还是在天清宗正殿外面,是生怕别人发现不了,让掌门罚他吗?

那弟子还冲陆时今挤眉弄眼:“师兄,是好东西吧?”

陆时今笑得很勉强,接下来,其他弟子又纷纷给他送上各种令他意想不到的“好东西”,各种补气补肾的丹药补品,陆时今一度怀疑这两天他感觉自己肾不太好的消息已经人尽皆知了。

所有人的礼收下后,众人怕聚在这里时间久了被长老们发现,于是又一哄而散。

陆时今抱着一堆礼物也准备走人,刚转身却发现,从旁边的角落里走出来一名身材窈窕的妙龄少女。

那少女也穿着天清宗的弟子服,清丽可人,望着陆时今的眼神含羞带怯。

天清宗上只有一名女弟子,那就是掌门之女,也是原主和林均尘反目的导-火-索。

“小师妹,你找我?”陆时今把手上累赘的东西全都塞进袖子里,然后朝小师妹走过去,露出一个和蔼可亲的笑容。

“对,我也是和师兄们一起来找大师兄的。”小师妹垂着头没看陆时今,纤纤玉手绞弄着衣衫上的飘带,好像有点紧张。

陆时今心中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瞧小师妹这欲说还休的架势,不会是来找他告白的吧?

可他肯定不能接受啊!这样一来,岂不是把掌门之女得罪了?

万一以后掌门给他穿小鞋怎么办?他还能在天清宗继续混吗?

“不知,小师妹找我有何事?”陆时今心中打鼓。

“大师兄,我听二师兄说了,你被暮苍那个大魔头抓走了,还被他……”小师妹毕竟是女子,情感丰富,提起这件事,还抽噎了一下,表示她对陆时今的同情。

而陆时今却误以为小师妹是对他有意,心疼他。

陆时今最怕女人在他面前哭哭啼啼了,他又没哄女孩子的经验,挠了挠头有些不知所措。

“那个小师妹,你别难过,我已经没事了。”陆时今眼珠儿一转,“而且通过此事也让我明白了件事,只有不断提升修为,成为强者,才能避免被人欺凌,所以我决定了,以后一定要潜心修道,断绝七情六欲,包括儿女情长!”

“师兄你难道要出家?”小师妹诧异地抬头,不敢置信地问。

陆时今不由得咽了下口水

,靠,玩这么大吗?只是拒绝她而已,还要逼他出家?

算了,还是先解决眼前的麻烦,只要能摘了这朵桃花,出家就出家吧,反正清规戒律又困不住他陆时今。

陆时今抬头望天,“对,我心意已决。”

“可林师弟怎么办?”小师妹情急之下抓住了陆时今的衣袖,摇晃道,“大师兄你可千万不能做傻事啊!你要是出家了,林师弟肯定会伤心欲绝的!”

这下换陆时今惊讶了,“啊?你说林师弟?这关他什么事?”

小师妹:“大师兄你不用瞒我,我已经都知道了。暮苍把你和林师弟都抓了过去,你与林师弟于患难见真情,在一起了是不是?大师兄你放心,不管我爹和长老们是什么态度,我们这些师弟师妹一定会支持你们的!”

陆时今嘴角抽搐了下,“……这你都听谁说的?”

小师妹一本正经道:“二师兄说的,他说他亲眼看见,你与林师弟搂搂抱抱,你还对林师弟撒娇!”

陆时今:“……”撒娇?老子的一世英名!

席思源我鲨了你!

小师妹紧紧抓着陆时今的手臂,大义凛然道:“大师兄,我知道你说要出家,是怕我爹罚你们。你放心,我一定会劝说我爹让你们在一起的,不然,我就把他背着我娘偷偷和他老情人、云秀派掌门通信的事告诉我娘!”

陆时今干笑两声:“小师妹你还真是一个孝顺女儿。”

“所以大师兄,你千万不能放弃!”小师妹越说越激动,红着脸看起来比陆时今还在乎他和林均尘的事。

陆时今:“好好好,我不放弃,多谢小师妹了。”

小师妹放心了些,抿嘴一笑,“大师兄,其实我也备了礼物给你呢。”

该不会又是什么奇奇怪怪的丹药吧?

陆时今并不抱期望,但面上还是装作很感兴趣地问:“是吗?是什么?”

小师妹从衣袖中拿出一个绣工十分精致的香囊,塞到陆时今手里。

陆时今还是第一次收女孩子的礼物,好奇地拿在手里看了看,香囊上绣着两只栩栩如生的鸳鸯,想必绣的人是花了功夫的。

不过这个香囊绣的过于脂粉气,他佩戴在身上也不合适啊。

“小师妹,你的心意师兄领了,可这个给我,不太合适吧?我听说凡间女子送香囊给男子,其中带有深意啊。”

“哎呀,大师兄你别多想,这不是普通香囊。”小师妹朝陆时今招了招手,示意他把头低下,然后踮起脚在陆时今耳边悄悄说,“香囊里装的才是我给你的礼物,那里面是我爹练的独门补药,男子服用后,可大展雄风!”

陆时今:“!!!”失敬失敬,以为小师妹是个娇小姐,没想到是个女中豪杰!

小师妹说完,退后了两步,垂下眼羞答答地说:“大师兄,你先用着,不够再问我要,我爹那里,这种药有的是。”

陆时今哭笑不得,“那就……多谢小师妹了。”

“那

我走了啊,”小师妹临走还依依不舍地不停回头朝陆时今看,握拳比划,“坚持!不要放弃!”

陆时今无奈地点点头,小师妹这才放心地转身走了。

送走了所有人,陆时今一边研究手里的香囊一边往自己的卧房走。

可他哪里知道,他和小师妹这拉拉扯扯的一幕,都被站在台阶上,刚从大殿里走出来的周雪渊和掌门、其他长老看了个正着。

隔得远,所以他们没听到陆时今和小师妹说了些什么。

可单从这两人的动作看,所有人就已经脑补出了一出郎情妾意的好戏。

其中面上最挂不住的,就是掌门他老人家,看到自己女儿这么大胆这么主动和陆时今拉拉扯扯,又是送香囊又是说悄悄话,简直把他老脸都给丢尽了!

“不愧是掌门师兄,教女有方。”周雪渊不冷不热地道。

掌门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第一次见这丫头,就让周师弟见笑了,等我回去,非得好好教训教训我这女儿!”

齐长老在一旁大大咧咧地道:“诶,掌门师兄,儿女大了,有了喜欢的人又不是什么大事,你可别管教太过,免得被人说咱们是老迂腐老古董。”

邱长老帮腔道:“对啊,本座看时今也是生的仪表堂堂一表人才,算是下一代弟子中出挑的了,他们两个要是真的互相喜欢,干脆成全了他们。”

周雪渊听得脸越来越黑,袖中的手紧握成拳,冷声道:“不行。”

“为何不行?”齐长老奇怪,“掌门师兄还没发话呢,你倒反对起来了?”

周雪渊望着陆时今远去的方向,淡淡道:“因为,陆时今此人,本座要了。”

掌门眨了眨眼,“你‘要了’的意思是?”

“本座要与他合籍。”

作者有话要说:小师弟:我不同意!

暮苍:本座也不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