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龙傲天与冷仙君

发布时间: 2020-07-08 13:09:41
A+ A- 关灯 听书

陆时今现在除了肚子疼,头还有点晕。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没等到周雪渊,居然先等来了暮苍?

“暮苍……你……知道你自己现在是谁吗?”陆时今慢慢从床上坐起来,一言难尽地看着这张属于林均尘的脸。

暮苍抬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脸,很快又放下,轻哂道:“想必,应该是那个觊觎你的臭小子吧?”

陆时今百思不得其解:“可你是怎么醒过来的?你不是……死了吗?”

暮苍撩起衣摆在床上坐下,“本座那时候的确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但是没想到——”

“没想到什么?”陆时今被勾起了好奇心,连腹中疼痛一时都给忘了。

暮苍瞟了他一眼,嘴边浮现一个高深莫测的微笑,“本座本来以为周雪渊这厮斩出什么恶念善念只是他编造的谎言,却没想到,他这次居然没叫本座失望,善念还真被他斩出来了。小狐狸你猜猜,这个善念他会是谁?”

我靠?暮苍都说的这么明白了,他要是还猜不到,就是傻子。

“是林师弟?”陆时今咽了下口水。

暮苍微微颔首。

陆时今目瞪口呆。

本来都做好了大海里捞针的准备了,结果却告诉他,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林均尘竟然就是周雪渊的善念所化!

这怎么可能?原剧情里根本没提到过这一点啊!

陆时今觉得自己脑子快不够用了,扶着额头将所有线索重新理了一遍。

原剧情中,只提到过周雪渊是天清宗第一人,而他的作用,也只是前期教导林均尘修炼。

后期无论是林均尘蒙冤被逐出师门,还是成魔后回来血洗师门,周雪渊都再也没出现过。

本来还以为周雪渊只是一个背景板角色,一个工具人,难不成,这里面还有隐情?

陆时今忽然感觉不寒而栗,若是林均尘是周雪渊的善念,那么周雪渊本尊不可能不知道。

所以他是故意教唆林均尘杀了“自己”,然后他的意识就可以在林均尘是身体里复苏重生。

可他为什么要大费周周章搞这一出?

难道仅仅是为了摆脱暮苍?

不,绝不仅仅是这么简单。

陆时今盯着“林均尘”的脸,陷入了一个可怕的设想中。

林均尘是这部剧的男主,将来的天下第一。

只要有林均尘在,周雪渊就当不了天下第一。

所以,周雪渊想要完成系统任务,只有两个办法,要么杀了林均尘取而代之,要么——把自己变成林均尘!

只要二人的意识融合为一,林均尘即是周雪渊,周雪渊即是林均尘,所有问题不就都解决了吗?

陆时今还没来得及为周雪渊这条偷天换日的妙计拍手叫好,冷不丁又想到一点。

原剧情中的周雪渊最后的结局又是什么?

他为何放任林均尘走入魔道,却不闻不问?

思及此,陆时今心中又冒出来一个更为可怕的想法。

会不会是周雪渊故意如此?

周雪渊修的是太上忘情道,他从小是个孤儿,无父无母,又无妻无子,在七情六欲这方面,可谓是孑然一身。

当唯有一样,是周雪渊断不开的关系。

那就是他的师门。

而林均尘成为魔尊后,回来血洗师门,将天

清宗灭门,正好帮周雪渊斩断了他在这世间的最后一点关联,促成了他的大道。

林均尘回来屠戮师门,那时周雪渊在哪里?

细思极恐,还是说,那时的林均尘,其实就是周雪渊?!亦或暮苍?!

“你在想什么?”暮苍抬手在陆时今面前挥了挥,唤他回神。

陆时今清醒过来,盯着暮苍的眼睛,问:“你醒了,那周雪渊呢?”

“你居然还关心他!”暮苍沉下脸,眸子变冷,“你果然对他有情。”

陆时今对暮苍这种“自己醋自己”的幼稚行为感到心累,有气无力地解释道:“……不是,现在我和林师弟涉嫌杀害师叔,被师门通缉,我总要问一问他的情况吧?他要是也活下来了,我还等着他给我们洗刷嫌疑呢。”

暮苍侧过脸,别扭了一会儿,才不情不愿道:“他应当也没死,也在你师弟的体内复生了,不过本座比他先醒。”

陆时今松了口气,但脸色却因为符咒发作的痛苦变得越来越差。

暮苍注意到陆时今脸色越来越难看,忍不住问:“是不是符咒发作,让你很难受?”

暮苍不提这事,陆时今都差点忘了。

“哎呦!”陆时今捂住肚子倒在床上打滚,嘴里还骂骂咧咧,“王八蛋,你居然还真在我身上下咒!你是不是死了还想让老子给你陪葬?”

“给你下咒时,本座从未想过我有一天会身殒道消,这次的事也给了本座一个教训,世事无常,谁也不知道自己活不活得过现下。”暮苍悠悠道。

都火烧眉毛了,居然还有空伤春感秋!

陆时今抬脚踹他,怒道:“还说那么多废话干嘛,赶紧给我解咒啊你!”

从没被人踹过的魔界尊者暮苍,微微一皱眉,本来想发作,但一想到他们刚经历过生离死别,看在小狐狸在自己死的时候,看起来真挺伤心的份上,他决定暂时容忍陆时今对自己的又打又骂。

“这咒不难解,只要和本座双修一次就行了。”

陆时今:“……”

暮苍见陆时今不语,眼睛危险地眯起:“怎么?你还不愿意?宁愿死也不愿意和本座双修?”

陆时今咳嗽了声:“……倒不是这个意思。”

暮苍:“那你犹豫什么?”

陆时今欲言又止:“那个……提醒你一下,你现在占用的是林师弟的身体……这个没事吗?”

暮苍挑眉勾唇,按着陆时今的大腿,道:“原来你是担心这个。你放心,本座帮你解咒运用的是功法,用谁的身体都可以。”

陆时今一边疼得龇牙,一边用力摇头:“……可是,我不可以!”

暮苍不解:“为何?”

陆时今仰起头看了暮苍一眼,又倒下去,闭眼道:“不行不行,你顶着林师弟的脸,这太诡异了!太像那个、什么了!我是个有节操的人,林均尘是我师弟,我怎么可以趁他意识不清的时候……”

暮苍没让陆时今把话说完,直接俯身堵住了陆时今的嘴,手指挑开陆时今的衣衫,钻进去将掌心放在陆时今肚子上按揉,陆时今腹中疼痛果然平息了不少。

“还是觉得不行吗?嗯?是想要命,还是要你所谓的节操?”暮苍轻咬着陆时今的唇,低哑地道。

两人脸贴着脸,陆时今视野所及,只能看得见暮苍的眼睛。

那是和林均尘看他时毫不一样的眼神,毫不掩饰地充满着欲和念。

眼前这个人是暮苍,身上无半点其他人的影子。

陆时今声若蚊蚋:“我好像……又可以了。”

暮苍喉咙里传出低笑,摩挲着小

狐狸柔软的后颈肉,愉快地舒展开眉头,“看来你还是要命。”

“不是,”陆时今否认,主动抱住暮苍的后背,仰首喘息道,“我其实是,想要你……”

床边的烛火悄悄熄灭了,轻柔的红纱帐荡起波浪,木床在黑夜中吱呀作响,声音一直响到天明……

和暮苍放纵了一夜,第二日陆时今悠悠转醒,浑身还是酸软的。

他下意识翻了个身伸手想去找枕边人,却捞了个空,睁开眼一看,旁边并没有人。

“嘶——”陆时今撑着酸疼的腰坐起来,想起身下床找人,刚抬起头,冷不丁看见床尾有个不声不响的人抱膝坐在那儿,登时吓了一跳。

揉眼看清楚人,陆时今镇定下来,原来是暮苍——

不对,不是暮苍,看他的眼神,好像是林均尘……

“林、师弟?”陆时今试探地喊了他一下,林均尘缓缓将垂着的头抬起来,看了陆时今一眼,忙又羞愧地垂下,低低道,“大师兄。”

陆时今奇怪林均尘的反应,问道:“你怎么了?干嘛坐在那儿?”

“大师兄,昨晚……你、我……”林均尘有些语无伦次。

陆时今立即明白过来,傻小子肯定是不记得昨晚发生过什么,今早醒来发现自己居然和他这个师兄衣冠不整地躺在同一张床上,难免会惊慌失措。

陆时今清了清嗓子,不慌不忙地将里衣穿好,慢条斯理地道:“昨晚你梦游了,爬上了我的床……”

已经经历过周雪渊和暮苍自相残杀的教训,所以陆时今决定暂时不把真相告诉林均尘,免得傻孩子一时接受不了,也走了弯路。

“梦游?我从不知我会梦游?”林均尘不太相信。

陆时今一本正经道:“人梦游的时候都不知道自己在梦游,你肯定是因为这几日的事情心烦,思虑过甚,所以才会犯了病。”

林均尘疑惑地看向陆时今:“是吗?那我梦游之后做了什么?仅仅……只是爬上了床?”

“当然不止如此,”陆时今冷哼一声,摊手道,“做了什么你不会自己看吗?如你所见。师弟,真没想到你会是这样的师弟。”

林均尘脸顿时如火烧一样红了起来,目光闪烁着流连在陆时今脖颈和露出的一小片锁骨上。

“师兄身上的这些印子,也是我弄出来的吗?”

陆时今不答反问:“除了你,还有别人?”

林均尘低声问:“那师兄为何不反抗?或者叫醒我?”

陆时今淡定道:“因为我也喜欢你,所以我为什么要反抗?”

林均尘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被突如其来的喜悦冲击得眼冒金星,手脚并用地爬向陆时今,跪到在他身边,惊喜万分地问:“师兄刚刚你说什么?!”

陆时今见林均尘这副喜得都不知如何是好的傻样,忍不住嘴角翘了下,揉了揉林均尘的头,说:“我说,我也喜欢你,我们是两情相悦,所以我不介意你对我做这种事。”

林均尘呼吸一下子粗重了起来,胸膛起伏不定,像在极力在克制自己汹涌激动情绪,避免太过失态。

“师兄是认真的吗?”林均尘声音沙哑不成语调,望着陆时今的黑眸,燃烧着熊熊烈火,快将他的理智灼烧殆尽。

“自然是真的,”陆时今笑了下,“你也不想想,若不是喜欢你,我为什么要对你这么好?大可以不管你一走了之,何必陪你亡命天涯对不对?”

“我相信师兄!我知道师兄是世上对我最好的人!”林均尘大着胆子抱住陆时今,小心翼翼地亲在陆时今脸上,紧张又羞涩地说,“师兄,昨晚我是梦游,梦里发生了什么,我都记不住了,师兄,时间还早,要不,你带我重温一下昨晚的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