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龙傲天与冷仙君

发布时间: 2020-07-08 13:09:37
A+ A- 关灯 听书

没死!

那就还有救!

一切还都有转机!

陆时今闭眼深呼吸了数次,稳了稳刚才急乱的心态。

再睁开眼,却对接下来要做什么,仍旧没什么头绪。

他又不知道周雪渊的善念是谁,世界上人这么多,要怎么找?

对了,周雪渊十五年前斩断了善念,如果善念转世为人,现在也应当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

可世上符合这个年纪的少年何止千万,去找这么个人,无疑是大海捞针。

陆时今正想着下一步计划,忽然听到从远处传来几声悠长沉重的钟声。

陆时今侧耳听了下,对这莫名出现的诡异钟声产生一种不好的预感,他抬头询问林均尘:“这是?”

林均尘面色一变,“这是只有宗里有大事发生才会敲响的预警钟!一定是宗里出了事,掌门在召集所有弟子回山,大师兄,我们要回去吗?”

“等一下,先看看是什么事。”陆时今把暮苍的尸身放倒在地,慢慢站起来,走出草屋,外面已经是深夜,一片漆黑,可山下的钟声却依旧不绝。

有什么要紧事,非得在晚上把人都召集起来?

陆时今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往远处一看,周雪渊设的结界不知何时,已经没了!

周雪渊人已死,设的结界自然也跟着消失。

所以眼下天清宗的确是有一件大事发生,那就是天清宗第一人——周雪渊身故!

一定是掌门发现了属于周雪渊的那盏命灯熄灭,所以才会敲响预警钟,号召门下弟子回山。

说不定,天清宗的人,马上就要朝莲花峰上杀上来了!

陆时今连忙走回草屋,一眼瞥到仍插在暮苍胸口处的那把惊寒剑。

惊寒剑属至寒兵器,造成的伤口会凝结一层寒气,很好辨认。

若是天清宗的人到了,发现周雪渊是被惊寒剑所杀,那即使林均尘有一百张嘴都解释不清了!

天清宗门规,欺师灭祖者,挫骨扬灰杀无赦!

林均尘是男主,陆时今倒并不担心他会死,但是他担心林均尘又会走原剧情的老路。

被师门冤枉后怀恨在心,成为魔尊后回来血洗师门。

虽然林均尘刚才杀了暮苍,但说到底林均尘也是误会了暮苍欺辱他,想替他出气罢了,错不完全在于林均尘一个个人。

陆时今实在不忍心看林均尘走到众叛亲离那一步。

林均尘被陆时今看自己的眼神弄得一头雾水,刚才还是一副想杀了他的不共戴天,怎么现在又突然变成了——同情?

“大师兄,你……为何这么看着我?”

林均尘哪里猜得到就这短短一会儿的功夫,陆时今脑子里想了这许多,也没意识到自己闯下了弥天大祸,命在旦夕。

“大师兄,暮苍此人包藏祸心,使了阴诡手段欺骗了你,这种魔头死不足惜,你清醒一点。”林均尘自以为是地道,“半夜敲响预警钟,宗里还不知道发生了何事,我们要不下山看看?”

陆时今无语地看着这个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天真少年,傻到想要自投罗网。

算了,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他就给林均尘指条明路吧。

陆时今伸手拔出暮苍尸身上的惊寒剑扔给林均尘,“不回宗里了,现在就跟我离开这里,立刻马上!”

林均尘插剑回鞘,奇怪地问:“去哪儿?”

陆时今抬头望天:“亡命天涯!”

——

从天清宗离开,陆时今和林均尘两个人伪装成普通百姓去了凡间。

凡间鱼龙混杂,最适合隐匿身份,即使天清宗的人要找他们,一时也没那么容易找到他们。

而天清宗那边,已经发现了周雪渊身死,也发现了周雪渊是死于惊寒剑下,而林均尘和陆

时今又双双消失,周雪渊之死,他们二人的嫌疑最大。

陆时今猜到了天清宗会追捕他们,却没想到追捕令会来的这么快。

他们已经逃到了距离天清宗五百里外的人间小镇上,才逗留一日,街上的告示栏上就已经贴了他和林均尘二人的画像。

也许是觉得此事乃是家丑,不可外扬。

天清宗的告示上只说是两名内门弟子犯了事在逃,请各仙门百家配合捉拿,并没有提是林均尘杀了周雪渊。

毕竟没人亲眼目睹,他们没有确凿证据说是林均尘拿惊寒剑杀了周雪渊。

而林均尘还没意识到发生什么事,看到满大街都是他和陆时今的画像还感觉奇怪。

“大师兄,宗里发了搜捕令找我们,说我们犯了事,是不是我们私自离开莲花峰,惹周师叔和掌门生气了?要不,咱们还是回去给他们认错谢罪吧?”

陆时今隔着帷帽,默不作声地扫了傻乎乎的小师弟一眼。

大街上不是说话的地方,两人回了落脚的客栈,把房门关起来,陆时今才决定告诉林均尘真相。

“师门,我们暂时回不去了。”陆时今摘下帷帽,放到桌上,坐下来先给自己倒了杯水,喝了一口然后不紧不慢地说,“因为我们犯的错,不仅仅是私自离开莲花峰这么简单。”

林均尘不解:“还有什么?”

陆时今放下杯子,看着林均尘手里提的惊寒剑说:“你杀了周师叔。”

林均尘大惊失色:“什么?!”

陆时今:“我接下来要说的话,可能听上去匪夷所思,但却句句属实。天清宗周雪渊和魔道尊者暮苍,本来就是同一人……”

接下来,陆时今将事情原委和林均尘说了一遍,不过省去了自己和这两人之间的感情纠葛。

林均尘是扶着桌子坐下的,坐下来之后,身子还晃了两下。

这也不怪他,要短时间内消化这么大一个惊天秘密,任谁一时都难以接受。

“可是……”林均尘面色苍白地看着陆时今,“既然周师叔和暮苍是同一人,为何他要我杀暮苍?”

这下轮到陆时今惊讶了,“什么?是周雪渊让你杀了暮苍的?”

林均尘点点头,哭丧着脸道:“是,周师叔说,暮苍伪装成他的样子引-诱大师兄你,让我杀了他,他会从旁协助我。他究竟为何要陷我于不义?”

陆时今:“……”

还以为周雪渊知道真相后已经打消了杀暮苍的念头,没想到他居然会借林均尘之手杀了自己。

靠,这是宁愿自-杀也不愿意和他双修的意思吗?!

陆时今原本心里还有些怪林均尘多管闲事杀了暮苍,现在听他这么一说,那些不满全都烟消云散,反而越发同情他。

可怜的娃,也是被套路了。

然后,昨天那点生离死别的悲伤也一扫而光。

陆时今暗暗冷笑,臭男人,有本事就别让老子找到你的善念,否则……

“大师兄,现在我们该如何是好?我真不是故意杀了周师叔的。”林均尘茫然地看着陆时今,还好现在还有大师兄陪着自己。

陆时今点点头,“我知道。”

林均尘抱着一丝期望,“要不我们现在就回宗里去和掌门说明情情况?掌门一向待我很好,他应该会相信我。”

“你如今犯的可是欺师灭祖之罪,即使掌门待你再好,也保不了你。”陆时今毫不犹豫地否决。

林均尘急红了脸,“可我真没有!”

陆时今:“我知道内情,自然相信你,可其他人未必会。这件事听起来实在匪夷所思,况且,周雪渊的确死于你剑下,而我们手头却没有证据证明周雪渊的死是他故意为之,你说届时掌门会如何判?”

“难道我们就要一直背负着欺师灭祖的罪名逃亡下去吗?”林均尘颓然地将脸埋进双手,“我真的是清白的,为什么不相信我?”

“林师弟,你先别急

,事情不是没有转机。”陆时今拍拍林均尘的肩膀安慰他,“别忘了,周雪渊还有一个善念存活于世。我怀疑他让你杀暮苍,只不过是金蝉脱壳之计,以他的修为,借助善念的身体起死回生也说不定。所以只要我们能找到他的善念,也许就能证明我们的清白。”

林均尘闻言激动地抓住陆时今的手,像濒死之人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满含希望地问:“真的?”

陆时今:“我不会骗你,这也是为什么我带你离开莲花峰的原因,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找周雪渊的善念。”

林均尘立即站起来,拿上佩剑,斗志昂扬地道:“好!那我们现在就去找!”

“坐下坐下!”陆时今摆了摆手,“茫茫人海,你知道去哪里找?而且外面满大街都是在找我们两个的人,你就不怕人还没找到,我们先被抓住了?”

林均尘刚提起来的劲又萎了下去,“可也不能什么都不做,坐着干等吧?”

“你放心,你师兄我自有妙计!”陆时今故弄玄虚道。

事已至此,林均尘除了相信陆时今,也没其他办法了。

为了能保持一致行动,所以他们二人在客栈里只要了一间房。

入夜,林均尘坐在椅子上打坐入定,陆时今则躺在床上。

等林均尘那边没了声响,陆时今找出711追问善念的下落:“周雪渊的意识恢复了没有?还要等多久?”

711:“快了吧,想来意识融合也得花上点时间,211暂时还没找到周雪渊的意识绑定。”

陆时今默然了一会儿,忽然又问:“那……暮苍的意识呢?也会转移到善念身上吗?”

711:“……宿主,劝你不要有这种危险的念头,之前两个人格共用一个身体,都已经斗得你死我活最后同归于尽了……”

“唉,我当然知道,我就是随便问问,其实也没抱什么希望。”陆时今心里空空落落的,在床上翻了个身,自责地道,“早知道我就该瞒着他们,不该告诉他们真相,这样暮苍也不用死了。”

711知道陆时今是舍不得暮苍,但谁让周雪渊才是211绑定的那个人格,他也找不到话来安慰陆时今,索性就闭口不言。

过了好一会儿,陆时今仍旧睡不着,而且肚子突然疼痛难忍了起来,就好像有虫子在他肚子里爬来爬去咬他一样,疼得他都快在床上打滚了!

陆时今猛然想起件重要的事——今晚,是不是暮苍给他设的最后期限?!

陆时今顿时心凉了大半截,暮苍都灰飞烟灭了,那他岂不是必死无疑?!

“便利店,怎么办?”陆时今想不到有谁可以帮他,只能和711求助,“暮苍在我身上种的符咒发作了!我忘了我不和他双修我就会死,有什么办法解决没有?!”

711也急成热锅上的蚂蚁,“这这这……我没处理过这种问题啊!你撑住,我现在就联系主神,问问它要怎么解决!”

陆时今疼得满头大汗,“你快点,我快要疼死了!”

“是不是感觉很疼?”

陆时今是头朝床里面的方向侧躺的,忽然有个听起来嗓音熟悉,语气也很熟悉,但嗓音加语气融合起来听起来却格外怪异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

陆时今翻转身子,睁开眼,“谁!”

纱帐外站着一个黑影,看身形像是林均尘,但直觉告诉陆时今,并非表面那么简单。

林均尘从不会用这种语气和他说话。

“是我。”“林均尘”低笑一声,伸手掀开纱帐,“怎么才一日未见,连我都认不出来了?”

陆时今咬着牙关,忍着肚里翻江倒海的疼痛,定睛一看。

那人的确是林均尘的模样,可嘴边那抹让他无比熟悉的讥诮弧度,却根本不属于林均尘!

陆时今不知道该惊还是该喜,连忙坐了起来,试探地问:“暮苍?”

“昨日我身死时,真没想到会这么再快见到你。”暮苍面带微笑,直直地看着陆时今,幽幽道,“本以为我们会在黄泉路上见面,却没想到,终究还是我先找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