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龙傲天与冷仙君

发布时间: 2020-07-08 13:09:35
A+ A- 关灯 听书

入夜,林均尘修炼未归,陆时今在草屋里等来等去,都没等到周雪渊叫他过去,有些坐不住。

他拿出一面镜子对着自己的脸照了照。

镜中的人俊眉修长,一双含情脉脉秋水剪瞳,鬓若刀裁,肤若凝雪,也算是一副颠倒众生的长相,怎么周雪渊这货就不心动?

明明前面几个世界里,臭男人都骚得很。

怎么一到了这个世界,就成了坐怀不乱的柳下惠?

陆时今百思不得其解,问711:“你确定211没告诉我们错误情报?我觉得林均尘都比周雪渊要像。”

711:“肯定不会错的,就是周雪渊,211就算再不靠谱,总不会连宿主都绑定错了吧。”

陆时今还是表示怀疑:“你实话告诉我,211之前有没有这种绑定错宿主的前科?”

711:“……”

陆时今听711好半天都不说话,冷笑道:“好了你不用说了,我明白了。”

“宿主你放宽心啦,那是以前,我相信这次211肯定不会的,”711为自己的好兄弟辩解,“周雪渊之所以对你无动于衷,我猜想是和他的任务有关。”

“任务?”陆时今想了想,“你是说当天下第一那个任务?”

711:“对啊,周雪渊修的太上忘情道,如果和宿主你双修,那不就破功了吗?他还怎么当天下第一?”

陆时今一想似乎也有道理。

“可是,这个剧情的主角是林均尘对不对?”陆时今眉头一皱,忧心忡忡地道,“将来天下第一肯定是林均尘的,那周雪渊还怎么完成任务?”

711:“对哦……”

陆时今有些头大,为自家老公的雄图霸业操碎了心。

他正想出去找周雪渊探探口风,没想到一开门就看到黑衣的暮苍站在门口。

“你……怎么来了?”陆时今有些不知所措,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这货不是来催命的吧?

暮苍脸色阴沉,不发一言,衣袍在夜风中猎猎作响。

陆时今感受到空气中的低气压,自觉把门让开开了点,干干笑道:“要不,你先进来说话?”

暮苍没和陆时今僵持,走进了草屋,背对着他冷着声问:“为何还不动手?”

陆时今把门关上,低声说:“你也不想想,周雪渊他可是宗师级别的高手,明刀明枪地打我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所以我就算要动手,也得找机会,你说是不是?”

暮苍:“我提醒你一下,留给你的时间不多了。”

陆时今连连点头,“我懂我懂。”

夹在中间,两头难做人啊。

陆时今只能庆幸这两个人格的记忆不是互通的,不然又得翻车。

暮苍忽然转过身,盯着陆时今说:“你不要忘了,你是本座的炉鼎,你这辈子只能属于本座一人。”

“是是是,我没忘。”陆时今好脾气地应和。

“如果你敢对本座有异心,本座会让你生不如死。”暮苍威胁道。

陆时今:“是是是,我知道。”

暮苍:“是本座帮你治好的伤,没有本座,你早就伤重不治了。”

陆时今:“对对对,我明白。”

暮苍拧了下眉头,陆时今今日异常的乖顺让他觉得被敷衍,小狐狸一定是在心里打什么坏主意。

说不定,还是为了维护周雪渊。

“你是不是喜欢周雪渊?”暮苍冷不丁地问。

“是是是……等等!”陆时今顺口接了一嘴,反应过来瞟到暮苍迅速冰冻的脸色,连忙改口,头摇成拨浪鼓状,“不是不是不是!”

暮苍上前抓过陆时今的手,低喝道:“那你就去杀了他,杀了他本座就信你。”

陆时今无奈,“我不是说了吗?要等时机?”

“借口。”暮苍另一只手掐住陆时今的下巴,眼神阴鸷地道,“这些不过是你推诿之词,你当本座听不明白?你宁愿牺牲自己,都不愿意杀周雪渊,你不是对他有情还能是什么?!”

陆时今现在只恨自己没多生出一张嘴,有口难辨!

暮苍又道:“所以,你每次见到本座的时候,心里想的都是他对不对?”

陆时今的下巴被捏在暮苍手里,口齿不清地道:“木、木有啊!真木有!我发四!”

就差指天誓日表明忠心了,陆时今举起另一只手,竖起四指朝上,希望能够令暮苍相信。

暮苍扫了眼陆时今举起来的手,松开了他的下巴,甩袖道:“你若是真没有,那就发个毒誓,本座姑且信你一次。”

“好好好,我发誓我发誓,我见你的时候,心里绝对没有想周雪渊!”陆时今揉了揉下巴,痛快地道。

暮苍却不甚满意:“谁让你发这种誓,毫无诚意。”

陆时今陪笑:“那您觉得,怎么样发誓才算有诚意呢?”

“我说一句,你跟着学一句,”暮苍冷声道,“我,陆时今对天发誓,此生绝对不背叛暮苍,对暮苍一心一意,若有违此誓,天诛地灭,死后坠入阿鼻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前面还好,说到最后面,心里有鬼的陆时今就不肯继续跟着暮苍往下说了。

他额头上的冷汗扑簌而下,心虚地后退,眼神飘忽,“没必要,发这么重的誓吧?”

暮苍大怒,五指成爪朝陆时今伸过去,“所以你就是在骗本座!”

陆时今急忙后退,避开暮苍这一抓,隔着一张木桌,和暮苍玩起了“秦王绕柱”的游戏。

“没有没有,我没骗你,你冷静一下,听我解释!”

就在两人你追我赶的时候,房门突然被人一脚踹开,陆时今往门外定睛一看,他亲爱的小师弟正提着寒光闪闪的惊寒剑站在门外,看暮苍的眼神就跟看杀父仇人一样。

陆时今心道不好,要死不死,林均尘他怎么回来了?!

是还嫌这儿不够乱的吗?!

暮苍转身,看到是林均尘,面上一丝波澜都没有,明显是没把林均尘放在眼里。

“你是暮苍?”林均尘一字一顿地问。

“正是本座,算你小子有见识,知道本座是谁。”暮苍倨傲地抬起下巴,看都不看林均尘一眼。

林均尘恨得差点咬碎银牙。

果真如周师叔所说,暮苍奸贼幻化成了他的模样来纠缠大师兄!

刚才草屋里的动静,他听的一清二楚,狗贼不仅逼迫大师兄刺杀周师叔,还逼迫大师兄发那种誓,实在可恶!

要不是他及时赶到,恐怕大师兄又要落入他的魔爪了!

暮苍见林均尘站着没动,不悦地瞟了他一眼:“没看到本座与你师兄有话要谈?识相的就给本座出去,否则,别怪本座不客气。”

陆时今忙也劝道:“林师弟,你先出去吧,我没事,你放心。”

“大师兄!”林均尘紧紧握着剑,掷地有声道,“你放心,只要有我在,就绝不会再让这魔头欺辱你!”

暮苍一声冷些,嘲弄道:“哦?听你的意思,是想和本座动手了?”

陆时今赶紧走到门口,把林均尘往外推,“快走快走,你的心意大师兄心领了,但是你打不过他的,别冲动。”

林均尘纹丝不动,反手抓过陆时今的手将人牵到身后,用自己的身体护住陆时今。

“大师兄,为了你我可以不在乎生死,今日不管怎么说,我都一定要让这欺负你的魔头付出代价!”

有这么一个人真心护着自己,说心里没有一点感动,肯定是假的。

陆时今站在林均尘身后,望着少年瘦削挺直的背影,眼眶微微有些发热。

唉,小师弟啊,此生我实在是没办法来回报你对我的这一番深情啊!

“竖子猖狂!本座倒要看看,你要本座付出什么代价!”暮苍冷笑一声,忽然手中变化出一柄长剑,然后凌空跃起,如一只矫健的鹞鹰快速地朝林均尘扑过去!

林均尘反应也快,迅速提起剑迎上暮苍的攻击。

屋里一片刀光剑影,本来就简陋的草屋哪里经得起这两人折腾,还没过几招,可怜的草屋就快摇摇欲坠了。

陆时今在战局外看的胆战心惊,心悬到嗓子眼,里面神仙打架,他一个生平只会用刀砍瓜切菜的又不敢贸然插手,只能不停地大声劝他们停手别再打了。

可谁也不听他的。

林均尘虽然身负男主光环,但此时修行时间尚短,修为根本不足以和暮苍对抗。

连不懂打架的陆时今都看出来,林均尘已经落于下风,但暮苍不对他出杀招,猫捉耗子一般戏耍着林均尘。

忽然,林均尘举剑朝暮苍刺出一剑,这一招平平无奇,不过是天清宗最基础的剑招,暮苍本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能避开,可他突觉体内真气受阻,凝不起气,躲避的动作凝滞了一下!

就是这电光火石的须臾之间,给了林均尘机会,林均尘一剑刺入暮苍心口,没剑而入,竟将暮苍捅了个对穿!

陆时今根本没想到以暮苍的修为会被林均尘刺中,看到暮苍后背上冒出来的剑尖迟迟没反应过来,数秒过后,陆时今终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如梦初醒一般大叫了声朝暮苍冲了过去。

“暮苍!”陆时今扶住暮苍,惊恐万分地问,“你怎么样?有没有事?”

暮苍仍保持着不敢置信的表情,望着自己的胸口,实在想不通自己居然会被修为低微的林均尘刺中一剑。

暮苍嘴角慢慢溢出鲜血,缓缓转过头看向陆时今,忍受着极大痛苦的同时嘴角挤出一丝笑容。

他问:“你担心我,所以……你心里是有我的对不对?”

“傻瓜,我心里当然有你!”陆时今抖着手在储物囊里翻翻找找,找出一瓶止血的药,倒出一颗递到暮苍嘴边,“你别说话了,保存体力,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

暮苍却摇了摇头没吃药,“不用了,这药对我来说没用,我自己的身体我知道,”暮苍似笑非笑地看向林均尘,“你很可以,能杀本座的人,将来一定会大有所为。”

“我……”林均尘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也没想到事情会如此顺利,又看陆时今如此紧张暮苍,后知后觉自己好像犯了个大错,手一颤,松开了握着的剑。

暮苍随之倒下,陆时今连忙蹲下稳稳抱住他。

“你快把药吃了,别说这些死不死的废话!”陆时今红着眼,“你不会死的,我一定会救你!”

“我没想伤害你……”暮苍倒在陆时今的怀里,声音已经变得很虚弱,他深深凝望着陆时今的眼睛,因为是最后一眼,所以都不舍得眨眼。

“我知道、我知道!”陆时今点头,眼里的泪珠直直滴在暮苍脸上。

“还是第一次有人愿意为我流泪,”暮苍惨然笑了下,抬起手触碰陆时今的脸颊,想帮他把眼泪擦掉,“如此,也就不枉我来这人世一遭……”

话未说完,暮苍的手就垂了下来,双眼即刻阖上,面容恢复成了无悲无喜。

陆时今脑中嗡嗡作响,丧失了思考能力,巨大的悲伤涌上来,压迫得他快要无法呼吸。

死了?暮苍死了?就这么死了?

“大师兄……你……”林均尘看到陆时今因暮苍之死如此悲痛欲绝,忍不住道,“你不要被这魔头蛊惑了,他故意变成了周师叔的模样引-诱你……”

“你为什么要杀他?”陆时今抬起头看林均尘,眸中冷意毕露,质问一声比一声高而愤怒,“你为什么要杀他?你怎么能杀了他?!”

“我……”林均尘本想说是周师叔吩咐他杀了暮苍,但他答应过周雪渊,不会将此事泄露,所以选择了沉默。

陆时今浑身都在抖,暮苍死了,周雪渊还能活吗?

如果连周雪渊都死了,那他要怎么办?!

他辛苦做了这么久任务,就是为了能最后和爱人在一起,如果周雪渊的任务失败,那就算他完成了任务又有什么意义?!

都是林均尘!他为什么要出现!为什么横插一手杀了暮苍?!

陆时今死死盯着林均尘,脑中克制不住地冒出和他同归于尽为爱人报仇的念头。

“宿主宿主!先冷静一下!”711感受到陆时今情绪的波动,连忙冒出来劝道,“周雪渊还没死!没死!”

陆时今激动了一下:“没死?那他为什么还不醒?”

711:“不是的,你听我说,你抱着的这个,无论是暮苍还是周雪渊,确实是已经死的透透的了。但是,你还记不记得周雪渊还有一个善念化身?”

陆时今脑中灵光乍现,“对!周雪渊还有个分-身!所以呢?”

711:“211刚刚和我联系了,它说周雪渊的意识正在找那个分-身融合,所以,他还没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