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龙傲天与冷仙君

发布时间: 2020-07-08 13:09:28
A+ A- 关灯 听书

“师叔,”陆时今嘴角保持着礼貌的微笑,“您是不是觉得我看起来特别傻,特别好骗?”

“并没有。”周雪渊面无表情,“你为何如此说?”

“那你凭什么觉得,我会在同一个地方摔两次,上你两次当?”陆时今奋力抽出自己的手藏到身后,“狼来了的故事你没听过吗?!”

“本座知道自己现在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这不怪你。”周雪渊眸色很淡,不悲不喜,似乎对世间一切都漠不关心,他停了一会儿,道,“但若真如你所言,本座与那魔头暮苍乃是同一人,本座绝不容许自己成为一个半人半魔的怪物。所以,你必须帮本座。”

“这也不能说是怪物吧?”陆时今虽然恼恨周雪渊骗他,但也不可能真的眼睁睁看他去死,他从床上下来,理了理衣衫,苦口婆心劝道,“师叔,暮苍他是你的恶念所化,但只要是人,就都会有负面情绪,你想的应该是如何压制他,而不是和他同归于尽。”

周雪渊凉凉朝陆时今看过来,“但本座还是不相信你所言,暮苍会与本座是同一人。”

陆时今:“???”敢情他分析推理这么久,都是白瞎?

周雪渊低头顺了下衣袖,漫不经心道:“暮苍阴险狡诈,轻易不会现身,不过现下他对你兴趣最浓,一定还回来找你,所以只能委屈师侄替我引他现身了。”

周雪渊话刚说完,有一条金色的绳子从他衣袖中飞了出来,直直冲向陆时今。

陆时今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金绳上三圈下三圈捆成了个粽子。

“周雪渊!你这是做什么!”陆时今也是有修为在身的,寻常草绳困不住他,但这金绳却像是长在身上一般,怎么挣都挣不开,“你快给我解开!你是不是疯了?”

周雪渊对陆时今的言语无状无动于衷,“你不要做徒劳挣扎了,这是捆仙绳,就算是神仙被捆上,没有独门口诀也是解不开的。”

反抗无用,陆时今也冷静了下来:“你到底想干什么?”

周雪渊冷冰冰地看了陆时今一眼,甩袖离开,只留下一句“等暮苍来找你”。

陆时今气得在原地蹦起来,追着周雪渊的背影蹦到门边,然而门被周雪渊毫不留情地关上,顺带加了一道让他开不了门的符咒在上面。

陆时今在门里面骂骂咧咧:“周雪渊!你给我等着!你这么对我,你你一定会后悔的!”

——

陆时今在门里骂周雪渊连续不断地骂了两个时辰,骂得他口干舌燥,精疲力竭。

然而周雪渊压根不理他。

等陆时今把毕生知道的脏话都码完,他骂够了也骂累了,无奈地迈着小碎步朝床边走过去,艰难地躺倒在床上闭上眼睛,等着未知命运的降临。

不知过了多久,陆时今睡醒了,一睁眼天都已经黑了,屋子里漆黑一片。

他刚想挪动身体起来,就感觉到有只手悄然无息地按在了他腿上,大脑吓得他差点惊叫出来。

“谁!”

“是本座。”那人声音低哑道。

他穿着一身黑袍与夜色融为一体,呼吸又放的清浅,所以陆时今醒来后第一时间没发现到他的存在。

“暮苍?”

除了他也不可能是别人了。

既然暮苍已经现身,那周雪渊呢?说好保护他的周雪渊呢?!

他又被卖了是不是!

“你何时来的?”陆时今稳了稳心神,强自镇定地问。

“在你熟睡的时候。”暮苍的手顺着陆时今的腿滑到他腰上,“是谁把你绑成这样的?”

陆时今睁眼说瞎话:“我自己绑的,猜到你要来,想跟你玩点新的花样,你喜不喜欢?”

“有趣。”暮苍哂了一声,声音听起来似乎心情不错,“看来你是爱上了和本座双修对不对?还用这种法子取悦本座。正好近日本座也找到了一本双修功法,就与你这小狐狸练一练。”

鬼才想取悦你呢!

陆时今敷衍地笑了两声,忽然说:“那个,你不觉得有点暗吗?要不把灯点上咱们再练也不迟?”

暮苍想了想,觉得也对,黑漆漆的看不清陆时今和他双修时脸上的表情,也少了点乐趣。

暮苍抬手一甩袖,草屋里就燃起了一排蜡烛,烛光将屋子里照得如同白昼。

“小狐狸,这两日有没有觉得你的伤好了一点?”暮苍看着陆时今的脸问。

陆时今转动了下眼珠,躺在那里吃力地点点头,“好像是好了点。”

“这就对了,你的体质乃是罕见的先天纯阴之体,本座所练功法又属至阳,与你正好互补。”暮苍抬手捏了捏陆时今的脸,微微翘起唇角,“等本座事情办完,就带你回回魔界,只要你乖乖听话,本座绝不会亏待你。”

陆时今一直盯着暮苍碰他的那只手,视线随着暮苍的动作移动,可暮苍的手腕被袖口遮住,他看不到那上面有没有红绳。

暮苍:“这捆仙绳你是自己解开还是就让它继续捆着?”

陆时今悲从中来,我倒是想自己解开,可也得有这个本事!

暮苍又说:“其实继续捆着也不错,偶尔换个花样玩玩也很新鲜,只不过就是你得受些罪了。”

“别别别!”陆时今连忙左右摆动身体,让暮苍看到他抗拒的态度,他急中生智道,“我之所以把自己捆起来,是想让你亲手帮我解开的,你难道不觉得,这很像拆礼物吗?”

“拆礼物?”暮苍挑了下眉,不敢苟同道,“可本座又不知解开你这捆仙绳的口诀,如何帮你解开?”

“你知道,你肯定知道!你好好想想!”陆时今循循善诱道。

暮苍疑惑了一瞬,手指碰了碰陆时今身上的捆仙绳,嘴唇翕合默念了几个字,令他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捆仙绳居然真的松开了!

暮苍解开了捆仙绳,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有些惊诧又有些疑惑地看着陆时今。

终于得到自由的陆时今,可管不了这许多。

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爬起来抓起暮苍的手,把袖子往上一撸,清清楚楚地看见暮苍的手腕上,缠着一圈和他手腕上一模一样的红绳!

果然是你!王八蛋!

陆时今抬头恨恨瞪了莫名其妙的暮苍一眼,又低下头用力一口咬在暮苍的手腕上,尖锐的虎牙破开了手腕上的肌肤,血腥气迅速在口腔里弥漫。

但陆时今还不解气,被人这么戏弄,让他怎么甘心,非得咬下一块肉来出这口恶气!

“你干什么?放肆!”

暮苍用力从陆时今口下抽回手,小狐狸竟敢咬他,仗着他的宠爱就敢无法无天了是不是?

暮苍脸上结起一层寒霜,抓起陆时今的衣领,把人拎到面前,“谁给你的胆子敢咬本座?不要以为本座现在宠着你,你就能任性妄为,惹恼了本座,你信不信……”

陆时今不服气地朝他脸上啐了一口,打断暮苍的威胁:“呸,谁稀罕你的宠爱!王八蛋,大猪蹄子,你给我滚!我再也不想见到你!”

暮苍拧了下眉,明明小狐狸刚才还好好的,怎么捆仙绳一解开就张牙舞爪地对他又咬又骂?

暮苍一度怀疑陆时今是不是中了邪。

“你没事吧?”暮苍犹豫了一下,反手握住陆时今的手腕,搭在他脉门上替陆时今诊起脉,真气游走通畅,也不像是走火入魔,那他到底为何会突然言行大变?

“我当然没事!有事的是你!你还装是吧?”陆时今对着暮苍又推又踹,“跟我玩双面游戏是吧?戏弄老子很好玩吗?!#%¥#%¥……”

暮苍嘴角紧紧抿着,忍耐地听了一会儿陆时今的污言秽语,实在忍不住,站起来怒喝一声:“够了!本座看你是得了失心疯!”

“你才失心疯!你羊癫疯!你精神病!”陆时今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抓起床上的捆仙绳塞到暮苍的手里,“你不是失心疯你是什么?你不记得了吗?是你拿这破绳子绑我的,还跟我这儿装蒜呢?”

“胡说八道!本座何时拿绳子绑过你?”暮苍面色难看,矢口否认。

“还不承认?”陆时今抓过暮苍的手臂,把他的袖子翻开,举到他眼前,“你自己看看,这是什么?!”

“这是什么?为何有条红绳绑在本座手上?”暮苍眉头深深皱起,表情看起来十分费解,如果不是演技太好,那就真的是不知道。

但陆时今已经上过他两次当了,认定了周雪渊或者暮苍是在戏耍他,冷笑不止道:“还装?这条红绳是你自己绑上去的,还给我也绑了一条,这才眨眼的功夫你就给忘了?你说你,要装两个人你也装得像一点,这么大个破绽,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

暮苍:“……”为何小狐狸说的话,他一个字都听不懂?

“周雪渊,你再装,那就真的没意思了,”陆时今双手环胸,嗤笑着望着他,“行,我承认,你的戏是不错,连我都被你骗了,上了你两次当。说吧,你是不是第一次看见我,就见色起意想睡我了?看来你这太上忘情道修的也不咋地。”

页面: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