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1 章 龙傲天与冷仙君

发布时间: 2020-07-08 13:09:24
A+ A- 关灯 听书

“呵呵,师叔您真爱开玩笑……”陆时今抬手用衣袖擦了擦额角的汗,朝周雪渊抱拳道,“弟子虽然不是人,但也是正经狐狸,怎么会干那种吸人阳气的缺德事呢?真的,弟子的病就不劳师叔挂心了,告辞!”

周雪渊冷眼看着陆时今跟个没头苍蝇似的到处乱窜,也不拦他,在陆时今背后冷笑一声,慢悠悠道:“进了本座的虚弥芥子界,没有本座的允许,你是出不去的。”

陆时今也发现了,这里空间宽阔,四周是一片黑暗,看似有边界,但走过去,边界又会变得更远,仿佛永远都走不到尽头。

他不清楚周雪渊为什么要创造出这样一个世界,不清楚这个世界里的周雪渊为什么和他昨日见到的那个截然不同。

但眼前这个周雪渊身上处处透露着诡异,一看就不像个好人。

动物天性中对危险的敏锐嗅觉,让陆时今觉得再留在此地,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

“便利店!你在吗?”陆时今偷偷联系起711。

711:“我在!”

陆时今:“这个人是不是周雪渊?我老公?”

711沉吟了一下,说:“是,也不是。”

陆时今:“???你什么时候说话也学那些牛鼻子老道喜欢故弄玄虚了?!到底是不是?!”

711:“是周雪渊没错,但是你也看见了,两个人除了脸长得一样,其他地方哪儿都不像。”

陆时今茅塞顿开,“你是说,这个人是周雪渊的另一个分-身?”

711:“对。”

传说周雪渊把自己的善念和恶念斩断分离出本体,又投入轮回中转世为人。

所以眼前这个穿黑袍的“周雪渊”就是善念和恶念的其中一个?

其实也不用猜他是善念还是恶念了,看人家这邪魅不羁的做派,肯定是恶念无误。

淦,真倒霉!

虽说不管恶念还是善念,说到底也是周雪渊身上分离出去的,但陆时今还是不能把他们和周雪渊划上等号。

所以,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周师叔,弟子真的是无意闯入您的芥子空间,还望周师叔海涵,能放弟子出去。”

陆时今知道像自己这样到处乱闯也是徒劳,索性停了下来,对着周雪渊深深弯腰作揖赔礼,希望能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让黑袍“周雪渊”放他一马。

“周雪渊”哂笑道:“本座好心好意告诉你疗伤的办法救你性命,,你非但不领情,还急着要走,怎么?本座让你觉得可怕了吗?”

“没有没有,周师叔您玉树临风,天人之姿,弟子怎么会觉得可怕呢?实在是弟子突然想起一件要事急着处理,”陆时今一拍脑门,“弟子出来前,和林师弟已经打过招呼,万一他长时间等不到我回去,可是会担心的。”

言外之意,我有救兵,你可别乱来!

“撒谎。”“周雪渊”端详着陆时今的脸,冷冷地下结论。

陆时今无比诚恳道:“弟子所言,句句属实,周师叔若不信,可亲自去问林师弟。”

“周雪渊”:“这里是我的芥子空间,你哪一句话是真,哪一句话是假,本座心若明镜一清二楚。你若撒谎,身上温度便会升高如坠火盆,你要是不怕脱水而死,大可以再多说两句。”

听“周雪渊”说完,陆时今果然感觉到有一股滚烫的热浪袭来,包围住他全身,整个人好像被放在蒸锅上蒸一样。

他咽了口口水,怕自己被烤成人干,不敢再信口开河。

“周雪渊”一步步朝陆时今走近,宽大的袖子翻起墨色的波浪。

陆时今这才发现,“周雪渊”是赤着脚站在地上,而他每走一步,脚下就会生出一朵状若莲花的火苗,幽魅妖冶。

听说,只有魔修行走时才会有此异景,而莲花的瓣数越多,代表魔修的修为越高。

陆时今留心数了一下,那火莲有七瓣,所以这个“周雪渊”的修为起码达到了魔道中七阶尊者的水平。

修真-世界,强者为王。

而陆时今他自己还未突破金丹期,对上这种高手,人家抹杀他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现在落到人家手里,生死只不过是“周雪渊”头点一下的事。

“周师叔,听说您避世前与家师之间师兄弟感情甚笃,家师还常常向弟子提起您,说等他闭关出来,一定要上莲花峰来找您叙叙旧。”陆时今硬着头皮,搬出师父重霄真人,希望能震一震“周雪渊”。

“周雪渊”喉咙里逸出低低的轻笑,说:“抬你师父出来压我?今日就算是天清宗掌门亲至,又能奈我何?”

他已走到陆时今面前,抬起一只皮肤苍白骨节分明的手,挑起陆时今垂在胸前的一缕黑发,握在手中随意地把玩。

“你是只聪明的狐狸,应当明白识时务者为俊杰这个道理。今日是你自投罗网,那就休要怪本座不客气了。”

陆时今僵硬在原地,也不知道是被“周雪渊”施了定身术还是因为畏惧所以忘记了反抗。

“你、你要干嘛?”

“周雪渊”微微一笑,低头凑到他耳边,声音近乎呢喃:“自然是帮你疗伤了。”

“周雪渊”忽然伸手,揽住了陆时今的腰凌空跃起,飞过脚下的日月星辰,落到一处高台上。

那高台上摆放着一张宝座,背部是纯金打造镶嵌着各种名贵的宝石,底部是一整块出自东海的白玉铺成,肌肤触之生温,也是价值连城。

“周雪渊”将陆时今横放在宝座上,手指灵活地解开了陆时今束得好好的腰带,掀开衣襟,露出里面整洁纯白的里衣,他还想继续脱,陆时今脑中警铃大振,连忙高声喊叫道:“等等等等!”

没想到“周雪渊”的手还真就停了下来,隐隐有些猩红的深眸饶有兴致地望着陆时今,问:“等什么?”

“那个周师叔,咱们这样不好吧?”陆时今企图垂死挣扎。

“周雪渊”:“怎么个不好法?”

陆时今:“师叔,弟子知道您替我疗伤是一片好意,但是弟子觉得自己贱命一条,不值得周师叔您牺牲这么大!”

“值不值得,不是由你来说,而是由本座决定,”“周雪渊”轻轻笑了下,手指顺着陆时今脸部的轮廓游走,“不用再想什么借口推脱了,你这个身子,本座要定了。”

陆时今注意到“周雪渊”说的是“你这个身子”,而并非“你这个人”。

难不成……这个“周雪渊”想把自己炼成炉鼎?!

陆时今:“师叔师叔!”

“周雪渊”刚要解开陆时今的里衣,又被打断,不耐烦地敛起眉心,“又怎么了?再废话信不信本座现在就封了你的嘴。”

陆时今:“别啊师叔,封了我的嘴,我要是叫不出声来,您玩的也没滋味对不对?”

“周雪渊”想了想,冷哼道:“这倒也是,好了,你给本座乖乖躺好,本座尽量动作轻一点,你也少受些罪。”

“师叔,您刚刚说,替弟子疗伤,当以童男为佳,那师叔您是童男吗?”陆时今不依不饶地问。

“周雪渊”:“是又如何?”

陆时今:“是童男,那就肯定没经验啦?要不这样,师叔您收了弟子身上的定身术,弟子有经验,弟子来伺候您好不好?”

“周雪渊”掐着陆时今的下巴抬起来,眼里流露出不屑,冷笑道:“早就听闻狐族性-淫,刚刚还不肯就范装贞洁烈女,一到本座的床上就本性暴露了是不是?”

陆时今嘿嘿笑道:“还不是因为师叔您绝代风姿,令弟子忍不住心生亲近之意?”

“周雪渊”似乎是觉得即使放陆时今自由行动,他也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也可能是觉得玩弄一个木头人没甚趣味,所以大方地解了陆时今的定身术。

陆时今一发觉自己能动了,立即坐起来,主动跨坐到“周雪渊”的大腿上,搂住了“周雪渊”的脖子。

“师叔,你是想在上面还是在下面?或者由弟子坐上来,自己动?”陆时今使出并不熟练的魅惑之术,媚眼如丝地望着“周雪渊”,声音也变得低沉磁性起来。

其实要论起采阳补阴术,他们老狐家才是祖宗!

他可不能不明不白被人当了炉鼎,既然大魔头没有经验,那就把他吸干为止!

“都无所谓。”“周雪渊”脸色淡然,仿佛接下来要做的事对于他来说只是日常修炼一样并无特别之处,“不过,做事之前,你先服下这个,等会有助于你疗伤。”

“周雪渊”在陆时今口中迅速塞入一颗药丸,陆时今猝不及防,下意识地咽了一下,那药丸直接进了他的肚子!

陆时今脸色一变,狂拍胸口想把药丸吐出来,可咽都咽下去了,再想吐出来已经晚了!

陆时今掐着自己的脖子,后怕地问:“你给我吃了什么东西?!”

“周雪渊”好整以暇地道:“莫慌,吃不死人,只不过是魔族秘药,让你在双修的过程中能够更好地取悦我罢了。”

页面: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