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0 章 龙傲天与冷仙君

发布时间: 2020-07-08 13:09:21
A+ A- 关灯 听书

林均尘见结界开了,连忙跟在周雪渊身后走进去,低头时却发现好像少了些什么。

回头一看,原来小狐狸还呆愣在原地,表情凝滞,仿佛受了什么巨大的打击一样。

林均尘压低嗓子低喝一声提醒:“崽崽!快跟上!”

陆时今方如梦初醒,急急迈动四条小短腿,跟上前面两个男人的步伐。

过分,居然第一次见面就叫他“丑狐狸”,陆时今对着周雪渊的背影龇牙咧嘴,老子明明是盛世美颜,哪里丑了!

修仙修得都没分辨美丑能力了你!

走到两座简陋的茅屋前,周雪渊停下了脚步,指着左手边那间稍矮的茅屋对林均尘说:“这间草屋以后就是你的住处,另外这间是本座的住所,除非本座传召,你不可擅自靠近。”

林均尘:“弟子遵命。”

周雪渊侧身扫了林均尘脚边的小狐狸一眼,凉凉道:“还有你带来的这只狐狸,看管好它,若敢打扰到本座清修,本座不会手下留情。”

被突然点名并被威胁的陆时今:“……”

是你爸爸我拿不动刀了,还是你开始飘了?

狗男人,你倒是详细讲讲,你要对老子怎么个“不会手下留情”法!

陆时今气得内伤发作,心肝脾肺肾挤在一块儿疼,无力地趴在林均尘脚下,两只黑眼珠死死地瞪着周雪渊。

如果目光能杀人,周雪渊早就千疮百孔了。

“弟子一定会好好看管崽崽的,周师叔放心。”林均尘恭恭敬敬地说。

“崽崽?”周雪渊略微拧眉,这次陆时今在他脸上准确地抓住了嫌弃的表情,也读懂了他表情背后的含义——“这名字听上去可真俗气”。

陆时今欲哭无泪,也不是我要叫这种傻里傻气的名字,都怪林均尘!

“今日天色已晚,现在修炼也迟了,你就先回你房间整理下内务,明日我若得空,自会传音给你。”

周雪渊说完,就长袖一甩,昂首阔步走回了属于他的那间茅屋。

进屋后又长袖一甩,茅屋的门随之紧闭,屋子里静悄悄的,无声无息仿佛与世隔绝了一般。

林均尘一听今日不需要修炼,求之不得。

这位周师叔看上去不太好相处,给人的压迫性太强,他有点畏惧。

生怕一个不小心触怒了周雪渊,被周雪渊赶下山。

林均尘在结界里逛了一圈,四处都被积雪覆盖,寸草不生,也无半点人气烟火味,处处透着一股寂寥荒凉之感。

幸好还有小狐狸陪伴自己,这漫漫苦修的岁月,也不至于那么无趣。

林均尘呼唤起趴在地上的小狐狸:“走吧崽崽,去我们的房间看看。”

崽崽、崽崽、崽崽!

都是你乱取名!害得老子被周雪渊鄙视!

小狐狸爬起来,凶狠地瞪了林均尘一眼,飞快地在他腿上咬了一口,然后蹿进了草屋里,留林均尘一个人在原地莫名其妙。

小狐狸的性子也忒喜怒无常了点吧?

进了草屋,陆时今一看,这哪里像个卧房,不过就是四周一堵墙再加头上铺了一层草而已。

这是人住的地方吗?

屋子里唯一一个摆设,就是墙边一张看上去比他年纪还大的木床,床板上铺着一层又冷又硬的棉絮,外加一床薄被,仅此而已。

陆时今眼珠儿转了转,立即跳上了唯一的木床趴下来,向林均尘宣告自己的主权。

“好好好,床让给你,我不跟你抢,瞧你这小气样。”林均尘已经习惯了小狐狸的霸道,好脾气地摇了摇头。

他施了个净尘术,扫去了房间里的灰尘,又从储物戒里拿出来油灯,点燃后,光线昏暗的屋子里终于亮堂不少。

“改天我去山上寻些木头,做两张椅子再做张桌子,不然连个坐的地方都没,太不方便了。”

林均尘好像是在和陆时今商量,又好像是在自言自语,但是陆时今没理他,还在自顾自生着闷气。

林均尘拿了个蒲团,放到床边,在蒲团上坐下,摸了摸小狐狸的脑袋,“你可听见周师叔方才说的话没有?待在这里不要乱跑,尤其是千万不能去打扰周师叔清修,知道了吗?”

小狐狸抬起脑袋,冲他龇了龇牙。

莲花峰上条件艰苦,幸好林均尘早已辟谷,无需和凡人一样吃喝。

所以他只需要一个容身之所,草屋虽然简陋,也足以满足最低的生活需求。

而且还有小狐狸陪伴在他身旁,林均尘已感觉很满意。

修行一日不可荒废,林均尘想起今日还未曾修炼,于是在蒲团上盘起腿开始打坐。

陆时今见林均尘入了定,屋子里一片静悄悄,只听到一人一狐清浅的呼吸声。

人真是个矛盾的生物,林均尘和他说话的时候吧,他嫌烦,爱答不理的。

现在没人和他说话了,他又觉得怪空虚。

小狐狸在冷硬的床板上翻了个身,无聊地打了个呵欠,眯起眼自怨自艾起来。

周雪渊不认他就算了,居然还嫌弃他丑,过分!

而他自己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变回人形,人生为何如此艰难!

小狐狸心凉凉,开始无比怀念山下柔软暖和的被褥。

陆时今怀着对周雪渊的怨恨,在心里骂骂咧咧地睡了过去。

而林均尘似乎也打坐打累了,头一歪,身体不知不觉地趴在床沿上打起了盹。

一人一狐的脸恰好相对,小狐狸尖尖的嘴巴距离林均尘的嘴唇不过分毫的距离。

慢慢地,从林均尘口中似乎有一道无形的气体被沉浸在睡梦中的小狐狸无意识地吸了过去。

忽然,天外响起一道惊雷,林均尘被雷声吵醒,悠悠睁开眼,借着草屋里晦暗不明的光线,看清了自己面对的是何情形后,不由得惊呼一声。

陆时今被林均尘的呼声吵醒,不耐烦地皱了皱眉,闭着眼抱怨了句:“大半夜吵什么吵,吵死人啊!”

话音刚落,陆时今突然意识到自己能开口讲话了,猛地睁开眼从床上爬了起来,和林均尘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地对着。

陆时今:“……”

林均尘:“……”

空气里是死一般令人窒息的安静。

林均尘想的是,怎么他寻了多日却不见踪影的大师兄会突然出现在他房里?

陆时今则想的是,千万不能让林均尘知道他是狐狸精!

最后还是林均尘忍不住先出声,干涩地道:“大师兄,你……”

“我……”陆时今跪坐在床上理了理衣袍,看着林均尘一本正经地道,“我不是你大师兄。”

林均尘如坠云雾:“嗯?”

陆时今眨了眨眼,“你不认识我啦?我是小狐狸啊,你叫我崽崽。”

林均尘:“???”

陆时今抬起手,以袖掩唇咳嗽一下,清了清嗓子,“怎么了?你看见灵宠化形很惊讶吗?”

林均尘当然不是因为灵宠化形惊讶,而是因为……

“可是,”林均尘姑且相信眼前这个顶着陆时今脸的“人”是小狐狸花型来的,但他难以理解的是,“你化形就化形,为什么要变成大师兄的模样?”

陆时今挑了下眉,开始胡说八道:“我们狐族善于摄神取念,读人心思,我们会根据被摄取神识之人最渴望见到之人的模样变化样貌,你心里最想见到人是你的大师兄、我的主人,是也不是?”

陆时今本来打算是诈林均尘一诈,没想到林均尘听完他的话,居然真的好像是被猜中心思一般,脸红了?

他就知道!小师弟对他心怀不轨!

林均尘不自然地垂下了头,又忍不住抬起眼睛看陆时今。

他刚才的确在梦里梦到了大师兄不假。

他第一次入天清宗见到陆时今时,就被陆时今丰神俊朗的风姿倾倒了。

积石如玉,列松如翠,郎艳独绝,世无其二,世间怎么会有长得如此好看之人?

所以他喜欢跟在大师兄身后,只要日日能瞧上大师兄一眼,他就无比心满意足。

心思被小狐狸窥破,林均尘有些羞赧,但更多的却是暗喜。

本来以为上了莲花峰,再见大师兄不知道是何时,所以他才带着大师兄的灵宠一起过来,想着以后可以睹物思人聊以□□。

却没想到小狐狸居然还能变幻成大师兄的样子,而且几乎是纹丝不差,怎不让他欣喜?

陆时今被林均尘炽热的眼神瞧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你干嘛……这么看着我?”

林均尘微微笑了下,“没什么,只是感到惊讶罢了,崽崽你变的大师兄,连神态举止、说话的语气都学的一模一样。”

陆时今头冒冷汗,林均尘这么说,他到底是信了还是没信?

“崽崽,你以后都能变成大师兄的样子吗?”林均尘直勾勾地盯着陆时今,期待地问。

“这个……我也不确定,”陆时今还没弄懂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恢复成了人形,总担心会又变回狐狸,他忽然想起什么,瞪了一眼林均尘,“还有!别叫我崽崽!什么幼稚的名字,一点都不符合我霸气的身份!”

页面: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