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龙傲天与冷仙君

发布时间: 2020-07-08 13:09:19
A+ A- 关灯 听书

林均尘朝陆时今走过去,陆时今正在纳闷为什么林均尘对着自己说有狐狸睡在他床上,可他不仅开不了口说话,身体也像灌了铅似的,动弹不得。

直到林均尘弯下腰,脸上带着看见稀奇之物的兴奋,伸手摸了下陆时今的头。

陆时今感觉到被冒犯,正要瞪起眼睛教训他放肆,然后他在林均尘眼里看清了自己现在的模样——

梭型的脑袋顶着两只毛茸茸的耳朵,乌溜溜的圆眼睛漆黑透亮,浑身皮毛雪白,身后还有一条硕大的尾巴耷拉在床上。

陆时今:???

这只狐狸是他?!

他怎么变成狐狸了?!

陆时今抓狂:“便利店!这是怎么回事?我为什么变成狐狸了?”

711意识到自己犯了大错,结结巴巴地解释:“可能是……我昨天给你的那本心法太过高深……你又急于求成……所以……所以走火入魔了……”

陆时今一口老血憋在胸口不上不下,差点气死。

陆时今:“我就知道你是个坑爹货,我就不该相信你……你现在赶紧给我恢复原形!要是被那些师兄师弟发现了,把我当成妖怪打死怎么办?!”

711:“这个我没办法帮你恢复原形,只能等你自己恢复,或者有其他人帮你灌输真气将错乱的真气引导归位。”

陆时今:“……我真是信了你的邪!”

自己恢复还不知道要等多久,他可是天清宗的大师兄,就这么不明不白失踪了肯定也会引起其他人的怀疑,看来只能找其他人帮他疗伤了。

可是找谁呢?

陆时今对上了林均尘好奇的视线,首先排除掉了林均尘。

盖是因为曾经有修士发现,把九尾狐炼作炉鼎,可以极大增进修为,于是人类修士大肆捕捉九尾狐,导致如今这世道,九尾狐一族人脉凋零,一只幼年九尾狐就能在黑市上卖出一件极品法宝的价格。

所以既然林均尘有过把他炼成炉鼎的前科,他就绝不能让林均尘知道自己是九尾狐。

陆时今想了想,他唯一能找的人,就是知道他真实身份的师父重霄真人。

可他的师父现在正在闭关,没个七八年出不来,所以这条路也行不通。

“小狐狸,你是不是大师兄养的灵宠?”林均尘年纪尚小,玩心未收收,看到这么一只漂亮的灵狐自然爱不释手,又在陆时今头上揉了好几下,“你可知道大师兄去了哪里?”

陆时今不满被当成宠物对待,晃了晃脑袋摇掉了林均尘摸它头的手,冲林均尘龇牙咧嘴,喉咙里发出低吼警告。

陆时今:老子就是你大师兄!你再摸老子头信不信老子咬死你!

可陆时今做出来的凶样不仅没有震慑住林均尘,反而让他觉得更加有趣。

“嗬,还挺凶,小东西别怕,我不是坏人,我是你主人的师弟。”林均尘这次没再摸陆时今的头,改成了用两根手指搔了搔小狐狸的下巴。

陆时今下意识就要低头张嘴咬那两根胆大包天的手指头,可才被林均尘挠了两下,陆时今的狐狸眼睛就不由自主地眯了起来,尖尖嘴巴咧成微笑的弧度,做出一副享受的表情。

卧槽!好舒服!为什么会他妈的这么舒服!

他也不想的这么没原则的,可是被挠下巴真的很舒服qaq!

嗨呀,林均尘这厮手段太阴毒了,居然专挑他的软肋下手!

等林均尘撸够了狐狸,才想起来自己还要正事要做。

他站起来在房间逡巡了一圈,喃喃自语:“奇怪,这都过了晌午了,大师兄究竟去了哪儿?他往常出去去哪儿都会告知于我,今日真是好生奇怪,该不会出了什么事吧?”

“小狐狸,你真不知你主人去了哪儿吗?”

林均尘踱回床边,从狐狸头开始顺着背往下一直撸到尾巴尖,光滑顺溜的毛发手感特别好,林均尘一下又一下地连着撸,怎么也玩不腻。

陆时今感觉从脊椎骨上窜起一阵阵酥酥麻麻的电流,毛茸茸的大尾巴高高翘起,屁股也情不自禁地抬高,迎合林均尘撸他的动作。

妈的,爽的老子头皮发麻!

林均尘似觉自己问一只不会开口讲话的狐狸有些可笑,无奈地摇了摇头。

“是我傻了,竟然会问你,你又不会说话,能告诉我什么呢,算了,还是我自己去寻大师兄吧。”

说完,林均尘站起来准备离开,陆时今一想,不管怎么样,林均尘现在算是唯一能帮他的人,要是林均尘走了,他还能向谁求助呢?

林均尘往前迈了几步忽然发现身后有股阻力拽着自己,一回头,原来是小狐狸咬住了他的衣袍,看样子好像是不不想让他走。

“怎么?舍不得我走啊?”林均尘笑意盎然,垂眸想了下,回到床前把床上的小狐狸抱了起来,自言自语道,“这样吧,大师兄也不知何时才会回来,我先代大师兄照顾你,等大师兄回来再把你交还给他。”

此话正中陆时今下怀,他乖乖窝在林均尘怀里,表示自己愿意跟林均尘走。

林均尘见小狐狸如此乖觉,心下更喜,不过他好像又想到什么,忽然双手伸到狐狸前肢的腋下,像举小娃娃一般把陆时今悬空抱了起来。

然后,林均尘往小狐狸软软的肚子下面扫了眼,看到那代表雄性狐狸的特征时,眼里露出满意的神情:“还好是只公狐狸,而且好像还是幼年,看起来有点小。”

被人占了便宜不算,还被嫌弃小的陆时今:……

草草草草草!这笔账他迟早会连本带利讨回来!

——

林均尘山上山下一连找了陆时今三日,都没找到人影。

他哪里能知道,他从陆时今房里抱回来的小狐狸会是陆时今本人呢?

一直担忧着陆时今到底出了什么事,林均尘这几日修炼起来都不得劲,掌门发现他修为不进反退,狠狠责骂了他一通。

掌门罚林均尘跪在三清殿,要他好好反省。

林均尘不敢为自己辩解,让跪就跪,冒着再次触怒掌门的风险,问道:“掌门真人,大师兄已经失踪三日了,他真的没事吗?”

掌门:“你大师兄的命灯亮的好好的,能有什么事?”

天清宗所有弟子都有一盏命灯,灯亮人活,灯灭人亡。

林均尘闻言松了口气,掌门继续道:“时今一向稳重,不会突然失踪,应当是有急事下山了,你大师兄的修为在平辈弟子中算拔尖的,一般人伤不了他,倒是你!”

掌门吹起胡子,怒其不争地拿拂尘拍了下林均尘的背,“是不是以为自己有点天赋就自命不凡了?”

林均尘连忙低头:“弟子不敢!”

掌门冷哼:“量你也不敢,本座告诉你,修炼一途,唯有勤奋二字最为紧要,不管你天赋多高,要是懒于修炼,终究还是修不成正果,你可听明白?”

林均尘:“弟子谨记掌门真人教诲。”

“不过时今不在,你缺少人指点,而本座不日也将启程去参加灵池仙尊的论道大会,也抽不开身来管教你。”掌门摸了摸胡须,在林均尘面前踱了个来回,“这样吧,本座让你周师叔亲自教导你,你周师叔修为高深,乃是我天清宗当世弟子中的第一人,你跟在他身边好好学习道法,哪怕学到个皮毛,也够你受用终身的了!”

“周师叔?”林均尘楞了一下,“可弟子入门后,从未听说过有哪位师叔姓周啊。”

掌门笑道:“你周师叔避世不出已久,不怪你不知道。他人在天清宗莲花峰后山修炼,平时不许任何人上去打扰,不过有本座这个掌门师兄的引荐,想必他应该会看在本座的面子上收下你的。”

林均尘一想,要是去了莲花峰跟什么周师叔修炼,那不就见不到陆时今了吗?

当即面上就表现的有些不情愿,掌门真人一看就猜到了林均尘在想什么,横眉竖目骂道:“你还不愿意了是不是?不思进取,就知道一昧地偷懒耍滑,本座还不如现在就逐你出师门,省的你以后下山丢了天清宗的脸。”

林均尘一听连忙磕头认错:“掌门息怒,弟子不敢不愿意,但听掌门之命。”

“这还差不多,”掌门一甩拂尘,递给林均尘一块令牌,道,“这是本座的令牌,你拿着这个去莲花峰寻你周师叔,他一看这令牌便知是怎么回事,你准备准备,明日就过去。”

林均尘去跟周雪渊学道的事算是定了下来。

罚完跪,林均尘失魂落魄地回到了自己的卧房。

陆时今仍是狐狸形态,这几天他一直待在林均尘房里,被林均尘好吃好喝地伺候,乐得自在。

他一见林均尘回来是这副模样,就知道他肯定是被掌门罚了,不由得幸灾乐祸起来。

林均尘愁眉苦脸地在床上坐下,小狐狸立即站起来,弓起背,龇牙咧嘴警告他不许靠近自己。

陆时今可是领教过林均尘手下的功夫的,他特别鄙视当时被林均尘撸了两下,就忘了抵抗,毫无节操的自己,所以被林均尘抱回来之后,他就一直很抗拒林均尘再碰他。

页面: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