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8 章 龙傲天与冷仙君

发布时间: 2020-07-08 13:09:15
A+ A- 关灯 听书

这样软绵绵的警告,对林均尘来说根本产生不了威慑,不仅如此,听到陆时今如同金玉般的声音后,反而更让他兴

奋。杰mi哒ΧS⑥③.С0M

“大师兄,你的声音真好听,比仙乐还好听。”林均尘搜肠刮肚地寻找着赞美陆时今的话,渴望能博眼前人欢心,

“大师兄,你长得也好看,比天上的仙子还好看。”

陆时今屈指,毫不客气地给了林均尘一个脑瓜崩,“小小年纪和谁学的油嘴滑舌,你何时听过仙乐,何时又见过天上

的仙子?”

林均尘痴痴一笑,双颊浮起两片如同喝醉酒一般的酡红。

陆时今明白,这是中了九尾狐媚术之后的表现,中术之人会意识不清,眼里只看得到施术者一人,费劲心机讨好施

术者,唯施术者之命是从。

当然,中术之人也会对施术者生出欲念,方便施术者与他们交合,采阳补阴。

对方才是个十六岁的少年,陆时今压根没想对他施展媚术,做什么禽兽不如的事。

他连忙收敛好自己的气味,按照记忆中学习到的功法,双指并拢点在林均尘的灵台处注入一道真气,点醒林均尘的神

智。

林均尘入门一年,修为尚浅,所以才只是闻到一点陆时今身上的体香,就心神大乱没了定力。

陆时今注入的真气破开了蒙在林均尘神智上的迷雾,林均尘顿时犹如醍醐灌顶一般,醒了过来。

发觉自己失态,林均尘连忙松开箍在陆时今腰上的手,脸涨的愈发红。

“对不起大师兄,我、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我不是故意……”

林均尘低着头语无伦次地道歉,回忆起自己刚刚在陆时今面前做出的丑态,又羞又窘,恨不能从飞剑上跳下去,掉

进万丈深渊里死了算了。

“没事,”陆时今拍拍小师弟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你可能是最近练功练得太心急,体内真气走岔了,咱们先

下去,你此时不宜再运用真气御剑飞行。”

林均尘听话地指使佩剑降落在一处旷野之地,两人跳下剑身后,林均尘将自己的佩剑收了起来插回剑鞘中。

陆时今注意看了,林均尘的佩佩剑通体雪白,剑锋寒芒锐利,是把不可多得的好剑。

在原剧情中,林均尘的这把剑是掌门所赠,名叫“惊寒”,之后林均尘被诬陷修习魔道,掌门亲手用这把惊寒剑挑

断了林均尘的手筋脚筋,将他逐出师门。

林均尘成魔尊后回来血洗师门,在天清宗的万剑窟寻回了自己的佩剑,又用这把剑斩杀了不知道多少同门,天清宗

血流成河。

从此以后,惊寒剑在仙门中被视为不详之剑,修士无不谈之色变,送了惊寒剑另外一个美名——“修罗之刃”。

而现在,这把剑还没饮过血,纯白如雪,晶莹如冰,根本不会让人想到将来会成为一把令人闻风丧胆的邪剑。

林均尘也并未入魔,还是那个喜欢跟在陆时今屁股后面问这问那的天真小师弟。

陆时今嘘了口气,他对什么掌门之位什么小师妹统统都没兴趣,也谈不上嫉妒林均尘的天赋,自然不会害林均尘。

他不害林均尘,林均尘就不会堕入魔道,将来也不会血洗师门,还抓了他回去当炉鼎。

所以,他只要和小师弟友好相处,好好培养同门情谊,等小师弟功德圆满那一天,他就可以功成身退啦!

陆时今看林均尘的眼神里带了点老父亲的慈爱,温和地笑道:“小师弟,你天资卓绝,假以时日必定会成为咱们天

清宗这一辈弟子中的佼佼者,但修炼是日积月累的事,切勿急于求成。你刚才就是修炼过急,才会真气紊乱,要不是师

兄我在,你恐怕已经走火入魔了。”

言下之意,小师弟,师兄救了你,你将来可得知恩图报呐。

林均尘立马抱拳作揖:“多谢大师兄。”

“无须多礼,你我本是同门,本就该互帮互助。”陆时今抬起他的手,慈祥地看着他,“师兄以后会好好教你修炼

之法,等小师弟得成大道那天,别忘了提携师兄一把。”

“大师兄说哪里的话,”林均尘感动地看着陆时今,“均尘绝不会忘了大师兄对我的教导之恩。”

不忘了就好,陆时今得到了林均尘的承诺,心里的担忧消散了点。

“那今日的修炼暂时到此为止,先回山吧。”陆时今唤回自己的佩剑凌风,理了理衣冠准备御剑回师门。

“等一下,”林均尘叫住陆时今,表情略带为难地问,“大师兄,你刚才真的没有闻到一股异香吗?那香味奇特,

的确好像是从你身上散发出来的。”

“没闻到啊,我又不是女人,不涂脂抹粉,身上怎么可能有什么香味,”陆时今神色自若,怕林均尘不相信,抬起

手在他脸上挥了挥袖子,“你现在闻闻,还有没有香味?”

被陆时今的袖子扫过,林均尘脸又红了,“没、没有。”

“对嘛,”陆时今一本正经道,“你就是走火入魔,产生了幻觉。好了,别想东想西了,时辰已经不早了,再不回

山,山门都该封了。”

林均尘不再多言,恭敬地道了声“是”,随着陆时今御剑而起,两人一起朝天清宗山门飞去。

——

入夜,陆时今回了自己的卧房,他发现自己的房间里立着一面巨大的铜镜。

修士注重仪表陆时今是知道的,但放这么大一面镜子,生怕漏照了身上一处,那就不是注重仪表了,而是自恋。

陆时今走到镜子前面照了照,哇哦,原主的确有自恋的资本。

端的是一副欺霜赛雪的绝美容颜,两汪似嗔似喜含情目,瞪人一眼,无论男女,骨头都要酥一半。

这长相,不愧是男狐狸精。

也难怪林均尘到最后都舍不得杀了原主,非得把原主炼成炉鼎。

陆时今想到一个可能性,林均尘喜欢跟在原主屁股后面,除了师弟对师兄的崇拜,会不会还有其他的感情在里面?

想到此,陆时今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杰mi哒ΧS⑥③.С0M

按照常理,修仙之人不需要睡觉,只靠打坐就能扫除疲累,恢复状态。

但陆时今第一次穿过来,还没习惯自己的修士身份,况且人生在世,要是不能躺着睡觉,那还有什么意义?

他又不是真的要修仙得道,打坐这种事多一日少一日影响大吗?

不大。

所以陆时今心安理得地在床上躺了下去,双手垫着后脑,看着自己高高翘起的二郎腿,陆时今心里生出一股满足

感。

坐了那么久的轮椅,重新站起来,能跑能跳的感觉真是太美好了。

他又想到原主被林均尘打断双腿做成炉鼎的下场,大腿情不自禁哆嗦了一下。

就算是为了他这两条“失而复得”的腿,他也不能让这种悲剧发生!

“便利店,既然你回来了,你那好兄弟211上线了没?”陆时今问。

711:“它也回来了。”

陆时今闻言安心不少,“那在这个世界里,我老公是谁?”

711:“不确定。”

陆时今:“你玩我?什么叫不确定?”

711解释道:“211说,这次它宿主穿的角色,在这个世界里拥有多个化身。”

陆时今:“???听不懂,麻烦详细说明一下。”

711说:“211现在绑定的角色,名叫周雪渊,是你的小师叔,也是目前天清宗修为最强大之人……”

从711的介绍里,陆时今弄懂了周雪渊是何人。

周雪渊是陆时今的师祖收的关门弟子,年纪最小,天赋却是师兄弟之中最高的,性格也最为古怪。

天清宗是剑宗门派,门下弟子都为剑修,而周雪渊却独辟蹊径,修习了太上忘情道。

太上忘情道,忘情忘爱,无欲无求,不受世间一切七情六欲左右。

因此,也只有意志最坚,道心最稳固的修士才会选择修习此道。

因为一旦生出杂念,道法就会反噬自身,成仙成魔只在一念之间。

周雪渊修习太上忘情道已有一甲子,他在三十岁时斩去了自己的恶念,又在十五年后斩去了自己的善念,成就在当

世修真者中可谓举世无双。

恶念与善念都出自本身,若想得证大道,不能销毁。

周雪渊这种境界的高人,距离飞升也就是一步之遥的事,但这一步之遥的距离,难度不逊于登天。

于是,他将自己的恶念和善念都化成了人,放入人世另外修行。

三人本是一体,将来若是本身不保,另外两人就是周雪渊起死回生的躯壳。

“所以说,世上其实有三个周雪渊?”陆时今听711讲玩,已经是头昏脑涨,修个仙也太复杂了,听上去简直是天方

夜谭。

711:“对,本体是天清宗的周雪渊,他的恶念和善念却不知是谁。”

陆时今:“你说,周雪渊修习的是那个什么太上忘情道?是不是就不能谈情说爱了?”

711:“自然。”

陆时今:“……”不能谈恋爱这个世界还有什么意思?

陆时今又想到了什么,追问:“211是什么系统?”

711:“‘天下第一’系统。”

陆时今连笑的力气都没了,嘴角一扯比哭还难看:“呵呵,还真是很符合我小师叔他老人家的追求。”

“这世上难道真的有仙人?”无神论者陆时今陷入了对世界观的质疑里,“那我也能修炼成仙吗?”

既然老攻一心想修炼成仙当天下第一,他还能怎么办?

当然是追随老攻的步伐,好好修炼,以后当一对神仙眷侣也不错。

711:“在这个剧情里,是真的有神仙。凡人和动物也可以通过修炼成仙。”

陆时今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快,我记得你那里有‘极品仙门心法’是不是?给我来一本,我现在就要修炼!”

711把“极品仙门心法”从系统商城里兑换出来,化为一本蓝色封皮的实体书交到陆时今手上。

陆时今翻来覆去地看了一遍,凭他以往储备的知识,他是一个字都看不懂。

幸好他还保留了原主的记忆,靠着原主对于修炼法门的理解,这本极品心法,他也能看懂个大概。杰mi哒

ΧS⑥③.С0M

陆时今照着心法修炼了一晚上,直到拂晓时分才疲倦至极沉沉睡去。

这一觉不知睡了多久,忽然听到有人在叫自己,陆时今睁开眼想应声,喉咙却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发不出

声音。

那人听不到回应,推门而入,陆时今定睛一看,原来是林均尘。

林均尘进来后,试探地叫了两声:“大师兄?大师兄你在吗?”

得不到回应,林均尘奇怪地在房内四处打探了一圈,等看到陆时今床上时,眼睛一亮,指着床上惊讶道:“咦,怎

么会有一只狐狸睡在师兄床上?”

陆时今把眼睛瞪得圆溜溜:狐狸?什么狐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