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龙傲天与冷仙君

发布时间: 2020-07-08 13:09:10
A+ A- 关灯 听书

没有了711又没了双腿,陆时今本以为这个世界会过的很艰难,但秦遇像一堵高大的墙站在他面前,替他挡住了所有风雨。

秦家人知道了秦遇去首都上学,居然还带着陆时今后,震惊程度不亚于知道了秦遇的高考分数。

那时秦飞白已经从国外回来,找到了真爱,正准备想办法和陆时今提分手,结果分手还没提,却得知自己的亲侄子拐走了自己的未婚夫。

下飞机的那一刻,脚好像不是踩在地上,而是踩在云头上,头重脚轻,迷幻得不真实。

接下来的发展,不过是秦家人去了首都,四处找寻秦遇和陆时今的下落。

他们知道秦遇脾气倔得和牛似的,决定的事八匹马都拉不回来,脑筋就动在了说服陆时今让他主动离开上面。

可惜秦遇早知道自己家人的德性,把陆时今保护得很好,不给秦家人找到他的机会。

然后秦遇自己回了秦家,陆时今人在首都,不知道秦遇回家之后发生了什么。

等秦遇再回来的时候,秦遇给他带回来一个好消息,说秦家以后再也管不着他了,再也没有人能够阻碍他们在一起。

同时还有满背的鞭痕。

陆时今可没原主那么伟大,为了爱人的前程一味退让牺牲自己。

何况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假的,他只想和秦遇在这个世界里相守相伴。

到了秦遇大二那年,某天,陆时今在家里睡午觉,在梦里,忽然有种意识像流沙一样从身体里慢慢被抽离的熟悉感觉涌了上来。

朦朦胧胧中,他明白过来,应该是他在这个世界的任务已经完成,马上就要进入到下个世界了。

由于失去了711,陆时今无法得知任务完成的进度,也就来不及和秦遇告别。

不过他相信,在另外一个世界里,两人很快就会重逢。

——

再次睁开眼,陆时今感觉自己好像躺着漂浮在半空中,不对,不是漂浮,而是在快速地飞行,因为头顶上的天空和云彩正在迅速倒退!

他尝试轻轻动了下身子,四处都没支撑点,唯有后背上垫垫着的一根好像竹竿一样的东西在拖着他。

陆时今扭头往下一看,吓得三魂七魄差点离体,他真的是飞在天上!

而且距离地面起码有好几千米,因为他飞的比山还高!

身下能够看到云雾缭绕的崇山峻岭,山峰与山峰之间相隔的万丈深渊,若掉下去就是粉身碎骨!

陆时今还从没有过醒来之后在天上飞的经历,人在遇到危险时下意识地挣扎,一挣扎,他居然径直从竹竿上掉了下去!

mmp,这到底怎么回事?谁能来救他?他不要穿过来就死在开头啊!

“快使用御剑诀!”

一个耳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陆时今惊魂未定,下意识地回答:“御剑诀是什么东西?我他妈怎么知道?!”

那个声音懊恼地说:“噢噢噢!怪我怪我,还没来得及把这个世界的信息传输给你!”

陆时今反应过来这个声音属于谁,霎时间不知道是该悲还是该喜,咆哮道:“便利店!你个坑爹货!”

“大师兄!我来救你!”

然而还没等陆时今接受完这个世界的信息,就凭空出现了一双手托住了陆时今的腰,阻止他继续下坠。

那双手抱住陆时今,将他稳稳扶着站起来,陆时今稳住身形,心有余悸地抬头,猝不及防对上一双清澈透亮的眸子。

眸子的主人约摸只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长了一张稚气未脱的鹅蛋脸,浓眉大眼,唇红齿白,还有些婴儿肥。

但从五官已经能看出来,将来长大后,肯定是美男子一枚。

少年穿了一身青色道袍,发髻高梳,端端正正插着一根碧玉簪,广袖舒袍,气质凌然,很有哪家神仙身边仙童下凡的模样。

少年见陆时今看着自己发愣,展颜一笑,“大师兄,你怎么这么看着我?刚才我见大师兄从剑上掉下来,而大师兄的凌风剑看上去又没有相救的样子,一时心急才会忍不住出手,大师兄不会怪我多事吧?”

陆时今回神,连忙收回视线,不自然地咳嗽了一声,说:“当然不会,刚才是我睡着了,一不留神从剑上摔了下去,其实我刚才正准准备念剑诀把凌风召过来,但总归还是谢谢你,小师弟。”

不错,少年正是陆时今的小师弟,名叫林均尘,本剧的男主。

而陆时今的角色,则是林均尘的同门大师兄,两人同在一个名叫“天清宗”的修仙门派拜师学艺。

林均尘今年刚满十六岁,去年才拜入天清宗学艺,和陆时今是一个师父。

不过他们师父今年算到自己将有大劫将至,所以早早就闭关修炼去了,而教导师弟们的责任,自然落在了陆时今这个当大师兄的肩上。

林均尘虽然年纪小,但奈何人家有男主光环,学什么都快,才进天清宗一年,在修炼上就表现出来了过人天赋。

要知道修仙一途,最重要的就是“悟性”二字,也唯这二字最为难得。

有人穷其一生蹉跎百年,都悟不到大道之法,无法羽化登仙终究还是肉胎凡身。

而悟性好的,再加上正统的修炼法门,修炼起来便如有神助,而那些没悟性的修士,苦修再多年都只能望尘莫及。

林均尘自然是属于悟性高的,人家要花百次才能领悟的心法口诀,他常常两三次就能学会了,引起了天清宗掌门的注意。

天清宗在修仙门派里也是排得上名号的大宗,但天清宗已经有百年没有弟子修炼成仙,再这样下去,怕是离没落也不远了。

掌门发现林均尘天赋异禀后,自然对他格外看重,不仅常常亲自教导林均尘修炼,还有意将自己的独女许配给林均尘。

这无异于是告诉所有人,将来天清宗下一任掌门会是谁。

树大招风,林均尘入门最晚,却被掌门这样器重,势必会遭人眼红。

其中,就有林均尘的大师兄,陆时今。

陆时今本来是这一辈天清宗弟子中最出挑的弟子,林均尘出现后就抢走了他全部的风头。

而且陆时今还爱慕掌门的独女,天清宗的小师妹已久,风头被抢也就算了,他绝不能接受掌门将小师妹许配给林均尘。

林均尘入门没多久,师父就闭关修炼去了,平时都是大师兄陆时今在教导他,所以林均尘对陆时今也颇有好好感,常常喜欢黏在大师兄身边。

于是,陆时今便利用林均尘对他的信任,将一套经过篡改,修炼后会走火入魔的功法传授给林均尘,要林均尘好好修炼。

林均尘不疑有他,老老实实按照陆时今给的功法修炼起来,结果毫无意外地走火入魔。

这时候陆时今站出来,向掌门举报林均尘勾结魔修修习魔道,掌门震怒无比,将林均尘一番严惩,逐出了天清宗。

林均尘坠入魔道后,经过一番历练成为了魔尊,他成为魔尊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血洗天清宗。

又把他曾经最信任,也是害他沦落到如此境地的罪魁祸首陆时今抓了回去,锁在无人能及的万丈之巅,将陆时今炼成了他专属的炉鼎……

“那个,什么是炉鼎?”陆时今问。

711:“炉鼎在在修真小说里,一般是指被修为强大的修士用来采阳补阴或采阴补阳的低修为修士。”

陆时今:“采阳补阴?是我理解的那个意思吗?”

711:“是。”

陆时今默默把这一信息消化了好一会儿,突然又阴阳怪气地讽刺道:“……原来你还在啊,我还以为你死了。”

711憨憨一笑:“宿主你这话说的,我又不是人,怎么会死呢。”

“呵呵,”陆时今皮笑肉不笑,“你把我一个没有双腿的残疾人扔在上个世界不闻不问就算了,刚刚还差点害死我!我要投诉你!”

711赶紧奉承道:“上个世界那是意外,不过没有我,你不也完成任务了吗?说明宿主你厉害啊!而且你看,这个世界你不仅有了双腿,还能御剑飞行,是不是很棒棒?”

“棒你个头啊棒!换你给人家做炉鼎试试!”

陆时今又扫了林均尘一眼,少年望着他笑容清朗,脸颊一侧还有一个酒窝,看起来毫无心机,实在难以和日后那个血洗师门,还把师兄炼成了炉鼎的龙傲天联系起来。

不过细想想,这事也不能怪林均尘,要不是原主陷害林均尘走火入魔,林均尘最后也不至于变态。

所以,陆时今决定,得和林均尘好好相处,一定要要将林均尘引入正途。

掌门之位?给!小师妹?给!

只要不让他做炉鼎就好。

“大师兄,你身上好香啊。”林均尘闭眼深深嗅了一下,仍搂着陆时今腰的手忽然猛地收紧,清俊的眉眼间渐渐露出痴迷之态。

陆时今:“???”什么鬼?

711连忙说:“宿主,是你身上的体香泄露出来了!”

陆时今有些崩溃:“你搞什么?我一大男人,身上为什么会有体香?”

711:“宿主你忘了?你这具身体的原形是九尾狐啊!”

哦,没错,原主并不是人,而是九尾狐成精。

陆时今的师父信奉有教无类,又加上和陆时今的父亲有些交情,所以才收了陆时今为徒。

这件事只有陆时今和他师父知道,陆时今平日里行事又谨慎,所以天清宗其余人都被蒙在鼓里。

然九尾狐天生媚态,善魅惑之术,身上自带体香,无论男女,闻之皆为之狂。

陆时今平时都将身上的体香藏得很好,一定是刚才从剑上摔下来,惊慌之下才不小心泄露了出来,又被林均尘闻到。

林均尘抱他抱得愈紧,也不知道少年身体里哪来的那么大力气,铁臂箍得陆时今怎么挣都挣不开。

“大师兄,你身上为什么这么香?真好闻。”林均尘比陆时今稍矮,仰头痴痴地望着陆时今,“大师兄,我身上好热,好像起火了一般,刚才修炼了一会儿,莫不是修炼岔了?可我是严格按照大师兄教我的心法练的呀,应该绝不会错……”

陆时今推着林均尘的肩膀,不让林均尘的脸靠近自己,一本正经地说:“小师弟,你先放开我,是怎么一回事,待我为你把把脉就知道了。”

“我一定是走火入魔了,肯定是的,”林均尘眼眶红了一圈,看上去又委屈又自责,却没有半点要松开陆时今的意思,他低头喃喃道,“不然我怎么会生出想将大师兄炼成炉鼎的邪念呢?”

“……”陆时今后脑一阵凉飕飕,颤着嗓子毫无威慑力地警告,“小师弟,你冷静一下,再这样胡说八道,师兄可要打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