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校霸的救赎(over)

发布时间: 2020-07-08 13:09:07
A+ A- 关灯 听书

陆时今话说的很绝,但班主任自信自己二十年多年的从教经历,还是质疑秦遇的成绩并非真实。

宋老师皮笑肉不笑地打量陆时今:“陆先生说的不错,那就让秦遇进来答题吧,正好你也在,我们老师和家长一起监督,看看秦遇的真实水平到底是怎么样的。不过丑话我可说在前头,要是秦遇做不出来,那他二模考试的成绩就作废。学校也不会公开通报批评,但是劝退还是留级,你们自己考虑。”

陆时今面上也浮上淡淡笑意,“可以,但他要是做出来了呢?”

宋老师拍了下胸口,“我这个班主任,还有那两个学生,当着全班同学的面,给秦遇同学道歉,您觉得可以吗?”

“可以。”陆时今挑了下眉,点头赞同。

班主任把在门口站着的秦遇喊了进来,把他和陆时今协商过后做的决定告诉他,然后从抽屉里抽出一份早就准备好的卷子放在办公桌上,示意秦遇坐下来答题。

“讨论了半天,结果你们就讨论出这个方法来证明我有没有作弊吗?”秦遇面无表情,站在陆时今旁边没动,“我不想做。”

“秦遇!”班主任有些愠怒,拍了下桌子,“这是给你证明自己的机会,你别不识好歹。”

“证明自己?”秦遇微微扯唇,眼角眉梢讥讽之意毕露,“我二模考试的成绩还不足以证明自己吗?可是你们不相信啊,说是给我机会,其实是你们戴着有色眼镜看人,潜意识里看不起成绩差的学生,不相信我一个差生能考出好成绩,对吗?所以,我为什么要向你们这帮人证明我自己?”

秦遇说完,班主任的脸越来越黑,脸上的肥肉都在气得发抖,忽然提高音量对着陆时今发难:“陆先生你也看见了,你们家秦遇在学校里对老师就是这种说话态度!还有一点做学生的样子吗?我让他做这张卷子是害他吗?我难道不想还他清白吗?可你听听他刚才说的是什么话,简直目中无人狂妄至极!这事也是经过你同意了的,你说怎么办吧!”

陆时今面色如常看不出喜怒,松开一颗领口的衬衫扣子,好整以暇地说:“是我和老师您商量的解决办法没错,但既然秦遇不想做,我尊重他的选择,也不想勉强他做他不愿意做的事。”

宋老师一愣,没想到陆时今也是这样狂悖的态度,不禁怒极反笑。

“行,我算是明白了,既然你们家长对孩子的成绩都是这种无所谓的态度,那那我们学校抓得再严又有什么用?”班主任把试卷抓起来,团成团扔到了垃圾篓里,冷笑着说,“接下来这段时间,一直到高考结束,你们家秦遇爱怎么学就怎么学吧,我也不会自作多情给你们家长打一个电话了!”

“老师您别动怒,”陆时今没有受到丝毫影响,语速依旧不紧不慢,“这不离高考也就剩一个多月的世界了吗?秦遇的成绩到底怎么样,等高考出成绩当天,自然就一切明了。您怀疑他在学校组织的考试中作弊,他总没那么大的本事,连高考都敢作弊吧?现在正是孩子备考的关键时期,我们当家长的也是不想影响孩子的情绪,还希望老师能够理解。”

班主任冷笑数声,口气冷硬地说:“是啊,反正马上就要高考了,到时候成绩出来,是李鬼还是李逵自然就一清二楚。”

陆时今低头笑了笑,没再辩解。

秦遇忽然举起手,语气散漫地说:“老师,我今天身体有点不舒服,晚上的晚自修想请假回家休息。”

班主任瞟了陆时今一眼,看他不置可否,哼了一声阴阳怪气地答应下来:“行啊,你家长在这儿,他都没意见我还有什么不同意的。”

得到了班主任的同意,秦遇也不磨叽,推着陆时今扭头离开了办公室。

等出了校门,确认周围没有其他人会听见他们说话,陆时今才开口数落秦遇。

“你真出息了啊,敢顶撞老师,要是被你小叔知道,怕不拿棍子削你。”

秦遇笑嘻嘻地说:“那你还帮着我怼老师?”

陆时今冷哼一声:“我是看不过你们老师戴有色眼镜看人的做法,再说了,我又不真的是你家长,我管你干嘛啊我。”

秦遇趁没人看见,捏了捏陆时今的耳垂,笑得没个正经,“怎么突然这么大火气,你是生宋胖子的气还是生我的气?我应该没招惹你吧?”

陆时今对秦遇是不是嘴上说喜欢他,其实心里也是嫌弃他残疾这事儿存着疑问,说话语气也忍不住尖酸了点。

“你别管我为什么生气,你先说说你自己,”陆时今双手环胸,脸色冷若冰霜,“你考试到底做没做弊?”

“你问我这个问题,是不相信我?”听见陆时今的质问,秦遇也不禁来了脾气,用力握住了把手,手上的青筋都暴了出来,“既然你不相信我,刚才在办公室里干嘛还要替我说话?我不需要你这种假惺惺的信任。”

“我相信你不会做这种事,但是我要听你亲口告诉我说,你没有。”陆时今冷声道。

秦遇不屑一顾地轻笑:“我没有,我要么不考,要考就不会弄虚作假自欺欺人。”

“所以你之前都是不想考?”陆时今听出了弦外之音,纳罕道,“那些题目你明明会做,为什么要装不会?”

秦遇轻描淡写地说:“看心情咯,心情不好,不想做。而且你看,就算我做了,他们也会怀疑成绩是不是我偷来的。”

陆时今差不多能理解秦遇的心态。

从小无父无母,缺少父母的关爱,虽然说长辈们都宠着他,但父母的角色在孩子的成长经历里是无法被取代的。

秦遇跟在秦飞白身边长大,但秦飞白也只比他大十五岁,没有为人父母管教孩子的经验。

秦遇生性又桀骜不驯,秦飞白管教他的方式无非就是恐吓威逼,更激起了秦遇的叛逆心理,所以秦遇的人生才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今天若是换成秦飞白被秦遇的班主任叫过去,怕是秦飞白第一反应也会认为秦遇在考试里作弊了,因为秦飞白对秦遇本来就缺乏信任,不相信他会变好。

而结果可想而知,以秦遇的性格只怕会破罐子破摔,抱着“既然你们都不相信我,我索性就一直堕落下去给你们看,这样你们总能满意了吧”的这种心态,荒废掉一生。

错误的教育方式,足以毁了一个孩子的一生。

回到家里天也差不多黑了,秦遇今天没上晚自习,但陆时今也不许他看电视玩游戏,让他吃完晚饭后就回房间温书复习。

陆时今自己洗完澡就回房间休息了,躺着玩了会儿手机,无聊得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睡过去多久,忽然感觉到有人从后面环抱住了他的腰,陆时今睁开眼醒了过来。

“复习完了?”陆时今没回头,光闻背后人身上沐浴露的味道就猜到了是谁。

秦遇脸埋在他的肩膀上,闷闷地“嗯”了声。

“那就早点睡吧。”陆时今动了动肩膀,假装翻身离开了秦遇的怀抱。

陆时今已经习惯了秦遇每天晚上赖在他床上不走,非要抱着他一起睡,可时间长了,就不免有些不是滋味。

都是从年轻时候过来的,十□□岁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要是真心喜欢一个人,天天晚上在一张床上睡,怎么可能忍得住。

所以陆时今也越发怀疑秦遇对他好、说喜欢他,不过是为了完成任务,对他并不是真心喜欢。

毕竟,换成是他,恐怕也不会把大好青春浪费在一个大了自己十几岁,又是个半身不遂的老男人身上。

秦遇察觉出来陆时今的抵触,长臂一伸重新把人捞回了怀抱里。

“怎么了?你在不高兴?”秦遇撑着上身起来,居高临下地审视了一会儿陆时今的表情,得出了结论,“你就是在不高兴,为什么?”

陆时今闭着眼睛不想被秦遇发现自己眼里的失意,淡淡地说:“没不高兴,你别瞎猜。”

“你瞒不过我。”秦遇指尖划过陆时今的眉眼,“你把眼睛睁开,看看我。”

陆时今扭头,避开酥痒的触感,“不看。”说完紧紧闭上了嘴,一副不想搭理人的架势。

“不看我?”秦遇恶作剧似的捏住了陆时今的鼻子,“那就是生我的气对不对?我哪一点做错了惹你不高兴了?你总得让我死个明白吧?”

陆时今嘴闭着,鼻子又呼吸不了,气得只能把眼睛睁开,恶狠狠地瞪着秦遇。

“啪”地一声,秦遇脑门上挨了一巴掌,陆时今眼睛里冒着火,说话也没好口气:“滚回你自己房间去。”

“不滚。”秦遇直接趴到了陆时今的胸口,跟个耍无赖的小孩一样又蹭又抱,“前人的经验告诉我,要是媳妇儿生气了,老公不去哄,那这老公可就完了,等着他的指不定是键盘还是搓衣板,我可不上当。”

页面: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