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校霸的救赎

发布时间: 2020-07-08 13:09:02
A+ A- 关灯 听书

没和秦家其他人打招呼,秦遇带着陆时今离开了墓园,直接打车去了当

地最大的游乐场。

恰逢节假日,游乐场刚开园没多久,游客已经蜂拥而至,随处都能听到

欢声笑语。

陆时今是这么多人里唯一一个坐在轮椅上进入游乐园的人。

从买票检票开始到进入游乐场内,即使陆时今已经努力想忽视路人投在

他身上好奇的目光,但那些目光好像黏在他身上一样,他走到哪里,那些

眼睛就跟到哪里。

恐怕都是在好奇,为什么一个坐轮椅的人会来游乐园玩,他能在这里玩

什么?

陆时今不喜欢被人当做弱者看待,开始后悔答应秦遇出来。

秦遇却浑然不觉有什么问题,旁若无人地推着陆时今在游乐园里东逛西

逛,看到街边有卖气球的小贩就走不动到了,一个一米九的大高个,非要

挤到一群小孩子小女生中间也买了一个才高兴。

“好看吗?”秦遇远远拿着个天蓝色的氦气球过来,一眼看过去,周围

拿气球的人里,就数他的气球飘得最高。

“幼不幼稚?你八岁吗?”陆时今并不捧场。

“对啊,我今天就是八岁。”秦遇把气球的绳子递给陆时今,陆时今奇

怪地问,“干嘛?”

“你帮我拿着,我看到那里有卖超大甜筒的,好多人排队呢,我也要去

买。”秦遇不停地朝陆时今身后张望“我不,你买的你自己拿着,我才不拿这种小孩子玩的玩意儿。”陆时

今撇过脸高冷地拒绝。

“我说陆叔叔,别那么扫兴嘛,出来玩高兴点?难得来次游乐场,就当

一天孩子又怎么了?”秦遇直接抓起陆时今的手把气球的绳子缠在了他的

手腕上,“快点快点,这个气球三十块钱一个呢,死贵死贵的,你可别给

我扔了啊。”

秦遇不给陆时今拒绝的机会,给他绑完一个蝴蝶结,撒腿就跑了。

陆时今抬头看着自己脑袋上飘来飘去的蓝蓝气球,好几次都想把手腕上的

绳子解开让气球飞走,但一想到秦遇把气球拿到手里,脸上的兴奋样,硬

是给忍住了。

算了算了,你是当长辈的,别跟一个孩子计较,万一扔了气球他找你

哭,你还得反过来哄人家。

还好秦遇很快买完东西回来了,一手一个甜筒,笑容灿烂,比天上的太

阳还要晃眼。

“给,草莓味儿的。”秦遇把一个甜筒递给陆时今,他自己拿的是巧克

力味儿的。

陆时今还真有点口渴,于是接过来吃了,秦遇推着他继续往游乐场里面

走。

“你的气球你自己拿着。”陆时今舔了几口甜筒,突然反应过来,抬手

示意秦遇把他手腕上的气球绳子拿走。

“你先帮我拿着呗,”秦遇说,“我手里拿着甜筒,还要推你,实在腾

不出手啊。”

“那你买了干嘛?”陆时今没好气地抱怨,秦遇却说,“看你好像不太

高兴,买了哄你开心啊。”

陆时今:“……你当我三岁小孩?拿这个哄我开心?”

“可不就三岁吗?刚才脸上还没个笑意,现在不也会笑了?”秦遇三下

五除二吃完了甜筒,咂了咂嘴说,“今天你三岁我八岁,咱们哥俩在这里

痛快玩一次,好不好?”陆时今扑哧一声笑了,反手拍了秦遇一下,佯怒道:“没大没小,跟谁

哥俩好呢?叫叔叔!”

秦遇俯下身子,无赖般地摇头:“就不就不,陆哥哥,接下来咱们去玩

旋转木马好不好?”

陆时今没有拒绝的余地,今天的主动权都掌握在秦遇手里,他只能跟着

秦遇的步伐走。

不过。

陆时今一边舔着香甜的冰激凌,一边动了动手腕,上面的气球也跟着左

右摇摆了下,好像在向人点头示好。

好像心情真的变好了点。

旋转木马前有不少人在排队,轮到陆时今他们的时候,工作人员注意到

有位残障人士,听秦遇说他们要两个人骑一匹马的时候,立即安排场地中

最大的那匹木马给他们乘坐。

秦遇把陆时今抱上去的时候,旁边的工作人员本来想搭把手,但被秦遇

拒绝了,他知道陆时今并不喜欢别人触碰他。

陆时今本来也瘦,秦遇抱他也不费力,让陆时今在木马坐稳后,他也跨

上马背,双臂往前将陆时今牢牢圈在怀里。

因为秦遇和陆时今,耽误了点机器启动的时间,但其他等待的游客也没

抱怨,安静地等着他们。

所有人都就位,机器启动,旋转木马开始跟着音乐声一上一下地慢慢地

转动起来。

陆时今从穿过来就一直坐在轮椅上,都许久没感受过除了坐和躺以外,

其他的动作做起来是什么感觉了。

感觉到某种从身体里剥离开来的情绪正在逐渐回归,陆时今闭上眼,想

象自己乘坐着旋转木马,飞翔在云上,穿梭在云间。

心情顿时变得轻松又惬意“开心吗?”秦遇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陆时今感觉到后背上来自于

男孩宽厚胸膛上的温暖温度,无比心安踏实,他点点头说,“开心。”

“跟我出来玩没错吧?”秦遇低笑,笑声里有着得意,“以后天天都让

你这么开心。”

陆时今微微睁开眼,忽然有种熟悉的情愫在心口肆意蔓延开。

711正在维护,没来得及告诉他,他这个世界里要寻找的人是谁。

如果不是秦飞白,会不会有可能是——秦遇?

迷雾被拨开,陆时今的脑子里骤然一片清明。

对了,在原剧情里,秦家一家人都对原主很冷漠,秦遇更没有理由要对

原主这么好,哄他开心陪他解闷。

秦遇对他的态度,是在他穿过来之后发生的改变,如果不是秦遇对他有

所企图,那就只有一个可能。

秦遇身体里的灵魂,也换了一个,而他的任务,很可能和自己有关。

推理出了前因后果果的陆时今,激动得心脏狂跳不止,但他只能忍着,不

能将情绪表露出来,不能当面质问秦遇真相。

没有系统的帮助,想要在这个世界里完成任务,只能靠他们自己。

得在满足观众爽度值,完成剧情的同时,还要帮秦遇完成他的任务,才

算圆满成功。

猜到了秦遇就是他要找的人,原本那些悲观消极的情绪全部一扫而光,

有无穷的希望和力量源源不断地涌入进了陆时今的身体里,抚平了失去双

腿给他带来的不安和焦虑。

从旋转木马上下来,陆时今的心境已经和上去之前大为不同。

他不再抵触和抗拒和外界接触,也不再管外外界看他的目光,全心全意地

愿意信赖眼前这个努力逗他开心的大男孩“咱们接下来玩什么呢?”秦遇蹲在陆时今的轮椅旁边,拿着游乐园的

地图仔细研究什么项目适合他们两个人玩。

陆时今看着男孩认真的表情,轻轻笑道:“你喜欢玩什么就玩什么,我

都可以。”

秦遇诧异地挑了下眉,有些不敢相信地望着陆时今,“你刚刚可不是这

么说的,还说自己什么都不想玩呢,怎么玩了个旋转木马就转变态度了?

所以你是体会到了游乐场的乐趣对不对?”

“对,”陆时今环顾了一下周围所有人的笑脸,最后目光落在秦遇的脸

上,“这里到处充满了欢乐,真的很好玩。”

秦遇打了个响指,“ok,你能这么想最好,那咱们先去坐摩天轮吧,

这个最不费力气。”

摩天轮那里没多少人排队,陆时今和秦遇到了那里就直接能上去。

还是由秦遇把陆时今抱上了座舱,请工作人员代为保管轮椅。

摩天轮从地上开始缓缓转动,高度慢慢上升,很快就到了一半的高度,

游乐场的全景一览无遗。

秦遇看着窗外,刚才还一直说个不停的人突然就安静了下来,眉眼耷拉

着,喃喃道:“我小时候想来游乐场玩,可是大人们们都工作很忙,都没空

带我来。于是有天,我一个人悄悄溜进了游乐场,想去坐摩天轮,但是看

守摩天轮的叔叔阿姨说我没有家长陪同,不可以一个人上去,于是那天,

我就站在摩天轮下面,看着一个个小房子慢慢升上去,看了整整一天,我

在想,为什么其他小朋友都有爸爸妈妈,就我没有。”

陆时今低声劝解:“他们肯定也不想离开你,没有父母不想看着自己的

孩子长大。”

“我知道,我不怪他们。”秦遇转头看着他,淡淡笑了下,“后来我就

想明白了,人不能永远沉浸在对失去之物的悲伤里,我们活在当下,万事

得朝前看。我不能控制发生在我身上的意外,但是我却能控制自己,不快

乐地过是一天,快乐地过也是一天,你说我说的对吗?”

陆时今也微笑,点点头说:“对。秦遇凝视陆时今的眼睛:“那你能答应我,以后快乐地过每一天吗?”

陆时今看见男孩眼里的真诚,心底一柔软,默然片刻,才找回了自己的

声音:“好。”

“你答应我了啊,可不能反悔。”秦遇轻扯嘴角,自信地说,“也不怕

你反悔,反正有我在。”

“有你在怎么了?”陆时今装听不懂,趁他不备迅速出手点了下秦遇的

额头,“小破孩,口气这么大,给你点颜色你就能把染坊开起来了是不

是?”

“我也没自夸,你就说,我今天是不是让你快乐了?”秦遇准确地抓住

了他的手,不让陆时今缩回去。

事实上,陆时今也没想缩,男孩的掌心滚烫,是他以往迷恋的那种温

度,烫得令人眼眶发热。

座舱空间本来就狭小,秦遇拉着他的手,又缩近了些两人的距离。

男孩看着陆时今的眼睛又黑又亮,里面好像藏着一片神秘的星空,看一

眼就能深陷进去。

“哥哥,你告诉我,我和秦飞白两个人,谁更能让你感觉开心?”请牢

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