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校霸的救赎

发布时间: 2020-07-08 13:08:56
A+ A- 关灯 听书

陆时今把那张叠的皱巴巴的试卷拿过来仔细看了一遍,是张高三数学月考试卷。

满分一百五,秦遇只考了十三分,就对了两道选择题,剩下三分是他在大题下面把三角函数公式默写了一遍,阅卷老师给的友情分。

那两道选择题都是蒙对的,因为每道题臭小子全选的C。

毫无疑问的学渣。

陆时今冷笑,怪不得臭小子今天对他这么殷勤,原来是有求于他。

陆时今:“一百五十分你能只考十三分,也是个人才。”

“陆叔叔您别夸我,我觉得我其实还有进步的空间。”秦遇嘴角拉的更开,大白牙简直晃眼。

陆时今拿着试卷的手抖了两下,“我这是夸你吗?!”

亏得这不是他家孩子,不然早就棍棒伺候了。

“我比上次有进步了啊,上次月考,我可是交的白卷,这次分数起码突破了两位数,难道不该得到表扬吗?”秦遇义正言辞地道,“而且我把三角函数都默写对了。”

“考这么点你还挺得意啊?”陆时今松开手,把试卷扔到被子上,“我不给你签,你小叔在的时候你不把试卷拿出来,是料定他会生气吧?我现在要是给你签了,岂不成了你的帮凶。”

秦遇一屁股在床上坐下来,上身朝陆时今靠过去,凝视陆时今的黑眸很亮很干净,带着玩世不恭的笑意。

“陆叔叔,你这就不够意思了,说好的相亲相爱相敬如宾呢?这么点小忙你都不肯帮我?”

“小忙?这是小忙?你是个学生,成绩对你来说就是排第一位的头等大事,还有两个月就高考了,你才考这么点分,哪个大学会要你?”陆时今怒其不争地摇了摇头,叹气,“还有,相敬如宾这个成语是用来形容夫妻的,别乱用。”

“啊?”秦遇眨了下眼睛,笑道,“原来是形容夫妻的吗?我还以为就是表示客气的意思。”

陆时今有些头疼,熊孩子不仅数学成绩不好,语文成绩肯定也不咋地。

秦遇拽了拽陆时今的衣角,口吻讨好:“哎呀陆叔叔,你就帮我这一次呗?只要你给我签字,我保证接下来好好学习,不给你惹事,行不行?就把这当成我们之间的小秘密,你不说我不说,秦飞白他怎么可能知道?而且距离他回来还有两个月呢,我就就不信,这两个月里你不会有事找我帮忙,对吧?”

“你这是在威胁我?”陆时今不怒反笑,拿着手机在手里晃了晃,“你信不信我现在就给你小叔打电话,你猜他要是知道你是这个学习态度,会不会马上飞回来?”

“别别别!”秦遇翻身按住陆时今作势要拨号码的手,仗着陆时今力气不如他反抗不了,抱住了陆时今的腰把脸埋在他胸口耍起无赖,“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陆叔叔只要你帮我这一次,以后在这个家我罩你行不行?”

“我需要你罩?”陆时今气得拍了一下秦遇的后背,“你小叔刚走你就要无法无天了是吧?”

虽然两人现在的姿势暧昧了点,但秦遇是秦飞白的侄子,两人差了一个辈分,所以陆时今也没别的上面想。

他试图推开秦遇趴在他胸口上的毛茸茸的大脑袋,但秦遇就是个无赖,任凭陆时今怎么推他他也不松开,大有陆时今要是不答应,他就不起来的架势。

要换做是平时,陆时今早就抬脚踹人了,还能任由臭小子骑到他头上作威作福?

可现在,只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起来起来,你先起来!”陆时今放弃了反抗,用力拍了下秦遇的肩膀泄愤,“算我怕了你了,我给你签还不行吗?”

秦遇听到陆时今答应,马上就爬了起来,捡起试卷,又从口袋里掏出早就准备好的笔递到陆时今手上。

“给!”

连笔都带过来,这是早有预谋啊。

“心机boy。”陆时今小声吐槽了一句,在试卷上潦草地签完了自己的名字,签完之后忽然又觉事情有点不对劲。

签字这种事可是最好瞒天过海的,模仿个家长的笔迹签个名又不是难事,值得秦遇这么大费周章地讨好他?

“你,”陆时今怀疑地盯着秦遇,有种不好的预感,“该不会仅仅就是让我签个字这么简单吧?”

秦遇拍了下大腿,“我靠,陆叔叔你真聪明!一下子就猜到了!”

陆时今:“……”

秦遇露出一个八颗牙的标准微笑,“老师让我把家长周一请学校去,秦飞白他不在,所以……”

“你还真好意思说?”陆时今没好气地打断他,“你难道要让我去学校陪你丢人现眼?!”

“陆叔叔,什么叫丢人现眼啊?你这话可说的不好听。”秦遇撇了撇嘴,脸上毫无愧色。

陆时

今真的特别想翻白眼,“不是丢人现眼是什么?被请家长你还觉得挺光荣是不是?我不去,你想都别想,我是不可能去的,你找你奶奶跟你去学校。”

“不行,老太太她有高血压,受不了这个刺激。”秦遇振振有词。

“那我就能受得了刺激了?”陆时今气得太阳穴突突跳,捶了捶自己的腿,怒瞪秦遇,“你让我这个样子跟你去学校?生怕别人不知道我是个残废是吗?”

“你别激动,我没有这个意思。”秦遇倏地收敛起笑容,认真地看着陆时今的眼睛,“你这个样子,是什么样子?坐在轮椅上而已,又不是低人一等,怎么就不能出去见人了?你活着是为了自己,又不是为了其他人,何必管其他人是怎么看你?何况你是为了救人才变成现在这样,是英雄,谁要是敢笑你,我就帮你揍他!”

秦遇边说边举起拳头,在空中虚张声势地挥了挥。

陆时今看他也不像是故意要整自己,火气稍微平息了点,冷哼道:“你的歪理倒是足。”

“我是实事求是,”秦遇自嘲地扯了扯嘴角,“你看我,从小就没父没母的,我也不觉得有什么,要是那么在意别人怎么说、怎么看,那这日子还不过不过了?”

“所以呢,这就是你数学考十三分的理由?”陆时今拿笔戳他胸口,恨铁不成钢道,“你能不能争气点?不是给别人是给你自己,给你死去的父母,你争点气行不行?同样是上学,你就考人家的零头?你这脑子是天生比人笨吗?!”

秦遇揉了揉被陆时今戳的地方,不满道:“啧,你怎么和秦飞白说话一个口气?我是不想学而已,要是想学,分数还不是随便考。”

陆时今:“呵,说大话谁不会?高三你不想学什么时候才想学?等到高考完了吗?”

“别说这些了行不行,你就说周一你去不去吧。”秦遇梗着脖子硬气地说,“你要是实在不想去我也不逼你,到时候我就跟老师说,我爸妈死的早,家里没人管我,我一个野孩子让我自生自灭得了。”

“臭小子胡说什么呢,要是被你奶奶听到,又得嘀咕我了。”陆时今装恼捶了他一下。

经过今天天一整天相处下来,他也发现了,秦遇这孩子其实人不坏,就是皮了点。

他虽然没和晚辈相处过,但也经历过少年时期,想到他自己在十八岁的时候,也不比秦遇老实多少,就释然了。

毕竟谁的青春不张扬呢。

秦遇委委屈屈地问:“那你去不去?”

陆时今无奈:“你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还能不去吗?但我说好,仅此一次,下不为例!明不明白?”

“OK!”秦遇喜笑颜开地比划了下手势,拿着试卷站了起来,“那你早点休息,我就不打扰你了。陆叔叔晚安呀~”

陆时今对着关上的门摇了摇头,这小魔星怕不是天生下凡来克他的。

到了周一,陆时今真跟着秦遇去了学校。

一进入学校,就能听到从各座教学楼里传来的朗朗读书声,这种氛围,一下子就将陆时今带进了校园生活的回忆里。

他上学的时候曾经也是老师家长口中的“问题学生”,逃课上网吧打游戏,上课睡觉看小说。

可没有孩子天生就是坏孩子,有时候他们的调皮捣蛋,只是想发泄他们身上充沛的精力,给枯燥的学习生活里添上不一样的色彩。

青春只有一次,喜欢的勇敢去尝试,热爱的勇敢去热爱。

才不至于等到被社会打磨得棱角尽失,锋芒暗淡时,回忆起那些青葱岁月,徒留下一片黑白的遗憾。

秦遇推着陆时今去了他班主任的办公室。

班主任姓宋,是个个子不高,身材偏肥的男老师,看见秦遇推着个坐轮椅的男人进来,还愣了一下。

秦遇对老师的态度还算恭敬,“宋老师,早上好,我家长来了。”

宋老师推了下眼镜,审视着陆时今,有些怀疑地问:“你好,我是秦遇的班主任,请问你是秦遇的什么人?”

“他是我叔叔。”秦遇抢着回答。

宋老师:“你叔叔?你还有几个叔叔?”

页面: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