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校霸的救赎

发布时间: 2020-07-08 13:08:54
A+ A- 关灯 听书

秦遇推着陆时今的轮椅去了客厅。

秦飞白在的时候,每天会在固定时间帮陆时今按摩腿部,防止肌肉萎缩。

他考虑周详,早在走之前已经雇好了按摩师每天定时上门帮陆时今按摩。

但今日按摩师还没到,秦遇这个平时钱掉了都不弯腰捡的大少爷,却突然提出要帮陆时今按摩,陆时今受宠若惊。

陆时今礼貌地拒绝:“不用了,预约的按摩师应该快到了,你也从来没做过这个,不麻烦你了。”

秦遇笑了笑,“秦飞白帮你按摩的时候,我都看到过无数次了,又不是数学题,傻子都看会了,陆叔叔,我答应了秦飞白照顾你,我得说话算话,你别拒绝我。”

陆时今:“……”

臭小子突然这么积极,肯定不安好心。

可奈何陆时今是个行动不便的,现在家里就剩他和秦遇两个人,要是得罪了秦遇,恐怕将来的日子也不得安生。

陆时今只好先忍耐,看看秦遇到底想干什么。

秦遇虽然才十八岁,但已经发育的很好,和秦家其他男人一样,身材高大挺拔,属于那种看上去特别能让人产生安全感的人。

陆时今仰头目测了一下,秦遇的个头可能都快接近一米九,可能因为经常运动的缘故,身上的肌肉很结实,浑身都散发着属于青春期男孩的独特荷尔蒙。

而他自己,因为常年坐在轮椅上缺乏运动,本来骨架就小,现在就更显得瘦弱,穿上衣服还看不出来,要是脱了衣服,就剩了一把骨头。

认清了两人之间身体力量上的相差悬殊,陆时今更打定主意要对秦遇采取怀柔政策。

这个年龄段的小屁孩,只能哄着顺着,要是惹急了他们,什么极端的事都能做得出来。

问他怕不怕把秦遇惯坏?怕什么?反正又不是自己家孩子。

自然有人收拾他。

“我抱你去沙发上。”秦遇弯下腰,一只手托住陆时今的双腿,一只手从他腋下伸过去,将陆时今打横抱起放在沙发上。

陆时今没有挣扎,乖乖在沙发上躺好,黑白分明的眼睛静静地看着秦遇,乖巧得像只猫咪。

“你是自己脱,还是我帮你?”秦遇没进一步动作,双手抱胸笑吟吟地问他。

陆时今顺着他的视线往下看,原来秦遇指的是他的裤子。

“我自己来。”

陆时今想着虽然腿废了,但脱裤子这种小小事应该还不用其他人帮忙,于是挣扎着上半身撑起来,解开皮带,将宽松的家居裤往下褪。

可他尝试了好几次,也只能将裤子脱到膝弯处,双腿又不能蜷曲,再往下他就够不着了。

“你说你,都这样了,自己做不了的事就不能开口找人帮忙?干嘛非要逞强?”

秦遇看着陆时今笨拙的动作,眉心皱了一下,直接将人按倒在沙发上,拎起陆时今的两条裤管,将他的裤子扒了下来。

又继续抱怨:“秦飞白两个月之后才回来,他回来要是发现你瘦了或者生病了,到时候肯定要怪我。所以你还是配合点,有什么需要就找我,知道吗?别瞎逞能,吃苦的还是你自己。”

陆时今对自己沦落到要听一个小屁孩说教的这种凄惨现状,感到深深无力。

不过总归秦遇帮他也是一片好心,既然这样,还是坦然接受吧。

陆时今对着秦遇微笑了一下,“好,谢谢你。”

秦遇在陆时今脚边坐了下来,模仿秦飞白以前做的那样,将陆时今的腿放到自己膝盖上,然后开始给他按揉腿上的肌肉和穴位。

陆时今在轮椅上已经坐了三年,两条腿就算每天都按摩,还是避免不了肌肉逐渐萎缩的下场。

腿是好腿,修长又笔直,比女人还细,也比女人还要白,可惜就是没知觉。

感觉不到冷,也感觉不到秦遇放在他腿上的掌心里的热,感觉不到疼痛也感觉不到舒服,就像身体多出来的一部分。

以前是个正常人,从来不觉得会走会跑会跳会蹦是什么难事,是什么稀罕事。

可对于现在的陆时今而言,能站起来都已经是种奢望,更别说和正常人一样行走。

有些东西,失去了才知道珍惜,可世上没有后悔药,医生早已宣判过,陆时今的下半生只能在轮椅扇度过,没有康复的可能。

所以原主活得非常消极,除了秦飞白,他几乎断了和外界的交流。

原本也是个意气风发的大好青年,如今却整日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最经常做的事,就是望着窗外飞翔的鸟儿发呆。

这种绝望,陆时今能够感同身受,他才穿过来一会儿,就受不了连脱裤子这种小事都要假手旁人,何况原主在轮椅上坐了整整三年。

“是这样按吧?”秦遇出声拉回了陆时今发散的思绪。

男孩低头认真地帮陆时今按着腿,侧脸轮廓英挺锋利,额前垂下来的几缕黑发在秦遇的眉眼上投下一片阴影。

“你感觉舒服吗?”男孩侧过脸,问陆时今。

“……”一点感觉都没的陆时今默然了数秒,点点头,“嗯,舒服。”

秦遇看到陆时今脸上为难的神色,忽然醒悟过来,拍了下自己的后脑,懊恼地道:“额,不好意思……我忘了你那个了……嗐,我就是随口一说,陆叔叔你别往心里去。”

陆时今手肘支在沙发上,慢慢撑起来,朝秦遇淡淡笑了笑:“没事,你做的挺好,今天麻烦你了,就到这里吧。对了,今天你不用去学校上课吗?”

秦遇:“今天周六放假,你忘了?”

陆时今眨了眨眼,“还真忘了。你高三了,作业应该挺多的吧?快去做功课吧,我也回房间休息了。”

秦遇没再说什么,把陆时今抱回轮椅上,陆时今操纵电动轮椅回了自己房间,关上了门。

卧室里的床是秦飞白特意定制的,比地板高不了多少,方便陆时今能自己爬上爬下。

饶是如此,第一天体验失去双腿的陆时今,爬上床还是费了不少力气。

行动不便的感受,真的容易让人致郁,陆时今现在满腔郁闷无从发泄。

可屋漏偏逢连夜雨,失去双腿也就罢了,系统也不在,老公也找不到,陆时今从没像现在这样悲观过。

就像是别人砧板上的鱼肉,他只有任人宰割的份,到时候秦飞白真要挖他的肾给真爱治病,他也只能躺在手术台上任人开腔破肚。

不行,不能这样消沉。

得想办法自救。

靠自己是不成了,他现在和废物没区别,得找个靠山才行。

可谁能当他的靠山呢?

陆时今把原主的记忆过了一遍,结果却让他更加心碎。

自从原主残疾之后,他就和从前的同学同事都断了往来,把自己完全封闭了起来。

可以说,他生活中经常接触的除了秦飞白、秦遇叔侄俩,就没其他人了。

难不成要靠秦遇这个混世小魔王?想想就不靠谱嘛。

陆时今绞尽脑汁一时想不出办法,带着一肚子气昏沉沉睡着了。

直到秦遇在外面敲他的门,他才醒过来。

“陆叔叔,你醒了吗?”

陆时今醒来后下意识地就要翻身坐起来,可他忘了双腿不受控,下半身没动,上半身却狼狈地趴在了床沿上,差点扭到腰。

陆时今深吸一口气,压抑着恼火,朝外面说:“门没锁,进来吧。”

秦遇推开门,倚靠在门边没进卧室,“奶奶打电话来,要我们回老宅吃晚饭,你怎么说?”

陆时今听到,头更加疼了起来。

在他的记忆力,秦飞白的母亲秦老太太,可是最最最不喜欢他的人。

秦老太太生了两个孩子,大儿子英年早逝,让她白夫人送黑发人,是她一生的痛。

所以秦老太太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秦飞白身上,盼望着秦飞白早日成家立业,最好再给她生个孙子,让她享享天伦之乐。

所以她希望秦飞白能正常的娶妻生子,而不是和一个瘫子结婚。

尤其是陆时今出身农村,比秦家的门楣低了不知道多少,门不当户不对,不仅不能带给秦飞白事业上的助益,还要拖累她儿子的生活,这让她怎么看得过去。

当初秦飞白提出要和陆时今订婚的时候,秦老太太就强烈反对。

她不是不感激陆时今救了她剩下的这个唯一的儿子,但救命之恩也不代表要牺牲秦飞白一辈子的幸福来换。

秦老太太的意思是,给陆时今一笔钱保证他后半生无忧就行了,但秦飞白不同意,坚持要和陆时今订婚,差点没把秦老太太气得半死。

这些年,虽然陆时今和秦飞白订婚了,但秦老太太从没打消过说服陆时今离开秦飞白的念头。

这不,秦飞白刚走,秦老太太通知陆时今让他回秦宅了,还真是一刻都等不及。

“去吗?”秦遇见陆时今不说话,猜到陆时今大约是不愿意见秦老太太,嘴角微勾了下,说,“我建议你还是去,不然又要给她老人家借题发挥说你不孝顺的机会了。”

页面: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