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宫斗我是专业的(over)

发布时间: 2020-07-08 13:08:44
A+ A- 关灯 听书

“林永年身上的易容卡还有多久失效?”陆时今从街头抢了一匹马,一边向花船停靠的岸边策马狂奔,一边问711。

711:“还有一个小时才能自动解除。”

易容卡有个BUG,不能远程解除效果,超出距离,只能等卡片失效,被易容的人才会恢复原貌。

陆时今低咒一声:“操了。”

要是李翀把林永年当成他给救了,林永年肯定会趁李翀不备,反过来对李翀不利。

陆时今不禁懊悔自己为什么要多此一举给林永年易容,他就不该心慈手软,直接把这狗东西从船上扔下去完事!

711看陆时今喘得上气不接下气,有些不忍:“宿主你先别急,咱们要不要先去找救兵?”

陆时今果断否决:“不行,林永年已经是穷途末路,要是激怒了他,万一他打了和李翀同归于尽的主意怎么办?”

幸好李翀对林永年还有作用,林永年还不至于现在就对李翀不利。

可惜系统只能起辅助作用,不可以做出任何伤害剧情里任何角色的事,要不然陆时今也不用这么头疼。

骑马奔出去一段路,恰好经过了宁郡王府的后巷。

而那天被陆时今钦点为护卫的朱瑞,也刚好出门回府,还没进门,被陆时今一眼看见。

陆时今灵光一闪,勒马停下,拿马鞭对着朱瑞一指,“小瑞子!”

朱瑞回头,看到是主子叫他,连忙走过去请安:“王爷,叫奴才有何事?”

陆时今:“你最近和师傅学武功学的怎么样?”

朱瑞挠了挠头,“师傅说奴才天资不错,适合练武,不过奴才学的还没到家,师傅只简单地教了奴才几招……”

“会不会杀-人?”陆时今没耐心地打断朱瑞的话,沉声问,“敢不敢杀-人?”

朱瑞一愣,抬头不敢置信地对上陆时今森冷的眼神,终于发现现此时他面前的这个王爷,和平时他见到的那个只知道嬉闹玩乐的王爷看起来不太一样。

陆时今高高坐在马背上,神情冷肃,眸色乌沉,浑身弥漫着一种睥睨天下的凛然之气。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本王现在需要你替我杀一个人,你敢不敢?”

陆时今想,朱瑞在原剧情里,可是后来的战神,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勇。

虽然朱瑞现在年纪小,但自古英雄出少年,陆时今一时找不到更好的帮手,也只能在朱瑞身上赌一把。

而从目前的情况看,怕是李翀已经被林永年反制住。

若是兴师动众找禁卫军去救驾,只怕会激怒林永年,陆时今打算假装孤身去和林永年谈判,再安排朱瑞藏在暗处伺机而动。

朱瑞也是个忠义之人,也没有问陆时今到底要自己杀何人,抱拳坚定地道:“奴才有今天全靠王爷提拔,王爷有用得着奴才的地方,奴才万死不辞!”

陆时今露出一个赞许地微笑,道:“很好,是个忠仆,你若是能解了本王的燃眉之急,本王保你下半辈子荣华富贵!”

找到了朱瑞当帮手,陆时今悬着的一颗心稍微放下来不少。

到了花船附近,天色已黑,花船上亮起红灯笼,只听到船上的丝竹管乐声中夹杂着欢声笑语,各路达官贵人出入不绝。

只有陆时今逃出来的那条花船上静悄悄的,好几名护卫把守在甲板上,不许任何人靠近。

算算时间,易容卡已经失效,想必李翀已经落在了林永年手上。

陆时今安排朱瑞跳入河中,从水下游到花船附近,趁那些守卫不注意从船后面爬上船,然后他自己大摇大摆地上了跳板,对着那几个守卫呼喝道:“林永年呢?让他赶紧滚出来见本王!”

守卫们看到陆时今就这么一个人过来,脸色都稍微有些意外。

不过他们事先都已经得了林永年的吩咐,,知道陆时今一定会回船上,所以纷纷让开道让陆时今上船。

几名守卫虎视眈眈地跟在陆时今身后,带他上了花船的二楼,回到那间白日里关着他的屋子。

打开门,林永年已经好整以暇地坐在房间里,正慢悠悠地端着茶杯喝茶。

“王爷,既然逃了出去,怎么又回到我这里来了?是舍不得我这里的高床软枕?”林永年看了眼陆时今身后,“你倒是胆子大,居然敢就这么一个人过来。”

“来这种地方寻花问柳难不成还要带上一个军队的人?怎么,你很期待多几个人光顾你的生意?”陆时今挖苦道。

林永年听了陆时今的讽刺,不怒反笑,“宁郡王这张嘴好生厉害,不过你是不没分清,咱们谁为刀俎,谁为鱼肉?”

陆时今也不跟他虚头巴脑周旋了,下巴一抬,冷笑道:“少废话,皇上呢?你把皇上怎么样了?本王劝你赶紧把皇上交出来,若皇上少了一根毫毛,本王一定将你五马分尸!”

林永年嗤笑一声:“你觉得我好不容易抓到的皇帝,可能就这么轻易放人吗?”

陆时今一边应付林永年,一边在脑海中问711,“林永年把李翀藏哪里了?”

711:“在林永年身后的床板下面,里面有个密室,皇帝就在里面。”

陆时今倒是想直接冲过去把床板掀开把人救出来,奈何身后还有好几个壮汉,他又不是什么武林高手,靠他一个人也解决不掉这么多人。

“那要怎么样你才肯放人?”陆时今冷冷地看着林永年问。

林永年站起来,不紧不慢地道:“本来只是想抓你来要挟皇帝,却没想到皇帝对你如此情深义重,为了你孤身犯险,说起来,我还要谢谢你,若不是你,我怎么可能把当今天子掌控在手中?”

陆时今上前一步,逼迫地问:“本王警告你,若是你敢伤害皇上,你自己也逃不掉,识相的,赶紧把皇上交出来来,本王或许还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哈哈哈!”林永年仰天大笑,笑容逐渐扭曲,笑完阴冷地看着陆时今,“你们凭什么放我一条生路?都死到临头了,还敢这么一副高高在上施舍的口气跟我说话?狗皇帝现在在我手上,我要他生他就生,我要他死他就死!”

陆时今高声喝道:“你敢!”

“我有何不敢?”林永年展开双臂,得意无比,“谁让他蠢笨如猪,天堂有路他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你们两个人现在都落在我手里,我提任何要求,你说太后她老人家为了她两个儿子的命,会不同意?”

“那你要怎么样才肯放了皇上?”

陆时今一边和林永年周旋吸引走他的注意力,一边观察着后窗户外的情况,看到一个黑影闪过,便知是朱瑞已经成功上了船。

林永年似是觉得自己胜券在握,压根没注意到后面的动静,激动地说:“我要怎么样?我要李翀让位给我!同样都是皇子,凭什么这皇位他坐得我坐不得?宁郡王,今日我不抓你,你现在就回去和太后传话,要想皇帝活命,马上下诏书,第一,承认我是先帝之子的身份,第二,让皇帝传位给我。否则,你们就再也别想见到皇帝,听清楚了没?!”

“你做梦!”陆时今瞅准林永年得意忘形的机会,出其不意地将他扑倒,控制住林永年后对着后窗大喊,“朱瑞!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

朱瑞应声破窗而入,房间里的几个大汉一看有人偷袭,连忙举起刀剑朝朱瑞和陆时今杀过来。

朱瑞初生牛犊不怕虎,也是天纵奇才一身蛮力,孤身迎战上四五个大汉居然都没落下风,还撩翻了两个。

陆时今快准狠地在林永年太阳穴上挥了两拳,把林永年打的头晕目眩瘫倒在地,旋即直奔向木床,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掀开床伴,里面正是被五花大绑仍昏迷不醒的李翀。

“皇上?皇上!”陆时今又废了大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