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宫斗我是专业的

发布时间: 2020-07-08 13:08:35
A+ A- 关灯 听书

都知道宁郡王是皇帝和太后最疼爱之人,看在皇帝和太后的面上,不少大臣和嫔妃们也给陆时今送了生辰礼。

又都知道这位宁郡王心智不全,智商如同八岁孩童一般,所以他们想着宁郡王应该贪玩,送的礼也大多都是小孩子家玩的玩意儿。

陆时今清点了一下自己收到的生辰礼,除了极少数人送的是金银古玩,其他都是些稀奇古怪的玩具,拿去典当都换不回几个钱的那种,这不糊弄小孩子吗?

“怎么,看你的表情,这些你都不喜欢?”皇帝一边坐着喝茶一边看着陆时今拆盒子,拆一个他的眉头就皱一分,猜测陆时今应该是对这些生辰礼不甚满意。

“当然不喜欢!皇帝哥哥你看看这些,都是什么嘛?”陆时今举起一把小木剑,在手里比划了两下,“他们是送这些给本王玩过家家吗?也太没诚意了吧!”

“这是桃木剑,用来辟邪的,不是给你耍的。”皇帝放下茶盏,淡淡道,“这些你都不喜欢,那你喜欢什么?”

陆时今看完了礼物,吩咐王喜把所有的东西送回王府,然后在李翀旁边坐下来。

陆时今期待地望着李翀,笑嘻嘻地道:“皇帝哥哥不还没送今今礼物呢嘛,只要是皇帝哥哥送的,我都喜欢。”

“是吗?”李翀从鼻子里发出一声轻笑,“你还不知道朕送你的是什么东西,就敢说喜欢?别到时候朕送了你,你又不喜欢了,这就是欺君之罪,你可知?”

陆时今迟疑了一下,眼珠儿一转,伸出手指戳了戳皇帝的手臂,语气讨好地说:“那……皇帝哥哥你能不能说说,你送我的到底是什么礼物啊?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吧?”

李翀摇头,“不行,现在说了有什么意思,等你亲眼看见了就知道了。”

陆时今瞟了眼门外的天色,太阳还在头顶挂着,到晚上还有好几个时辰呢,也不知道狗皇帝打什么哑谜,真是吊人胃口。

“可我真的很好奇啊,等不及晚上就想知道,皇帝哥哥,好哥哥,你就给我透露透露呗?”陆时今手撑着头,将头凑到李翀面前,嘴角向上扯,露出一个可爱又迷人的微笑,试图“美色”诱惑之。

李翀对陆时今喊他“好哥哥”这招还是受用的,淡笑着睨了他一眼,“不能告诉你是什么,但准你问几个问题,朕只回答你是或不是。”

李翀这么么故弄玄虚,陆时今的好奇心更被勾引起来了。

对方毕竟是皇帝,坐拥天下,皇帝出手,送的东西能一般吗?!肯定是无价之宝啊!

发财了发财了!也不知道大宝贝能折算成多少钱,兑换成奖励值岂不是美滋滋!

“它贵吗?”虽然这么问很肤浅,但陆时今就是这么直接了当。

李翀垂眸略加思索,千斤黄金制成,自然是贵的,于是抬眸望着陆时今点了点头。

得到了肯定答案的陆时今眼睛顿时亮了起来,沉浸在马上要发财的兴奋当中,情不自禁咽了口口水。

“那、那它沉不沉?”

李翀又点点头,“很沉。”

陆时今追问:“大吗?”

李翀:“大。”

“是不是很稀有???”陆时今眼里跳动着小火苗。

“自然,世间绝无仅有。”李翀微微一笑。

漂亮!陆时今高兴得拍了下桌子,又贵又大又重还少见,肯定是个稀世珍宝没错了!

到底是一国之君,出手就是阔绰!

陆时今顿时把李翀上次是怎么折磨他的仇抛在了脑后,狗皇帝这次干的事总算像个人了,没看错他哈哈哈!

“你喜不喜欢朕送的礼物?”李翀看陆时今这么高兴,不露声色地问。

“喜欢,喜欢啊!”陆时今怕李翀不相信,用力点头表示自己的诚意,“只要是皇帝哥哥你送的,我都喜欢!”

李翀略一挑眉,“不是忽悠朕的吧,既然说了喜欢,到时可不许赖账。”

“怎么可能呢!这有什么好赖账的?”陆时今眼睛都笑成了月牙形,“我已经迫不及待想看到皇帝哥哥送我的生辰礼了!真希望天能快点黑下来!”

李翀端起茶盏,掀开盖子,撇去杯口上面的茶叶,低头小抿了一口。

“朕也希望。”

入了夜,太后特意举行了家宴给陆时今庆贺生辰,还安排了歌舞助兴。

皇帝坐在主位,太后坐在皇帝的右手边,陆时今的位置则在皇帝的左手边,一看便知陆时今有多受宠。

下面坐的都是各宫嫔妃,宴席开始,嫔妃们轮流给陆时今敬酒送上祝福,一派其乐融融之象。

今日要是坐在皇帝身边的是个妃子,恐怕各宫嫔妃早就开始拈酸吃醋了,恨不能把人从上面拉下来换自己坐上去了。

可今日坐的人是宁郡王,她们心知肚明,宁郡王就算再受宠,他也只是皇帝的弟弟,还不是亲的,不会阻碍到她们什么事。

所以嫔妃们谁也对陆时今心生不起嫉妒,毕竟,谁会嫉妒一个傻子呢?

太后对自己安排的这场宴席很满意,笑着朝陆时今问:“怎么样?今天的歌舞好看吗?”

“好看!”陆时今站起来朝太后行礼,“儿臣多谢母后费心。”

“还有更好玩的在后头呢,你且看着。”太后抬手往后摆了下,身后的太监得了授意,拍了两下掌。

奏乐声应声而停,台下跳舞的舞姬们也停下来一次退出门外,随后有数个面上画着油彩,手里拿着各种道具的人走了进来,有喷火的,有顶盘子的,有转球的……看的人目不暇接。

这些人都是市井上玩杂耍的卖艺人,养在深闺中,平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嫔妃们哪里有机会见到这些绝活,各个都看的目不转睛,稀奇不已,不时还发出一两声惊叹声。

“好不好玩?这可比歌舞有趣得多吧?”太后笑吟吟地问陆时今。

“好玩!好玩!谢谢母后!”陆时今看得带劲儿,不停拍手给表演的艺人喝彩。

太后道:“你别谢哀家,这个点子也不是哀家出的,还是皇帝跟哀家提起你小时后喜欢看街头卖艺人表演,哀家才找人安排了京城最好的杂技班子进宫献艺。”

陆时今闻言,扭头朝主位上的皇帝看去,恭敬地作揖行礼,“皇帝哥哥为臣弟的生辰费心了。”

李翀摆了摆手,“今日家宴,你又是寿星,只要你开心就好,无须多礼,坐吧。”

陆时今深深看了李翀一眼,虽然他现在顶替的是别人的身份,今天也不真是他的生辰。

但还是感动于李翀今日为他准备的种种惊喜,陆时今心里不禁泛起丝丝甜意。

陆时今坐下来继续看表演,这些民俗技艺在古代曾经大放异彩,但到了现代很多已经失传,有很多表演陆时今见都没见过,令人叹为观止。

台下的表演精彩绝伦,高-潮迭起,陆时今看得眼花缭乱,忽然瞥到其中一个耍球的艺人,那人虽然穿着宽松的戏服,脸上戴着面具看不见脸,可陆时今看着那人的身影却无端心生出一种熟悉感。

刚刚陆时今今被轮流敬了一番酒,已经喝得有些微醺,他以为自己眼花,使劲揉了揉眼,想努力看清那个人。

可表演已经结束,表演的人都跪了下来,更加看不清脸,皇帝说了声“赏”后,众人便依次退下,根本没给陆时今看清楚人的机会。

很快,又有人过来敬酒,陆时今喝得晕晕乎乎的,压根儿再记不住什么熟悉人影的事。

“好了好了,你们别给他灌酒了,”太后看陆时今站都有些站不稳了,心疼道,“他一个人,哪里经得住你们这么多人挨个敬?”

李翀含笑安抚太后:“只是果酒,想来不会醉人的,母后莫急。”

“果酒也是酒,喝多了也会醉,他还是个孩子呢,从来也没喝过这么多酒,”太后嗔怪道,“行了,哀家看大家伙儿玩的也差不多了,今日就到这儿吧?”

李翀赞同地点头:“好,那朕送母后回宫。”

“不用你送,”太后扶着太监的手起身,指了指陆时今,“哀家可记得你说给今今准备了大礼,这孩子都念了一天了,趁着今日还没过,赶紧送给人家,省的他惦记了。”

李翀瞟了眼陆时今,陆时今虽然头晕,但可没忘了李翀要送自己的大宝贝,当即眉开眼笑地拍手,“对对对,还有皇帝哥哥的礼物呢,我得去取!”

下面坐的嫔妃们一听,行吧,今日皇帝恐怕又要陪他的好弟弟,估计是大概率不会翻牌子,唉,又没她们什么事了。

于是嫔妃们纷纷起身告退,各回各宫,各弹各的琴。

宴席散了,举办宴席的宫殿离皇帝的永安宫相距并不远,于是李翀和陆时今并未乘轿,而是步行回宫。

凉风一吹,陆时今的酒意多少清醒了些。

前面有宫女打灯照路,陆时今和李翀并肩而行,两个人都披着大氅,但却不显臃肿,俱是长身玉立,器宇轩昂,美的宛如一幅画。

页面: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