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宫斗我是专业的

发布时间: 2020-07-08 13:08:31
A+ A- 关灯 听书

陆时今去了慈安宫,把他在御花园里看到的王贤妃和沈贵嫔为了朵花吵架的事,当成新鲜事给太后讲了一遍,直把太后笑得乐不可支,笑骂陆时今是个鬼精灵。

晚膳也是在慈安宫用的,用完晚膳又在太后宫里玩了会儿,陆时今估摸着皇帝也该处理完政务了,于是向太后告退,出发去永安宫。

李翀借口诵经祈福躲了他七天,好不容易七天过了,陆时今可不打算放过他。

“皇帝哥哥,我来啦!”

陆时今脚还没跨进永安宫,李翀就在里面听到了他的声音。

李翀坐在御案后面,桌上放了两支毛笔,笔管是紫竹的,笔尖乃是上好的白狼尾毛所制,沾上墨后,润滑而富有弹性,无论是用来作画还是写字,都再好不过。

李翀拿着其中一支笔,在手里漫不经心地转着,狼毫笔是全新的,笔尖雪白不含一丝杂色。

他怔怔地盯着笔尖,神色不喜不怒,不知道在想什么。

手边还放着一条鲛鮹制成的手帕,鲛鮹材质轻薄,但却极为牢固,传闻上等的鲛鮹刀劈不烂,火烧不断。

“皇帝哥哥,你在干什么呢?”陆时今走进来,给李翀行了个礼请安,然后大大咧咧走到他旁边,看到他手里拿着毛笔却不写字,奇怪地问,“这笔有什么特别之处吗?为何皇帝哥哥你一直盯着它看?”

李翀抬眸看了他一眼,淡淡勾了下唇,“没什么特别的,朕刚刚在想事情。”

“哦。”陆时今没多想,走到一旁坐下,端起太监拿上来的茶水喝了一口,“皇帝哥哥,幸好你出来了,若是你再在康华殿念几天经,我可就要无聊死了。”

李翀放下笔,淡声道:“不是告诉过你,不能说‘死’这个字吗?这是忌讳。”

“哎呀,我忘了嘛。”陆时今笑嘻嘻道,“皇帝哥哥,你今晚还要批折子吗?”

“不批了,怎么?”李翀看他。

陆时今眼前一亮:“那咱们玩游戏吧?”

李翀放下笔,“你想玩什么?先说好,太幼稚的游戏朕可不玩。”

陆时今撇嘴:“什么叫幼稚啊?皇帝哥哥你是嫌弃我傻是不是?”

“胡说什么?朕可从来没这种意思。”李翀眼里含笑,“朕的意思是像踢沙包、捉迷藏这种游戏,朕不玩,你还是找小太监陪陪你玩去。”

“哼,”陆时今站起来叉腰,不服气地扭头,“谁说要玩这种小孩子的游戏了!我已经是大人了,自然要玩大人玩的游戏!”

李翀也跟着站起来,负袖走到陆时今面前,低头饶有兴趣地看他,“哦是吗?对哦,朕都差点忘了,我们今今已经长大了呀,那你说说,大人都玩什么游戏?”

陆时今眼珠儿一转,狡黠笑道:“我前几日刚学会了行酒令,皇帝哥哥,咱们喝酒划拳怎么样?”

“嗬,你居然还会划拳?”李翀手放到陆时今的肩膀上,拍了拍,“你十以内的算术终于学会了是不是?”

“瞧不起谁呢!”陆时今握拳捶了一下皇帝的胸口,“百以内的算术都不在话下好嘛!皇帝哥哥,就说你敢不敢吧!今天我非把你喝趴下不可!”

李翀眼神幽深,唇边笑意更浓,“行啊,朕和你也的确很久没一起好好喝一杯了,只是光喝酒没意思,再另外加点彩头如何?”

“还要加什么彩头?”陆时今问。

李翀想了想,道:“划拳输的,除了喝酒,再脱一件衣服。”

“嗐,我还以为是什么呢,”陆时今满不在乎地摆摆手,“我和你都是男人,脱衣服有什么好怕的,行,脱就脱!”

李翀对着旁边伺候的小太监道:“拿酒过来,记得要拿西北进贡过来的那一瓶。”

很快小太监就端了盘子过来,一个一尺高的白玉酒壶,两个玉杯,还有两三碟佐酒小菜。

李翀和陆时今两人已经盘腿对坐在炕桌两边,酒端上来后,李翀便让伺候的下人都退下去,偏殿里就剩了他和陆时今两人。

脚下的炭火盆里烧的很旺,屋子里的温度不低,陆时今脑门上都沁出了细细的汗,更显得唇红齿白。

李翀拿起酒壶给两个酒杯里都倒满酒,然后挽起袖子,挑眉对陆时今道:“开始吧?”

“来!”陆时今豪爽地撸起袖子,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他心里得意地想,想当年爸爸可是人称“划拳小王子”,划拳就没输过谁!

狗皇帝,还装正经人,看今晚我怎么收拾你,你就等着酒后乱性吧!

两人都把手背到身后,互相盯着对方的眼睛,试图从对方的眼神中猜测出他会出几根手指头。

忽然,两人又同时一一眯眼,都快如闪电地从背后伸出来一只手。

李翀喊着“六”,陆时今喊的“五”,再定睛一看桌子上方的手指,两人竟然都不约而同地伸出了三根手指,那自然是喊“六”的李翀赢了。

李翀手一指陆时今面前的酒杯,大声道:“喝!”

愿赌服输,陆时今痛快地举起酒杯一饮而尽,却没想到这酒辛辣得很,一入喉喉咙就跟火烧似的,度数肯定不低。

陆时今被辣的直皱眉,酒气一个劲儿往脑子上涌,冲得他头晕眼花,好一会儿才缓过来。

陆时今咬着牙吸了口凉气,睁眼看到对面笑得不怀好意的李翀,心里开始打鼓,靠,狗皇帝是准备跟他玩大的啊!

“再来!”陆时今的好胜心被激起来,又把袖子往上撸了撸,“这次是我大意了才会输给你,下一局一定是我赢!”

“别急啊,你只喝了就,还没脱衣服呢。”李翀笑吟吟地道。

哦对了,差点还忘了这一茬儿。

陆时今眨了眨眼,狗皇帝想看他笑话,偏不让他看!

陆时今解下自己的腰带扔到桌上,面不改色地道:“好了,我脱了。”

“就一根腰带?也算衣服?”李翀身体前倾,不满地屈指叩了叩桌子。

陆时今抬起下巴一副无赖样,“腰带也是穿在身上的,怎么不能算衣服了?规矩是我定的,我说算就算!”

李翀笑了起来,赞许地点了点头,好脾气地说:“行,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来吧,继续。”

然而一连猜了三把,今晚的李翀就好像被幸运女神光顾了一样,一把都没输过。

而陆时今这个倒霉蛋,已经喝下去了三杯烈酒,满脸通红,头脑发热跟火烧一样。

不仅如此,在他把汗巾,手帕,袜子这些东西都当衣服摘下来之后,终于身上没有其他东西可以让他耍无赖了,只能选择脱衣服。

“脱吧?”李翀手肘撑在桌上支着头,好整以暇地打量陆时今。

陆时今皱皱鼻子,脱掉外袍甩到一边:“脱就脱,我还嫌外袍穿了束手束脚,影响了我发挥呢,来,皇帝哥哥咱们继续,下一把我一定不会赢啊呸,不会输!”

陆时今不信邪,没道理他能一直背下去。

明明是他提出来玩划拳的,结果李翀居然一杯酒都没喝?

这要是说出去,那他“划拳小王子”的名号还要不要了!必须把场子找回来!

可有时候,人一旦背起来,就会一路背到底。

不出十轮,陆时今依旧喝掉了七杯高浓度烈酒,身上的衣服脱了只剩条亵裤了。

再输,可真就输的只剩底裤了啊。

反观李翀,只输了三把,三杯酒喝下去不痛不痒,身上的衣服也仍整整齐齐地穿着。

陆时今这时候知道后悔了,躺下来在炕上打起滚,控诉道:“呜呜呜,皇帝哥哥你欺负人,不玩了不玩了,这游戏一点都不好玩!”

李翀哂笑道:“是你说要划拳的,怎么反倒怪起朕来了?输了就耍无赖不玩了,你以后可别想再让朕陪你玩。”

酒劲上来了,陆时今脑袋里昏昏沉沉的,身上犯懒,有气无力地道:“那你都不知道让让我吗?一个游戏,老你一个人赢,有什么意思啊?”

“朕没让你?”李翀一本正经地道,“朕不是给你留了条裤子?”

“你!”陆时今感觉受到了无情嘲笑,坐起来一拍桌子,嘴巴一扁,“皇帝哥哥欺人太甚,我不跟你玩了,我走了!”

一边说着,一边拿起扔的到处都是的衣服胡乱套上,他下炕想穿鞋,却因为喝多了头晕眼花,脚伸了几次,都伸不进鞋筒里,气得陆时今直接把鞋给踢飞了,委屈地大喊:“连鞋都欺负我!”

“都喝成这样了,还想上哪儿去?”李翀把炕桌端走,把人按回去。

陆时今浑身使不出力气,被李翀压着也反抗不了,就这么安静躺着,眼神哀怨地看着李翀。

酒意熏红了少年狭长的眼尾,眼里泪盈盈的,烛火照耀下,浮动着细碎的波光。

吐息间能闻到淡淡的酒香,李翀感觉自己明明没喝多少,闻到少年身上的气息之后,已经酒不醉人人自醉了。

“皇帝哥哥欺负人,我不喜欢你了。”陆时今嗓音软糯地指责,纤长的睫毛扇啊扇的,痒进了皇帝的心里。

页面: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