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宫斗我是专业的

发布时间: 2020-07-08 13:08:25
A+ A- 关灯 听书

陆时今一低头,青丝从肩膀上垂下,遮住了满室昏黄的烛光,也遮住了他们紧贴在一起的唇。

两人的呼吸都很轻,丝丝缕缕缠绕在一起。

并没有激烈的唇齿缠绵,一个再清浅不过的吻,却叫李翀脑子里陡然冒出一句词。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唇与唇贴合的地方,窜起了一阵电流,酥酥麻麻从嘴上蔓延进了心里。

也叫李翀明白了一个事实,从此时此刻起,他怕是以后再也不能只把陆时今当成是弟弟了。

李翀心乱如麻,也不知过了多久,忽然下唇被陆时今轻轻咬了一口。

李翀睁眼,对上陆时今清凉的眼睛,那里面满满装都是他。

他心里重重一跳,心里那头被关住的饿兽被放了出来,嘶吼着要扑向猎物。

“翀哥哥,你倒是给我渡气啊!”陆时今松开嘴,扭了扭身子表达他的不满。

李翀已经被撩的快要爆炸,一点火星就能轻易引起燎原之火。

李翀幽深晦暗的漆眸里藏着火苗,一眨不眨地盯着眼前的可人儿,忽然伸手抱住陆时今的背,一个翻身把陆时今压在了身下。

随后,他对着那点肖想已久的红唇,一言不发地吻了下去,利落地撬开曾经被他视为亲弟之人的牙关,舌头探进去长驱直入,汲取里面的每一丝空气。

陆时今对接吻当然不会陌生,但他却不能太主动给李翀回应,暴露破绽。

只得硬生生按捺下心里的躁动,被迫地承受着男人在他口中放肆地掠夺。

半晌,直到床头的灯罩里传来一声清晰的烛花爆开的声音,李翀听到后脑子一激灵,终于醒悟过来自己在做什么,慌忙放开了陆时今。

李翀从陆时今身上离开,一直退到床头坐下,一手捂着眼睛,似乎是很后悔刚才的举动,仿佛做了什么罪大恶极一般的事一样神色懊恼。

“翀哥哥,你怎么了?”陆时今只装懵懂,手肘撑起半个身子,姿势慵懒地靠在身后的柜子上,“练的好好的怎么不继续了?你刚刚给我渡气的时候好厉害啊,我都差点不能呼吸了,可是渡气不应该是你把气渡给我吗?为什么你一直在吸我嘴里的气?”

李翀听着陆时今的“童言无忌”,要不是烛火下看不清楚,他都能想象象得到自己此刻该有多面红耳赤。

“是这样的,渡气得有来有回,你要把真气在体内运行一个周天,七七四十九个周天就是一轮。”李翀一本正经地瞎编完,开始在心里唾骂自己。

丧心病狂!无耻败类!禽兽不如!

李翀在心里把能想到的骂人成语都把自己骂了一遍,陆时今那么信任他,自己却利用他这番信任,对他做这种事,简直丧尽天良!

“原来如此,我还以为渡气很简单呢,原来这么深奥啊?翀哥哥,”陆时今抬脚轻轻蹭了蹭李翀的腿,“那咱们还继续吗?”

“不继续了,”李翀声音沙哑地道,“今晚就练到这里,贪多嚼不烂,先把渡气这一门功夫练练好再说。”

陆时今撇了撇嘴,犹犹豫豫地道:“可是……可是……”

李翀:“可是什么?”

“可是,我好想有点不舒服。”陆时今将自己的衣领拉开来点,拿手掌扇了扇风,“翀哥哥,是不是刚才渡的真气有点太多了?我感觉好热啊。”

“热吗?”李翀轻描淡写道,“热是正常的,说明你体内的真气起作用了,好了快睡吧,折腾这么晚朕也累了。”

“哦,好吧,那翀哥哥晚安。”陆时今乖乖躺下来闭上眼。

李翀见他终于肯睡觉,也松了口气,掀开自己的被褥躺了下去。

可躺下去了他也睡不着,脑子里乱糟糟得,如同一团越理越乱的线团。

陆时今是不懂男欢女爱这方面的事,可他却是清清楚楚。

仗着人家不懂就占人家便宜,李翀,你可真是太卑鄙了!

这样下去终究不是办法,要是以后陆时今经常像今天这样不知死活地撩他,李翀可真不敢保证自己到底能忍到哪一步。

所以,得找个借口以后让陆时今回自己府里睡才行。

可李翀还没想好借口,就听到陆时今可怜兮兮地叫他:“翀哥哥,你睡了吗?”

“睡了。”李翀干巴巴地回。

“骗人,”陆时今又凑了过来,“睡了还能听到我说话啊?”

李翀在心里深深叹了口气,这个小祖宗,大半夜不睡觉,又想搞哪一出啊?!

李翀:“要睡了,你也快睡,再不睡,朕明天罚你抄书了。”

“我也想想睡啊,可小小今它不想让我睡,怎么办呢?”陆时今委屈巴巴地道。

李翀没听明白,下意识地问:“谁不让你睡?”

陆时今用气音小声道:“小小今”

李翀在黑暗中拧眉,“谁是小小今?”

陆时今支支吾吾,装成不好意思地说:“小小今,就是……小小今啊,就是我的小兄弟,它今晚上不知道怎么了,精神得很,一直立着,我已经很努力地想让它消下去了,可也不见效,翀哥哥,我怀疑我是不是练功练得走火入魔了?”

李翀:“……”他一动不想动,索性闭着眼装死,心里祈祷快来个人带走陆时今。

陆时今等了一会儿,没等到李翀的回应,忍不住把手从被子里伸出来推了李翀一下,“翀哥哥,你怎么不说话啊?我不会有事吧?”

李翀艰难地咽了口口水,胡扯道:“没事,这是练功后的正常反应,只要你心里不去想它,过一会儿,它自然会软下去的。”

“那翀哥哥你的小兄弟也这样吗?”陆时今好奇地问。

“是的是的,”李翀敷衍道,“等一会儿它就好了,所以现在赶紧睡吧。”

“我不信,你让我看看。”陆时今爬起来去翻李翀的被子,因为晚上看不清,干脆直接上手去摸。

李翀哪里料到陆时今下手这么快准狠,猝不及防被抓了个满手,吓得他差点滚下床。

“你到底想干什么?!”李翀拿被子死死捂住自己的要害,和陆时今说话的语气也加重了些。

“我就知道你是骗我的,你的小兄弟根本没事!”陆时今恶人先告状,“翀哥哥坏人,我都要走火入魔了你都不管我!”

“朕已经跟你解释过了,这不是走火入魔,是正常反应。”李翀心力交瘁,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比他批了一天折子都累。

“那你为什么没事?”陆时今执着地问,心道他都这么勾-引了,要是狗皇帝都不起反应,那他岂不是很没用面子。

李翀无奈道:“那是因为朕已经消下去了,真的,不骗你。”

陆时今:“可我现在真的很难受啊,难受的睡不着,翀哥哥,你教教我怎么办吧?”

李翀头疼,这要怎么教?难不成,要自己帮他弄出来?

李翀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了一跳,还没没等否认掉自己这个想法,陆时今已经往他身上粘了。

陆时今拼命往李翀身上蹭,耍起无赖,“翀哥哥,你帮帮今今吧?今今好难受,下面好像有一团火在烧我,难受死了,呜呜呜……”

少年的嗓音委委屈屈,软软糯糯,因为喜欢吃糕点,身上永远有一股香甜的气息,闻起来可口极了。

李翀又开始心旌动摇了,他也不忍心看着陆时今难受。

要不……就帮他一次罢?

“要朕帮你,你先躺下来。”李翀推开黏在他身上的陆时今,一本正经地命令。

“好!”陆时今动作麻溜地躺下,双脚并拢,双手垂直放在身体两侧,等着皇帝亲自过来服侍他。

李翀看着横在他面前的这具温软身体,喉结滚了滚,抓起一条帕子扔给陆时今。

“帕子给我干嘛?”陆时今拿起来不解地问。

李翀语气僵硬地道:“咬在嘴里。”

陆时今:“???”

李翀脱下了他的亵裤,泄愤似的打了陆时今屁股一下,恶狠狠地道:“待会儿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许叫出声来!否则朕就不帮你了!”

…………

第二日,等陆时今从皇帝的龙床上醒来,皇帝早就上早朝去了。

一想到昨晚李翀是怎么伺候他的,陆时今就乐得在床上打了个滚。

哈哈哈哈哈,这种扮猪吃老虎的游戏也太好玩了!

一国之君怎么了,九五之尊又怎么了,还不是被他一个“傻子”吃得死死的。

陆时今得意极了,想起昨晚李翀被他撩的心猿意马的模样,心里就充满了成就感,爽!

而李翀在上朝的时候都在想,要找个什么借口把陆时今甩开。

因为他怕两人再一起睡,自己迟早会睡了这个便宜弟弟。

正好有大臣上奏,说西北地区干旱数月已久,许多地方寸草不生,粮食绝产,饿殍遍野,请求开国库赈灾。

李翀准奏后,又主动提出,百姓遭殃,自己作为一国之君理当与民同甘共苦,于是决定除了上朝,其余时间都入康华殿为灾民诵经祈福,并且斋戒数日以表诚心,望上天早日降下甘霖,救万民于水火。

页面: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