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宫斗我是专业的

发布时间: 2020-07-08 13:08:19
A+ A- 关灯 听书

每月十五,是李翀固定去太后宫中陪太后用晚膳的日子。

这天,陆时今早早就去了慈安宫给太后请安,在太后宫里吃了会儿点心,看到外面的日头已经西斜,算了算时间也该是皇帝下书房的时辰,便和太后告退说要去御书房找皇帝哥哥,然后再跟他一块儿过来。

太后见他们兄弟俩感情好,自然也高兴,不过她听说最近这段时间,陆时今晚上都睡在皇帝宫里,还是有些担忧李翀太宠这个弟弟,耽误了绵延子嗣的大事。

“今今啊,”太后慈眉善目地问陆时今,“你为何最近晚上总在皇帝那儿安寝?”

陆时今说:“皇帝哥哥的床比我的大比我的舒服啊,皇帝哥哥还可以给我讲故事,我喜欢和皇帝哥哥睡。”

太后嗔怪道:“可你都长大了,大人都是自己睡的,哪有还缠着哥哥讲故事的?乖,你皇帝哥哥晚上还有正事要做,你以后晚上别去叨扰他了,知道吗?”

陆时今心想皇帝一到晚上还有什么正事做,不就是翻牌子睡女人嘛,哼,想背着他开后宫,不可能!

“可是今今很乖的,皇帝哥哥批奏折的时候我从来不打扰他,”陆时今低头委屈地扯着自己腰上的玉佩,“我就是不想一个人睡在宫外面,以前我们都是在一起的,为什么现在要分开?”

太后想想也有些不忍,这孩子从小就在她身边长大,如今皇帝登基,陆时今因为年岁大了也不好养在她身边,只能让他开府出宫另住。

可说到底,陆时今的思维能力不过八岁稚子,突然和最信赖的母亲和哥哥分开,让他一个人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生活,肯定会感觉不适应。

也罢,反正皇帝年纪尚轻,子嗣的问题都看天命,急也急不得,还是先让这孩子适应了宫外的生活再说吧。

“你现在吵着要和皇帝睡,哀家等着看你娶了王妃之后,还缠不缠你的皇帝哥哥。”太后拉过陆时今的手,放在手心里拍了拍,欣慰地道,“下个月二十二你就满十七了,哀家已经给你安排好了,就在你生辰的时候给你选妃,来年开春办喜事,好不好?”

“啊?”陆时今眉毛抖了抖,“选妃?这么快?”靠,我还没心理准备呢!

太后感到奇怪:“怎么了?之前还吵吵着要娶新娘子呢,怎么又不高兴了?”

“没没、没啊,”陆时今头疼地侧过脸,不自然地道,“儿臣是太高兴了,又有点怕。”

“怕什么?一切都有哀家替你做主!”太后笑眯眯地道,“你只要选你喜欢的就行了。”

“儿臣谢过母后,”陆时今谢过恩,找借口开溜,“儿臣先去找皇帝哥哥了,待会儿再过来!”

从慈安宫出来,陆时今带着王喜往御书房的方向过去。

从御书房到慈安宫只有这一条必经之路,所以如果李翀过来,一定能遇上。

陆时今有些惆怅,虽然坐享齐人之福什么的听起来很美好,可奈何他不喜欢女人啊。

太后热心张罗着要给他选妃,这可怎么办?

总不能直接说自己是个断袖吧?

一智商八岁的孩子说自己是个断袖,说出去有人会信?

陆时今拿扇子敲了敲自己的额头,看来还得想个办法把选妃这件事搅黄了才行。

陆时今这边愁眉不展地想着怎么推拒选妃,李翀那边已经坐着皇帝的轿撵摆驾慈安宫。

这个时节已经入冬,从御书房到慈安宫要经过一片梅园,那里的梅花已经陆陆续续开了。

多是红梅,攀枝错节,缀满花苞,远远看过去,一片红霞缭绕,还未走近,就能闻到空气中浮动的沁人幽香。

“皇上您看,那边的梅花开的多好。”李翀身边的大太监提议道,“太后喜欢梅花,若是折两枝送去给太后,太后必定欢喜。”

李翀坐在轿子上挥了挥手,“那你去折两枝,”话没说完一顿,“等等,落轿,你的眼光堪忧,还是朕亲自去选。”

“皇上仁孝,太后若是知道了梅花是您亲自折的,一定高兴。”大太监一边溜须拍马,一边扶着皇帝朝梅园走去,“皇上您当心,可别让树枝勾坏了衣服。”

李翀漫步在梅园里,四处都是怒放的梅花,香气袭人,也觉心旷神怡,心情轻松不少。

忽然大太监发现园子深处好像有个人影闪过,当即警觉大喝:“什么人在那里鬼鬼祟祟!来人护驾!”

侍卫们马上冲过来围在皇帝身边,严阵以待。

李翀倒是不觉得有人胆子这么大敢在皇宫里行刺,抬手让侍卫们原地待命。

“是谁在那儿?”李翀定睛望过去,那个人影身形纤细苗条,好像是个宫女。

一个娇滴滴的声音穿过来,“是……是奴婢,皇上恕罪,奴婢不知皇上会来赏梅,惊扰了圣驾,奴婢该死!”

李翀跟旁边的大太监说:“朕怎么觉着这个声音听上去这么耳熟?”

大太监:“奴才也觉得,噢,好像是柳美人——”刚说完就觉察到自己说错了话,连忙打了自己一个嘴巴,“奴才失言,是已经赐给宁郡王的宫女柳氏。”

李翀挑了下眉,他就说呢,这么偏僻的地方,又将近日落,怎么会有宫女在这里出现。

原来是柳真环啊。

本以为把柳真环赐给了陆时今,就甩掉了这个麻烦,但好像柳真环也没打算轻易罢休啊。

毕竟是大女主戏的女主,要是这么轻易就认命了,接下去这戏也就没看头了。

李翀很快就想清了其中缘由,柳真环应该是算准了今天他一定会去太后宫中陪太后用晚膳,所以才会故意挑这么个时候出现在梅园,引起他的注意。

而李翀的人设,是对柳真环一见钟情,即使已经把柳真环赐给了自己的弟弟,也不应该这么快就忘了柳真环。

“你怎么会在这里?”李翀装作感兴趣,遥遥对着柳真环问。

柳真环跪下来:“奴婢见这里梅花开得好,想折两枝放在观音像下供奉,早晚为皇上和太后祈福。”

李翀笑道:“哦,怎么你经常为朕和太后祈福?”

“回皇上,奴婢身份低微,得蒙圣恩将奴婢赐予宁郡王,”柳真环娓娓道来,“还赐了奴婢夫人的名分,奴婢日夜感怀皇上和太后的恩德,所以早晚都会在佛前为皇上和太后祝祷,恭祝皇上和太后身体康健,万事顺遂。”

“你有心了,朕和太后会记得你这份心意的。”李翀招手道,“怎么跪在那儿,走近点,朕也有好些日子没见你了。”

“奴婢方才不小心踩了石头,脚崴到了,”柳真环凄凄道。

“脚崴了?严不严重?朕看看。”李翀一听连忙大步走过去,柳真环可怜兮兮地道,“皇上别过来,奴婢弄脏了衣服,头发也乱了,仪容不整,实在不宜面圣。”

“都伤到脚了,还管什么仪容,别跪着了,快起来。”李翀望着柳真环假意心疼地道,“晚来天寒,怎么穿得如此单薄?来人,去取朕的披风风!”

小太监拿着皇帝的披风过来,李翀抖开,亲自给柳真环披上,柳真环双眸含泪,感激地看着李翀:“奴婢谢皇上关怀。”

“还能自己走吗?要不要朕派人送你回去?”李翀关心地问。

“不用不用,奴婢能自己走。”柳真环踮起脚试着走了两步,忽然身子一歪,好像要倒,李翀眼疾手快地扶住了她,柳真环顺势倒在李翀身上。

接着,李翀就在柳真环身上闻到了一股不同于四周梅香的甜香,香味直冲脑门,接着四肢百骸的血液都活泛了起来,一**燥热感朝内心深处袭来。

李翀察觉到身体的不对劲,立刻明白柳真环身上的香味恐有蹊跷,恐怕是催情一类的药物,混在满园子里的梅花香气当中不易察觉。

“皇上,”柳真环这次是下了狠心,一定要勾得皇帝再次对她动心,声音刻意放得又娇又媚,眼神也十分妩媚动人,“多谢皇上救了奴婢,奴婢感激涕零,天寒地冻,有了皇上的披风,奴婢再也不感觉到冷了。”

靠,没想到这女人还会玩下药勾-引这招。

被人设框柱的李翀又不能直接把人推开,正暗自咬牙切齿想到底要怎么办时,他的好弟弟陆时今终于出现了!

陆时今沿路过来,看到梅园外面停着皇帝的御撵,却不见皇帝本人,便也往梅园里来。

陆时今隔着老远就看到柳真环和李翀两人站在梅树下面“卿卿我我”,一帮子太监侍卫远远侯在旁边,低着头眼观鼻鼻观心当看不见。

“你们干嘛呢?!”陆时今大怒,妈的,才半天没把人看住,王八蛋皇帝就敢背着他偷腥了,还偷的是“弟媳”!

李翀见救星来了,连忙把柳真环推开避嫌,咳嗽了声:“没、没什么。你怎么来了?”

还我怎么来了,我再不来,头上都长出一片青青草原了!

页面: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