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宫斗我是专业的

发布时间: 2020-07-08 13:08:13
A+ A- 关灯 听书

“怎么?你不愿意么?”陆时今瞧出林永年不乐意,不高兴地摇了摇扇子,“那就说明你刚才的话都是骗本王的,本王最讨厌别人骗我了,本王这就去跟皇帝哥哥说,让他罚你!”

“王爷息怒!奴才不是不愿意!”林永年连忙跪下,“奴才是被王爷的恩德感动,太过惊喜,一下子没缓过神来!”

“那你就愿意咯?”陆时今“啪”地一收扇子,“好!我这就去跟皇帝哥哥讨你到我府里去伺候。”

“王爷!”林永年还想找借口拒绝,可陆时今压根儿没给他机会,大步流星地出了掖庭局,往永安宫过去。

正好已经到了晚膳时间,陆时今到了永安宫,已经开始传膳。

按照规矩,臣子不能和皇帝坐一桌,所以膳桌旁另外设了一个几案,是陆时今的位子。

陆时今伸长了脖子数了数,膳桌上一共摆了二十多道菜,这都是皇帝一个人吃的。

李翀看中一样菜,抬手指一下,便有尝膳的小太监先尝一口试毒,确认无碍才会夹到盘子里端给李翀享用。

李翀吃的慢条斯理,也没说让陆时今一起吃,满屋子的食物香气,陆时今却只能眼巴巴地看着。

一个人吃这么多菜,也不怕撑死!陆时今在心里骂了李翀无数声狗皇帝,才稍稍解气了点。

李翀朝陆时今的方向瞄了眼,小馋猫双眼放光地看着桌子上一道道色香味俱全的御膳,看样子,馋得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李翀勾了勾嘴角,终于大发慈悲地指了三道陆时今盯的时间最长的菜,示意小太监端到陆时今的桌上。

陆时今终于等来了自己的口粮,朝李翀皱了皱鼻子,算你小子还有良心。

他拿起筷子就要开动,端菜的小太监忙小声提醒,“宁郡王,皇上赐菜,您得先起来谢恩呐。”

靠,吃个饭还有这么多规矩,古人就是麻烦!

陆时今一脸不情愿地起身,行礼谢恩:“臣弟谢主隆恩!”

李翀摆了摆手,“坐吧,还想吃什么告诉朕。”

陆时今坐下来,夹了两筷子菜尝了尝,顿时眉飞色舞,御厨就是御厨,做出来的菜比他之前吃过的味道都要好!

要不怎么人人都想当皇帝呢?这待遇!也太好了吧!!嗨呀,怎么就不是他穿成皇帝?

陆时今喝了口熬得浓白鲜美的鸡汤,舔了舔唇意犹未尽地说:“皇帝哥哥,你每天都一个人吃饭,这么多菜,你吃得完吗?”

李翀已经用完了膳,小太监端了杯清茶给他消食。

李翀端起茶盏,用茶杯盖撇去抚摸,小抿了一口,然后才悠悠道:“怎么,你有什么高见?”

“要不,臣弟以后每天都来陪皇帝哥哥用膳吧?”陆时今乐呵呵地提议道。

“你……”李翀欲言又止,“你是来朕这里打秋风的吧?郡王食邑万户,郡王府里还不够你吃的,你要来朕这里讨吃食?”

“这怎么能一样呢?臣弟最近从夫子那里学到了一首诗,”陆时今摇头晃脑地背诗,“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您看,桌子上这么多菜您吃两口就不吃了,还有的您根本动都没动,多浪费啊?多一个人帮您吃不好吗?而且一个人吃饭多无聊啊,臣弟在这里,还能陪您说话解闷。”

“就是想来朕这里吃白食,还背上诗了,人小鬼大。”李翀忍俊不禁,“行了,看在你肯用功读书的份上,朕就准你每日陪朕用晚膳。”

陆时今立即站起来,喜滋滋地谢恩。

膳桌刚撤下去,忽然门外有太监来报,说内务处总管林公公跪在永安宫宫门外头,请求面圣。

李翀自然知道这个林公公是何许人也,不露声色地问传话太监:“这么晚了,他有何事要见朕?”

传话太监:“回皇上,林公公没说,奴才这就去问了回话。”

陆时今叫住要往外走的传话太监,“何必还一来一回这么麻烦,皇帝哥哥,有什么事你把人召进来一问不就知道了吗?”

李翀嘴角微不可察地翘了下:“宣他进来。”

没一会儿,林永年就被传话太监带了进来,一进永安宫就跪下来磕头。

“奴才给皇上请安,求皇上开恩!”

李翀把手负在身后,走到林永年跟前,“你这话说得朕听不太明白,好端端的,你要朕给你开什么恩?”

林永年:“回皇上,奴才从小就长在宫中,从没离开过宫里,蒙皇上恩宠,奴才才能坐上内务总

管这个位子。奴才曾立下誓言,为为了报答皇上的这份恩德,奴才这辈子都要留在宫里伺候皇上,一辈子为皇上您做牛做马。今日奴才有幸又得蒙宁郡王青眼,要奴才去郡王府伺候,但奴才已经立过誓,只能辜负宁郡王的厚爱,还请皇上允许奴才继续留在宫里伺候!”

李翀听完,扭头去看陆时今,发现陆时今对着自己不怀好意地挤眉弄眼,便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可是,宁郡王并未向朕开口要你去伺候,”李翀沉吟道,“你何出此言?”

“你不来本王都差点忘了,”陆时今幸灾乐祸地道,“本王还问跟皇帝哥哥讨你,你倒自己先过来拒绝了,你这奴才好大的脸啊。”

“啊?”林永年愣愣看了眼陆时今,接着恍然大悟,他是被这傻子摆了一道!

“这……这,”林永年连忙伏地,“奴才莽撞,请皇上恕罪!”

“好哇你个林永年,”陆时今脸色一沉,撸起袖子,气冲冲地指着林永年骂道,“当着本王的面,说伺候本王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跑到皇帝哥哥这儿,又说不愿意伺候本王,本王看你分明就是糊弄我,当我是三岁小孩骗?!”

“大胆奴才,竟敢诓骗郡王,你该当何罪?”李翀身边的大太监得了李翀的眼色,站出来质问林永年。

林永年哪里会想得到陆时今当面说的那么真,要跟皇帝讨他,结果压根儿就没跟皇帝开口。

林永年素日里行事谨慎,要不是他以为陆时今是个痴傻儿,没把陆时今放在眼里,一时大意,陆时今说什么他信什么,也不会这么容易就掉入陆时今的陷阱里。

“是啊,你该当何罪?”陆时今说,“皇帝哥哥,依臣弟看,这个奴才人前人后两副面孔,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这样的人,怎么能留在你身边伺候呢?定要好好罚他!”

“林永年,你可知错?”李翀面上波澜不惊,心里偷着乐,太好了,他正愁没机会收拾这个给他戴绿帽的王八蛋,没想到林永年居然自己撞到了陆时今的枪口上,这可帮他解决了一个□□烦!

这个便宜弟弟,是他的福星呐!

林永年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只能磕头认错,“奴才知错!求皇上恕罪!奴才知错!求皇上恕罪!”

李翀要笑不笑道:“依朕看,你这个大内总管的确当的不太称职,就撤了你的职务,罚去掖庭局一边服役静思己过吧!”

林永年一听,身子一僵,只感觉被一盆冰水迎头泼中,浑身冰凉。

“听到了没?”大太监拿着拂尘敲了敲林永年的背,“没打你板子已经是皇上和宁郡王开恩了,赶紧谢恩下去吧!”

事已至此,林永年只是一个最低等的奴才,即使他在不服气也无计可施,只好咬牙吃了这个哑巴亏,磕头退了下去。

“哼,”陆时今朝着林永年的背影翻了个白眼,“狗眼看人低。”

李翀点他额头,“别以为朕看不出来,你就是故意整他的,是不是?”

“是啊,”陆时今不否认,叉腰理直气壮道,“臣弟今天去看柳姐姐,结果看到这个林永年进了柳姐姐的屋,我就是要整他!”

得知真相的李翀哭笑不得,“……没想到,我们今今也会冲冠一怒为红颜。”

“什么冠什么怒?听不懂。”陆时今伸了个懒腰,“皇帝哥哥你是不是还要处理政务?那臣弟先去沐浴了。”

“什么?”李翀拽住他,皱眉问,“你今儿个还要住朕这里?”

“对啊,”陆时今理所当然地说,“皇帝哥哥你这里的床又大又软,比臣弟府里的舒服多了,借给臣弟睡几晚又怎么了?”

“又怎么了?”李翀气笑了,伸出手指数落道,“跟朕索要美人,欺负朕的奴才,哦,朕的御膳也要分给你,你现在还看上了朕的龙床是吧?接下来你还想要什么?”李翀往自己身上指了指,“朕的龙椅也让给你坐坐?”

“可以吗?”陆时今天真地眨了眨眼,装信以为真。

李翀气得鼻孔都差点歪了,正想开口训斥,陆时今忙抢在他前头说:“臣弟开玩笑的,臣弟对龙椅没兴趣,嘿嘿嘿。”

老子感兴趣的是坐龙椅的人。

陆时今仗着自己被烧坏了脑子,已经把廉耻这玩意儿丢在了脑后,笑嘻嘻道:“翀哥哥你别小气嘛,只是睡一下你的龙床,你的龙床这么大,分我半边怎么了?以前在冷宫里的时候,也是咱俩挤一起睡的啊,而且臣弟还可以给你暖床呢。”

页面: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