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炮灰枪手逆袭记

发布时间: 2020-07-08 13:07:56
A+ A- 关灯 听书

王励志在外面敲了半天洗手间的门,里面都没回音,更奇怪的是,门好端端的被人从里面反锁了,王励志怎么想都觉得奇怪。

但凭他的智商,想破头都不可能想到,他一心想勾搭的金景耀,现在正在和他的男朋友陆时今在里面天雷勾地火。

他在门口踌躇了一会儿,意识到虽然洗手间的门打不开,可也不关他的事,便不再纠结要怎么开门。

金景耀和陆时今都出去了,他一个人坐在里面谁也不认识,又没人理他,无聊透顶。

又左等右等等不到这两人回来,所以才会出来找人。

王励志想了想,决定先给金景耀打电话问问他人在哪里。

电话拨过去,通是通的,可王励志一直等到提示音变成盲音,也没等到金景耀接电话。

与此同时,洗手间的隔间里,陆时今被金景耀翻身抵在墙上,休闲裤已经松松垮垮掉到膝弯。

而金景耀却衣冠整齐,除了拉链开了,浑身上下的衣服连一丝褶皱都没。

不过这里毕竟只是洗手间,男人和男人之间的事远比男女之间的麻烦。

手头没有能帮忙闰滑的东西,金景耀虽然已经到忍耐极限也不敢乱来。

陆时今被身后的男人严格要求像站军姿那样双腿并拢,还要他双手撑在墙上支撑住身体不往前倾。

陆时今配合地按照他要求的那样做,因为背对着金景耀,所以看不见男人脸上的神色。

但从耳边一声粗过一声的呼吸就能听出来,金景耀已经沉迷其中无法自拔了。

“你手机在震,有人打电话给你。”

相比金景耀的意乱情迷,陆时今就冷静得多,甚至在听到金景耀裤子口袋里手机的震动声后,还很好心地提醒他。

“不管他。”金景耀掐着陆时今的腰,意识到小妖精根本没被他带进情yu的漩涡里,男人的尊严大受打击,咬牙用力地说。

陆时今侧头斜眼睨他,“万一是重要的事呢?”

什么重要的事,能比得上现在的事重要。

金景耀重重拍了一下陆时今的后腰,惩罚他的注意力不集中。

“会不会是王励志找不到你,打过来的?”陆时今歪头自顾自地猜想。

金景耀气得直接张口咬住了陆时今的耳垂,沉声警告:“你能能不能专心点?”

陆时今扑哧一声轻笑道:“爽的是你又不是我,我已经很配合你了,难道还要我装出一副陶醉的样子你才满意?”

金景耀自知理亏,也不对陆时今多做要求了,先把他自己身上的这团火灭了才是正事。

过了一分钟,金景耀的手机停止了震动,想必是王励志放弃了找金景耀。

可金景耀裤子口袋里没了动静,陆时今衣服口袋里的手机却突然震了起来。

陆时今有预感是王励志打过来的,单手撑住墙,抽出一只手掏出手机低头一看,果然是王励志的电话。

“接电话。”金景耀瞥了眼手机,低声命令道。

“你自己都不接,凭什么要我接?”陆时今好笑地扭头看了他一眼。

金景耀往上移了移,动作满含威胁意味儿,“接不接?”

陆时今眉毛一挑,行,接就接。

“喂?”陆时今接起电话,低声问,“怎么了?”

“陆哥你去哪儿抽烟了,怎么现在还不回来?”王励志问。

“我在——”陆时今刚说了两个字,尾音就不受控制地随着身后男人伸到他前面的手上做的小动作往上扬,靠,狗男人打的是这个主意!

王励志听出陆时今语气里的变化,疑心地问:“你在哪儿?”

陆时今用力咬咬牙想努力忽略金景耀的恶作剧,“我嫌酒店里闷,去、去外面逛商场了。”

王励志警觉地道:“逛商场?那你那边怎么这么安静?”

“先生,需要买瓶香水送女朋友吗?”金景耀突然尖细了嗓音伪装成女声开口,唯恐天下不乱。

陆时今恶狠狠地回头瞪了一眼这个幼稚鬼,“不需要,谢、谢!”

“需要啊!”王励志以为听到了商场柜姐的声音,打消了疑虑,在电话那头抢着说,“正好我的香水也快用完了,陆哥你帮我买瓶回来吧,就是Gucci家我常用的那款。”

“好。”陆时今嘴上答应,心里却在骂娘,妈的,我上哪里给你买香水!

王励志:“那你买完香水就快点回来吧,没人陪我怪无聊的。”

陆时今敷衍地“嗯嗯”了两声,挂断了电话。

“你他妈幼不幼稚,万一被他发现怎么办?”陆时今没好气地骂。

金景耀不以为意地道:“别太高估了他的智商,这傻子发现不了。”

陆时今气不过,大腿用力并拢了一下,只听金景耀没忍住闷哼一声,恶作剧的手也开始报复性地用力。

“想谋杀亲夫啊?”金景耀低哑地笑了声,“可你错了,这玩意儿就跟牛皮糖似的,看着软,可你越用力,它越有韧性,知道么?就跟你的一样。”

凑不要脸的渣男。

饶是陆时今身经百战,听了金景耀的比喻都忍不住老脸一红。

是他错了,是他低估了金景耀的脸皮厚度。

有些人,看着衣冠楚楚,脱了衣服,哦不对,甚至不用脱衣服,禽兽的本性就暴露无遗!

陆时今索性闭上眼睛放弃了抵抗,任由男人放肆,好早点结束这场由他挑起的洗手间游戏。

…………

收拾干净后,两人从洗手间出去,正好金景耀打电话让下属去商场买的香水也到了,两人便一前一后回到了面试间,王励志恹恹地趴在桌子上差点无聊得睡过去。

“你怎么才回来?”王励志揉了揉眼睛,抬头看陆时今。

陆时今淡淡解释:“回来的时候又抽了根烟,耽误了点时间。”

王励志鼻翼动了动,没在陆时今身上闻到烟味儿,倒是……

陆时今的眼眶有点红,嘴唇也泛着不正常的红润,像是被品尝过一般。

王励志心头疑窦丛生,试探地问:“让你给我带的香水呢?”

陆时今面不改色地把香水袋子给他,王励志接过来后,特地拿出小票看了眼。

是附近的商场没错,可是,时间却对不上,比他交代陆时今买香水的时间迟了二十分钟。

明明人在香水柜台,可为什么要隔了二十分钟才结账?

“谢谢。”王励志将香水袋子收到一边,没问陆时今原因,但心里的疑惑更深。

又隔了五分钟,金景耀才回来,西装革履,精神奕奕,仿佛和一刻钟前洗手间里,那个拥着陆时今深吻不肯放手的不是一个人一样。

“总裁,怎么去个洗手间去了这么久?我本来还想去找你的,可这一层的洗手间不知道怎么回事,被锁上了,你是去了别的楼层的洗手间?”王励志看见金景耀,转头就忘了陆时今的事,扯起笑容问金景耀。

“是,去了楼下的,刚巧在楼下遇到个熟人,多聊了几句。”金景耀若无其事地坐下来,侧头越过王励志往陆时今身上瞟了眼,“对了,刚刚好像看见陆先生也出去了?”

王励志抢在陆时今前头回答:“对,他觉着这里闷,去逛商场了。”

金景耀扯唇笑笑,“我好像看到是一辆黑车送陆先生回来的,商场这么近,还用得着专车接送吗?”

王励志的笑容凝固在脸上,有人开车送陆时今回来?难道陆时今背着他和谁见面了?

陆时今轻描淡写地说:“和总裁你一样,逛商场的时候遇到个熟人,他正好送了我一程,有问题吗?”

“当然没有,我只是随便聊聊,陆先生用不着紧张。”金景耀悠悠道。

“总裁这话说的我听不懂,”陆时今针锋相对,“你哪里看到我紧张了?”

“好了好了都别说了,”王励志怕两人一言不合吵起来,他夹在中间难做人,连忙出来和稀泥,“遇到熟人,送一下也不是什么大事。”

“笔大,你就是太重情重义了,可就怕有些人并不值得你对他的信任。”金景耀冷笑了一下,“好了,我也不在这里多话凭白惹人嫌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这就走了?不一起吃个晚饭吗?”王励志有些依依不舍。

金景耀扫了陆时今一眼,陆时今注意到他看自己,脸也没转过来给他眼神。

金景耀轻哂:“下次吧,我今天有些没胃口。”

金景耀走了之后,王励志心里头非常不是滋味,金景耀的话不是空穴来风,难道是在暗示他,陆时今背叛了他?

王励志的眼神有意无意地往陆时今身上瞟,可陆时今面色坦然,好像心中无愧。

陆时今越是表现得镇定自若,王励志心里的疑虑就越深。

自那天酒店见面之后,王励志便开始时刻盯着陆时今的举动。

但他没有约束陆时今的日常行动,反而陆时今想干什么他都不闻不问,给足了陆时今自由。

而陆时今也没让他失望,开始频繁地出门,一周七天,经常有三四天要到深夜才回来。

页面: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