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真实童话(over)

发布时间: 2020-07-08 13:07:28
A+ A- 关灯 听书

趁着人鱼国国庆,君郁和君黎当天不在家,沈劭带着陆时今偷偷潜入进了宫殿下面的装备库,开走了一辆潜艇。

幸好人鱼造的潜艇已经完全人工智能化,不需要复杂的人工操作,只需要用指纹解锁访问权限,下达指令就可以启动了。

上次两人逃走靠的是最笨的只靠人力的方法,可这次不同了,他们运用上了科学技术。

潜艇的速度比人快了不止百倍,相信不要一个小时,他们就能浮上海面。

然而沈劭并不知道陆时今身上戴着追踪器,他们刚离开宫殿,那边君郁就察觉到了。

不过此刻人鱼们都聚集在一起庆祝国庆,君郁作为一国之君碍于场合,也无法立即离开,便让君黎先离开去追两人。

君黎听到沈劭又逃走的消息后,是惊怒交加。

他本以为沈劭都已经怀上了他的孩子,应该已经认命,从此以后会乖乖留在他身边。

原来这些日子的顺从听话都只不过是伪装出来让他掉以轻心的。

沈劭就是在等有机会逃跑的这一天!

君黎的心忽然就凉了下来,他这么长时间的努力,都换不回沈劭的真心。

看来沈劭是真的不愿意和变成雄人鱼的他在一起,这一切都只不过是他的一厢情愿罢了。

可笑自己当初居然信了沈劭说爱他的话,是不是人类的爱,都这么善变廉价?!

君黎带着满腔怒火和失望,驾驶着潜艇全速朝沈劭和陆时今逃走的方向追了过去。

沈劭一路上都没碰到追兵,显示屏上显示还有不到五千米的距离,他们就能到达海面,不由得暗自庆幸马上就要重获自由。

可谁想,他还没高兴几秒钟,就听到了潜艇仓外面传来君黎阴沉的声音。

“沈劭,我知道你人在里面,趁我还没发怒之前,劝你停下来跟我回去。”君黎警告道。

沈劭和陆时今相视一眼,陆时今为了撇清与自己无关,假装惊讶道:“他是怎么找到我们的?怎么来的这么快?我们现在要怎么办?”

陆时今一连串地发问,沈劭一时也没个主意。

君黎的潜艇已经快从后面追了上来,如果这次再被他逮回去,恐怕自己在他那边的信任度已经降成负数,以后只会被看得更紧,再想逃就没机会了!

沈劭一咬牙,决定这次不管怎么样,都要拼一下,立即和控制程序下达了全速前进的指指令!

君黎见沈劭他们的潜艇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反而还加速了,也不再废话,加足马力直追上去。

陆时今有些奇怪,怎么来的只有君黎不见君郁?

君郁没来,那他费劲心力逃这一次还有什么意义?

他看到沈劭手扶着肚子,脸色有些苍白,上前关心道:“你没事吧?别着急,他一时半会儿还追不上来,你先坐下别动了胎气。”

沈劭紧张地盯着屏幕,有个小红点正朝着他们的方向飞速驶来,距离越来越近。

而每近一点,沈劭的脸色就更苍白一分。

他握拳恨恨地咋在操作台上,低声喃喃道:“这次我就算是死,也绝对不会和他回去!”

陆时今没想到沈劭会这么极端,怕激怒了他,事情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温声劝解道:“还怀着孩子呢,说什么死不死的,君黎就算再生气,肯定也不会伤害你。”

“他伤害我伤害得还嫌少吗?他将我困在这暗无天日的海底,就是对我最大的伤害。”沈劭冷声道。

从沈劭以前想方设法钻研医学,执着于治好他自己的病就能看出来,沈劭这个人脾气拧得很,认定一件事后,不撞南墙不回头。

所以这次君黎不顾沈劭的意愿强行把他带到人鱼之国,触犯了沈劭的雷区,这事儿恐怕一时半会儿翻不了篇了。

“你对君黎一点儿都不留恋了?”陆时今试探地问。

沈劭默然片刻,说:“我是人,我不属于这里,我有我自己想过的生活,任何人都不能左右。如果他不明白这点,我和他就再也没有可能。”

陆时今当然知道沈劭说的是气话。

虽然沈劭一心想要离开君黎,可都这么长时间,两个人连孩子都有了,怎么可能感情说没就没。

只不过是沈劭在气君黎进化成雄性人鱼后不给他适应的时间,反而用强硬的手段地将他绑在身边。

他后来也问过自己,最后到底会不会接受变成雄人鱼的君黎,答案是肯定的。

他前半生的人生都在为好好活着努力,难得遇上一个倾心的人,给他枯燥乏味的生活增添了许多色彩。

虽然对方是条人鱼,沈劭也做好了剩下的人生都和君黎相伴的准备。

只是君黎千不该万不该,用了这种手段。

沈劭是个骄傲的人,宁愿死也不愿意成为谁的附庸。

而君黎被沈劭劭伤害过一次,在君郁的鼓动下,感情观发生了扭曲,从一个奉献型人格变成了索求型人格。

他以为只要将沈劭困在自己身边,就能让沈劭死心塌地地爱上自己。

而沈劭越是要逃离,君黎就会认为沈劭根本不爱自己。

两人走到这一步,实在阴差阳错,想要解开心结,只怕是要费很大的周折。

陆时今正胡思乱想呢,忽然又听到了君黎的声音:“停下!快停下!前面是鲨鱼群,你们过去会有危险!”

这个季节正是鲨鱼交-配的时候,鲨鱼成群环游,如果有其他生物过去打扰,就会被它们群起攻之。

虽然沈劭和陆时今乘坐的是表壳坚硬的潜艇,但那些大家伙可不管,要是激怒了它们,陆时今他们面对的可就是无数尖锐的獠牙和重达数吨的庞然大物的撞击。

可是,沈劭已经看到了照进海里的阳光,如果停下或者绕路,就会被君黎追上,他的计划也就失败了。

而现在,只要穿过头上这片鲨鱼群,他们就能成功上岸,苦心钻研了这么久,不就是在等这一刻吗?

“沈劭,我让你停下来!你听见没有?”君黎的声音里能听出慌乱,沈劭听到了他的警告,潜艇的速度却没停下,君黎隐隐约约预感到沈劭要做什么。

而陆时今也在沈劭脸上看见了狠决的神情,连忙劝道:“沈劭,还是听君黎的停下吧,太危险了,你还有孩子,我们不能冒险!”

“不会再有第二次机会了,”沈劭果决地说,“我一定要逃出去,如果不能,我宁愿葬身鱼腹也好过过这种如同坐牢一样的日子!时今,你肯定也不想被当成犯人一样吧?就赌这一把吧!”

沈劭这个人倔起来,八匹马都拉不回头,陆时今没辙,只能陪着他一起疯。

“停下!快停下!听到没有!别过去,沈劭!”

君黎眼睁睁看着他们的潜艇加速朝鲨鱼群冲过去,声音已经带了颤抖,只恨自己的潜艇速度太慢拦不住他们。

一头长达十几米的雄鲨鱼最先发现了潜艇的身影,被打扰的不悦令它变得暴躁嗜血,红着眼睛朝潜艇游了过来。

接着,又有好几条雄鲨鱼看到了潜艇,交-配期的敏感,让它们只想把一切胆敢靠近它们的生物和物体都撕成碎片。

鲨鱼是海底最残忍暴虐的捕食者之一,被它盯上的猎物,绝对逃脱不了它们的尖牙。

而陆时今和沈劭劭这次面对的是同时五六条鲨鱼的围剿。

他们的潜艇只是普通的交通工具,没有装载武器,所以遇到鲨鱼只能躲,不能反击,无疑处在劣势。

沈劭手忙脚乱地操纵着潜艇躲避鲨鱼的撞击,可潜艇哪里有在海洋里横行霸道惯了的鲨鱼灵活。

几条鲨鱼轮流用巨大的鱼尾拍打着潜艇,不时还冲上来用头部撞击,用牙咬潜艇的外壳。

潜艇忽上忽下,忽左忽右,陆时今感觉自己像一个皮球,被人踢来踢去,颠的他骨头都快散架了。

他还算好的,沈劭情况更危险,沈劭大着肚子,根本受不起颠簸。

陆时今怕他有事,摇摇晃晃走过去把沈劭按在安全座位上稳住。

君黎虽说就在后面,但毕竟也隔了不远的距离,无法立即赶到。

忽然潜艇舱内亮起红灯,响起尖锐的警报声,陆时今一看,船舱上方有海水灌了进来,原来是被鲨鱼的牙齿咬破了一个洞!

“该死,再继续待在这里,不被鲨鱼咬死也要被淹死了!”陆时今低咒了一声,接替沈劭开始操纵潜艇躲避鲨鱼,一边在脑海里和711商议,“等等如果实在没办法,我就开舱门和沈劭逃出去,你想办法护住沈劭,他和肚子里的孩子可不能有事。”

711:“好,明白!”

鲨鱼发现了突破口,都开始对着潜艇上方的那个洞口咬,海水哗啦啦地涌进来,顷刻就没过了陆时今和沈劭的腰。

“不行了,必须得离开。”陆时今把潜水装备扔给沈劭让他穿戴上,趁鲨鱼们的注意力都在潜艇上的时候,打开舱门,两人悄悄游了出去。

然而沈劭肚子大,游得慢,没游出去多远,就被一条鲨鱼发现了。

页面: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