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真实童话

发布时间: 2020-07-08 13:07:24
A+ A- 关灯 听书

陆时今和沈劭被君郁、君黎兄弟俩强行带回了深海中的人鱼之国。

那是一个人类从未到达过的世界,藏在距离海面万米以下的岩石层之下。

这里没有海水,除了没有太阳生长不出植物,其他的几乎和陆地上没有区别,人鱼在这里建立了他们自己的国度和文明。

人鱼在这里日常会变成人形态生活,虽然人鱼的数量远没有人类庞大,但他们远比人类要团结一致。

千万年的时间,他们进化到了海洋世界的食物链顶端,成为了海洋里最智慧的生物。

他们在海底发展科技,齐心协力建设国家,若不是陆时今亲眼所见,光凭想象,根本想象不出在海底之下居然还有有这样一个神奇繁华的世界。

人鱼和海洋动物一起生活了千万年,对于海底这些从远古时候就存在的生物的了解十分透彻。

因此,人鱼们在生命科学上的技术起码领先了人类几百年。

所以人鱼们为了将族群扩大繁衍,能研究出让男性人类怀孕的方法,一点也不奇怪。

到了人鱼国见到其他雄人鱼陆时今才知道,原来现在的雄人鱼长得已经不全是像人类编写的百科全书里的那样。

雌人鱼和男人可以生下人类婴儿,而雄人鱼和女人也可以生下小人鱼。

这些由人类生下的小人鱼,会遗传母亲的美貌。

君郁和君黎的母亲,就是被他们的父亲,上一任人鱼王无意中在海上救起的一位貌美的人类女子。

也难怪陆时今在海上第一次见到君郁时,根本没把他和雄人鱼联系在一起。

人鱼数量稀少,所以需要用到劳动力的地方已经完全靠AI机器人来代替。

人鱼王的宫殿很大,却只生活着人鱼王和他的弟弟,除了他们俩,只有冷冰冰的机器人。

不过现在不同了,宫殿里除了两条人鱼,还多了两个人。

陆时今和沈劭是人鱼之国的唯二两个人类,君郁派手下给他们两个装上了人工腮,和仿生蹼,让他们也可以和人鱼一样在海里畅游无阻。

不过他们平时并没有机会离开人鱼国去上面的海洋,他俩被关在君郁的宫殿里,平时连出入自由都要受到限制,接触的也只有君郁和君黎两条人鱼。

陆时今还好,他虽然是被君郁强行掳来的,但他知道了君郁是谁之后,内心并不抵触,只是表面装装样子不愿意而已。

可沈劭就不同了,他还没从温柔可爱的小人鱼突然进化成雄人鱼的打击中走出来,更无法接受自己被一条雄人鱼每天压着,威胁让他生小人鱼。

生小人鱼?简直是笑话!他身为男人的尊严何在?

自从来到这里,沈劭没有一刻停止过想要逃走的念头,还时常鼓动陆时今和他一起逃走。

这天君郁和君黎都外出巡视去了,不在宫中,沈劭避开在宫殿里巡视的AI,溜进了陆时今的房间。

陆时今正在悠闲地晒人工日光浴,看到沈劭小小惊讶了一下,“你怎么来了?”

和红光满面,精神焕发的陆时今不同,沈劭满脸的忧心忡忡,不过精神倒好像比之前好了不少。

沈劭先自责地道歉:“时今,这次是我连累了你,害你也被人鱼绑-架到了这里,受这些屈辱,对不起。”

陆时今心虚地笑了下,“还好还好,你也别太自责了,不是你的错,谁能想到这些人鱼会这么蛮横专行,现下我们最重要的就是活着,受点委屈也没什么大不了。”

“不行!”沈劭面色沉痛地说,“我们不能坐以待毙,谁知道他们还会对我们做什么?!”

陆时今:“那……你的意思是?”

沈劭眼神坚定,灼灼地看着陆时今,“我们要想办法逃出去,逃离那两条人鱼的魔爪!”

陆时今眨了眨眼,听起来好像有点意思。

他是被君郁“强取豪夺”过来的,要是逃走了再被抓回来,好像更符合他的人设。

“你有什么计划?”陆时今感兴趣地问。

沈劭说:“找个机会,把他们两个迷晕,然后我们一起逃走。”

陆时今:“怎么迷晕?”

沈劭拿出一个装着蓝色药水的药剂瓶给陆时今,“这是我悄悄溜进实验室配制出来的迷药,只要一点点就能把人迷晕,你只要把这个东西放在水里,骗君郁喝下去,我保证他一天一夜都醒不过来,到时候我们就能趁机逃走了。”

不愧是搞科研的大佬,随随便便就能配出一瓶迷药来。

&n

bsp;不过陆时今多了个心眼,他接过药水怀疑地问:“真的只是迷药?不会是什么毒药吧?”

沈劭:“要是毒药,我也不必这么大费周章了,直接下到人鱼的水源里,一了百了。”

“呵呵呵,我就是随便问问,”陆时今说,“我只是觉得,虽然他们把我们绑到这里,但是毕竟也没伤害我们,罪不至死。”

沈劭打量着陆时今,凝重地问:“你该不会是对君郁动了真情了吧?”

“没有!”陆时今连忙摆手否认,“绝对没有!怎么可能!那条死人鱼脾气喜怒无常,自大又自恋,我怎么会对他动真情?”

沈劭松了口气:“没有那就好。”

“话说回来,”陆时今试探地问,“难道你对君黎没感情了?”

沈劭一听到君黎的名字就气红了脸,忿忿道:“他不顾我的意愿,不由分说将我带到这种不见天日的地方,难道就是真的爱我了?他还……他还逼我和他做那样的事,要我给他……给他!”

沈劭顿了顿,好像难以启齿,最终还是没好意思把话说完,“简直欺人太甚!”

陆时今当然明白沈劭说的是什么,叹了口气安慰他:“你受的苦我都感同身受,这样吧,我都听你的,你定好时间,我配合你行事,然后一起逃出去。”

沈劭欣慰地拍拍陆时今的肩膀,“好,这次是我连累了你,我一定会把你安全带出去。”

陆时今假惺惺地笑了笑,心里却在暗暗和沈劭说对不起。

他并不是真想逃,而且也不能帮着沈劭离开君黎,所以只能把沈劭卖了。

当天晚上,四人一起吃晚餐的时候,沈劭突然提议要喝酒。

为了让沈劭和陆时今习惯海底的生活,君郁购买了不少人类吃的食物储备在宫里,其中当然也包括各种各样的酒。

君黎虽然不许沈劭离开自己,但对沈劭还是百依百顺的,只要是沈劭提的要求,他无不满足。

沈劭自从来到这里,就一副好似贞洁烈女般抵死不从的模样,刚来几天甚至还闹过绝食,这还是他第一次开口说想吃什么。

君黎以为沈劭是想开了,暗暗高兴,亲自拿了一瓶好酒出来打算庆祝。

沈劭和陆时今使了个眼色,陆时今心领神神会地微微点了下头,表示自己会见机行事。

沈劭和陆时今都知道人鱼的酒量不行,打算先把他们灌醉再下迷药,双重保险下增加逃跑成功的几率。

沈劭和陆时今劝着君黎和君郁各自喝了大半杯的高浓度白酒,酒喝完,果然两条人鱼的眼神都变得迷离了。

沈劭见君郁和君黎有了醉样,倒了两杯水要他们喝了醒醒酒,却趁两条人鱼不注意,悄悄把迷药倒进了水中,然后递了一杯给陆时今,要他喂君郁喝下。

陆时今假意答应,却在沈劭转过身去喂君黎喝水的时候,只喂君郁喝了两口混有迷药的水,其他的都被他泼在了桌布上。

等迷药发作,两条人鱼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沈劭脸上露出得逞的笑容,以口型和陆时今说道,“走。”

人鱼的宫殿里里外外有数道门禁,但机智如沈劭,早就从君黎口中旁敲侧击出了通关密语,所以他和陆时今一路畅通无阻地离开了宫殿,朝上面的深海逃去。

陆时今和沈劭虽然借助着人工腮和仿生蹼,能在海里自由地呼吸,可游泳的速度和体力毕竟比不上人鱼。

一万米的深度,再加上水带来的压强和阻力,没有十几个小时根本到不了海面。

这么长时间的潜游,对于体力来说是巨大的挑战,两个小时过去了,他们才游了不到两海里。

而君郁那边,陆时今喂他喝的水不多,每到两个小时他就醒了,发现昏迷的弟弟以及两个人都不见了之后顿时怒不可遏。

他先把君黎救醒,君黎发现沈劭逃走之后,一句话都没说,只是眼神阴鸷得可怕,里面好像酝酿着滔天巨浪。

其实在君郁的宫殿下面,停放着许多潜艇,可惜陆时今和沈劭谁也不会开,如果他们能借助潜艇逃走,现在恐怕早就到岸上了。

当君郁调了监控发现这两人是两手空空离开的,稍稍松了口气,立即驾驶潜艇和君黎一起去追人。

沈劭为了能早点游上岸,即使已经游得精疲力尽了都不敢休息。

相比而言,陆时今就悠闲地多,游游停停,不时还看看海里的风景,不像是逃亡,倒像是潜水来的。

页面: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