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真实童话

发布时间: 2020-07-08 13:07:19
A+ A- 关灯 听书

君郁带着君黎回了大海,小人鱼马上就要到进化期,而进化期的小人鱼十分敏感脆弱,一点点小事都会影响到他们的情绪,所以很多人鱼在进化后,脾气会和进化前迥然不同。

进化前温和有礼的,进化后说不定会变得暴躁易怒。

进化前胸无城府的,进化后也许会变得心机深沉。

陆时今不知道君黎最终会变成什么样,不过想必在大海里有哥哥的保护,君黎肯定能安然度过进化期。

君郁回了大海,那么陆地上自然是在没有郁大师这个人。

而令人费解的是,沈劭也不知道为什么,居然也没按照约定再来找过君郁,就好像不准备治病了一样。

过了几日,陆时今接到了一个电话,对方自称是沈劭的母亲,说沈劭这几天精神状态不太好,希望陆时今能去沈家帮忙劝劝。

陆时今去了沈家,没看到沈劭,是沈劭母亲出来迎接的他。

听沈劭母亲说,沈劭前几天发了疯一样地在找一个人,可是找遍了全城都没找到。

回来之后,这几天就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谁也不准进去打扰。

每天醒了就喝酒,直到醉过去为止。

沈劭母亲一边说一边抹泪,沈劭父亲去世的早,她和沈劭母子俩相依为命,知道儿子也遗传了家族遗传病后,她从没安睡过一晚上,整晚整晚愁儿子的病。

前段时间,沈劭告诉她,自己的病可能有希望治好,她高兴得不得了,谁知才没过多久,沈劭突然成了这样。

沈劭本来身体就不好,再这么折腾自己下去,只怕病情会更加严重。

到时候白发人送黑发人,儿子去了,她也不想活了。

老人家也是可怜,陆时今安慰了一会儿沈劭的母亲,然后说自己会问清楚沈劭情况,尽力劝,让沈劭的母亲不要担心。

陆时今敲了沈劭的房门,里面毫无动静,他试着拧了下把手,还好沈劭没在里面反锁,于是他自己打开门走了进去。

一进房门就闻到了浓烈了酒气,沈劭趴在床上,地上散落着好几个空酒瓶,连床单上都晕染着大片酒渍。

沈劭身上的衬衫皱巴巴的,也不知道几天没换了,哪里还有以往那个玉树临风模样。

陆时今只看到一个喝得烂醉如泥、不修边幅的酒鬼。

“沈劭?”陆时今试探地叫了声沈劭的名字,沈劭毫无反应,一动不动。

陆时今被酒酒气熏得脑仁疼,先走去窗边把窗帘拉开,打开窗户通风。

等新鲜的空气灌进来,把酒气吹散了些,房间里才像个人该待的地方。

陆时今没把沈劭叫醒,倒是窗外照进来的光让沈劭感觉刺眼。

沈劭皱了下眉头,眼睛没睁开,估计以为陆时今是哪个没记性的下人,冷着声音责怪道:“谁让你进来的,把窗帘拉上,滚出去。”

“嗬,你可总算醒了?”陆时今在床上找了片干净的地方坐上去,啧啧了两声,“你能告诉我你把自己糟践成这样,到底想干嘛吗?”

沈劭听出是陆时今的声音,在床上翻了个身,手掌捂住眼睛,哑声道:“你怎么来了,谁让你来的?”

“我再不来,你妈都快急死了。”陆时今叹了口气,“你妈都这把年纪了,你做儿子的还让她这么担心,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来,你跟哥说说,你这样糟蹋自己的身体究竟是为了什么?你要是实在不想活了,我也就不劝你,我知道你这些年活着累,早点解脱也好。”

沈劭淡淡地说:“你不用激我,我的身体我自己有数,就这么点酒还不至于要死要活。”

“那总有原因吧?我认识你多少年了,可从没见过你这样。”陆时今故意地问,“怎么,该不会是失恋了吧?”

沈劭沉默了一会儿,陆时今自言自语:“看来我是猜对了,是君黎?你俩怎么了?前一阵儿不还好好的吗?”

沈劭慢慢把遮在眼睛上的手放下,双眼空洞地望着头顶上方的天花板。

“我和他提了分手。”

陆时今故作惊讶:“为什么?”

沈劭声音带了疲惫的沙哑:“从一开始我就只是想利用他,可能你还不知道吧,君黎其实是人鱼,他的血对治我的病有很大涌出。所以我对他的感情并不单纯,含有目的。”

陆时今:“哦,竟然是这样么?那你为什么还和他分手?你的病怎么办?”

沈劭闭了下眼,或许是觉得把心里藏着的那些事说出来能够好受些,所以不再隐瞒,慢慢地对陆时今道出真相。

“还记得你给我介绍的那个中医大师吗?我后来去找过他,给他试着治了两次,效果不错,我就打算让他给我治,总好过让君黎受苦。”

陆时今:“这是好事啊,那怎么后来又闹分手?”

“那个大师治病是有条件的,需清心寡欲,这辈子都要悉心调养不能沉溺男欢女爱。”沈劭苦笑一声,“意思就是即使我这病能治好,这辈子也只能注定孤独终老。我给不了君黎幸福,何况一开始我对他就不是爱情而是有企图的接近,所以我思考再三,和他提了分手。”

陆时今略一沉吟,肯定地道:“你后悔了。”

“是。”沈劭也不否认,“他离开当天晚上我就后悔了。时今你知道吗,人真的很贪心,他感受过被爱和温暖,就会形成习惯,我无法想象,离开了君黎,即使我能长命百岁,那种日复一日毫无波澜,毫无光亮的日子我要怎么过得下去。”

怪不得沈劭没来找君郁继续治疗,原来是后知后觉没君黎活不下去了。

看来沈劭其实早就喜欢上了小人鱼,不过他被企图心蒙蔽了双眼,没认清自己对君黎的感情。

陆时今有些没料到,君黎那边还没动作呢,沈劭就悔不当初了,渣攻是不是后悔的也太快了?

而一等沈劭剖析完内心,711就惊喜地和陆时今报告,原本降低的观众爽度值正在直线上涨中!

这也不奇怪,现在观众都喜欢看这种渣攻后悔,痛哭流涕“追妻火葬场”的戏码。

不过……陆时今有些困惑,君黎都变成了雄人鱼,那还能叫“追妻火葬场”吗?

陆时今目光略带同情地看向沈劭,但仍不露声色地顺着沈劭的话继续问:“那你为什么不去找他。”

“我找过了,可是我找不到他。”沈劭语气中满是懊恼和后悔,“提分手的时候我跟他说了很过分的话,恐怕这辈子他都不肯原谅我了。人鱼生活在深海里,海洋那么大,如果他不想见我,我要怎么找到他?”

“你决定好了?不想治病也想和君黎在一起?”陆时今问。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沈劭坐起来,将脸埋入掌中,自嘲道,“我已经彻底失去他了,或者这就是上天对我的惩罚吧,我卑鄙、我自私,去利用一条真心爱我的人鱼,我不配得到君黎的爱,我也不配和他在一起,所以就让我自生自灭吧,你们谁也不要来管我。”

陆时今默默感叹一句“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沈劭这个人虽然可恨却也可怜,他得了不治之症,只是想努力活下去。

可是他错就错在,一个人活着不应该建立在其他人的痛苦之上,更不应该利用别人对他的感情来达成自己的目的。

现在他是后悔了,可也已经晚了,人必须为自己犯的错付出代价。

“我问你,如果君黎还回来找你,愿意和你在一起,不管他变成什么样子,你都还愿意接纳他吗?”陆时今犹豫了一下,试探地问道。

“我当然愿意,”沈劭抬头,哀伤一笑,“只是他再也不回来了,我对他说了那么过分的话,他不肯能原谅我的。”

“你先别这么肯定啊,”陆时今屈指掩唇咳嗽了声,清了清嗓子,“沈劭我问你一个属于个人**的问题啊,你喜欢男人吗?”

“你说什么?”沈劭以为自己喝多了产生了幻听,皱着眉怀疑地看着陆时今。

陆时今干笑着问:“你是异性恋对吧?”

沈劭虽然不明白这时候陆时今为什么会问这种问题,但还是点了下头。

陆时今忍住扶额的冲动,嗐,我就知道。

“假如啊,君黎最后进化成了雄性人鱼,你也愿意接受他?”陆时今很没底气地问。

沈劭先是楞了一下,随后轻嗤数声,不赞同地说:“你到底在胡说些什么?小黎他说过会进化成雌性的,雄性人鱼样貌丑陋,他那么可爱的,怎么可能会进化成雄性?”

陆时今坚持地问:“我是说假如啊,假如君黎变成了雄人鱼,你会接受他吗?”

沈劭定定看了陆时今数秒,想起自己才说过不管君黎变成什么样,自己都愿意接纳的话,于是点了点头。

陆时今:“……”英雄!

“我听说,好像人鱼研究出了让男性人类受孕的方法,如果君黎变成了雄人鱼,让你给他生小人鱼,你也愿意?”陆时今感觉自己问这个问题的时候好像一个变态。

页面: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