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真实童话

发布时间: 2020-07-08 13:07:08
A+ A- 关灯 听书

开了一半的鳞片下面黑漆漆的,看不清里面到底是什么。

但不管是什么,陆时今总有个预感,如果里面的东西放出来,将会发生很可怕的事!

“啊哈哈哈,看来你的这片鳞片它不想下去,有个性有个性,那就随它去吧。”陆时今缩回了爪子,干干笑着,慢慢站起来,“对了,我突然想起来我今天有点闹肚子,不宜下水,那我先走了,你继续游哈,这个泳池以后都归你了。”

说罢,转身就想溜,可才迈出两步,他就感觉小腿上被一个滑腻冰凉的物体给紧紧缠住了。

陆时今低头一看,缠在他腿上的东西,不是别的,就是君郁的尾鳍!

陆时今头皮麻了,顿感要遭殃。

而他的预感没错,君郁的尾鳍顺着陆时今的小腿卷上了他的腰,然后往旁边一带,陆时今整个人腾空而起,被扔进了泳池里!

陆时今呛了几口水,手脚并用,拼命将头从水里冒出来。

“大王!人鱼大王!有话好好说,别动手!不是,别动尾!”

君郁也一同滑进了泳池里,他的尾巴紧紧缠着陆时今的腿,上身的铁臂将陆时今扑腾的双手反剪在身后,不给触了他逆鳞的人类逃跑的机会。

冰冷如同鬼魅般阴森的声音在陆时今脑后响起。

“你知道自己刚才碰了什么?你怎么敢?”

陆时今心中流泪,刚刚不知道,现在大概猜到了,要是早知道,借我一个胆子我都不敢碰!

好奇害死猫,手贱害死人啊!

“我不知道啊。”陆时今决定打死不认,理直气壮地说,“怎么了?不就是你身上的一片鳞片吗?不能摸吗?也太小气了吧?来来来,我也给你摸一下,咱俩扯平好吧?”

“扯平?”君郁哂笑,“你不知道最近这段时间是人鱼的发情期?”

陆时今一本正经摇头。

君郁又问:“你研究了那么久人鱼,不知道人鱼的身体结构?”

陆时今还是摇头,认真地回答:“我还没来得及看到那里,或许你可以放开我,让我上楼好好研究一下,然后再来和你讨论。”

“跟我装傻?”君郁把陆时今往后拽,上身绕到前面和陆时今面对面,蓝眸阴郁,“有胆子撩拨却没胆子承认,你做事的时候是不是都不考虑后果?”

陆时时今眨眼装傻:“你到底在说什么?我不过就是看见你身上有片鳞片卡了,想帮你按回去,怎么就成撩拨你了?你别乱给我扣帽子啊。”

君郁冷笑,忽然尾巴一收把陆时今拉入怀中,虽然泡在凉水里,陆时今都能感觉到人鱼身上火热的温度。

“你想干嘛?!”陆时今惊恐地瞪大眼,害怕这条处于发-情期的人鱼丧失理智,把自己给强上了。

君郁邪邪勾起嘴角,低声诱哄:“想不想知道我的鳞片下面是什么?”

陆时今猛烈摇头,不想,我一点都不想!

君郁却无视了陆时今的意愿,冷酷地道:“知道人鱼发情的时候满脑子都在想什么吗?你要为你的乱撩拨的后果付出代价。”

陆时今听说过,人鱼性淫,一年之中虽然只会有一次发情期,但是一次时间长达一个月。

这一个月里,人鱼什么都不会做,一心只想找配偶交尾生小人鱼。

怪不得君郁这几天都早出晚归呢!原来是去干那种事去了!

听说这些年,越来越多的雌人鱼都不愿意和雄人鱼交尾,导致雄人鱼为了解决发-情期的需求,荤素不忌,有些连男性人类都不放过!

上帝啊!他怎么会这么倒霉,正好撞上了君郁兽性大发的时候?!

陆时今看着君郁阴沉得好像要吃人的眼神,咽了口口水,忍不住夹紧了双腿。

虽然对方的人鱼形态好看是挺好看的,但被一条人鱼上,他还是无法接受。

陆时今心里做好了打算,要是这条死鱼敢霸王硬上弓,就跟他拼个鱼死网破!

陆时今眼珠儿一转,计上心头,故意用无所谓的口吻说:“哦,原来你是发-情期到了啊,是需要我帮你解决吗?”

君郁眉心皱了一下,似乎没想到陆时今会是这个态度。

不是应该颤抖着求饶,求自己放过他吗?

“你早说啊,我又不是那种放不开的人,”陆时今嬉皮笑脸地说,“正好,我还没试过和人鱼做是什么滋味呢,况且你的尾巴这么好看,脸又这么帅,还是堂堂人鱼王,算起来还是我赚了。”

君郁:“……”

陆时今一看君郁脸色有些微妙,便知道自己这招没用错。

他扭了扭身子,主动往君郁胸膛上贴过去,“来来来,你想直接在水里做还是上去做?变回人身还是就保持这样的形态?我都可以呦~不过我还是更喜欢你现在这个样子,”他眼神色眯眯盯着君郁的鱼尾,“你的尾巴太漂亮了!”

君郁的表情立即变得嫌弃,并不给陆时今往他身上蹭的机会,直接大尾巴一甩,把陆时今从水里拎起来扔回了岸上,还附赠一个“滚”字。

陆时今成功脱离险境,保住了自己的贞操,说滚就滚,麻溜儿地爬起来就走,头也不回。

陆时今回到自己的房间,立即反锁了门,背靠在门板上,心跳快得好像要从胸腔里蹦出来一样。

什么叫刺激?这就叫刺激!

什么叫机智?这就叫机智!

有惊无险逃过一劫,陆时今浑身都湿透了。

一半是因为刚从池子里上来,一半是因为被吓出的汗。

等慢慢冷静下来,陆时今躺回床上,打开终端上网搜索有关人鱼身体结构的信息。

吃一堑长一智,对人鱼多点了解,才能避免今后再有今天这样的惊险发生。

不看不知道,世界真奇妙。

原来人鱼的那个器官就藏在鳞片下面,需要用的时候就打开鳞片,所以他的猜测不错,他刚刚真的是摸到了君郁的大宝贝,怪不得他的反应这么大。

陆时今一言难尽地看了看自己的手,左姑娘,你脏了……

网页信息是分级的,如果是未成年人浏览,对于人鱼生理结构的介绍,只会是几行字简单的说明。

但如果是成年人,这可以点进旁边的链接,查看更详细更直观的图片介绍。

陆时今好奇心又犯了,犹豫了一下,点进了图片链接。

看到人鱼开鳞的图片后,嘴巴张成了“O”型。

卧槽,这他妈怎么能这么大?这还是人吗?!

哦,我太天真了,人鱼本来就不是人。

陆时今看了一眼就关掉了图片,可图片带来的震惊却在他脑子里想忽略都忽略不了。

陆时今无力地瘫倒在床,他需要一个没看过人鱼开鳞的新脑子!

好奇心太过旺盛的后果就是,陆时今当天晚上做梦都是被一条纯白无瑕的大尾巴压着做不可描述的事情。

不仅如此,他还梦到了做完不可描述的事情后,大尾巴在他肚子里面产蛋。

那些蛋破壳而出后孵化成了小人鱼,手拉着手围着他不停地叫“爸爸、爸爸”,简直惊悚至极!

“别过来!别过来!走开!走开!”睡梦中的陆时今手舞足蹈,不停在面前挥手,好像要赶走什么东西。

直到在梦里听到外面传来持续不断的敲门声,陆时今才从噩梦中醒来。

反射性地摸了下额头,一头冷汗,又连忙掀开被子查看自己的肚子,发现那颗圆球只是不时闪烁,并没有变成小人鱼的迹象,才松了口气。

不行,不能再继续这样下去了。

陆时今咬牙切齿地想,一定要尽快让君郁带走君黎,这种噩梦般的日子才能结束。

“大早上的,什么事啊?”陆时今起床去开了门,对门口站的是君郁并不感到意外。

君郁脸色难看,带着浓浓的起床气,“你鬼吼鬼叫了一晚上,自己不知道吗?”

人鱼在大海里生活,听觉敏锐,陆时今和君郁的房间区区一墙之隔,陆时今晚上说句梦话,君郁都能听的一清二楚。

陆时今在心里翻白眼,要不是你,老子怎么可能做噩梦!

脸上却饱含歉疚,“不好意思,打扰你休息了,以后我尽量注意。你还有其他的事吗?没有的话我想关门换衣服了。”

君郁凉凉道:“还有事。”

陆时今保持微笑,“请说。”

君郁面无表情地问:“你准备什么时候告诉君黎沈劭的真面目?”

“你觉得我就这样和君黎说,他会信吗?”陆时今说,“我们手上没有证据,君黎怎么可能相信我说的?”

君郁用一种“你真没用”的眼神瞟着陆时今:“你不会想办法?”

陆时今继续保持微笑,握在门后面把手上的手用力得青筋毕露。

死鱼臭鱼,你给爸爸记着,总有一天,这笔账我会讨回来的!

“想,”陆时今一字一顿地从牙缝里迸出来,“我在想。”

君郁就依靠在门边,双手抱着胸等陆时今能想出什么好办法。

不过他的神情看上去并不太抱有期望,甚至还侧过头无聊地打了个呵欠。

页面: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