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真实童话

发布时间: 2020-07-08 13:07:00
A+ A- 关灯 听书

“我靠,太变态了!”陆时今听得鸡皮疙瘩起了一身,忽然想起什么,狐疑地看向男人,“等等,你说人鱼研究出了能让男人受孕的方法?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自然有我的办法知道。”男人扫了眼游艇上其他拿着武器在船沿附近巡逻的人,问陆时今,“你们捕鱼还带这么多武器么?”

“哦,你说这个啊,”陆时今轻描淡写地说,“这不听说附近有海怪出没,多带点家伙以防万一吗?我们有出海捕捞许可证的,正经营生。你看,这些都是我捕捞到的海鲜,刚烤好,你吃不吃?”

陆时今拿了两串烤虾烤鱼递给男人,男人鼻翼翕合了一下,似乎是闻着这味儿觉得不错,接了过来尝试咬了一口。

“好吃吧?我可是请的五星级饭店的大厨过来烤的,你要是觉得吃着还行,等会儿下船的时候我给你拿上一些带回家吃,除了这些鱼虾蟹,还有一些我都没见过的海鲜……”

陆时今热心地和男人介绍自己捞到的海鲜种类,一抬头却发现男人手上的铁签子已经空了。

“好吃吗?”陆时今愣愣地问。

男人露出满意的表情,“还行。”

陆时今忍不住道:“你吃虾都不吐虾壳的吗?”

男人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吃虾为什么要吐壳?”

陆时今心想,对别人的生活习惯指手画脚有些不太礼貌,干笑了两声,深以为然地点点头,“没错没错,虾壳补钙,不吐也没事。”

陆时今看到男人舔了舔嘴角,似乎意犹未尽,又拿了好几串烤好的海鲜递给他。

男人来者不拒,一手一串左右开弓,吃相虽然谈不上优雅也不难看,没一会儿又全都吃完了。

陆时今开玩笑地说:“兄弟,你是几天没吃饭了吗?”

“不是,”男人吃完东西,又恢复成了仿佛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表情,“只是许久都没吃到带有烟火气的食物,有点怀念罢了。”

陆时今忍俊不禁:“莫非你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下凡?”

男人瞟了他一眼,似乎觉得陆时今的问题很可笑,压根不屑回答。

男人指了指船上的其他人,问:“这艘船上只有这些人?”

“是啊,”陆时今说,“怎么了?”

男人淡漠地说:“没什么,随便问问。”

陆时今对男人的来历有些好奇,忍不住问:“对了兄弟,你怎么称呼?”

男人:“郁君。”

“你一个人是怎么跑到深海区来的?”陆时今又问。

郁君说:“我跟着科考船出来考察,潜水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你们的电网上。”

陆时今怀疑地说:“你潜水不穿潜水衣就这么光着身子下海?”

郁君低头轻蔑地看了眼陆时今,反问:“个人习惯,不行么?”

陆时今:“……”

有点后悔捞他上来,应该把这个目中无人的自大狂丢进海里喂鲨鱼,我看你还狂不狂!

“对了,你说你是跟着科考船出来的,你们在考察什么?”陆时今换了个话题问。

郁君在陆时今旁边的躺椅上坐下来,长腿交叠放在躺椅上,姿势比游艇的主人陆时今还随意。

“人鱼。”郁君轻声说。

人鱼!看来这个姓郁的是个专业的!

陆时今一下来了兴趣,急切地问:“那你知道怎么找人鱼王吗?”

“人鱼王?”郁君转过头似笑非笑地问,“你找人鱼王干什么?”

陆时今一本正经地说:“没什么,就是我听说人鱼王是人鱼里最厉害的,想见识见识而已。”

郁君突然指着陆时今的手下们,嗤笑着说:“你们这些人,该不会是想抓人鱼王吧?”

“我不是,我没有,你别瞎说啊!”陆时今忙不迭摆手否认三连,义正辞严地说,“人类和人鱼世代友好,我抓人鱼王干什么?况且那是人鱼王诶,也算一国之君了吧?就凭我们这些人能抓到?你也太看得起我们了!”

郁君嘴角讽刺地一扯,“算你们有自知之明。”

陆时今猜想郁君可能是搞科研的,而且研究领域很可能就是人鱼。

如果能有一个科研大佬指点怎么抓人鱼,总比他们这些门外汉大海捞针地找人鱼王强。

于是陆时今便计划和郁君搞好关系,再让郁君帮他抓人鱼王。

陆时今半个身子倚在扶手上,朝郁君的方向倾过去,笑容和善地问:“小郁同志,你是专门研究人鱼的吧?”

“怎么?”郁君并不承认也不否认。

陆时今眨眨眼,“你见过人鱼王没有?”

郁君沉沉注视着陆时今的眼睛,倏地一笑,“你问对人了,我还真见过。”

陆时今瞪大眼,惊讶地问:“真的?!”

郁君抬起下巴高傲地“嗯”了声。

“人鱼王他长什么样?”陆时今抓起身后的杯子喝了口啤酒酒掩饰激动的心情,太棒了,终于看到一点希望了!

郁君不答反问:“你觉得人鱼王应该长什么样?”

陆时今沉吟了一下,拿起他腿上的《人鱼百科大全》,翻了翻说:“根据书里的描述,雄人鱼长得都很狰狞,这是因为丑陋的样貌能帮他们震慑住海洋里的其他生物,根据长得越丑实力越强的推论推算的话,我觉得人鱼王应该是人鱼里长得最丑最吓人的!你说对不对?”

“对,你说的很对。”郁君嘴角勾起,“可是人鱼王长那么吓人,你为什么还想见他?我还听说人鱼王特别凶猛,会吃人,你不怕被他吃了?”

陆时今咽了口口水,气愤地拍着扶手说:“我靠,我早猜到了,他肯定吃人!要不然怎么可能杀人不眨眼?!”

“杀人不眨眼?”郁君困惑地眯了下眼,“他杀谁了?”

陆时今摆摆手,“没什么,没什么。不过小郁,你真见过人鱼王?”

郁君面色坦然,“我有必要骗你?”

陆时今还是不能完全相信郁君说的,谨慎地盘问:“你是在哪里见到他的?”

郁君:“有次在海上科考的时候远远见过一次人鱼王带着他的军队在海里巡察。”

“他没伤害你们吧?”陆时今问。

郁君像瞧傻子一样地瞧着陆时今,“当然没有,人鱼和人类是有和平共处约定的,人鱼王就算凶猛也不会滥杀无辜。”

陆时今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不滥杀无辜?呵呵。

那是你不知道坐在你面前的人将来会被人鱼王捅穿肚子。

“那你知道人鱼王的喜好吗?”陆时今眼珠儿一转,“比如他喜欢吃什么?经常在哪里的海域出没?”

“人鱼王在海底生活当然只能吃海里的食物,也没有什么特别喜欢吃的……”说到这里,郁君顿了一下,因为他闻到了旁边大厨烤的蒜泥生蚝的味道,往旁边看了一眼。

陆时今看到郁君的小动作,心领神会,招呼大厨把烤好的蒜泥生蚝端过来。

“来来来,趁热吃,这是刚捞上来的,可新鲜了!”

陆时今拆开一双一次性筷子递给郁君,郁君没接筷子,但也没推辞,直接用手拿了一个生蚝往嘴里一倒。

“小郁同志很豪爽啊。”陆时今看着郁君吃东西的样子直乐,明明长得也人模人样的,吃东西的样子也太粗鲁了。

郁君一连吃了五个生蚝才罢手,手指上沾了许多海鲜汁水。

男人的十指修长,骨节分明,一双好看的手沾染上了秽物有些煞风景,陆时今热心地递了条毛巾给郁君,让他擦擦手。

“你刚才说人鱼王没什么特别喜欢吃的,对吗?”陆时今继续问。

“烤生蚝还不错。”郁君莫名其妙来了这么一句。

陆时今乐呵呵地大方道:“你喜欢啊?那等会儿下船了我让他们把生蚝都给你打包带回去。”

郁君淡声拒绝:“不需要,我家这种东西多的很。”

陆时今挑了挑眉,看来小郁同志并不明白“吃人家嘴软”这句话,说话的语气还是硬的很。

不过他也不介意,谁让自己有求于人家呢。

陆时今:“咱们继续说啊,你知道人鱼王经常在哪里出没吗?”

“这就不一定了,整片大海都是人鱼王的领土,他想去哪儿就能去哪儿,踪迹不定。”郁君回道。

陆时今不死心:“就没有什么地方他是固定会去的?”

郁君想了想,道:“有。”

陆时今两眼放光,一拍扶手,“哪里?!”

郁君:“每年四月份是人鱼起兴寻找伴侣交尾的季节,那时候所有人鱼都会汇集到一处暗礁地带求偶配对,人鱼王也不例外。”

“咦,人鱼王也要靠这种方式求偶吗?他还没找到伴侣?”陆时今撑着下巴喃喃自语,“我还以为人鱼之王也和皇帝一样,后宫佳丽三千呢。”

郁君冷哼一声:“人鱼比人类追求自由平等早上千年,每条人鱼都有自己选择伴侣的权利,即使是人鱼王也不能强迫雌性人鱼嫁给他。”

“我知道了!”陆时今放下手,幸灾乐祸地笑道,“肯定是因为人鱼王长得太丑,所以没有雌人鱼愿意给他生小人鱼!哈哈,原来人鱼王还是个单身狗!”

页面: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