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爱豆你人设崩了

发布时间: 2020-07-08 13:06:47
A+ A- 关灯 听书

从听到许伊凡亲口说,他的纹身是为了掩盖胎记后,接下来的采访时间里,陆时今就开始一直魂不守舍的。

主持人问他问题他也没反应,提醒了他两三次,陆时今才回过神来。

不过好在采访的时间不长,半个多小时之后就结束了。

众人陆续离开直播间,陆时今远远跟在许伊凡后面,盯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

之前他看到许伊凡肩膀上的纹身后,已经打消了对许伊凡可能会是裴因的猜测。

可现在,关于对许伊凡肩膀上胎记到底是什么样子的猜想,重新像一团疑云缠绕在陆时今心头久久不散。

虽然知道许伊凡恰好是裴因的概率微乎其微,可陆时今还是忍不住抱有最后一丝侥幸。

万一许伊凡就是呢?

那所有的问题不都迎刃而解了?

希望就像一颗火种,一有机会燃烧,就会熊熊蔓延开。

陆时今已经迫不及待想知道真相了。

上车回去的时候,陆时今故意挤到了许伊凡旁边坐。

许伊凡拧眉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面无表情地将头转向窗外,并不打算和陆时今有其他交流。

车子启动,车子里安静下来。

等其他人都昏昏欲睡过去后,陆时今小心翼翼地扯了扯许伊凡的衣角,很小声地叫了声“凡哥”。

许伊凡侧着头闭目养神,但明显没睡过去,因为陆时今注意到他眼皮动了下。

于是他更加大胆地戳了戳许伊凡的手臂,身体挨了过去,带着讨好的口吻,“凡哥?没睡着吧?”

许伊凡眉头皱了下还是没睁开眼,手臂往回缩了点似乎很抵触陆时今的碰触。

小样儿,还不理人。

陆时今充分发挥了没脸没皮的无赖精神,把两人中间的扶手往后一掰,整个上身都几乎要趴在了许伊凡身上。

“凡哥,我知道你没睡,”陆时今压低了声音在许伊凡耳边得意地说,“我看见你睫毛动了,别不理人嘛,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许伊凡终于睁开眼,用手臂把陆时今推了回去,声音低沉带着浓浓的不耐烦,“问就问,别靠这么近。”

陆时今并不介意许伊凡对自己冷淡的态度,他瞄了眼许伊凡的肩膀,“凡哥,刚才采访里你说你肩膀上有个胎记是吧吧?”

许伊凡重新把眼睛闭上了,从鼻子里“嗯”了声。

陆时今悄悄对着大冰块脸皱了下鼻子,“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的胎记是什么形状的?”

“不能。”许伊凡半秒都没犹豫就拒绝了。

陆时今想不明白,“为什么不能?”

许伊凡淡淡地答:“个人**。”

陆时今:“……”

“这怎么能算个人**?”陆时今不死心,拽着许伊凡的手臂不放,要不是车上还有其他人,他都想直接扒了许伊凡的衣服,“咱们训练的时候不都经常光着膀子吗?再说了,咱们还一起洗过澡呢,你身上哪个地方我没看过?”

许伊凡倏地睁开眼,眸光极冷地注视着陆时今,一动不动,一言不发。

陆时今被许伊凡这种看陌生人一样的目光盯得心里有些发毛,不自觉松开了拉着许伊凡手臂的手,悻悻在自己座位上坐好。

“你干嘛用这种眼神看我,不给看就不给看呗。”

“陆时今,”许伊凡叫他名字,淡声说,“既然有些话已经挑明,就不要再做一些会让人误会的举动。”

许伊凡很少会有喊陆时今全名的时候,一下子把两人的距离拉的很远。

陆时今闷闷地“哦”了声。

许伊凡这样冷淡的态度,像一根刺,扎进了陆时今心里,心头泛起尖锐的疼痛。

他也赌气般地扭过头,不打算再理许伊凡了。

现在许伊凡和他闹别扭,不肯告诉他胎记是什么样,陆时今只能再想别的办法。

到了晚上回到宿舍,陆时今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满脑子还是在想着许伊凡纹身的事儿。

最后灵机一动,他偷偷摸摸去浴室接了满满一杯水。

回到房间后毫不手软地把整杯水都泼在床上,然后趿拉着拖鞋去敲许伊凡的门。

许伊凡打开门,看见又是陆时今,冷着脸问:“你又想干什么?”

“我没想干什么啊,”陆时今委屈巴巴地撇了撇嘴,“就是我刚刚起夜想喝水,不小心把水倒在了床上,现在床湿了我没地方睡,所以凡哥,我今晚能和你挤一挤吗?你放心!我睡相可好了!保证不抢被子不打呼噜!”

许伊凡对陆时今的装可怜无动于衷,“床湿了你可以去客厅睡沙发。”

陆时今被气得噎了一下,嗨呀,这个无情的男人!

陆时今暗暗告诉自己,小不忍则乱大谋,对着许伊凡扬起纯真无害的笑脸,“被子也湿了,我睡沙发可以,可我没被子盖啊。凡哥你可怜一下你的队友,就收留我一晚上吧!”

许伊凡立在门口,任陆时今脸都笑僵了都不为所动,冷冷地说:“你可以去找其他人,和他们挤。”

陆时今苦着脸:“其他人都是两个人一个房间,而且都是小床,怎么挤嘛!而且那两个房间都有人打呼,我晚上会睡不着的!”

许伊凡:“那你就别睡了。”

看来许伊凡是铁了心要跟他划清界限,陆时今眼珠儿一转,计上心头。

他刚想伸脚出去挤进房间赖着不走,谁知被许伊凡先一步看出他的意图,“砰”地一声,门关上了,陆时今鼻子差点撞上门板!

“许伊凡!你无情无义无理取闹!”陆时今气愤地拍了两下门板,就差声泪俱下地控诉,“你没有同情心你!你就这么对你的队友吗?你就忍心看着你的队友无家可归无床可睡吗?!”

门后面远远响起许伊凡的声音:“随你怎么闹,闹够了就回你自己房间。”

“我还就是不走了,我今晚就睡你门外边!”陆时今心一横,干脆背靠着门坐下,“你要是忍心看我冻一夜,你就别管我!”

陆时今在许伊凡房门口闹出的动静,隔壁房间的四个队友都听到了,纷纷开房门出来询问情况。

贺阳:“小陆,你干嘛坐地上啊?这么晚了还不回去睡?”

陆时今摆了摆手,“没事没事,你们都回去吧,我找凡哥有事,等他给我开门。”

李骁:“有什么事不能明天再说吗?而且……我看凡哥好像没打算给你开门。”

陆时今不以为意地笑了下,故意抬高声量说给里面的许伊凡听,“他一定会开的,他要是不开,我就坐这里等到他开!”

陆时今说完,侧耳倾听房间里的动静,听了好一会儿都没声音,心里开始打鼓,许伊凡该不是真的扔他在外面自己去睡觉了吧?

真这么狠心嘛?!

妈的,老子就跟你耗下去,看谁耗得过谁!

“你俩真没事吗?”何鑫亦挠了挠后脑,“你不是和凡哥闹矛盾了吧?”

陆时今:“没有没有,你们都回去睡觉啦,真的不用管我,我和凡哥在开玩笑呢,他肯定马上就会给我开门了。”

赵悦将信将疑地看了眼许伊凡紧闭的房门,爱莫能助地摊手,“那你自己当心哦,这么晚了还是早点休息,别坐地上着凉了。”

陆时今随便比划了个“OK”,四个队友又缩回了自己的房间。

陆时今坐着又等了一会儿,试探地在许伊凡门上敲了两下,里面毫无反应。

陆时今冷笑,行啊,不理人是吧,那就看谁耗得过谁!

可都不知道等了多久,里面依旧动静,陆时今坐在外面无聊地打起了瞌睡,渐渐又觉得有点冷。

他只能心疼地双臂环抱住自己,后悔自己应该至少带条毯子过来。

到了早上,许伊凡起床开门准备去浴室洗漱。

一打开房门,陆时今就顺着房门往里倒在了地上,双眼紧闭倒在地上都没有要醒的迹象,把许伊凡吓了一跳。

许伊凡心情复杂,这傻子难道真在他房门外等了一夜?

“醒醒。”许伊凡蹲下拍了拍陆时今的脸,“天亮了,回你自己房间去。”

陆时今在外面坐了一夜,也冻了一夜,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发烧了,脑子发热发晕,乱成一团浆糊。

“开门……让我进去,”陆时今脸上泛着不正常的潮红,嘴唇因为发烧而发白干裂,却还在想着让许伊凡给他开门的事,骂骂咧咧说着胡话,“王八蛋,没良心的……给我开门……冷死了,你一点也不心疼我……哼哼……”

许伊凡揉了揉眉心,看着地上不省人事的陆时今,很想把人叫醒,然后问问他到底想要自己怎么做?

明明要跟我划清界限,甚至不惜要退团的人是你。

而我也已经如你所愿和你保持距离,不再有不切实际的幻想,可你现在为什么又要来纠缠?

许伊凡心里涌上一阵无力感,实在不知道该拿陆时今怎么办。

最后许伊凡还是把陆时今抱回了自己床上,他摸了摸陆时今的额头,一片滚烫,烧的还不低。

页面: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