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血色蔷薇[ABO]

发布时间: 2020-07-08 13:06:06
A+ A- 关灯 听书

“你说什么?裴因识破了莫泊的身份把人抓起来了?”

芙兰得知这个消息后,知道莫泊在血枭心中的重要性,立即通过终端向血枭报告。

陆时今有些不能理解,莫泊在裴因身边潜伏许久,一直没有被怀疑,怎么裴因突然就识破了?

是莫泊不小心暴露了身份还是有人出卖了他?

“莫泊是如何暴露的,查到原因了没?”陆时今问。

芙兰:“目前还无法得知,但据线人说,裴因将莫泊关押起来施以酷刑,想逼他说出您的下落。”

陆时今沉默了一下,低笑了一声;“他怎么就能确定,莫泊会知道我的下落?”

“也许是组织内部出了背叛者,不仅出卖了莫泊,还将您对莫泊的重视一并透露给了小国王。”

陆时今:“这件事我知道了,暂时不要告诉其他人。”

“我明白,”芙兰犹豫了一下,忍不住说,“头儿,我知道莫泊对你很重要,但你千万不要一个人犯险,这明显是一个陷阱。”

“你能看出来,我自然也能看出来,他这是诱我上钩。”陆时今轻描淡写地说,“放心,我没那么蠢。”

切掉终端对话,711问:“接下来准备怎么办?”

“血枭”摘掉黑色的面具,斗篷下露出一张和“陆时今”一模一样的脸,唯一不同的,就是那双妖冶的银眸。

“当然是让我的小王子,如愿以偿。”

——

深夜。

帝国101号监狱。

这里关押的都是要犯重犯,守卫森严,铜墙铁壁,一只苍蝇也别想从这里飞出去。

两个巡视的士兵在四周巡逻了一圈,没发现什么异常,回到了中央监控室。

已经是凌晨两点钟,为了不打瞌睡,两个人闲聊起来。

“你听说了吗?最近新来的那个犯人,好像曾经是国王陛下的内侍官,据说查出来居然是血色蔷薇的奸细!太可怕了,这个组织居然连国王身边都能安插耳目,我们帝国的机密岂不是他们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吹呢吧,那个人我知道,很早就跟着国王了,很忠诚的一个人。你说他是间谍,证据呢?没有吧?要我说,很可能就是触怒了陛下,被陛下借口整治了。我们这位国王心狠手辣,连叔父生母都敢杀,想处置一个个小小的内侍官,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伴君如伴虎啊,我之前还想往上爬当大官,现在想想,留在监狱当名看守也挺好的,轻轻松松没有危险,你说是不是?”

“哈哈哈,谁说不是?我来这里五年了,还没见这里出过事!可以说是危险性最低的职业了!”看守看着屏幕上的画面得意地说,“到处都是电网和监控,有什么风吹草动都别想瞒过我的眼睛。”

“是吗?”

空旷的监控室内突兀地出现了一个阴冷低沉的声音,两个坐在椅子上吹牛乱侃的守卫同时一惊,缓缓转过头看向对方面面相觑,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听。

“连我什么时候进来了都不知道,还敢说什么风吹草动都别想瞒过你的眼睛?”黑衣人俯下身子,友好地各看了两个守卫一眼,“哦我忘了,你们脑袋后面,可没长眼睛。”

两个守卫头皮发麻,脑袋僵硬地往后转,看到斗篷面具的那一刻,眼神惊惧骇然到极点,下意识就想掏枪出来防备。

可惜他们的手还没摸到枪上,就被陆时今一手一个,按着头互相撞晕了过去。

陆时今拍拍手,跨过倒在地上的守卫,往控制台前走,“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干什么都有风险,千万别心存侥幸。”

控制台上全是按钮,陆时今看的头晕眼花,不知道按哪一个才能调出莫泊关押地方的监控画面。

陆时今只能向711求助,“便利店,这个怎么弄?”

711:“左手边第二排第三个红色按钮。”

陆时今按了一下,屏幕上果然出现了关押着莫泊那间牢房的画面。

莫泊被绑在铁架子上,身上的衣服血迹斑斑,似乎真的被严刑逼供过一样。

陆时今确认了莫泊被关押的地方,准备离开监控室去救人。

“等等,有点不对劲。”711出言制止,“你不觉得这里的气氛有些诡异?偌大的监狱,从监控画面来看,好像都没几个守卫,按理来说,不应该这么马虎吧?”

“我早看出来了,故意撤去防守,明显就是请君入瓮的把戏。”陆时今不以为意地说,“但是就算看出来了,人我也是要救的,不然戏还怎么演的下去?看着吧,高能剧情马上开始。”

陆时今借着“瞬间转移卡”,绕开了所有防守关卡和监控,直接传送到了关押莫泊的22号牢房。

深夜的监狱里鸦雀无声,犯人也都进入了睡梦中。

莫泊站立着被绑在铁架上,身体上缠满了锁链,紧紧勒住他的身体,防止他反抗。

莫泊垂着头似乎也睡着了,对牢房里突然出现一个人毫无察觉。

陆时今啧啧了两声和711说:“裴因还真下得去手啊,小莫泊对他那么忠心,他为了引我出现,说翻脸就翻脸,不过我很想知道,他是怎么发现莫泊是我的人的?不应该啊。”

711:“也许是莫泊太爱裴因了,自己暴露的呢?”

陆时今深以为然:“有这个可能,毕竟爱情让人盲目。”

“醒醒,莫泊。”血枭走上前拍拍莫泊的脸,莫泊慢慢睁开眼,抬起头看到站在他面前的人是血枭,灰眸里满是不敢置信,还以为自己是做梦了。

“不是梦,真的是我,我来带你离开。”血枭一边解开缠在莫泊身上的锁链,一边说。

莫泊却开始挣扎,声音沙哑地催促:“你不应该来这里,别管我!快离开!这是陷阱!”

“我知道,”血枭成功解开锁链,搀扶住莫泊,“可是你在这里,就算是陷阱我也得来。”

“啪啪啪……”

牢房外突然响起几下鼓掌声,还有数不清的整齐有序的脚步声,头顶上的灯一排排亮起,将暗无天日的牢房照得如同白昼。

牢房的门被打开,年轻的国王信步走进来,身后站着无数荷枪实弹的卫兵,裴因脸上挂着微笑,说:“看来我这步棋下对了,莫泊果然能引你现身。”

莫泊绝望地闭上眼,紧紧攫住血枭的手臂,“对不起……是我连累了您……”

血枭却对裴因的出现并不感觉意外,脊背挺直面对裴因,冷冷道:“别说什么连累不连累的话,血色蔷薇不会抛弃任何一个忠于组织的成员。”

裴因挑了挑眉,“血枭大人对下属的情深义重,实在让我佩服感叹,只是为了区区一个下属孤身犯险,是否值得?”

“只要我觉得值得,那就值得。”血枭说,“或许他在你眼里只是一个说舍弃就能舍弃的棋子,但在我心里,不是。”

“伟大、高尚、义薄云天。”裴因非常赞同地点头,“既然血枭大人这么看重莫泊,那就请你留下来陪他怎么样?”

血枭冷笑,道道:“不好意思,没兴趣,人我今天一定要带走。”

裴因蓝眸漫不经心垂下又抬起,似笑非笑地说:“我是真心实意想邀请你留下做客,就像你之前对我一样,你这么不领情,让我很难做啊,要是动起手来,不是伤了和气?”

血枭戴着面具看不清表情,但听他镇定自若的声音就知道他根本没把裴因这些人放在眼里,“陛下,你该不会以为区区这些人就能留得住我?别太小瞧了你的对手。”

“我当然不会这么以为。”裴因的声音倏地变冷,“知道你本事通天,神出鬼没,想留住你,靠我身后这些人肯定不行,所以你猜猜,我还给你准备了什么惊喜?”

血枭眉心一敛,略一沉思,忽然想到一种可能,低头去看自己扶着的莫泊,果然在莫泊的眼睛里看到了满满的歉意。

血枭突然感觉到腰间被抵上一个冰冷的东西,随即一股强烈的电流蹿过全身,他整个人不受控地倒在了地上,失去了力气。

莫泊哪里还有刚才虚弱的样子,看了看地上被自己电晕过去的血枭,又看了看自己手里的电棍,连忙扔掉“凶器”,跪在血枭旁边,内疚地垂下头,只知道不停喃喃地重复:“对不起,血枭大人……对不起、对不起……”

陆时今不是没想过这是个陷阱,但他没想到莫泊会是裴因的帮凶。

果然,背叛只有第一次和无数次。

虽然莫泊没有像原剧情里一样,私自放走裴因。

可现在,莫泊还是因为裴因背叛了血枭,以自己为诱饵,引血枭入局。

爱这个字,真的会蒙蔽一个人的双眼。

血枭晕倒在地,意识不清,陆时今正好抽离意识回到了原来的身体里。

顺便让711打开显示器,观看牢房里精彩的直播。

裴因一步步走近血枭,蹲下来手伸出去,迟疑了一会儿后,果断揭开了血枭的面具——

页面: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