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血色蔷薇[ABO]

发布时间: 2020-07-08 13:06:03
A+ A- 关灯 听书

裴因吩咐人把陆时今送回陆家,没有再提要陆时今当王后的事。

陆首相看到儿子平安归来,自然是很高兴,早早就站在家门口等。

但看见从车上下来的只有陆时今一个,陆首相有些意外。

陆家上下都为少爷回来开心不已,尤其是首相夫人,在陆时今被抓的这段时间里眼泪都流了好几缸。

等寒暄完,陆首相把陆时今叫到了书房,屏退左右,不许任何人接近书房。

他盯着儿子看了半晌,才眉头纠结,神秘兮兮地问陆时今:“陛下呢?”

陆时今莫名其妙看他:“什么陛下?”

“陛下没亲自送你回来?”陆首相纳闷地摸了摸胡子,又低头看了眼儿子的腹部,“你是救他的功臣,又怀了他的血脉,他居然都不亲自送你,当真是冷血无情。”

陆时今一阵无语,他这个便宜爹思维还挺跳跃。

看来小王子想逼他就范,事先做了很多准备啊。

陆时今心中暗笑,面上不露声色,解释说,“他连这个都告诉您了吗?没有孩子,是陛下误会了。”

“没有?”陆首相惊讶过后,看上去有些遗憾,连珠炮似的追问,“那他有说要你嫁给他当王后吗?”

陆时今似笑非笑地瞟了陆首相一眼,“说了,我没同意。”

陆首相大惊失色:“你拒绝了?那可是王后的位子!真正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尊贵无比!”

陆时今不屑地嗤笑了声,故意说:“要么不做,要做就做万人之上,对我来说,被一个人压着和被无数个人压着,并无区别。”

“我看你是疯了!”陆首相生气地指着陆时今,“你拒绝了陛下,等同于葬送了你自己的前程!这还不算,你这辈子恐怕都要毁了!”

“您担心他会报复?”陆时今松了松领口,漫不经心地说,“他不会的。”

“你怎知他不会?!”陆首相气得直捶桌,“臭小子不知道天高地厚!他已经知道你是Omega了,要是他想追究,不仅是你爹我的乌纱帽保不住,恐怕咱家所有人都要受牵连!”

陆时今若无其事地笑了下,“您先别激动,再怎么说我也是陛下的救命恩人,他总不能恩将仇报吧?”

陆首相冷笑了一声,哼哼道:“你没看到他是怎么登登上王位的,和迪芬赌命把迪芬吓疯了,买通了先王身边最忠心的内侍官临阵倒戈,这样的手段,足见咱们这位新王的心有多狠!他绝不会放过你的!”

陆时今嘴角动了动,心想我怎么没看到,我不仅看到,我还就是你口中说的那个被买通了的内侍官。

陆时今:“总之您放心,我觉得陛下还是挺开明的,强扭的瓜不甜,我不愿意,他总不能逼迫我吧?”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不愿意?”陆首相叹了口气,苦口婆心地说,“你终究是个Omega,将来必定要选一个Alpha共度一生,裴因虽然城府深了点,但也不失为一个良配,成为王后不会有任何人敢轻视你。而且……你们差点连孩子都有了……”

“好了好了,道理我都懂,但是我就是不愿意。”陆时今听着便宜爹的唠叨感觉很头疼,站起来摆了摆手,“这些事以后再说吧,我有些累了,不想聊这些。”

陆首相还想继续说教,但想到儿子刚刚脱离险境,是该好好休息,便忍耐了下来,怒其不争地恨恨剜了陆时今一眼,挥手让他离开书房。

——

国王的办公室内,裴因坐在办公桌前,后面的墙壁上挂着历任国王的照片,最后一张照片的相框却挂反了,照片被反扣在墙上。

年轻的国王,脸上已经完全不见少年气,举手投足老成持重,不怒自威。

裴因处理了一天的公务,单手支在桌上撑住额头,闭着眼揉了揉眉心,英俊的脸上有些疲累。

“查到的结果怎么样?”

莫泊笔直地站在办公桌前面,报告说:“听从您的吩咐,属下追查了陆少校之前接触过的所有人,一共查到有两个人的名字,和您说的那个‘霍涟’相似。属下已经把他们的身份信息和经历简介都调出来了。”

裴因寒眸微睁,眸光微抬,淡声道:“放出来。”

莫泊抬起手腕,在个人终端上点了点,个人终端在空气中投射出影像。

“分别有两个人,第一个人,霍莲,女性Beta,45岁,已婚,目前在皇家军校的食堂任职,是一名厨师,她的丈夫也是一名Beta,两人育有一子……”

“下一个。”一听就知道,这个霍莲显然不可能是陆时今心心念念的那个人,裴因挥了下手,不想再继续听下去。

莫泊切换掉页面,继续说:“第二个人,霍连,男性Omega,21岁,未婚,是陆家的男仆,在陆家已经工作了两年,负责修整花园……”

裴因的蓝眸饶有兴致地微眯了下,这个霍连听上去倒是有些符合特征。

裴因看向投影,“有第二个人的照片吗?”

“有。”

莫泊把霍连的照片放出来,虽然是个身份低微的男仆,但Omega都长得比较精致。

这个霍连个子不高,但眉眼清秀,五官端正,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很容易激起Alpha的保护欲。

男性Omega么?

裴因嘴角勾了勾,冷意浮现。

有意思。

“准备一下,去拜访陆首相家。”裴因站起来,烦躁地扯了扯领带。

莫泊立即取下挂在衣架上的外套,替裴因披上,“需要提前通知,让首相做准备接驾吗?”

裴因理了下衣服,摇头说:“私事拜访,不用小题大做。”

陆首相刚从首相府办公回家,管家就匆忙来报,他们的国王陛下微服私访到门口了。

陆首相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赶忙出去迎接。

裴因只穿着便服,身边也只带了莫泊一个护卫。

“陆少校在家吗?”裴因被迎进陆家客厅,坐下来开门见山直接问。

陆首相眨了眨眼,看来虽然他儿子拒绝了裴因,但裴因还没放弃啊,心里不禁一喜。

他说:“在,这几天一直在家里休息,没有出去过。臣现在就命人喊他出来。”

“不急,”裴因微笑着摆了下手,“我这次来也不单单是为了见他,是为了另外一件事。”

陆首相摸不着头脑,“敢问陛下是何事?”

陆家客厅的落地窗外面就是花园,坐在客厅里就能看见花园里的风景。

裴因望着窗外的花园,眼神幽幽,问:“贵府上这片花园修剪的倒是别有一番意趣,不知平时是谁在打理?”

陆首相心想这小国王的心思可真难揣摩,好好的怎么又对他家花园感兴趣了。

但他只敢在心里腹诽,立即扭头问身后的管家:“回答陛下的话。”

管家:“回陛下,一直是一名佣人负责打理花园。”

“叫什么?”裴因不紧不慢地问。

管家想了想说:“霍连。”

裴因温和地笑了下,对陆首相说:“我常常觉得宫里的花匠园艺不精,浪费了那些从别的星球上移栽过来的名贵植物,我看您家的花园打理的就很好,不知首相大人是否愿意让这名佣人去宫里教教那些花匠该怎么修剪花草树木?”

裴因莫名其妙点名要他家里的花匠进宫,陆首相心里越发没底,也不敢多问,只好硬着头皮答应。

“陆少校呢?不用让他过来了,我自己去找他。”裴因站起来,亲切地拍拍陆首相的手臂,“首相大人不会怪我太随意吧?”

陆首相的头摇成拨浪鼓,“不敢不敢,陛下肯纡尊降贵莅临寒舍,是臣的荣幸。正巧,时今他现在刚好就在花园里散步,陛下您可以去花园里找他。”

在花园?看来是真的很喜欢逛花园了。

裴因瞟了一眼窗外,眸光沉了沉。

陆时今这几天被陆首相关在家里,不许出去,无聊得都快长蘑菇了。

也就能在陆家花园里逛逛散散心。

好在陆家的花园里长了许多他从没见过的外星植物,很有新鲜感。

比如有种植物,离它远能闻到沁人心脾的香味,一靠近,它就仿佛感知到危险般,开出的花朵立即散发出一种恶臭。

陆时今一开始不知道,想去摘花的时候,差点没被臭味熏晕。

是一种类似于老汤螺蛳粉的味道,他回去洗了个澡才把臭味完全消掉,真是太可怕了。

不过也有很多对人友好的植物。

陆时今在花园里发现了一株晚上会发光的植物,他打算挖两棵养在卧室里,这样晚上关了灯,房间里就像有月光照进来一样。

裴因在花园里找到陆时今的时候,陆时今就在拿着小铲子挖土。

植物移植是个细致活,得小心刨开土,确保不伤到植物的根茎,这样移栽到花盆里才好养活。

陆时今蹲在地上干的很专心,衣服上沾了土也不知,当然也没意识到身后不知什么时候站了个人。

页面: 123